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137期 2018年>> 案例探析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9/4/13
城中古村改与拆的权衡
方虹旻

    今年春节期间,笔者以一个初涉规划行业的新人的视角,重新观察了家乡台州椒江。目前,椒江正在积极通过建设一江两岸,带动城市整体发展。作为一江两岸开发的重头戏,葭沚水城的规划建设受到各界广泛的关注。目前葭沚老城的拆迁工作已全面开展,将通过异地保护部分历史建筑,重新组织街道肌理,打造低密度学问街区。本次调研通过对相关人士的访谈了解葭沚老城的历史、现状和未来,以葭沚老城改造为基础,探讨具有历史价值的城中村在大拆大建背景下的新可能。

    

    一、新城旧巷的冲突

    “葭沚这么难啃的一块地方,终于是拆下来了。”饭席间母亲无意提了一嘴,以前她时不时会去摩肩接踵的葭沚老街买一些卤味、炖老鸭,这样的味道以后恐怕只能停留在回忆中了。

    半年前朋友转了一篇探讨葭沚老街历史建筑迁移异地保护的文章,与笔者讨论古城保护与拆迁的选择问题。老街面临拆迁,古老的村落肌理、旧时商业街区的风貌将不再,仅将四栋历史建筑迁移异地保护。朋友认为异地保护对历史建筑损害是不可小觑的。那时候笔者理直气壮,认为葭沚老街街区破败、风貌损坏、产能落后、道路拥堵、居住环境恶劣,而所谓的历史建筑仅是明清遗留,跟国内省内诸多知名古镇、古村落相比,不值一提,拆了也就拆了吧。毕竟拆迁新建,无论是对城市发展还是对当地居民,都是质的提升。

    椒江这个城市,耕海牧渔、商贾云集。在改革开放的40年的努力下,民营制造业快速发展,市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基本实现小康。但在学问方面,既没有太多可说道的历史故事,学问发展也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除了海门老街和16年刚改造的老粮坊文创园,在椒江并没有开发其他见证城市发展留下历史痕迹的地方。

    葭沚旧城区是台州城区历史久远、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尤其是一条形成于清中期的千米老街,保存有较完好的历史风商业街市貌,也是椒江现存最长的一条传统街区。800多米长的葭沚老街分为上、中、下街,街面铺石板,两侧多为木构商住楼,下店上宅,保存着较完好的旧时商业街市的风貌。它兴起于18世纪中叶。“葭”为水边芦苇,“沚”为水边洼地,葭沚处于江边,由椒江冲积而成,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由此而得名。那时,葭沚商埠成为闽货的主要集散地,葭沚老街是浙中沿海一带的繁华闹市。

    而后的近百年里,葭沚老城守着过去,没能积极融入城市化的大发展,曾经的商业传奇已成为历史。随着城市的扩张、城中心的迁移,老城周边高楼林立。由于老城拆迁面积过大、拆迁成本过高,同时也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

    

    二、学问水城的美好蓝图

    “你们那个葭沚老街,我看大家建筑那边在搞入口设计,历史学问名街,我看了下,底蕴深厚啊。”一个做设计的朋友截了张预览图过来,说让我看看。

    根据规划,葭沚老城主要分割成水城商业学问街区、老街入口广场、葭沚新屋及相关公共配套设施三大主要建设内容。“葭沚水城”作为椒江“一江两岸”六城建设中的重要一城,依托葭沚老街学问元素,打造集历史传承、学问体验、商业购物、旅游休闲和特色居住于一体的超级中央学问活力街区。商业学问街区未来借鉴成都太古里模式,融合现代与传统学问,纵向依托老街打造总长1公里的葭沚古街,横向为学问巷、艺术巷、生活巷三个功能区,打造一个开放式、低密度的学问遗产创意时尚商业街区。街区景观做足“水文章”,恢复老街原有的水系,打造通江达海的“水上葭沚”。通过深挖掘深包装葭沚老街原有的历史风貌、学问肌理,恢复重要的历史遗址。此外,通过挖掘“送大暑”等民俗活动和地方名小吃的保留和开发,让街区“活”起来,传承发展非物质学问遗产。

    为尽快实现水城美好蓝图,2017年五月起,葭沚老城区块如火如荼地开展了征迁工作。整个区块涉及拆迁屋4000多间,地块涉及的房屋产权、房屋结构等情况都较为复杂。为了得到群众的支撑,尽快推进征迁工作,征迁人员冒着酷暑丈量土地、反复与村民沟通,挨家挨户上门讲解政策,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甚至有些还要负责调解因拆迁问题而暴露出的家庭矛盾。

    仅两个多月,就签约1300多户,并于6月底开展了星光村、五洲村、兴明村14.03万方民房的拆除工作,为水城入口广场、游客中心、水城博物馆的建设腾挪空间。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安置区块也同时拆除,让安置房先行,提高村民配合工作的积极性。征迁工作的负责人预计至2018年底可以实现整个区块拆迁协议签订。

    

    三、守望城市记忆

    “谁家不指望拆迁改善下生活?现在这个房子又小又旧,还能换个一百多平的新公寓,谁不乐意呢?”一个住葭沚老城的朋友这么说着,他们家也即将面临着拆迁,她顿了顿话锋一转,“我爸不愿意,他舍不得现在的房子,有个自己的院子,他就喜欢弄些花花草草的。”

