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111期 2016年>> 学人专栏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6/5/9
没有眼泪的日子
杨树荫
     如今,很多人不大会哭。
     哭,是悲伤或痛苦的一种发泄,大概也是人所特有的表情。
     中文的“哭”字,十分传神。曾有报道,一位墨西哥姑娘,看到中文的“哭”“笑”二字,竟萌生了学中文的兴趣。她说,这个“哭”和“笑”,那形状,就像人在哭,人在笑,文字有如此的想象力,寄托了如此丰富的情感,太伟大了。
     能够创造出这样一个形神皆备的“哭”字,中国人自然能哭也会哭。
     中国文学史上,以最简洁的文字写出最悲戚的哭,大概是孔子。圣人孔夫子,以其意志、其修养而论,自然超凡脱俗。然而,圣人遭遇伤心之事,也会不可抑制地痛哭、大哭,“颜渊死,子哭之恸”,寥寥几字,就把孔子痛失弟子的悲苦之状,如临其境、如见其容般地描述了出来。其实,圣人也会哭,圣人也是性情中人。
     中国民间传说中,最惊天动地之哭,自然要算孟姜女。孟姜女即《左传》上的“杞梁之妻”,昏天黑地,哭夫崩城,她的故事,流传至今。孟姜女之悲哭,居然能让盘石般的城墙轰然坍塌,心灵的震撼无比强烈。
     中国最早的悲剧,大概也来自于“哭”。史上的孟姜女是否哭而“崩城”,后人不得而知。然而,“杞梁之妻善哭其夫而变国俗”(见《孟子》),到真有其事。据史家考证,因杞梁之妻的哭,而在戏曲中创作出哭腔、哭调,成为一时之风气,“悲歌哀哭,以秦腔为最”,悲情悲调,声随泪下,听者悲从中来,无不哽咽。在那战祸频发、民生凋敞的年代,岁月当哭,“哭之哀”便是当时百姓苦难的凄惨写照。
     人都会哭,有哀伤而哭,也有喜极而泣,晶莹的泪水,都是人性的释放,情感的倾诉。人,愈善良、愈多情,便愈会哭,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也是豪爽中人。
     人若到了不愿哭、不会哭的地步,自然是别样的一种人生。
     人在童年最会哭。童年的岁月,大多是哭哭啼啼的岁月:想吃,而吃不上,便哭;想玩,而玩不了,便哭;想得到,而得不到,便哭。愈有父母的疼爱,往往愈啼哭不止。然而,如今的孩子都不会哭了。城里的孩子,万千宠爱集一身,但凡想得到,还没哭,便都依了他(她)。乡下的孩子,父母都进城打工,千呼万唤没人理,哭也是白哭,索性不哭。孩子的哭声,稚嫩而清脆,其实是生活中的美妙乐曲。这世界若少了孩童的哭声,便少了一份生气。
     人到成年最多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成年的人,其实伤心的事情最多:找对象,失恋了,当哭;上班族,失业了,当哭;经商的,失误了,当哭;谋官者,失势了,当哭;决策者,失策了,当哭。这种种的“哭”,自然该哭。然而,现如今许多人遭遇伤心事,终归哭不起来。譬如找对象,在年轻人眼中就是找“鞋子”,合脚便好。若不合脚,再找过,脱一双,换一双,又有什么可伤心。至于其它的诸多伤心之事,看看伤心,却大都能用钱化解,拿钱抹平,有钱能使鬼推磨,再不必哭了。许多人早已将“哭”的心思,转到挣钱上面去了。
     人至临终最痛哭。临终之哭,呼天抢地,是活着的人与死者情感的最后爆发,最为凄惨。这样的哭声,如今竟日见其微,甚至鲜有所闻。正常的老人死亡,往往是灯尽油干,千医百治而亡。死亡,对于死者,对于活着的人,都是一种摆脱,哪里还会哭。更何况,有许多家庭,人还未死,已经为争夺遗产而同室操戈,再无哭的心思。那些因为公共事故而不幸死亡的人,尸骨未寒,有关部门便急于大事化小,息事宁人,拿钱安抚,化钱消灾,讨价还价之中,自然也少了哭声。
     人生在世,都有哭的时候,或嚎啕大哭,或涕泪交加,或哽咽不止,或泣不成声,发自肺腑的哭声更真诚,泪水洗出的眼睛更清亮。然而如今,令人心酸、让人凄然的哭声,愈来愈少,人们不想哭,不愿哭,关乎自己的事,都懒懒地不哭,关乎他人、关乎身边的事,更不会哭。这人世间,少了一份哭声,其实是少了一份率真。
     该悲而不悲,该哭而不哭,该淌的泪水而不淌,很多人已然做起了冷眼看客。
     冷眼看世态。天下承平,也有天灾人祸:山塌地陷,楼倒屋塌,烈火熊熊,洪水滔滔,死人的事天天都有。尤为可怕的车祸,如阴影笼罩在公路和街头,强者横冲直撞,弱者躲无可躲,瞬间让人死于非命。这种种场景和惨剧,人们围观的多,看热闹的多,评头论足的多,拿着手机忙于拍照的多。灾难与己无关,会有人流泪么?
     冷眼看世情。如今中国,天天在建设,却时时被糟蹋:楼房拆了再建,马路修了再挖,河道治理了又污染,空气污染了又治理,人们拼命挣钱,其实是留着日后救命。市场无诚信,道德无底线,骗人、坑人、害人的事,无所不在,连药品、疫苗都敢做假,还有什么不敢为。只要自己不受骗,只要自己还活着,会有人流泪么?
     冷眼看世界。地球在呻吟:贫困、疾病与流离失所的难民,刺痛着善良人们的懦弱心灵;战火、种族屠杀与恐怖袭击,毁灭着人类文明的基本底线。饥饿与血腥,在大家这个共同的星球上徘徊、飘荡,但凡是人,都无一例外地面临暴虐与恐怖的挑战。正义无国界,良知无国界,面对这样震撼的电视图像,阅读如此沉重的文字信息,会有人流泪么?
     这世界、这人生,其实让人流泪。
     当人们享有的幸福越多,获得幸福的代价也就越大。这世界原本就是幸福与哀伤共存,不会哀伤,也不会享有幸福。
     有善良,必有哭泣。哭泣,展现了人性的柔绵与率性,心灵的污垢靠泪水洗涤。
     现如今有许多人,从来不流泪,早已不会哭,好像达观,其实自私;似乎坚强,其实冷漠。这般的自私与冷漠自然也无法享有善良人们的同情泪水。现代社会是人性的社会,当一个人能为别的人洒出热泪,这社会便少了冷漠、多了温情。
     中国人信奉马克思,马克思信奉的是“崇高人们的热情眼泪”。中国人倘能为正义和良知而洒下“热情眼泪”,便自会“崇高”起来。
     没有眼泪的日子,仔细想来,是怕的。
    
_
  上一篇:特色小镇要坚持市场化之路有序发展
下一篇:将社会发展“短板”变为经济新引擎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