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115期 2016年>> 案例探析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6/11/1
比较深圳与杭州创新之路
傅白水
    一个是千年古都,一个是新兴城市,时下,杭州和深圳却都演绎着中国“创业创新”的神奇故事,成为中国创新之都。但仔细探求二者的创新之路却大有不同,作为新兴城市的深圳走的是精英型的技术创新之路;作为民营经济强市的杭州走的是草根型的模式创新之路。但二者能成为中国的“创新之都”,其背后又都有共同的规律使然。
   
    一、两大路径:技术与模式的创新
    深圳与杭州虽都演绎着创新的神奇故事,但二者在创新模式上却大有不同。
    (一)深圳模式
    作为新兴城市的深圳走的是技术创新的路子,如深圳HUAWEI、中兴、比亚迪等,技术创新的背后是海量的高素质人才的集聚,因此大家可以将其定位为精英型技术创新。并且深圳的创新主体是制造业,最为典型的是HUAWEI、比亚迪和大疆无人机。虽有Tencent,但其在深圳并不是主流创新模式。
    深圳在制造业上能够迅速走上创新驱动之路,这与其城市性质有关,深圳属于外来移民城市,移入深圳的都是人才,有利于创新人才集聚,为创新奠定了人才基础。其次,作为一个由小渔村演变而来的特大城市,其没有诸如北京、广州等城市传统老企业的包袱,现有的都是新设企业,有助于创新型企业生存发展。同时,作为传统特区,其制造业优惠政策最悠久、最多,有利于高新技术企业持续创新发展。
    (二)杭州模式
    作为千年古都的杭州,改革开放以来一直以民营经济见长,民营经济创业者多为草根,以其经营模式灵活、市场反应快见长。在雄厚而灵活、接地气的民营经济基础上的创新特质决定了杭州创新之路以经营模式创新为主攻方向,最为显著的例子就是alibaba,颠覆了传统的商业模式,所以大家可将杭州的创新模式称为草根型的模式创新。并且杭州创新主体是以新业态、新经济为主,尤其以互联网、信息经济见长,如alibaba、生意宝、海康威视等。
    杭州之所以走上模式创新之路,本质上与其民营经济发达有关。民营经济追求的第一目标就是收益最大化,这导致浙江的民营经济一直以轻资产见长,就是笔者经常评价杭州乃至浙江的“弱的很硬,硬的很软”,对重资产的大型制造业浙江民营企业家一直不感兴趣。民营经济讲求见效快、收益大,决定其轻资产一面,而如果搞制造业技术创新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并且见效时间很长,所以杭州的企业家们都注重于见效快、收益高的信息经济、互联网等方面,如2015年全市信息经济实现增加值2313.85亿元,增长25%,占GDP比重23%,比2014年提高4.9个百分点。分产业看,移动互联网、数字内容、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金融分别实现增加值844.71亿元、1234.45亿元、826.54亿元和326.17亿元,增长37.5%、35.5%、34.5%和33.5%;云计算与大数据、App与信息服务、信息安全、物联网增加值分别为828.96亿元、1596.45亿元,221.58亿元和307.21亿元,增长29.6%、29.4%、15.3%和12.7%。这些产业增长之快傲视全国,让人惊叹。信息经济、互联网基本属于改造或颠覆原有经营模式和商业模式的产业,无形中造就了杭州的模式创新之路。更为重要的原因是,浙江商人自起家以来,一直强于模式创新,如生产经营模式创新,形成块状经济和产业集群,还如商业模式创新形成了蔚为奇观的遍布全球的浙江专业市场。
   
    二、两个城市创新模式的共因
    2015年杭州实现GDP10053.58亿元,跨入“GDP万亿”城市行列,同比增长10.2%,增速居全省第一、全国副省级以上城市第二。其中,信息经济走在前列、引领发展。深圳持续多年稳定发展,经济没有大起大落,年均增速10.3%左右。2015年,全市GDP达1.75万亿元;万元GDP能耗居全国大城市最低。全市商事主体超过210万户,是全国千人拥有商事主体最多的城市。在新常态背景下,这些骄人的成绩取得显然与这两个城市创新力强大有着直接关联。无论是精英型的技术创新,还是草根型的模式创新,深圳和杭州成为全国领先创新型城市,其背后都有许多共同规律可循。仔细研究,杭州和深圳“创新创业”是市场化发挥决定性作用、政府制度供给、平台载体的有效建设、创业创新人才集聚、巨头企业的示范带动等因素共振产生的结果。并且这种共振具有“马太效应”,会形成较强的竞争优势。
    1.遵循市场、充分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是两地创新力强的根本原因。作为中国最为市场化的省份省会的杭州和新兴城市及改革特区的深圳,在创新方面他们始终坚持市场化机制,充分发挥市场对配置科技创新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打造产学研创新利益共同体,推动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精准对接,让创新要素跟着市场走、跟着企业走,最终形成创新合力。用市场机制将人才、企业、资本、科研院所等创新资源连接起来、协同创新,形成创新源泉充分涌流、创新活力竞相迸发的良好局面。如在深圳,90%以上的研发机构设立在企业,90%以上的研发人员集中在企业,90%以上的研发资金来源于企业,90%以上的职务发明专利出自于企业。这“4个90%”,是深圳创新的活力所在,也是遵循市场,市场在创新发挥决定性作用使然。
    2.政府加强制度和服务供给是两地创新力强的关键。对政府来说,重在用政府层面的制度创新、政策创新和服务创新去推动市场和企业层面的科技创新、管理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近年来,杭州按照省政府要求大刀阔斧地推行以“四张清单一张网”为重点的政府自身改革,进一步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和创业门槛,有效激发了更多人投身创新创业。未来,杭州将继续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建立健全“四张清单”动态调整机制,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创新创业的“乘法”。
