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113期 2016年>> 实践方略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6/8/8
从浙江实践看“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的实现途径
课题组
    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是我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内容,也是去产能、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途径。浙江拥有实力较强的制造业产能优势和全球布局的浙商资源优势,是我国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省份之一,对外投资、国际贸易等开放合作一直是推动全省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并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对浙江实践加以深入分析可以对国家战略的实现途径有所借鉴。
   
    一、浙江参与“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的基本情况
    “十二五”以来,浙江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积极参与国际产能合作,境外投资规模不断扩大,五年累计对外直接投资额达326.6亿美金。其中2015年浙江对外直接投资额达140亿美金,已接近2015年浙江实际利用外资的169.6亿美金。
    (一)跨国并购较为活跃
    从近年发展趋势上看,跨国并购已成为浙江企业“走出去”、对外投资的重要方式,对推动浙江经济优化升级、赢得国际竞争新优势也具有重要促进作用。2014年,浙江以并购形式实现境外投资项目70个,并购额达11.14亿美金,其中有20家上市企业实施25个跨国并购,并购数量占全国的9.2%。
    (二)绿地投资重点突出
    浙江民营企业机制灵活、投资活跃,多年来已在印尼、越南、中亚等国家和地区建成或在建一批重点项目,其中石化、钢铁、建材、水泥、有色、轻纺等行业成为浙江企业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绿地投资的重点领域,并逐步向新能源、医药、电子信息、高端装备以及现代服务业等领域拓展。如恒逸石化有限企业在文莱投资43.2亿美金建设年加工800万吨原油石化项目、青山钢铁投资40亿美金建设印度尼西亚青山工业园项目、巨石集团投资2.23亿美金在埃及建设年产8万吨玻璃纤维生产线、浙江上峰建材投资1亿美金在吉尔吉斯坦合资建设2800吨/熟料水泥生产线项目等。
    (三)抱团发展成效明显
    抱团“走出去”是浙江民企开展国际经贸合作的重要特点,目前华立集团、康奈集团等民企牵头已在境外建立6个经贸合作园区(其中,国家级3个,包括俄罗斯乌苏里斯克经贸合作区、泰中罗勇工业园和越南龙江工业园;省级3个,包括越美尼日利亚纺织工业园、乌兹别克斯坦鹏盛工业园、塞尔维亚贝尔麦克商贸物流园)。2014年,浙江6个境外经贸合作园建设投资达6.18亿美金,吸引入园区浙江企业投资达15.2亿美金,年带动出口额达11.07亿美金。
   
    二、浙江参与“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的基本经验
    (一)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区,鼓励支撑企业抱团“走出去”
    境外经贸合作区已成为浙江企业对外投资合作与产业集聚的重要平台。通过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建设,营造相对完善的基础设施、良好的法律政策配套服务和区域投资环境,进而引导企业抱团出海、集群式“走出去”。
