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112期 2016年>> 聚焦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6/6/21
“十三五”规划的主线、重点和方法——民进中央座谈发言
刘 亭
    感谢民进中央对大家特约研究员的关注和重视,今天能在这样一个高规格的座谈会上,直接听取大家的意见和建议。
    下面直奔主题,我想讲三点意见。第一个比较务虚了,就是在“十三五”规划编制的过程中,一定要明确大家这个发展阶段的主线。
    这条主线说起来也已经很明确了,譬如“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全面建成小康、全力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但大家的“十三五”规划不管怎么再全面,总有一个基础性的东西,那就是经济的发展。而经济的发展习主席也讲了,就是进入了新常态。不仅要认识、适应,而且还要引领新常态。从表面上看,大家的经济增速无可挽回地下滑了。我始终不赞成讲高速到中高速,我认为就是高速到中速,大概也就是5%-7%这个水平。现在只是7%左右,我觉得还是有点羞羞答答。正因为这个基本的判断,会影响到大家下一步转型的力度。
    我认为,“十三五”要解决的问题,应当放到一个更长的发展阶段中去观察。新中国建国以来,大家经历了两个大数30年,现在开始进入第三个30年。第一个30年,主要是靠翻身解放的政治热情,靠全盘接受苏联的计划经济模式,这两个的成功结合,迅速发展了大家的经济。第二个30年搞改革开放,突破了僵化的计划经济模式,这是有一个结合:初级的市场经济加上粗放的发展模式。现在大家进入到了第三个30年,也就是新常态所揭示的一个新的30年。这个30年要解决的,主要是完成经济社会的全面转型。初级的市场经济,要转向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的、法治化的市场经济,另外一个就是粗放的增长,要转向集约的增长。
    这第三个30年,正好是在大家“十三五”这个当口下。所以我觉得,“十三五”规划编制,要对这个时期的发展明确一条主线,对此我个人的概括就是“以实质性的改革转型为主线”。要更鲜明地聚焦在这一点上,同时要力戒在改革和转型上的心口不一、知行脱节。实际上,大家很长一个时间以来,已经提了很多很好的理论,包括从科学发展观到新常态。但实际情况呢,总是说一套、做一套,人格分裂。最后的结果是,年复一年,山河依旧。
    所以,如果说大家原来还有那么一点点本钱,忽悠忽悠也就过去了,但是从“十三五”开始,大家没有本钱了。各方面刚才周司长(国家发改委规划司)讲的是已经到了“底线”,我说的意思则是已经到了“红线”了。实际上,大家现在经济的情况很不理想。去年年中我到北京来参加经济形势分析会,严主席和罗副主席也在的,我就讲两个“要差”。一是实际经济运行的情况,比统计数字反映的情况“要差”;二是未来经济的走势,比现在的运行情况“要差”。虽然不那么受用,但可惜都被大家言中了。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大家在地方,相对来说还接点地气。退下来以后有时跟企业家在一起开会,经常可以听到一些真话。确实现在情况是很不理想的,下一步的走势也是很危险的。你要说再“打肿脸充胖子“、”瘦驴拉硬屎”,再挺个三年五载,我认为都不成问题。7%到8%,还是可以坚持一段时间的。但是往后的话,恐怕就是“断崖式跌落”了,那中国就要完蛋了。
    所以,摆在中国面前的,就是要抓住这样一个历史性转型的关口,把这个关口应当解决的问题,毫不犹豫地解决掉。这是“十三五”的历史使命,也是从根本上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一个重大的历史性选择。在这个时候,在这个问题上,千万不要再出错!
    实际上,从提出科学发展观以来,中央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要做这方面的努力。但为什么最后效果不彰呢?主要就是因为没有触及到利益格局,没有触及到体制机制,所以讲了半天,到最后实际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推出“四万亿”的时候,当时我就跟省里领导说,我很担忧“两个复归”。一个又是“萝卜快了不洗泥”的这种传统的发展模式的“复归”,再一个又是“全能政府”的这种旧式的管理体制的“复归”,可惜现在也都被不幸言中了。
    我想,中国人是很智慧的。用老话来说,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大数30年,现在要意识到已经是一个“河东30年”了,下面就是一个新的“河西30年”。老话还说,“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识时务者为俊杰”,“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因为到了这个历史关口,所以我就强调这个问题,一定要“以实质性的改革和转型为主线”。
    这件事,并不是说大家地方上没意识到。实际上,浙江在编制“十二五”规划纲要的时候,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就是“转型”。我在省里具体主持起草这个文献的时候,是非常突出的这一条的,可以到网上去看看大家当年的www.yabovip11.com规划纲要的文本。另外一个大家引以为欣慰的就是上海,俞正声书记对上海发改委的同志讲,上海“十二五”规划主要突出什么?我给你们八个字,叫作“创新驱动、转型发展”。我当时一听就说“了不得”——大道至简,要言不烦,这可是中央领导人的远见卓识啊!
