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113期 2016年>> 实践方略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6/8/8
生物农业发展的现实基础与路径选择
季凯文

    随着国家工业化、城镇化和信息化进程的快速推进,我国农业现代化进程显著加快,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和科技创新能力稳步提高,但总体来看,农业生产方式仍较为粗放,传统农药、化肥等在农业生产中过度使用,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农业面源污染问题,保障粮食安全与推动农业高效可持续发展的压力日益加大。近年来,全球正在孕育一场新的农业科技革命,农业生物技术的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进程不断加快,生物农业日益成为现代农业发展的必然选择和国际农业竞争的战略重点。“建立以生物基因为核心的常识产权财富”早已成为各国政府的共识与决策,例如美国率先制定了“人类基因组计划”和“面向21世纪的生物技术研究与发展计划”,随后日本实施了“官产学一体化推进21世纪的生物技术计划”,欧洲确立了“尤里卡计划”。各国政府纷纷将农业生物技术纳入到优先支撑的技术领域,以农业生物技术为支撑生物农业被列为优先发展的重要产业,并逐渐成为后金融危机时期发达国家推动经济复苏的重要增长点。
    我国政府也高度重视发展农业生物技术和生物农业。2010年10月,在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中,生物产业被确定为国家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并把生物农业列为生物产业发展的重点领域。2011年11月,国家科技部制定的《“十二五”生物技术发展规划》明确提出,要围绕农业动植物育种、病虫害防治以及农田资源高效利用中的关键问题,大力开展生物安全、有害生物控制以及农产品安全等农业优质、高产、高效、抗病研究。2012年12月,国务院印发的《生物产业发展规划》进一步指出,着眼于保障粮食安全和发展现代农业,大力实施生物育种和农用生物制品创新发展行动计划,不断增强生物农业竞争力。2015年2月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要加强农业转基因技术研发与科学普及,强化农药、化肥企业技术创新,在生物育种等领域取得重大突破。
    由此可见,当前生物农业发展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和政策机遇。大力发展生物农业,不仅可以大幅减少传统农药、化肥对耕地资源和生态环境的污染,维护和保障粮食安全,推动传统农业加快向现代农业的转变,而且可以为我国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强劲的动力支撑。
   
    一、生物农业的概念界定及其发展特点
    (一)生物农业的界定
    生物农业作为农业生物技术产业化的结果,是现代生物技术与传统农业的深度融合,国内外学者对生物农业的概念还未形成一个统一的认识。生物农业这一名词最早由瑞典学者Mueller(1940)提出,他认为生物农业是一个采用生物学的方法维持土壤肥力、抑制病虫害,进而促进农业生产和生态环境平衡的系统。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环境科学大辞典》指出,生物农业是采取生物学的手段和方式对传统农业进行改造,提升和拓展农业系统功能,并维持系统最佳生产力和保持良好的环境。随后,国内一些学者从农业生物技术产业化的角度对生物农业的概念进行了界定,认为生物农业是随着农业生物技术的加快突破并不断应用到农业领域中,由农业生物技术与传统农业相融合而形成的一种新兴产业。目前,关于生物农业较为权威的定义由中国农业科学院万建民院士2010年提出,他认为生物农业是按照生物学规律,综合运用现代生物技术手段,培育品质更优、产量更高的农业新品种,以生产高效、生态、安全的农产品,并维持系统最佳生产力的现代农业发展模式。