    一是在投资方式上,选择与当地企业合资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区,以更大地获得政府支撑和有效规避风险。如泰中罗勇工业园是由中国华立集团与泰国当地的工业园区开发商——Amata(安美德)集团合作开发;乌兹别克斯坦鹏盛工业园由温州市金盛贸易有限企业与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兴隆企业合作开发。
    二是在产业选择上,选择符合所在国发展诉求、合作意愿、资源禀赋、政策支撑,并且发展潜力较大的产业。如俄罗斯乌苏里斯克经贸合作区积极引进木材加工企业,利用俄罗斯丰富的森林资源进行加工后,并将产品就地销售或出口至日本、韩国等国家;泰中罗勇工业园区引进新泰车轮、中策橡胶等企业,利用泰国当地橡胶资源保障原料供应,并通过泰国与东盟国家以及美国、欧盟等西方发达国家的自由贸易协定拓展境外市场,规避贸易壁垒和反倾销竞争。
    三是在产业集群培育上,发挥骨干企业带动作用,吸引上下游产业链转移和关联产业协同布局。如越美尼日利亚纺织工业园利用所在国棉花等纺织原料资源,以越美集团为核心,引进15家左右纺织类上下游配套企业,形成了集纺纱、织造、绣花、针织、服装生产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俄罗斯乌苏里斯克经贸合作区引进来自温州和福建的鞋类生产型企业16家,将从国内市场的鞋类半成品,在园区组装加工后将成品鞋在俄罗斯市场销售。
    四是在管理服务上,为入区企业投资提供“一站式”服务以及较为完善的基础设施配套、商务配套、生活配套服务。如泰中罗勇工业园为入园企业提供BOI证书(优惠政策)申请、注册登记服务、厂房设计施工、建筑许可证申请、厂房验收等投资服务,并可为企业提供厂房仓库设施租赁服务,报关、保税、财务、法律咨询等商务服务,以及生活配套服务,为中小企业入驻开展生产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降低企业建设成本和难度,缩短投资周期。
    五是在应对风险上,帮助企业“集体出海,抱团取暖”,有效抵御可能面临的政局动荡、社会安全和政策变动等风险。境外经贸合作区改变企业各自为战、散兵游勇的局面,实现抱团出海,加强了企业对当地政府、社会的整体影响力,提升话语权,形成了“避风港”,并搭建成为大使馆和企业之间的“桥梁”、入驻企业之间维系情感的“纽带”,增强抵御社会政局不稳定等风险能力。
    六是在环境保护上,完善园区环保基础设施,设置严格的产业准入门槛,确保对当地环境的影响达到最小化。如泰中罗勇工业园区明确提出“污染大、能耗大、治污难度大”的产业坚决不引进,要求入园企业严格按照ISO14001环保标准建设厂房、通过泰国的环境影响评估(EIA),排放污水必须接受第三方污水处理企业监测和处理,注重资源节约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
    (二)采取并购方式主动获取战略性资源,实现技术跨越、产业升级
    民营企业成为跨国并购的主体,发达国家成为并购的主要区域,高新技术产业成为并购的热点,企业通过并购、实现以资本换市场、资源、技术品牌,进而实现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跨越式发展。
    一是瞄准行业龙头企业进行跨国并购,打造立足国际市场的跨国企业。抓住一些欧美国家行业龙头企业陷入经济危机难以自救的机遇,实施跨国并购,获取先进专利技术,开拓国际市场,提升产品结构和档次,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如吉利企业以18亿美金收购了美国福特汽车旗下的沃尔沃轿车企业100%的股权,包括全品牌收购和全系统收购。浙江龙盛收购获得世界染料巨头——德司达在全球的l4个生产基地、覆盖50个国家和地区的销售网和7000多家客户。卧龙电气收购全球第四大电机生产商——ATB企业97.94%的股权,快速切入全球高端电机市场,在打造全球电机巨头的道路上实现了重大跨越。
    二是通过跨国并购,获取技术专利等高端要素。通过针对具有行业核心技术的海外企业的战略性并购,获取专利技术等高端要素,突破产业发展瓶颈,提升自主创新能力,抢占产业发展制高点。如均胜电子收购德国汽车电子产品供应商普瑞企业74.9%股权。中瑞思创收购国际超高频RFID EPCgloba标准起草人之一、拥有100多项专利技术的美国Alien Technology Corporation 100%股权。