    第二个建议,是大家要抓住发展以应用为重,以应用优先的信息经济,或者叫智慧经济、智能经济这个历史性的机遇。这是“十三五”经济发展的一个重点。我认为,这也是实现大家经济跨越式发展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从www.yabovip11.com来说,现在已经明确了发展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经济。杭州市则把发展智慧经济作为“一号工程”。杭州有一个马云和alibaba,围绕着智慧应用已经形成了很多创客空间,以及创新人才的集聚。
    实际上,信息经济并不是党中央没提过。江泽民总书记在十二大的报告当中,就讲到了新型工业化。一种解读是“高、好、低、少、优”这五个字(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劳动力充分的优势得到发挥)。还有一种解读就是“信息化带动的工业化”,都叫新型工业化。但是,这些年喊下来,大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它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信息化跑得很快,大家再不紧紧抓住的话,就有可能错失一个弯道超越的大机遇。
    在此,我顺便讲一个我个人的小观点。人人都挂在嘴上的信息化、信息经济,我认为总的来说是一个“四化归一”的统一体。不全面地把握,就不会有高度的自觉:
    第一个“化”是实体虚拟化。所有的实体经济活动,它一定会在虚拟的层面上,反映为资金和信息的流动。而后两者,大家今天都把它归为虚拟经济。但是,这个虚拟经济只要是客观反映了实体经济的真实情况,我认为它就是“头脑经济”,而这时实体经济不过是“肢体经济”。所谓的转型升级,一定意义上就是你要学会用脑,学会脑体结合、以脑带体。大家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你再靠低价劳动力拼土地、拼环境,拼制造,还能拼几天?红旗到底能打多久?
    第二个“化”是信息数网化。一个是网络,一个是数据,高速公路+集卡,信息流就起来了。网络化几何级数扩大了交流的范围,数据化又几何级数膨胀了信息的容量。既克服了片面性又拓展了局限性,岂不完美?“数网化”是我个人的概括,也不知道是否精准。
    第三个“化”是技术泛在化。无论是IT(信息)技术还是DT(数据)技术,它们和一般趋专趋精的专有技术不同,是一种“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的泛在化技术。它能渗透、能融合、能带动、能转化,无所不在又无所不能。跟商品购销一搭就是电子商务,跟制造一搭就是智能制造;跟政府管理一搭就是电子政务,跟社区管理一搭就是电子社务;“互联网+”就这么一个“百搭”的意思。
    第四个“化”是应用分享化。好技术就像毛主席说的“好箭”,是要拿来应用推广的,而不能是“聋子的耳朵——摆设”。总看着放在手心里搓来搓去,连曰“好箭”,但就是不射出去。所以毛主席最后说:“精通的目的全在于应用”,这话算是说到底了吧?别看现在网上一整就是免费,那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等到大家认了它的门、养成新的使用习惯以后,你和它就“须臾不可分离”了,你就被“绑定”了。周司长前面和我说起优步的专车,她就是第一批的“铁杆”用户。
    早先我也说过,工业化时代是“卖商品”,信息化时代是“买人”。当把消费者都变成了“类钢丝”的“果粉”时,你就是上了苹果企业的“贼船”了。所谓的“互联网思维”,不是什么工厂主或经营商来制定产品和服务标准,而是由消费者的需求,来引领你制造和服务的供给。按照这个路子发展下去,以后大家的产品和服务才会更加适销对路,更有竞争力。
    有兴趣的话,我到时候给你们提供20来篇文章,是我从2013年到2015年间写的关于发展信息经济的文论,都是公开发表的。大家觉得“互联网+”是今年两会的一大热点,实际上小马哥的文章在去年4月份的《人民日报》就发了。四天以后,我就写了这篇《未来发展的大趋势和大潮流:“互联网+”》(举起手中材料示意),实际上,那时就已意识到这是个大趋势和大潮流了,万万不可小觑。
    去年9月,我去莫干山参加了30周年的纪念会,中财办杨伟民副主任在与会期间,找了个晚上召集少数人开了一个“十三五”规划的座谈会,我在发言就集中讲了这个意见。中国现在人人几乎都在使用手机,并且越来越多的人更换为智能手机,这说明大面积推开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最重要条件已然具备。阿里报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电子商务第一大国,而其当年移动端的业务增长迅猛。中国抓住这次机会,包括大家所有的传统产业,都可借此跃升一个台阶,就像粒子加速器一样,有倍增效应。