    结合上述观点,本文将生物农业定义为以生命科学和遗传学理论为基础,以农业应用为目的,运用基因工程、细胞工程、发酵工程、酶工程等现代生物工程技术,围绕改良动植物及微生物品种生产性状、培育动植物及微生物新品种形成的同类生产经营活动的集合。生物农业具体包括以下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生物农业本质上属于高新技术产业,它是采用现代农业生物技术手段,通过促进自然过程和生物循环来改良农业品种和提升农产品性能,在保持良好的生态平衡状况下,实现农业高效持续发展;第二,生物农业是以细胞生物学、分子生物学等作为基础理论,并不断整合利用其它学科和门类的先进理论与技术,以产业化应用为目标的新型产业发展模式;第三,其生产经营通过现代企业来实现,即在各类产品生产过程中融入现代生物技术成果,实现专业化、规模化和市场化;第四,按照功能层次的不同,生物农业可以划分为生物育种、生物兽药及疫苗、生物农药、生物肥料和生物饲料五大类别。
    (二)生物农业发展特点
    1.生物农业符合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方向。现代农业的概念是不断发展的、动态的。20世纪30年代至60年代是现代农业发展进程中重要的“化学农业”时期,但以化肥、农药、塑料等高投入换来高产出的“化学农业”,不仅会消耗大量的物质资源,而且会在土壤、水源等自然环境方面造成较为严重的破坏和污染。20世纪80年代以后,西方发达国家开始积极探索农业生产新类型和新模式,普遍认为开发和应用一切能够促进农业向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型方向发展的农业新技术和新模式,符合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方向。而生物农业的发展重点是研发和应用优质、高产、高效、多抗的农业新品种以及生物农药、生物饲料等绿色农用生物产品,同时在有效保护自然生态环境的基础上,不断维持农业系统最佳生产力。显而易见,作为农业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核心内容,农业生物技术在农业现代化进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生物农业已成为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2.生物农业是传统农业和现代生物技术的融合体。从生物农业的发展进程来看,以基因工程、细胞工程、发酵工程和酶工程等为主体的现代生物技术的飞速发展和深度应用,推动了生物技术产业化进程和步伐的加快。农业是通过动植物培育来获取不同类型农产品的物质生产部门,因此现代生物技术与农业技术变革及产业发展紧密相关。随着分子生物学、细胞生物学、遗传学等学科理论及技术的飞速发展,转基因技术、组织培养技术、胚胎移植技术、微生物发酵技术等现代生物技术便在农业领域不断渗透融合,进而推动了种植业、养殖业的技术变革和新型农业业态的产生。现代生物技术还从根本推动了农业经营方式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促进了农业与工业之间的融合发展,实现了“农业工业化”。
    3.生物农业是集生产、生活和生态功能于一体。一方面,生物农业通过采用现代农业生物技术手段改良农业品种和提升农产品性能,可以为社会提供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在推广应用上,生物农业产品的使用可以根据种植业、养殖业、水产业等不同农业类型,选择使用生物育种、生物兽药及疫苗、生物农药、生物肥料和生物饲料等农业生物技术产品,并能够实现按技术操作规程进行使用。另一方面,运用现代农业生物技术手段生产的农业新品种和绿色农用生物产品,有助于保护水源水质、增强土壤肥料和减少农业面源污染。生物农业摒弃传统化肥、农药、植物生长剂、饲料添加剂等物质,有效协调能量在动物、植物和微生物系统中的转移和转化,合理开发和利用农业生产资源,使农业生产变得更加高效、生态和可持续。另外,除生产与生态功能外,生物农业还具备提高人类健康、满足人类生活需求以及使人们回归大自然、关注生物多样性等功能,形成非常明显的“外部溢出效应”。