    三是通过跨国并购,有效拓展国际市场。通过跨国并购,可有效规避贸易壁垒,获取国际营销渠道和品牌影响力,加快对海外市场的扩张。如中瑞思创收购智利GL企业5l%的股权,GL企业长期致力于零售业安防和智能管理的技术支撑、解决方案服务,市场份额占智利60%以上。美盛学问收购Agenturenen Handelsmij ScheepersB.V.企业85%的股权,该企业客户包括荷兰、比利时、德国、丹麦的节庆活动商店、主题商店、网络销售及零售商等。
    四是通过跨国并购,保障资源原材料供应。通过跨国并购,进而掌控上游原材料和基础资源,可以从源头上控制生产成本,提升对产业的掌控能力。如富丽达集团收购加拿大NEUCEL企业,获得粘胶上游木浆原料。越美集团收购马里共和国国有棉花企业,该企业拥有数百万亩的棉田和17个棉花加工厂。
    (三)引导资源性、高耗能制造业生产环节向境外能源资源丰富国家转移,形成一批境外资源基地
    充分发挥www.yabovip11.com产能优势,在市场需求大、能源丰富、资源条件好的国家和地区,加强资源开发和产业投资,促进产能转移,加快形成一批境外资源基地。如石化产业领域,浙江恒逸集团投资43.2亿美金在文莱建设800万吨炼油炼化项目,解决企业芳烃原料瓶颈制约问题,这也是我国民营企业最大的海外投资项目。有色金属领域,浙江海亮股份有限企业投资0.4亿美金在刚果(金)投资开展铜钴矿勘探项目等。水泥行业领域,浙江上峰建材投资1亿美金在吉尔吉斯斯坦合资建设2800吨/熟料水泥生产线项目等。钢铁行业领域,青山钢铁“走出去”在印度尼西亚建设青山工业园,总投资约40亿美金,规划形成镍铁年产量120万吨、不锈钢钢坯年产量200万吨。
    (四)支撑工程咨询和建筑工程类企业走出去,带动装备、技术、服务贸易走出去
    具有境外规划设计、施工设计、标准制定、供应管理、检验检测、专业维修等服务能力的工程咨询和建筑工程类企业,通过总集成、总承包方式,参与铁路、公路、机场、输变电等对外基础设施建设,带动浙江装备出口、技术输出和服务贸易的扩大。如中国联合工程企业积极响应“走出去”发展战略,依靠自身强大的经营和技术能力,先后承接越南(煤头)化肥项目热电站、印尼北苏拉维西燃煤电厂、利比亚ZAWIYA市4000套住宅总承包、哥伦比亚G3燃煤电站EPC项目等工程项目,通过EPC总承包项目实施带动国内汽轮机、发电机厂商、电网设备厂商装备产品出口。华立国际采用与国企央企强强联合优势互补,携手走向海外承接超高压输变电工程的模式,先后承接了2010年卢旺达中低压输变线路EPC建设项目、巴基斯坦500千伏变电站项目等海外工程项目。
    (五)坚持企业主体与强化服务支撑并重,引导企业自主“走出去”
    一是金融机构提升服务助力企业“走出去”。政策性金融支撑。以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企业为代表的政策性银行和保险机构,为浙江企业“走出去”提供融资和保险支撑。如中策橡胶泰国汽车摩托车轮胎生产基地项目总投资1.59亿美金,中国进出口银行www.yabovip11.com分行联合中资银行在泰国当地的分支机构分别提供0.5亿美金、0.29亿美金贷款支撑。平台化融资服务。2014年经省政府批准,中国进出口银行www.yabovip11.com分行、中国信用保险企业www.yabovip11.com分企业与省商务厅、省财政厅共同设立“走出去”融资与担保平台,安排不低于10亿元资金专项支撑中小民企“走出去”。长效性合作机制。金融保险机构与省商务厅、省发改委、省工商联等有关部门建立长效合作机制,对“走出去”的企业和项目进行跟踪引导,提供信贷、融资租赁、结算、财务顾问、“走出去”法律咨询等综合服务。
    二是政府部门深化改革支撑企业“走出去”。浙江各级政府部门在支撑和促进企业“走出去”中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便利服务。省外侨办在全国率先试点民企持因公护照出国境业务,省税务局打造一个税收服务品牌、完善一个“走出去”浙商涉税诉求响应机制、建立一个部门工作协调机制的“三个一”税收服务体系,省发改委和省商务厅对合规的境外投资项目实行Υ饔茫献试矗罱ㄗ酆闲苑衿教ǎ贫笠怠白叱鋈ァ薄W橹笠当拧白叱鋈ァ薄H缥轮菪瞪袒嶙橹钡匦挡当拧白叱鋈ァ保轮菅劬瞪袒嵩诰惩馍枇⒕惩馔蹲史缦赵ぞ愕取4罱ㄆ教ā白叱鋈ァ薄=ⅰ罢闵逃胪夤せψ芰焓鹿莨僭苯涣髌教ā保橹衿蟾熬惩饪股涛窨疾旌拖钅慷越樱忧坑刖惩夤ど躺缤判畔⒔涣鳌W榻ㄉ袒帷白叱鋈ァ薄9ど塘橹M烦闪⒘鹾萆袒帷⒌习菸铝肷袒帷⒓砥艺ㄉ袒帷⒂《日憬袒(筹)等,加强境外企业经验交流和互助合作。
   