    走进葭沚老城,是遍布青苔的石板路,院落式的青砖老屋,沧桑破败的墙垣,和零零散散的钟表店、杂货铺等传统商铺。留守在老街的多是安土重迁的中老年人和外省务工家庭。老人们为老街赋予了烟火气人情味,时不时互相招呼问候,在石板路上拉家常一讲就是大半天。老城的村民多数不再以务农为生,他们经营着传统商铺,做着基础的手工业,融入在老街里,诉说老时光的祥和宁静。

    虽然葭沚老城区的居住条件被很多本地人嫌弃,但对于一大批来自四川、湖南、河南等省份的异乡打工者来说,低房租的老城是他们在这个城市安家立命的落脚点。像在葭沚中街,一间不到五十平米的木结构老房,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而附近的小区五十平米的房子出租价格在1200左右,稍微老旧一些的小区简单改造后的一室一厅也超过了800元。拆迁了之后,这些人会去哪,他们说暂时还没有考虑离开这个城市,打算再往远点搬一搬。

    城市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拆旧建新,对于具有一定城市印记的地方,建新如旧,注入现代商业,做学问旅游,是当下旧城改造的主要做法。为了使老城老街重新焕发生机,许多地方发掘出一批百年老店,引进古玩、字画等学问产业。这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当地旅游经济,但是,这样“统一模式”下的老街,在国内各地随处可见。这样的老街,在融入现代都市生活的同时,失去了原始的生活气息,也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性。

    如何让异地保护的四个历史建筑融入老街发展,保留好城市学问的原生面貌,保持住地方特色,是未来葭沚老街发展的重难点。

    

    四、改与拆的探讨

    “现在台州三改一拆做的是省里靠前的,上上下下花了很大功夫,今年拿了全省四个第一,得到省级领导的充分肯定,还登上了浙江日报的头条。”三改一拆办的朋友这么说着,“真的要去探讨的话,我觉得全省的三改一拆都有个很难克服的通病,拆得多,改得少。”

    面临发展困境的不仅仅是葭老城,2013年省政府提出“三改一拆”,以应对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和违法建筑对城市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由于成效显著,“三改一拆”行动已经从起初的三年行动计划,逐步进入到构筑长效管理机制、巩固成果的阶段。

    改造老旧地区,盘活存量用地为市民生活带来极大便利,切实提升城市整体形象,大家已经享受着三改一拆带来的好处,为什么依然需要探讨改与拆?

    大家现在所说的旧住宅区、城中村、旧厂区的改造更多是先拆后建,跟真正的改或者说更新不一样。以城中村为例,乱搭乱建、安全隐患显著、生活条件差,位于城市核心位置,是城市集约高效用地的阻碍,拆除是最直接最显而易见可以得出的结论。此外,拆是相对改而言更容易更快捷更具操作性的,因此在面对城市建设的问题时,拆是更多被使用的。

    这些阻碍城市扩张的地区未来是生存或是毁灭,是全国许多城市都面临的难题。前段时间,北京因为一场大火引起的大规模清理违章建筑的做法引起了广泛讨论。同样是一线城市,深圳在政府支撑下举办深港双城双年展,今年的主题是城市共生,重点关注城村共生的未来。

    讨论这个话题的意义在于,展示城中村除了脏乱差和被替代之外的另一种可能性。这些规划师在大拆大建环境下展现了以人为本的情怀,他们城市思维已经逐步取代了原本的地产思维。除了政府、村民和开发商,他们在替那些在城中村落脚的外出务工者、低收入者以及刚工作的年轻人考虑,低租金的城中村是他们在深圳的唯一的选择。在村集体、政府、开发商之间的博弈中,他们作为租户,利益得不到任何保障,同时却是拆迁过程中受扰动最大的群体。追本溯源,是这些新移民为深圳提供了更低的创新成本。

    台州虽然不及深圳城中村居民数量大,但城市依靠民营制造业发家,至今仍有数量庞大的小型工厂,外来民工提供的低人力成本是撑起民营经济重要的一环。他们负担不起干净安全密度适宜的住房,但他们却是城市重要的支撑者,是城市多元性的一部分,也应得到城市的欢迎和敬重。拆迁后为低收入者提供公屋是许多发达地区如香港、新加坡等选择的一种模式,虽然公屋通常有相对较高的密度,但仍为低收入者提供相对完善的设施条件、低廉的价格,从安全、卫生等角度保障了居住环境。

    在此之外,规划者们试图推动一种微改造和社区营造模式,适用于“三改”的三个对象,在上海、厦门等城市进行着小范围的尝试推广。通过提升公共设施、修整破损、还原面貌等改造,结合学问利用小微空间组织景观,组织公共活动,唤醒活力实现有机更新。

    因此,笔者认为,参考有机更新的概念,对于像葭沚老城这样承载城市独特历史、保持相对完整的城中村,除了大刀阔斧的拆除新建,更值得去探索活化保护利用,留住学问也留住人。从历史保护的角度,在保护原始建筑的同时,保护一定体量街巷间的肌理;从学问传承的角度,保护非物质学问遗产的同时,保护学问遗产的生存环境;从经济效益的角度,在各地都在打造发展学问旅游的背景下,以静态的街巷肌理和活态的生活肌理为学问街区的重要生产资本,形成独特城市记忆,才能为学问旅游带来持续的经济收益。

    

    (编辑单位:浙经规划设计研究所)

    

    

    

_
  上一篇:中国的大运河,世界的学问遗产
下一篇:“结构性改革”就是体制机制改革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