    近期,深圳出台促进科技创新、提升企业竞争力、人才优先发展的三大文件,180条具体举措真金白银,确保深圳未来数十年在创新驱动方面继续领跑全国。如包括对著名科学家在深圳建设实验室提供1亿元支撑,对首次入选“世界500强”的深圳企业提供3000万元奖励等。“三个文件出台,是着眼长远,推进特区经济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发展,把深圳建设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的重要举措。”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表示。
    3.平台建设是两地创新力强的有效支撑。筑好黄金台,引得凤凰来。近年来杭州加快创新平台建设。积极打造双创空间,加紧科技城建立,目前有未来科技城、青山湖科技城等2家本省最大的科技城。国家级开发区已达7个,城西科创产业集聚区、大江东产业集聚区创新功能不断增强,成为各具特色的区域新增长极。至2015末,全省37个省级特色小镇中,杭州有9个。全市纳入统计的众创空间有70家,14家众创空间纳入国家孵化器管理体系,占全国1/10。杭州出台的《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实施意见》等一系列支撑创新创业的优惠政策,涌现了一批又一批创新型企业,建立了以基金小镇、梦想小镇、云栖小镇和云谷、传感谷、西溪谷“三镇三谷”为代表的创新创业基地,培育了一大批全国知名的众创空间和孵化器,并成功入围了全国首批15个小微企业创新创业基地示范城市。
    创新载体一直是深圳创新能力的源头活水。深圳《关于促进科技创新的若干措施》文件提出,将进一步加强对创新载体建设的支撑。其中,以著名科学家命名并牵头组建科学实验室,或者社会力量捐赠、民间资本建设科学实验室,可获得最高1亿元支撑。同时,深圳将设立规模为100亿元的市级中小微企业发展基金,重点支撑符合深圳产业导向的种子期、初创期成长型中小微企业发展。并建立小微企业贷款风险补偿机制。柴火空间、创客中心、创客市集等国际化“众创空间”,为创新驱动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社会基础。深圳目前全市累计商事主体超过170万户,这意味着,深圳1500万市民中,有超过一成的人在创业。据统计,深圳市科技型企业已超过3万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超过4700家,其中销售额超千亿元的3家,超百亿元的17家,超十亿元的157家,超亿元的1203家。
    4.喷涌和集聚的创新人才是两地创新力强的第一资源。创新性人才是创新企业的核心要素。创新的主体是企业,创新的关键在人。要突出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实施人才优先发展战略。创新强市、活力之市,必然也是人才强市。近年来,杭州以海纳百川的胸襟用人才,以当好店小二的服务留人才,让杭州群贤毕至,人尽其才。同时,浙商是杭州创新发展最为倚重的力量,民营经济是杭州创新发展的活力之源。目前,杭州更有一支创新创业的“新四军”崭露头角:以浙大为代表的高校系,从alibaba出来创业的阿里系,“千人计划”人才为代表的海归系,以及创二代、新生代为代表的新浙商系。一支以创新为主要特征的企业家队伍正在形成,他们就是杭州的创新活力细胞。
    深圳出台的《关于促进人才优先发展的若干举措》吸引人才优惠力度空前,对人才优待政策基本上是国内最高水平。为培育与引进人才,文件提出,对深圳新当选的两院院士和新引进杰出人才,将给予每人100万元工作经费和600万元奖励补贴。与此同时,深圳市级财政每年还将投入不少于10亿元,用于“孔雀计划”的深化和拓展。经评审认定的海内外高层次人才“团队项目”,可给予最高1亿元资助。深圳每年仅市财政用于人才工作的预算将达44亿元。 除了财政支撑,文件在给各类人才“松绑”以及人才服务方面,也有较大突破。深圳还将向高层次人才发放“鹏城优才卡”,“鹏城优才”可享受关系接转、本人及家属落户、配偶就业等“一卡通”服务。
    5.巨头企业示范带动辐射效应促进创新持续强化。在深圳以HUAWEI、比亚迪,在杭州以alibaba、海康集团等巨头企业示范和带动下,进一步加剧了资本集聚和人才集聚,更加强化了创业创新的火爆。 “一旦这个地方,这个地域对这个行业有一个非常大规模的企业起来,会造就一个生态。大家认为杭州未来的发展的潜力非常大,因为这里不仅仅有传统浙商,还包括alibaba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可以带领周边的经济。”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认为。“大型企业是产业发展的基石,能够引领和带动一批配套产业和配套企业,形成推动产业发展的强大动力。”深圳市经贸信息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并且这种先发优势和局面具有“马太效应”,对其他地区会形成较强的竞争优势。
    但不可否认,作为全国领先的创新型城市,两地也有软肋,尤其是房价飙升,导致两地商务成本和居家成本的高企,显然这不利于两地的创新驱动持续强化。
    (编辑系区域经济研究青年学者)
_
  上一篇: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
下一篇:华盛顿城市功能没有膨胀的原因及启示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