    三、浙江参与“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面临的困难与问题
    从目前浙江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国际产能合作过程中反映出的困难和问题来看,比较突出的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缺乏保障境外投资的金融支撑
    目前浙江民营企业境外投资项目资金主要来自企业自有资金或少部分银行贷款,融资方式单一,企业财务负担和财务风险较大,融资难成为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境外投资面临的最大瓶颈。主要问题在于:一是国内专门开展境外投资贷款业务的银行主要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其他商业银行大多没有设立专门的境外投资贷款业务,海外服务网点总体数量偏少,难以满足众多民营企业需求。二是国内缺少类似美国海外私人投资企业(OPIC)、日本国际协办银行等为企业海外投资提供融资担保的政策性金融机构,而境外投资项目风险相对较高,加上民营企业自身实力不强,境外投资项目很难获得银行信贷支撑。三是“外保内贷”和“外保外贷”突破难,企业在境外设立的实体经营年限短,缺少自己的信用记录,很难在国外得到信贷支撑。国内银行出于风险评估的考虑,一般不接受企业境外投资形成的土地、房产、股权、设备等资产作为贷款抵押物。
    (二)缺乏熟悉国外投资环境的中介支撑
    www.yabovip11.com不少民营企业在初次境外产能合作时,往往对投资目的地国家政策、法律法规、投资环境、市场信息、学问风俗等政策环境不熟悉,而国内中介服务机构缺少境外调查、法律审查、资产评估等国际调查经验,国际中介服务机构收费高、沟通联系不便、效率不高,造成企业很难进行细致的法律、财务等尽职调查。如康奈集团由于对国外法律和当地学问不了解,没有及时在国外申报产品专利,结果被国外一家同行企业参照康奈皮鞋的鞋底花纹图样申请了专利,之后该企业以此向当地有关部门举报康奈侵犯其常识产权,导致康奈皮鞋店被查封赔钱,最后无奈撤回国内。
    (三)缺乏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人才支撑
    从浙江“走出去”企业的人才结构上看,企业缺乏相应的熟悉当地法律、语言、学问、政策、习俗的国际性人才,这已经成为制约企业“走出去”的重要因素。多数企业经常是亟需人才时才开展招聘或专业培训,国际产能合作的专业化人才支撑不足,对企业顺利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带来较大不确定性。
    (四)缺乏有针对性和有力度的财税支撑
    随着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企业遭遇的跨境税收问题日益增多。目前我国已经与100多个国家(地区)签订了避免双重征税的双边税收协定,但浙江企业境外投资的很多项目都集中在非洲、东南亚、拉美等发展中国家,其中不少国家还未与中国签署协定,即使已签订协定的多数不包含税收饶让等内容,仍面临双重征税等问题。同时,针对境外投资的税收政策有境外所得税抵免、出口货物设备退税以及税收饶让等直接鼓励措施,但缺乏产业、地区、投资方式等方面比较明确的政策导向。
    (五)国际地缘政治与冲突对合作形成较大威胁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阶段不同、地缘政治诉求不同,经济乃至政治体制机制正处于逐步完善过程中,管理不规范、法规不完善、政策不稳定,包括汇率等重大经济政策一旦有较大调整,将会对企业开展国际产能合作造成很大的困扰。特别是遇到部分地区政治格局动荡、冲突严峻,严重影响“走出去”企业生存和发展。如2014年5月越南民众冲击外资企业事件,致使浙江大部分在越投资企业无奈选择停业、召回中方员工,给企业带来巨大经济损失。
   