    4.生物农业内涵和外延呈现不断拓展的趋势。目前,现代农业的内涵已经拓展到培育农作物新品种、提高农产品品质、促进生物循环等领域。伴随着现代生物技术的加速突破,生物农业的延伸范围将得到进一步的拓展,现代农业发展将面临新的环境和契机。例如,日趋成熟的动物克隆技术,为传统动物品种改良、动物新品种培育提供了途径和方向;各类动物生长激素以及微生物制剂的推广应用,大幅度提高了畜牧业生产效益;各种诊断试剂和疫苗的研究与使用,将筑起畜禽疫病防治新体系,显著提高动物对高死亡率疫病的免疫能力;除生物型的饲料、肥料及疫苗产品外,采用转基因技术改良的农产品将不断出现。另外,现代生物技术在农业废弃物资源应用方面也有着广阔的前景。
   
    二、我国生物农业发展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一)生物育种产业化成效显著,但跨国种业的渗透威胁增大
    植物育种方面,近年来我国以转基因育种技术、分子标记育种技术和分子设计育种技术等为代表的生物育种技术取得了重大突破。特别是转基因育种技术日趋成熟,基因枪、农杆菌介导、花粉管通道等转化技术在生物育种产业中的作用和贡献突出,在水稻、玉米、大豆、小麦、油菜、棉花等领域,我国已经培育出400多个品质优良并具备抗病虫、抗除草剂性征的转基因新品种,自主开发的Bt棉及Bt+cpTI棉、转基因番茄、转基因甜椒、抗病毒木瓜、超级杂交水稻已在国内大面积应用推广。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我国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约为420万公顷,主要以转基因抗虫棉为主,种植面积位居世界第六位,排在美国、巴西、阿根廷、印度和加拿大之后。动物育种方面,全球首例转基因鱼在我国诞生,家畜育种中大量分子标记得到验证,以转基因奶牛为代表的全基因组选择技术研发取得重要进展,中国对虾黄海一号、中国美利奴羊、中国荷斯坦牛等一大批动物育种重大成果相继诞生。
    但是,我国正式批准商业化生产的作物只有转基因棉花、番茄、甜椒和木瓜,且大多数转基因育种技术掌握在高校和科研院所中,真正实现商业化应用的只有转基因抗虫棉,生物育种企业规模和竞争力偏弱。根据ETC Group的数据,1996年世界前十大种子企业的销售额占商品种子销售总额的37%,到2011年提高到52.9%,其中孟山都、杜邦-先锋、先正达3家种子企业的市场份额达40.2%。而中国尚未有一家种业企业的市场份额超过10%,整体上企业规模小、研发能力低、市场集中度低。以2011年为例,我国前十家种子企业的销售额为90.6亿元,仅相当于全球前十大种子企业的5.9%,相当于美国孟山都企业的16.3%。国内生物育种企业的竞争劣势,使得国外有实力的跨国企业有机会抢占中国市场,这种弱势地位长期发展则易形成外资控制我国种业的危险局面。
    (二)生物肥料形成较大生产规模,但推广应用难度依然较大
    我国作为世界上较早开发利用生物肥料的国家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生物肥料产业已形成较大规模,并开发出根瘤菌、解磷、溶磷、解钾、促生磷细菌等一批生物肥料产品,在降低传统化肥施用量、增强肥料施用效果和减少农业面源污染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率先研制了高效固氮耐氮工程菌,并实现了产业化;通过微生物功能基因组研发,建立了世界覆盖率最高的植物病原细菌突变体库。从1995年到2010年,我国微生物肥料生产企业数量年均增长速度达13.2%,微生物肥料产量年均增长速度则达31.5%。截至2013年底,我国从事新型肥料生产的企业数量达2000家以上,占全国各类肥料生产企业总数量的比重达25%,企业总产值约为164亿元,资产规模约为500亿元。微生物肥料已成为我国肥料家族中的重要成员,特别是在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以及无公害农产品、绿色食品、有机食品生产基地中,微生物肥料已成为肥料的主力军。