    这么大的一个趋势,如果抓住的话,我觉得可以使大家的中国现有的经济发展方式,产生一个革命性的变化。但是我也很担心互联网新经济的泡沫,最后都是炒概念,都是玩虚的,都是搞空的。所以,关键是要强调应用为重、应用优先。你要去用,在用的过程中倒逼App开发、技术进步、应用推广,这样的话就是以实促虚、以虚带实,是个有机互动、良性循环。实体经济再实,但你如果没有金融整合、没有信息匹配,那你的实体永远是低端的。只要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之间,是保持了正常的比例关系,那看似虚拟的经济形态,其实也是最真实的。打个比方,流通中只需要5元钱,结果你印了500元的票子,那就是虚拟经济的泡沫。大家不但要反对所谓“虚拟经济”当中的泡沫,也要反对所谓“实体经济”中的泡沫,这个泡沫就是大量的“产能过剩”。
    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建议,就是抓住“十三五”规划编制的机遇,切实启动规划体制改革,推进县市一级的“多规合一”。这是搞好规划编制和实施的一个重要的方法。这两句话,还不是我说的,是大家习主席说的。从前年底的中央新型城镇化工作会议,一直到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规划改革”和“多规合一”这两个关键词都讲到了。
    为什么要重视这个规划体制改革呢?现在除了审批体制以外,其实对大家的经济活动产生很大作用的一个手段,就是政府的规划手段。温总理甚至说了:“先有规划,后有项目(审批)”。不符合规划,就相当于审批还没开始项目就已经通不过了,其他的很多事情也都很难办成。但是迄今为止,大家国家的行政体制还是“条条专政”,和当年的计划经济改变不大,因此各部门的规划,也是叠床架屋,掣肘制约,效率很低。习主席到底是长期在地方工作过的,对基层的情况很清楚,也很明白,所以他就重视这件事,还把“多规合一”这种对部门来说是“刨祖坟”的话,敢于说出来。我从来都是说“三规融合”,说了十多年。2010是“十二五”规划编制年,我出了一本叫《经天纬地》的书,一看这四个字就懂了是和规划有关,副标题是《发展规划一席谈》,白纸黑字讲的都是 “三规融合”。因为我觉得政治体制改革尚未到位,你们发改委老是讲“合一”,给人的印象就是要别人都接受你的“招安”,规划权都归你了。这样的话,部门的反弹会更利害。大家就讲“三规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各展所长、各得其所,最后都是政府的规划,而不是哪个部门的规划。
    关于规划改革问题我就不展开讲了,因为时间有限。主要是这么“一三五”三句话:“一”是“一个统领”,即坚持发展规划纲要的统领。为什么要它“统领”呢?因为它是由执政党的中央全会通过的《建议》加以引导,由国务院主持编制的“草案”,而且还要送到“两会”上去审议通过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宏伟蓝图和行动纲领。这样一个凝聚了全党全民意愿和智慧出来的规划文本,理应处于最高地位,发挥统领作用。大家国家有这么多的政府规划,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因此一定要明确一个统领,否则就会“群龙无首”。
    “三”是“三规合一”,即涉及空间安排的内容,要一张蓝图绘到底,一本规划干到头。对规划高度抽象,无非是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要干什么”?这主要是发展规划系列的任务。还有一个是“在哪里干”?这主要是空间规划系列的任务。“多规合”是指空间规划的一致性,发改部门牵头的主体功能区规划,和住建部门牵头的城乡规划,以及国土部门牵头的土地规划,要力戒“一女多嫁”,“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其中,主体功能区规划是基础性、战略性的,同时也有约束性,无非其空间尺度要大很多,管制性也没有其他两者强。
    “五”就是“五子登科”了。规划制定好,只是万里长征迈出的第一步,之后怎么来保障规划得到有效的实施,需要“洗脑子、清底子、控笼子、配票子、换帽子”,“从头到脚、五子登科”。这些个文字,我已经贡献给你们司长了,同时在《浙江日报》上也发表了(2015年3月5日、9日和10日的“经济版”)。大家如果有兴趣浏览,也可以在微信上调阅一下“刘亭随笔”的公众号。这三篇一个系列,今天大概是发布的第二篇,明天再发最后一篇。我这也是学着进入自媒体时代。
    有兴趣了解我与“十三五”相关联的观点,还可以去访问我的一个名为“济时彦”的新浪博客。秋瑾有诗“谁为济时彦,相与挽颓波?”,“颓波”是指当时的中国山河破碎,风雨飘摇;“彦”的原意是指“有才学的人”。两句的意思是,谁是救国救民的才学之士,一道力挽国势狂澜于既倒?实际上这是人生低潮时期的自我砥砺,最初是因为要给孩子起名字,后来就成了我自己沿用的一个笔名。
    好了,我的发言就这些。谢谢各位!
   
    (本文系编辑于2015年3月27日下午,在民进中央关于制订“十三五”规划座谈会上的即席发言速记稿,会上严隽琪主席、罗富和常务副主席等领导同志,听取了专家学者对中共中央制订“十三五”规划《建议》的意见,2016年1月18日审定)
 
_
  上一篇:五年规划,在变与不变之间
下一篇:对五年规划编制的若干思考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