    四、深入推进国际产能合作的几点建议
    (一)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主导
    积极发挥好政府引导作用,加快健全信息服务平台,坚持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有序推进国际产能合作。
    提升政府服务能力。加快营造有利于推动企业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政策机制环境,进一步改革管理方式、提高便利化水平,加强统筹协调。建立健全国际产能合作的公共信息平台,整合主管部门、行业协会、中介和金融机构、商会组织、产权交易所等多方信息,提供系统详尽、及时准确的涉外法规政策、投资目的国投资环境报告、境外投资机会信息以及风险预警通报等信息,为企业“走出去”提供全方位的综合信息支撑和服务。
    突出企业主导地位。在国际产能合作上要始终坚持以市场为导向,坚持企业的主体地位。通过举办各种培训、论坛、发放宣传资料、发布信息等方式,让企业家充分认识到国际产能合作中的重要机遇和面临的困难问题,结合自身发展需要和优势,自主决策,按照商业原则和国际惯例开展产能合作。
    (二)借力国家力量积极参与构建国际间协调推进机制
    为促进国际产能合作的顺利开展,大力推进对外高层合作机制、举办常态化合作推介活动,建立紧急情况协调机制,完善国际间协调推进机制。
    建立对外高层合作机制。充分依托我国现有多双边高层合作机制的作用,推动与重点国家建立产能合作机制,完善与有关国家在投资保护、金融、税收、海关、人员往来等方面合作机制,为国际产能合作提供全方位支撑和综合保障。
    举办常态化合作推介活动。定期对重点国家举办以“投资合作”为主题的推广活动,吸引外国政府、官方机构来举办投资促进活动;积极与外国政府、国际组织、国际金融机构等合作,在目标国举办投资合作对接会或者论坛,寻觅最新合作动向与投资机会。
    建立紧急情况协调机制。鼓励企业与外交部门和驻外使领馆建立长期的联系沟通机制。对发生国家政治、经济方面的突发事件时,积极争取外交部门的协调帮助、风险防范。
    扩大国际双边税收协定的覆盖国家范围。以当前境外投资发展比较集中的非洲、东南亚、拉美、中东等地区为重点,进一步扩大双边税收协定的国家范围,并不断深化包括已经签订在内的双边税收协定的条款内容,努力实现重点国家全覆盖。
    (三)加快提升本土服务咨询机构的国际业务能力
    积极培育与国际产能合作相关的本土服务、咨询机构等各类中介组织,为企业“走出去”提供良好的咨询服务。
    加快推动服务咨询机构“走出去”。积极推动“智库”、规划、设计、法律、咨询行业龙头机构搭建国外合作伙伴的大平台,通过积极参与境内外投资合作活动,加强与境外政府机构、行业组织及企业联系,“走出去”开拓国际承包工程市场,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工程项目规划设计及咨询业务,通过“前期可研-法律保障-政策引导”,为企业决策前的可行性论证和项目规划、人员培训提供必要资助,帮助企业“安全、有序、文明”地“走出去”。
    加强服务咨询机构的战略合作。为进一步提升本土服务咨询机构的国际化水平,加快本土咨询机构发展壮大,鼓励本土服务咨询机构加强与国际知名的、深涉产能合作业务的投资顾问、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资产评估事务所等中介服务机构开展合作,联合为企业提供市场信息、战略咨询、法律顾问、财务顾问、资产评估、融资中介、独立审计和企业管理等方面的服务。
    (四)引进培育国际化复合人才
    加大所需人才的全球招聘,充分发挥海归企业的人才优势,加强本土国际化人才培养的支撑力度。
    加大人才的全球招聘。加大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力度,建立人才国际化交流平台,推动民营企业人才招聘与国际接轨,聘请外国高级人才在企业做高层管理,运用好国际人才。同时,可采取扩大董事会和独立董事的作用,聘请有国际经验的人做独立董事或董事。