    但是,生物肥料的生产大多在温和环境下进行,从热力学角度来看,反应时间和反应效率低于化学方法,同时其原料来源也有严格限制,需要对微生物进行卫生方面的处理,这些都会变向提高农民生产成本。而常规肥料原材料适应性强、来源广泛、反应时间和反应效率高,有利于降低生产成本。因此,在当前农业追求单位面积产量的目标导向下,由于生物肥料作用比较缓慢,加之生物肥料的宣传推广不到位以及农民对生物肥料的接纳度也不够高,生物肥料在全国肥料市场中所占比例仍然偏低,传统肥料的使用占据主导地位。目前,在我国农业生产中,传统化肥使用量占比达90%以上,而生物肥料的使用量占比不到10%,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农民往往还会选择在生物肥料中添加一些养分,以提升生物肥料的速效性和扩大肥效的可见度。
    (三)兽用生物制品市场潜力较大,但总体处于产业化初期
    我国兽用生物制品产业从无到有,一方面,养殖业的发展引导着兽用生物制品产业的快速推进,另一方面,兽用生物制品产业的发展也提高了养殖业的规模化、集约化水平。目前,我国已开发出猪伪狂犬病活疫苗、猪口蹄疫基因工程疫苗、幼畜腹泻疫苗、禽流感系列疫苗、双价大肠杆菌疫苗等一批兽用生物制品,并实现了不同程度的产业化发展。据中国动物保健品协会统计,2013年,通过兽药GMP认证的兽用生物制品生产企业已达到72家,兽用生物制品产业实现年产值达到104.6亿元,市场销售额达到99.3亿元,其中猪用生物制品的销售额为48.2亿元,占兽用生物制品销售总额的51.1%,禽用生物制品的销售额为35.7亿元,占兽用生物制品销售总额的37.9%。以2011年畜禽出栏量为基数,假定猪、禽、反刍类动物的免疫费用平均分别为30元/头、1元/羽和30元/头,潜在免疫覆盖率分别达到60%、80%和40%,则国内兽用生物制品潜在市场空间接近250亿元,较目前市场规模仍有成倍增长空间。另外,根据中国兽药协会的统计数据,2013年我国抗菌肽生物兽药产量已达到3120吨,较2009年增长了200%,年均增长达18.9%。随着现代分子生物技术的蓬勃发展,抗菌肽生物兽药在我国畜禽养殖中的应用前景将非常可观。
    从技术研发领域来看,我国兽用生物制品多为仿制产品或工艺改进型产品,而基因重组技术、基因工程技术、中药提取分离技术等新技术应用较少,在悬浮培养、抗原浓缩等一些关键技术领域尚未取得实质性突破。从产品剂型来看,在我国兽用生物制品中,产量最高为分散剂、预混剂等传统剂型,而靶向制剂、透皮吸取剂等一些高科技剂型则十分缺乏。这主要是由于我国兽用生物制品企业的生产规模普遍偏小,生产分散剂、预混剂所需的技术标准较低,设备和技术投入也较小,因此传统剂型成为企业首选,而对于技术标准较高、设备投入较大的剂型,由于企业规模和研发能力薄弱,尚有待进一步的开发。2013年,在72家生物制品企业中,中小型企业为54家,所占比重为75%,且单个兽药产品批准文号超过800个的就有16个品种,很多企业都在生产同质的低端产品。
    (四)生物农药创制实现重要突破,但取代化学农药任重道远
    自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就开展了Bt杀虫剂方面的研制,经过60多年的发展,已开发出拥有自主常识产权的生物农药产品200余种,一些产品和系列在国际市场上还具备较强竞争力。生物农药产品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如年产值超过亿元的品种已经有4个(分别为井冈霉素、赤霉素、阿维菌素和Bt杀虫剂),特别是在井冈霉素、阿维菌素和赤霉素方面,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生产国。近些年来,我国在菌种引进、资源筛选、新品种开发等方面也取得了较大发展,每年生产的生物农药制剂约为12~13万吨,占市场上各类农药产量的比重约为12%。截至2012年底,我国使用的生物农药按照登记类别共有90种,登记产品3095个,其中常见的共有86种,每年新研制和登记注册的生物农药品种仍在不断增加。从品种分类来看,2012年我国微生物农药有27种,生物化学农药有21种,植物源性农药有19种,抗生素农药有21种。
   
