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137期 2018年>> 学人专栏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9/4/13
理性看待自由贸易港创建
秦诗立
 

    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恰如彼时对自由贸易试验区的争夺,包括浙江在内的不少省市都在积极推进自贸港的申报工作。如何看待这新一轮热潮?事实上,自贸试验区争夺的硝烟刚刚褪去,许多赢家还在消化吸取这块“香饽饽”,而要把“香饽饽”转化为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真金白银”,则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本文认为对于这次自贸港创建的争取,在保持积极创建的同时,需多些理性,注意以下四方面的问题。

    自贸港探索是国家开放合作升级的有机组成,相关规划建设也需在此大背景下理解和开展

    近年来,我国以深入推进实施“一带一路”倡议为统领,对外开放水平以及参与、引领国际经济治理新秩序的能力正积极提高。如我国已与40多个沿线国家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同30多个国家开展了国际产能合作。又如,2017年以来我国在服务业开放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包括取消了公路旅客运输、外轮理货、资信调查与评级服务、会计审计、农产品批发市场等领域的准入限制。

    下一步,我国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协同推进金融、教育、学问、医疗等领域的有序开放,放开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为国外投资者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显然,自贸港概念的提出与付诸创建是在我国深化改革开放合作的大背景下展开的,不是孤军奋战、单兵突进。对于争取创建自由贸易港的各省市来说,结合当地的主动创新,积极落实和共享国家开放升级的红利,利包很可能来得更大。

    对浙江来说,近年来积极参与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明确提出并正积极推进开放强省建设、“一带一路”战略枢纽打造,正结合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建构,大力推动以油品和大宗商品自由贸易为主要诉求的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结合义甬舟开放大通道打造,推进宁波“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建设;结合市场采购试点和中欧(义乌)国际班列开创性突破,开展义乌国际贸易改革综合试验区试点,全省开放合作水平和能级正加快提升。对应,对自贸港争创,浙江应视其为锦上添花的大事,助力成为我国开放强省标兵。

    国内自贸港与香港、新加坡等自由港存有很大不同,不宜简单对标

    目前,国内不少地方政府和学者在规划建设自贸试验区和自贸港中,多喜欢对标香港、新加坡,来寻找开放合作的差距或短板,并希望建成新的乃至升级版的香港或新加坡。对此,需有着正确的历史观、国情观。从历史角度看,香港、新加坡曾经都是英国的殖民地,实行自由港模式主要有利于发挥其国际中转及转口贸易优势,便于当时英国实现商品货物的全球化配置。二战结束,许多原有自由港被取消了,如毗邻新加坡的槟城、马六甲城等四个自由港,马来西亚独立后便被取消。新加坡、香港之所以迄今仍保留着自由港模式,根本原因在于虽然国际中转与贸易不再是自由港存在的主要价值,但已积极培育壮大了国际金融、商务、航运服务等新兴经济,乃至类似新加坡的油品精炼业、船舶工业,而形成了新的经济竞争优势。

    对于国内自贸港来说,其性质无论是对外开放试验田还是经济特别功能区,随着我国依法治国战略的深入和统一大市场的完善,都需接受统一的法律法规和体制机制治理,特别是商事、金融、投资、税法、口岸等管理领域,都不能例外或只能依法有限变通,故不可能像香港、新加坡、直布罗陀等城邦型经济体那样,将有着独立的法律、金融、口岸等体系,能够整体服务于自由港建设发展。

    在这种意义上,香港、新加坡等自由港只能是国内自由贸易港的参考对象,可进行不同程度的借鉴,但不可能完全模仿或复制,特别是在金融、税法、投资等领域。对于浙江而言,虽然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已多年保持居全球首位,集装箱吞吐量跃居全球第四位,有着广阔的经济腹地和较发达的实体经济、外向型经济、城市群,及集疏运网络、金融信息网络等,深化浙江自贸试验区建设,力创自贸港有着充分的必要性、可行性,但仍不宜盲目对标香港或新加坡。

    国家给予自贸港创建的政策、试点含金量很可能较小,将越来越体现为地方政府和市场主体的自主改革与创新进取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我国市场经济体制已日趋完善,与发达国家现代治理的理念学问与体制机制落差日趋减少。实际上,改革进入深水期意味着改革将越来越集中于几块难啃的硬骨头,已难以期待有许多“大鱼大肉”。改革“红利”将主要来自充分发挥地方政府和市场主体的能动性,必须努力创造和超越突破,才会开辟出“蓝海”。也因此,十九大明确将“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地方政府不能再通过“等、靠、要”。

    因此,新时期争创自贸港应充分认识到难度,认识到需较长时间积累,不会轻易而举。那种寄希翼于3~5年就建成自贸试验区或自贸港的理念或规划,是不足取的,特别是考虑到改革对统筹性、协同性的要求越来越高,且参与主体日趋多元化,对依法行政、依法办事和程序规范、程序正义等的诉求越来越强烈,需要有更多时间来完善前期准备、增进共识。

    就浙江而言,自贸港创建需突出重视两大方面。一是需主动深入学习国家相关自贸港改革开放的新精神新要求,与国家相关部委主动对接,精准掌握政策导向和底线,积极为自贸港建设营造最佳政务和商务环境;二是需积极梳理和整合、集成浙江现有对外开放合作政策及成功经验,特别要结合浙江正大力推进的开放强省、“一带一路”战略枢纽、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中国制造2025宁波示范城市等建设,确保自贸港建立在高起点上,建立在良好环境、氛围和软硬条件基础上。

    自贸港是与现代大都市结伴而生的,是与都市经济培育共生共长的,建设重心应放到新经济培育与国际制高点抢占上来

    与二战前后大环境有着根本不同,目前现代都市及都市经济发展已很发达,香港、新加坡等自由港也已超越以转口贸易为主要功能的传统自由港模式。同时世界上重要经济体开放程度多已很高,已基本上找不到主要靠与周边封闭经济体的制度落差来获取“红利”的市场可能。某种意义上,这也是香港近20年来相对衰落的重要原因,新加坡也正面临类似问题。

    因此,内地深化自贸试验区建设也好,创建自贸港也罢,都不宜把重心寄托在努力形成并维护与周边国家或城市的开放落差上来、不能推广复制的改革试点红利上来,而需把重心放到如何培育出都市服务新功能优势,孵化形成新经济增长点,特别是占有国际制高点的跨国企业集团和金融、商务、科研、教育、学问集群上来。

    具体到浙江,争创自贸港也需与培育做强现代国际都市与都市经济结合起来,且需依托现有良好的都市及都市经济,而不宜“白手”起家。从而,这次浙江在自贸港创建方案设计上,需以宁波大都市区为主依托,坚持以宁波舟山一体化以及宁波舟山港“四个全球一流”和“一带一路”战略枢纽打造为关键,以宁波舟山国际港航经济圈及其杭州湾经济区、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共建为主抓手,有机整合升级相关海关特别监管区域和经济功能区,有机赋能行政、金融、贸易、投资、商事、口岸等领域改革开放自主权,加快生成并放大国际竞合新动能,服务好新时期我国开放合作大业。

    (编辑单位: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_
  上一篇:中国的大运河,世界的学问遗产
下一篇:习大大同志重要讲话精神学习体会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