    建立与海归企业及人才合作关系。充分发挥民营企业与海归企业各有不同的资源比较优势,促进民营企业和海归企业合作,提高企业国际化人才比例,提高国际产能合作的成功率。
    加强本土国际化人才培养的支撑力度。加大对省内企业(中介服务机构)引进培育国际化经营管理、翻译、律师等人才的支撑力度。对企业引进、培训“一带一路”经营管理团队和人才的,可通过申请专家或团队个人所得税减免、或专项补贴由政府给予一定资金补贴。鼓励人才中介服务机构根据企业“一带一路”国际化经营管理人才需求,开展专项培训,培养一批复合型跨国经营管理人才。
    (五)加大对国际产能合作的金融支撑
    在企业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过程中,引导政府、银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通过贷款、债券、股权等方式给予资本运营的支撑。
    加大对国际产能合作的信贷支撑力度。鼓励银行创新信贷产品满足企业国际产能合作融资需求,推进抵(质)押融资产品创新,探索运用股权、境外资产等作为抵(质)押物进行融资,通过履约保函、融资保函等对外担保方式为项目融资提供信用保障。发挥政策性银行和开发性金融机构的积极作用,通过银团贷款、出口信贷、项目融资等多种方式,争取中非发展基金、非洲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贷款、大型成套设备出口融资保险专项安排等各类专项资金,加大对国际产能合作的融资支撑力度。
    拓展融资资金渠道。充分发挥民营资本和互联网金融优势,推动设立海外投资发展基金,引导和支撑成立面向海外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风险投资基金等机构,支撑其通过境内外参股的方式为企业提供“走出去”资金支撑。积极开展“工程承包+融资”、“工程承包+融资+运营”等合作,有条件的项目鼓励采用BOT、PPP等方式。支撑符合条件的企业和金融机构通过发行股票、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在境内外市场募集资金。
    构筑海外服务金融网络。鼓励银行加快制定海外发展战略,在企业“走出去”相对集中的地区加大银行网点布局力度,加强与海外分支机构、海外代理行的相互联动。加强银行与国际金融机构的对接与协调,共同开展境外重大项目合作。
    (六)加强国际合作风险防范
    坚持“事前预防、事中控制、事后补救”的原则,积极开展国际产能合作风险防范,充分了解合作国的政治环境、法律法规、学问风土,加强与合作国各类组织的沟通协调,完善境外保险机制。
    充分掌握合作国的投资环境。评估合作国的地缘政治情况,分析其法律、社会、学问环境,对外资准入制度、企业法律框架、税务体制、劳动法律制度、环保要求、外汇管制要求等法律法规做详尽的调研和确认。在签署相关合作协议时,确认未来合作方、被投资主体的法律资质、合规性等。敬重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学问传统,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
    加强与合作国各组织的沟通。加强与当地政界、商界、企业员工组织、工会的沟通,了解对方需求,通过与所在地的政府、商会组织、驻外使领馆、当地商会、侨团的联系,建立完善境外投资风险预警和援助机制,降低因合作带来的劳务风险与社会风险。
    完善境外保险机制。积极引导企业利用国际保险机制,如通过世界银行的“多变投资担保计划”获取非商业性政治风险的保险,建议政府对企业境外投资的政治风险提供免费保险。加强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企业的合作,扩大承保范围,提高投保限额,降低保险费率。
   
    课题组组长:童相娟
    课题组成员:何垒、刘堂福、殷庆坎、吴骏毅
   
_
  上一篇:精准补齐六大根本性、引领性、关键性短板
下一篇:生物农业发展的现实基础与路径选择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