    表2  2012年我国生物农药登记的有效成分数及产品数表
类别 有效成分数(种) 登记产品数(个)
微生物 27 312
生物化学 21 344
植物源 19 217
抗生素 21 2218
天敌生物 2 4
总计 90 3095

    资料来源:世界农化网(http://cn.agropages.com/)
   
    但是,由于国家重视程度和各项扶持力度不够,生物农药企业规模及研发能力亟需增强,生物农药产品的活性或毒性也有一定的缺陷,加之市场宣传和推广不够到位,生物农药的市场接纳度明显不如传统农药,存在“叫好不叫座”困境。截至2012年底,我国生物农药企业年产值仅为10~20亿元,平均每个等级品种的年产值仅为200多万元,大部分生产企业生产生物农药的同时,也生产化学农药,生物农药取代化学农药依然任重而道远。在Bt杀虫剂、植物生长调节剂、植物源农药、农用抗生素、真菌类农药、病毒类农药等品种中,井冈霉素和Bt杀虫剂两大品种占据主导,无论是品种、数量还是剂型、质量方面,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且无法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
    (五)生物饲料呈现快速发展态势,但与国外相比差距较大
    20世纪90年代末,我国着手饲用氨基酸和维生素的研发并在产业化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如今已拥有北京大北农集团、浙江新昌制药、长春大成实业集团等一批国际化的氨基酸、维生素生产企业。目前,我国饲料添加剂特别是酶添加剂的研发水平已经跻身国际前列,饲料用植酸酶生产技术也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并得到了大规模产业化应用;开发出木聚糖酶、β-甘露聚糖酶、β-葡聚糖酶等一批饲用酶制剂,为饲料用生物制品的推广应用和产业化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截至2012年底,我国生物饲料添加剂总产量达768万吨,总产值突破500亿元并在以年均20%的速度递增,生物酶制剂、益生素、植物提取物类饲料添加剂企业已经超过1000家。
   
    表3  2008~2012年我国各类生物饲料产量情况表
    (单位:万吨)
年份 氨基酸 维生素 酶制剂 微生物制剂
2008 22.7 51.8 3.9 4.5
2009 74.8 50.1 5.3 4.7
2010 71.3 62.5 8.5 7.3
2011 90.1 72.2 7.6 8.2
2012 133.4 79.3 8.0 10.2

   
    但是,我国生物饲料产业还处于技术和产品引进为主,整体研发与产业化水平仍落后于西方发展国家。特别是由于生物饲料研发力量分散薄弱、投入有限、源头创新能力不足,导致生物饲料研发的关键共性技术缺乏,许多关键生物饲料的生产严重依赖国外先进技术,缺乏自主常识产权。有些生物饲料的生产技术虽然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但其产业化水平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这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导致生物饲料产品品种少,产品结构不合理。2012年,我国酶制剂和微生物制剂产量仅分别为8.0和10.2万吨,而同期氨基酸和维生素的产量分别达到133.4和79.3万吨。
   
    三、我国生物农业发展的路径选择与推进策略
    (一)生物育种:以保护培育优良品种为核心
    强化现有优良品种保护和继续培育。通过搜集整理优质种质资源、建立种质资源数据库、引进国内外优良品种、改良和更新核心种质资源、对名特优品种进行保种等手段,丰富优质种质资源品种和内容,促进种质资源高效开发利用。集中资源开发具备高产、优质、安全、多抗特征的动植物新品种,发展壮大粮食、果蔬、畜禽、水产、林木等生物育种产业群,大力推进动植物新品种选育、扩繁和产业化。加快建立农作物种质资源管理和技术系统,积极开展优质种质资源的引进、分类、鉴定、保存、更新等环节的技术、标准的制定,进一步强化种质资源培育和开发利用研究。着眼于保护和培育优良品种,根据畜禽良种选育需求,从国外引入优质的肉猪、奶牛、肉鸭、蛋鸡等活体动物以及冻精、胚胎等育种过程中使用的材料,着力提升畜禽良种选育水平。
