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88期 2014年>> 学人专栏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4/6/16
千方百计降低“中国制造”成本
应 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制造”横空出世,走向国际,“中国货”成为世界人民的生活必需品。有人说,“中国制造”是假冒伪劣的代名词,“中国货”是地摊货的代名词。这些人居心叵测,一边恶意污蔑,一边享受着物美价廉的“中国货”。对此类污蔑,大家大可不必上火,有本事你不要用“中国货”;但必须高度警觉的是,“中国制造”盈利困难甚至无利可图,连年攀升的成本可能会成为压垮“中国制造”的最后一根稻草。
    首先,着力降低资金成本。“中国制造”不仅融资难,而且融资贵。最贵的是民间高利贷,根据现行法律,民间利率高于银行同期利率4倍以内受法律保护,年利率可以高达24%。其次是私募基金,年利率一般为15%。再次是银行理财产品,年利率往往超过10%。最便宜的还是银行借款,年利率为6%。而美国目前的银行借款年利率仅为2.5%,我国是美国的2.4倍。实际上,许多企业拿到的银行借款,还要答应花样繁多的条件,额外支付这费那费。现金流就是企业的生命线。大量企业不堪重负,甚至面对担保链断裂的风险。
    其次,着力降低能源成本。由于我国对电力、石油、天然气的直接定价等原因,“中国制造”用电用气用油价格居高不下。比如天然气,我国天然气价格是美国的2倍。再如浙江,工业用电价格一般超过0.7元/度,服务业用电价格一般超过1元/度,而电厂上网电价仅为0.4元/度左右,这几年发电用煤价格下降一半,但电价依然纹丝不动。而且,还饱受拉闸限电的痛苦。微观企业对重大资源价格的波动无能为力,只有国家力量才能对资源价格的波动有所作为。
    第三,着力降低用地成本。2006年8月31日,国务院《关于加强土地调控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要建立工业用地出让最低价标准统一公布制度,规定工业用地必须采用招标拍卖挂牌方式出让,其出让价格不得低于公布的最低价标准。从实践来看,招拍挂政策抬高了地价,如浙江一些县城工业用地拍出了100多万元/亩的高价,甚至数百万元的“天价”。毋庸置疑,工业用地招拍挂是一项好制度,但也导致企业用地成本大幅增加。有企业反映,美国地价是我国的十分之一,并且是永久性产权。在当前企业困难的情况下,政府应当创新并完善工业用地招拍挂的操作办法,包括延长付款时间、分摊用地成本,允许灵活的用地年限,切实减轻企业的购地款负担。
    第四,着力降低物流成本。据有关资料,我国物流成本占GDP的比例高达18%以上,而发达国家的物流成本仅为8%左右,我国物流成本是发达国家的2倍。许多发达国家的高速公路很少收费,即使收费也是象征性的。而我国公路收费过高过重,企业的运输成本非常高,下降空间也很大。有关部门可以考虑降低一级公路和高速公路的收费标准,可以实行减半征收。
    第五,着力降低用工成本。2008年,国家颁布实施新的《劳动合同法》,充分体现了对企业职工特别是农民工的关怀,是一部好法律。它可以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其带来的用工成本增加对守法企业的影响有限,但对不守法企业影响较大;对科技型企业的影响很小,但对劳动密集型企业影响巨大。据调查,新的劳动合同法的实施导致企业用工成本上涨15%~30%。实际上,“中国制造”的用工成本也在连年上升,比如浙江规上工业企业应付职工薪酬连年上涨,2012年增长14.6%,2013年增长12.2%,今年1~2月又增长9.9%。有企业反映,现在我国劳动密集型企业的用工成本是美国的3.5倍,一二十年内职工收入差距将大大缩小。尽管劳动合同法增加企业用工成本,但企业还是要主动实行劳动合同法,认真履行社会责任。政府也要千方百计帮助降低企业的用工成本,政企合作开展培训,提高劳动者技能和就业能力,解决“技工荒”问题;同时设立人才发展基金,对企业引进高技能人才、创新型人才直接给予补助,在安家落户方面给予优惠政策和提供方便,使人才留得住。
    第六,着力降低税费成本。税为法定,费乃人定。据调查,40%的企业认为“税负太重和不公平,税收过程不透明”;40%的企业认为“税、费混杂,各种变相和强制性收费太多,且只收费不解决实际问题”。调查表明,税费负担过滥、过重仍然是制约非公有制企业发展的主要政策和体制因素,主要是我国现行税制存在“名义税率高”,企业税外收费多。看来,“中国制造”的税费负担的确相当沉重。在经济形势较好的时候,民营企业赚钱相对容易,也能承受和消化较重的税费负担;但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民营企业赚钱不容易,负担太重。税和费都是行政性资源,是否适当降低、暂停或减免,都由政府说了算。建议国家要进一步“放水养鱼”:一是降低税收标准,整合同类税种,尽可能避免重复征税;二是降低行政性收费和“疑似”行政性收费,特别是有关政府部门的代理机构过高的“垄断”收费;三是取消不合理收费,特别是地方部门的不合理收费;四是适当提高出口退税率,让企业及时拿到退税。
    第七,着力降低环境成本。近年来,我国狠下决心解决环境问题,采取更为严格的环保措施和环境标准,向污染宣战。这必将进一步加大“中国制造”的环境成本。随着国家把污染物减排作为硬任务和约束性指标,对地方政府实行严格的定量考核,加上发达国家利用环境概念设置了大量的绿色贸易壁垒,这些都倒逼企业增加环保投入治理污染,企业环境成本的内部化和大幅上升是大势所趋。在这样的趋势下,有关部门不能只靠发文件、下指令了事,而要想方设法帮助企业治理污染,降低环境成本,制订环境经济政策,鼓励企业绿色生产,大力支撑企业走循环经济发展道路,改变“资源—产品—废弃物”的传统发展模式,以尽可能小的资源消耗和环境成本,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
    与中国社会“未富先老”一样,“中国制造”已经“未强先高”。如果“中国制造”的综合成本高于“美国制造”,那么这样的“中国制造”肯定没有希翼和前途,更没有指望跻身世界先进制造业行列。俗话说,小河有水大河满。可以说,“中国制造”是我国经济的活水之源,只有制造这条“小河”保持着涓涓细流,全国经济这条“大江大河”才有可能波澜壮阔。“中国制造”是财富的创造者,是就业的创造者。全社会都要关心帮扶“中国制造”,让“中国制造”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切实降低“中国制造”各种成本,卸下包袱,轻装上阵,战胜危机。



    (编辑单位:www.yabovip11.com人民政府研究室)

 _
  上一篇:转型之路:任重道远
下一篇:从一季度形势看浙江经济“行稳致远”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