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113期 2016年>> 学人专栏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6/8/8
失落的个人记忆(下)
杨树荫
    记忆之三:军挎包
    军挎包,部队的军用品,用帆布制作的书包,淡淡的橄榄绿色,简洁大方,挎在肩上,便有一种军人的味道,挺拔利落,特别精神。
    军挎包,英武的军人挎着它,这包便也显得英武,它是军营活力的一抹绿色,是军人形影不离的忠诚伴侣,风尘仆仆的军旅历程,总有军挎包紧紧相随。
    曾经一个时期,军人用品很受欢迎,军挎包便是其中之一,尤其是青年人,都爱军挎包,留下了一个时代的印记。
    喜爱军挎包,因为它朴实耐用,默默无声地负重承载,无论艰难险阻,总是与主人风雨同行。
    喜爱军挎包,还因为它那平和而雅致的气质,既不张扬也不俗气,在稳重笃实中显出一种时尚。
    喜爱军挎包,更因为它是军人的物品,有着军人的风采,洋溢着军人的精神,而军人精神,便是那个时代的精神。
    军挎包,不象征身份,也不显示财富。它给人朝气,催人奋进,在一个被失去常识而开始追求常识的年代,它是名副其实的书包。渴望改变自己的青年人,挎着军挎包,徜徉在书店,驻足在图书馆,在充满理想与幻想的人生旅程上,人与书、军挎包,无比紧密地连在了一起。
    优秀的世界名著装进了军挎包,人类的学问如此丰富,如此伟大,它打开了人们通往全球文明的心灵之门,让人感受文学的力量。
    自然科学的书籍装进了军挎包,人类的发现与创造如此灿烂,如此辉煌,它打开了人们走向进步的常识之门,让人感受科学的力量。
    经济和管理的书籍装进了军挎包,人类创造的市场经济如此有活力,如此有魅力,它打开了人们创造精神与物质的财富之门,让人感受制度的力量。
    意气风发的青年人,挎着揣满了书本的军挎包,满怀信心地走自己的路,这便是一个时代的青年潮流,也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潮流。
    人们在一片春光的公园里,静静地看书;在人流喧嚣的车站码头上,专注地看书;甚至在环绕疾病和痛苦的医院里,仍然忘我地看书。陪伴他们的,便是那不骄不宠、端端正正的军挎包。
    军挎包内揣着的常识世界,改变了一代青年的形象,尤为可贵的是,改变了他们的内心世界,他们再不会回到从前。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潮流。如今的青年人,自然不是背军挎包的一代,他们有自己的追求。豪侈的皮具,傲慢的皮具,显示财富与荣耀的皮具,成为人群中的时尚,已经显得土气的军挎包,没有了往日的风采。
    军挎包不见了,一个时代过去了。
    与军挎包同时消逝的是,背着军挎包的那种朝气与求知,见不到了。
    随时随处捧着书痴痴而读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记忆之四:老城
    这世上有返老还童的事么?
    有。中国的一些老城正一座座地在返老还童。
    那些饱经沧桑的老城,被无休无止地拆建,早已没了历史的痕迹,城市一天比一天年轻,年轻得让人无法相认。
    倘若没有一点“敬老”之心,中国的老城,就如垂暮的老人,慢慢地都会死去。
    老城,其实是历史的一个缩影,是前人留给大家不可再得的财富。大家有些年纪的人,都是从老城走过来的。如今,老城只是间或活在大家的记忆中。
    老城,是江南的名城,靠着山,傍着水,古朴清秀,宁静安闲。城内桥多,形状各异的拱桥、石桥,横卧在蜿蜒穿城的古运河上;巷里井多,一口口古井,如宝石一般地嵌在巷头巷尾,清冽甘甜的井水,源源不绝。老城,资讯不多故事多,但凡和谐的古城都如此,一座桥便有一段神奇,一条巷便有一个传说。每天清晨,城郊寺院的钟声便悠悠地响起,敲出了老城的前世今生。
    老街,不宽不窄,正好让两辆汽车擦肩而过。茂密的梧桐树,给了老街一片绿荫、一片福佑。临街开设的,便是一家一家的老字号,店面不大牌子大,嚷嚷的饭店,幽幽的茶馆,五彩的绸庄,百年的药堂,还有那扇庄、笔庄、帽庄、鞋庄、火腿行、南货行,精致的门面,别致的店号,老成的店员,生意兴隆,人流不绝。老街是靠老店撑起来的。
    老巷,小而深,曲而幽,大块青石板铺的路,被岁月打磨得光洁透亮。长条石垒起的墙门,坚硬平实,刻满风霜,见证了老巷的世代更替。墙门内,或有庭院,或有天井;或一院一户,或一院多户,老少同居,其乐融融,现出了老巷的大气、随和。踏着青石板,抚着长条石,倚着石门柱,这便是老巷的路,老巷的家。
    老街坊,世代相居,守望相助,有如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同在一条街,这一家有酒,街坊们凑在一起喝一杯,不分你我;哪一家有难,街坊们合在一起帮一把,难分彼此。街坊的年青人都敬老,都是在老人的呵护下长大;街坊的老人都爱幼,那一个个小孩都是看着长大的。老城的和谐,其实就是左邻右舍的和谐。
    老地名,是老城学问的传承。那些从历史风尘中过来的街名、路名、巷名和桥名,寓意深远,富有特色。若把这些老地名东南西北地排列起来,便是一幅老城历史的画卷。老城的地名有讲究:有以老城的名人名士命名的,有以老城的官署、学府命名的,有以当地的寺庙观庵、井园楼阁命名的,还有以当时人们的学问取向、价值追求而命名的,这些地名,挂在牌楼上,便是一个景观,刻在石碑上,便是一个文物。老城因了这些地名,而更有气质,更有学问,也更有情感。
    老城之“老”,让人留恋,又让人忧伤,那种种的“老”,真的过去了。
    现实中的城市,繁华无比、喧闹无比、拥挤无比。人们匆匆地来,匆匆地去。城市陌生了,人陌生了,一切都陌生了,一切都要重新认识。
    今生今世,只有在梦中遥念老城。
_
  上一篇:精准补齐六大根本性、引领性、关键性短板
下一篇:特色小镇如何改造块状经济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