    加快推进常规育种技术与现代生物技术的深度融合与集成应用。构建国家生物育种重大研发基地和动植物生物基因信息库。通过利用高新技术如分子标记技术、转基因技术以及细胞遗传学技术与常规技术结合进行育种,选育出一批优质、高产、抗病虫、抗逆的农作物新品种,如品质优良并具备抗病虫、抗逆性征的水稻、玉米、大豆、小麦、花生、油菜、棉花、番茄等作物新品种。围绕良种选育、标准化和现代化育苗、项目树种引种驯化、林木种子生产加工等领域,积极开展关键技术研究,全面提升林果种业的优良品种比例和自主创新能力。确定一批应用高科技技术进行育种的重点项目,重点加强基础研究、品种试验、技术推广、研究和应用等项目的扶持力度,提升生物育种产业的核心竞争力,进一步扩大优势良种的选育规模,推动产业做优、做强目标的实现。
    (二)生物兽药及疫苗:强化技术创新及产业化发展
    针对特定动物、某种阶段、某些疾病,大力开发生物兽药及疫苗专用制剂,使其向高效、专一的方向发展。强化益生菌和益生元在生物兽药领域的联合应用,使生物兽药在畜禽肠道内能够产生针对流行性疫病的免疫保护蛋白。注重利用拟杆菌、优杆菌、双歧杆菌、消化球菌等优势菌群,大力开发能够促进动物成长的新型生物兽药,避免畜禽受到某种传染病病原的侵袭。运用基因工程技术对一些优良菌种的遗传改造,植入抗体基因、抗原基因等有用基因,开发容易培养、保存时间长、繁殖速度快的工程菌制剂,使其作用更加突出、效能更加显著。大力开发亚单位疫苗、基因缺失疫苗、DNA疫苗和重组活载体疫苗等第二代动物疫苗,加大细胞疫苗、蛋白质/多肽疫苗、核酸疫苗等第三代动物疫苗的研发力度,进一步强化动物疫病新型疫苗和诊断试剂的研制。
    大力推进亚单位疫苗、基因突变或缺失疫苗、活载体疫苗、合成肽疫苗、遗传重组疫苗、分子标记疫苗等新型疫苗产业化生产,建立一批用于重大动物疫病防控的新兽药、新制剂产业化基地。以企业为主体,以工程为依托,建立一批功能多样化、产品标准国际化的生物兽药及疫苗生产基地,建设一批动物疫病新型疫苗和诊断试剂示范推广工程,加大重组蛋白药物、多肽类兽药以及新型疫苗产品的市场投放力度,鼓励并支撑生物兽药及疫苗开展国际认证,引导产品走向国家市场。着力构建大规模疫苗悬浮培养生产线,推进动物疫病新型疫苗和诊断试剂的标准化生产,提高新型基因工程疫苗的产业化水平,促进疫苗换代升级。大力推广应用细胞因子、转移因子、活性肽等生产工艺,集中力量开发重组抗原疫苗、重组载体疫苗、基因缺失疫苗、转基因植物疫苗等基因工程疫苗,采用缓释高分子制备的PH和温度成胶疫苗以及黏膜免疫疫苗、干粉吸附疫苗、无针注射疫苗等新型疫苗,培育形成一批具有较强自主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的新型生物兽药及疫苗龙头骨干企业。
    (三)生物农药:推进产品多元化和规模化发展
    立足国家生物产业的整体布局及长期发展的战略需求,优化生物农药制剂加工产品,将多抗霉素、春雷霉素、白僵菌、多杀霉素、赤霉素等适应当前市场需求和发展方向的生物农药产品逐步纳入到企业技术研发以及生产计划中,推动形成杀虫剂、杀菌剂和植物生长调节剂组合的“产品网”。以促进农业高效、生态、可持续发展为目标,加强企业创新能力和产业竞争力的培育,借助基因工程技术对天然菌株进行改造或者对高效工程菌株进行重组,开发防治效果更加稳定的植物源和微生物农药,促进产品剂型由短效向缓释高效、由不稳定向稳定、由单一剂型向多种剂型发展。积极开展生物农药的药理、病理、代谢研究,积极挖掘新的生物农药资源,拓展和丰富针对同一靶标的生物农药品种,有效遏制使用过程中植物易形成的抗药性。例如,可以从植物或海洋微生物所或极端环境微生物中筛选,从中获得新型高效生物农药。
