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137期 2018年>> 学人专栏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9/4/13
一张脸,就是一个人
杨树荫
 

    人都有一张脸,一张独一无二的脸。

    一个人的外观形象,最传神最精彩的,便是脸,人通过脸来展现自我。

    脸,在头的前部,从额头到下巴,不大,两个手掌便能捂住脸,却是人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语言表达的集中之处,一张脸,就是一个人。

    中国古代有看相术,从脸相看人的性格与前程,这有多大的可信度,自然是信者自信,不信者自不信。但是,从脸相看人相,却是古往今来,人们的一个普遍共识。

    脸,能哭,能笑,能喜,能怒,生动无比,是“人”的代表图像,当人们想到某一个人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便是这个人的脸。

    鲁迅的脸,一张很适合于雕塑和版画的脸,深沉,冷峻,眉宇之间,透出“投枪和匕首”的坚忍和决断。嘴角或有笑容,却也是嘲讽和不屑的冷笑。

    胡适的脸,一张为人师表的长者之脸,开朗,纯真,智慧而善良的眼神,好像洞察人生,又好像涉世不深。春风一般的笑容,满满的都是宽容和仁爱。

    鲁迅的脸,胡适的脸,已然刻在了历史的画卷上。他们是时代铸就的,也是充满个性的,倘若没有那个任尔张扬个性的时代,便不会有如此展示内心思想的脸。

    一个人的一生,只拥有一张脸。脸随着人的生命历程而变化,从稚嫩到成熟,从饱满到松弛,从光滑细腻到满脸皱纹,小小一张脸,是生命信息的全盘刻录。

    脸,就是一幅肖像,只要寥寥数笔,便能勾出一张脸:眼睛,是上天给人的神来之笔,一眨一闪皆人性,看懂了眼神,就看懂了人心;鼻梁,承上启下,是脸的脊梁和中坚,鼻梁的耸起,犹如人格的挺立;嘴,又称“口”,可见其方正不阿,稳稳当当地托起了整个脸盘。脸,如此简洁而深刻:人都是有脸的。

    脸是生命。一张脸,是生命功能最活跃、最集中、最重要的部位。有了脸,才能认识生命、体验生命、经历生命。

    脸是尊严。一张脸,就是一幅人性图,一尊人格像。人,什么都能丢,就是不能“丢脸”,“保住了脸面”,就是保住了尊严。

    脸是学问。一个人的学问素养,都展露在脸上,有什么样的教养,便有一张什么样的脸,诚实与虚伪,儒雅与粗野,谦恭与凶蛮,忠良与刁滑,各色脸相,就是各式人等。

    脸,是一种精神,一种修炼在己、展示于人的精神;是一本书,一本最难写尽、最难读懂的书;是一个故事,一个永远讲不完、永远听不厌的故事。

    最柔的,是孩子的脸。从娘胎里带出的脸,纤软细嫩,天真无邪。人之初,脸本善,这一份生命的底色,终究要经受岁月的洗礼,时间的打磨,生命承受之重,都将陆陆续续刻在脸上。童脸有趣,童脸率性,珍爱童脸,这是一生之脸的原生态,也是从此再也找不回的脸。

    最美的,是爱意盈盈的脸。但凡女人,都希翼有美丽的脸,让人喜爱,秀色可餐。其实,美丽的脸大多一样,只有充满爱心,才是真正的美,即使老脸,慈眉善目,也是美。《水浒传》中的潘金莲,如花似月,却心狠手辣,竟会谋害亲夫,那一脸的杀气,让人毛骨悚然,哪里会美?

    最坚强的,是粗犷有力的脸,精干,自信,这是男人的标志。这样的脸,是在酷暑严寒中,日晒雨淋出来的;是从世道艰难中,忍辱负重出来的。男人的脸,是山,是石,粗糙坚实;是树,是墙,遮风挡雨,是孩子的骄傲,女人的依托,家庭的“门面”。

    最有内涵的,是布满皱纹的脸。饱经风霜的脸上,一道道皱纹,深深浅浅,长长短短,印刻着人生沧桑,多少酸甜苦辣,多少悲欢离合,都化作了无声无言却无比深刻的皱纹,这是生命的折射,这是脸留给人世的最后风采。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无愧生命。

    最没自信的,是涂脂抹粉的脸。女人的脸,天生丽质,就是美。若长相平平,温柔善良,自然也可亲可爱。以涂抹脂粉取悦于人,其实不自信。脂粉,能让人白而香艳,却无法遮盖气质的低俗与浅薄。与其涂脂抹粉,不如琴棋书画,女人的自信,来自教养与学问。

    最可亲的,是常带微笑的脸。笑,是脸的神奇,人的真情,微微一笑,便是爱和善的传递:老人的微笑,是慈祥;孩子的微笑,是阳光;成人的微笑,是友善;医生的微笑,是温暖;教师的微笑,是鼓励;官员的微笑,是平和;素不相识人的微笑,是和谐。一个常带微笑的人,是可亲的人,一个到处可见微笑的社会,便是一个春天一般的社会。

    最丑恶的,是奴颜婢膝的脸。奴性之人,生就奴气之脸,这种脸,给脸不要脸,纵然五官端正,却终究一脸奴才相。天下的奴才,都有相似的脸,他们能笑,却大多是谄笑;能怒,只会对更卑下的人发怒;能说,满嘴拍马的话,却从不会脸红。做奴才的,其实也累,一天到晚嗅东嗅西,察言观色,人一变,脸就变。心术不正,便不会有刚正不阿的脸。

    人世间,最值得欣赏和品味的是人脸,最开放的也是脸,脸是自己的,也是给人看的。南来北往,人流如潮,一样的人,不一样的脸,每一张脸,便是一幅画,一幅人性之画、生命之画。

    人生而有脸,脸是生命,脸是学问。

    

_
  上一篇:中国的大运河,世界的学问遗产
下一篇:理性看待自由贸易港创建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