    加快生物农药制剂技术研究与产业化工艺开发应用,积极开发微生物农药、植物源农药、抗生素农药、生物化学农药、天敌生物农药等生物农药新品种,加强生物农药田间应用技术、不同生物农药配套使用技术的推广,使生物农药逐步成为农药市场中用以农作物病虫害防治的主导产品。利用现代遗传重组技术改良生物农药来源生物的多种特性(如毒力选择性、安全性等),大力推广生物农药的研究和开发应用,推动生物农药企业与大型科研机构进行产学研联盟,构建关键技术协同创新体,抢占研发领域的制高点。将生物农药产业目前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亟待政府扶持的相关政策宣传到位,建立健全新型生物农药创制配套和支撑体系,强化环境评估监测、食品安全和人体建立影响评价。
    (四)生物肥料:以产品提升拓展市场需求
    生物肥料不仅能够为作物提供营养、促进生长,抗病、抗虫、抗逆,同时还能够活化土壤养分、改良土壤,保护土壤和生态环境。围绕提升生物肥料高品质、低成本和无污染特性,进一步强化生物技术制造,提升动、植物组织和细胞等生物体和活体有效肥效使用率,大力开发生物有机肥、微生物接种剂、乳酸菌有机肥、复合微生物肥料、光合细菌肥料等生物肥料。规范政府政策管理,完善生物肥料企业发展相关政策,通过行业标准、市场准入规范等政策措施,优化现有生物肥料产品的生产工艺,提升生物肥料产品质量。采取兼并重组等方式,淘汰规模较小、工艺落后的生物肥料企业,形成一批龙头示范企业,促进生物肥料产业做大做强。
    加强生物肥料在水稻、玉米、大豆等的示范应用,生物有机肥在番茄、瓜果等的示范应用以及复合微生物肥料在蔬菜等作物的示范推广。研究开发具有药肥双重功效,使用后可促使幼苗生长健壮,综合抗性(抗寒、抗干旱、抗病虫等)提高的生物种子包衣剂;研究开发具有可控释放或缓释养分的控缓释生物复合肥、以磷钾贫矿或其他废弃矿产为基质载体和以相应解磷、解钾菌为活体的生物磷钾肥;大力开发适合不同秸秆等的有机物料腐熟剂、土壤生态修复剂。在巩固国内市场地位的基础上,积极拓展国际市场,扩大生物肥料产品出口地区和规模,进一步发展为生物肥料重要供应地。
    (五)生物饲料:以资源整合突破关键核心技术
    整合新产品开发资源,推动关键生物饲料技术率先突破。围绕保障畜禽水产品安全和改善畜禽水产品品质,大力开发饲料用寡聚糖、植物提取添加剂、饲用氨基酸添加剂等新型饲料添加剂,开发植酸酶、木聚糖酶、纤维素酶、复合酶等新型饲料酶制剂,利用微生物工程发酵技术开发高活性生物发酵饲料和酵母源生物饲料。瞄准国家的重大需求,积极开展国际合作,充分利用我国丰富的微生物资源、微生物学领域的研究力量和我国在生物技术领域多年积淀的技术成果,加快发展基因工程、蛋白质重组技术、微生物发酵与后处理工艺、生物提取技术、生物饲料评价等,对饲用酶基因资源的高通量筛选技术、酶蛋白的分子改良技术、饲用酶的高效表达技术、新型发酵技术和产品加工技术、饲用酶的应用效果快速评估技术和配套应用技术、DNA重组等技术等重大关键技术率先实现研发技术突破。
    整合科研创新资源,推动生物饲料新产品产业化。不断应用微生物工程、酶工程、生化工程技术等对传统饲料产业进行改造,大力开发拥有广阔的市场前景、绿色促生长的功能性饲料、生态饲料、环保饲料等新型饲料。推动具有较强研发实力的重点高校、科研机构和骨干企业等建设“产学研”研究开发实体合作,实现强强联合,研究开发市场需求广阔、发展前景良好、经济效率高的生物饲料产品。重点发展微生态制剂、抗菌肽、植物提取物、新型酶制剂、重要氨基酸等优势产品,开发微生态制剂、新型酶制剂、抗菌肽等生物饲料新产品,过产学研联合,突破核心技术,最终实现产业化。建立和完善饲料配制、质量控制和安全保障体系,大力培育一批在国际市场具有较强竞争力的高成长性、科技型龙头示范企业,支撑一批具有自主常识产权的新型生物饲料技术成果转化及产业化,打造生物饲料产业发展的局部优势和群体优势。
                         
    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生态产业集群内常识转移对开放式创新的影响研究》(编号:71261006)和江西省社会科学“十二五”规划项目《中国生物农业技术效率测度及其提升路径研究》(编号:15GL35)。
    (编辑单位:江西省发展改革研究院经济研究所)

_
  上一篇:精准补齐六大根本性、引领性、关键性短板
下一篇:www.yabovip11.com深化农村垃圾治理研究与思考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