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88期 2014年>> 学人专栏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4/6/16
关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的访谈录(七)
刘 亭
    (续上期)
    记者:然后日积月累。
    刘亭:现在日积月累到了新生代的农民工。这一代人对农村没有什么感情,他不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他接受的教育,人文的基础包括成长,都是和城市相关的。但是由于户籍和土地在农村,城里人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他无法一体分享,所谓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也轮不到他头上,所以这些人都有一种被城市社会“边缘化”的感觉,有一种不平感。这种感觉,随着他的成长成熟,一直在生根发芽。这批人越来越大的问题在于,会逐步发展成为一股反社会的力量。今后一有风吹草动,这批人有学问,也熟悉网络,心态又不平衡,就会参与闹事。
    还有,整个中国产业的水平提高不了,也是跟就业者本身的素质连在一起的。老话说,“有恒产者有恒心”,但他没有稳定的生活环境和发展前景,所以他就往往满足于“当年红、现得利”。凭着青春和力气赚一票,也享受一把,先过一把城市人生活的瘾,以后再说以后的,而不是有计划地安排自己的学习、培训、人生成长和职业技能的提升。所以,大家整个制造业、服务业的发展,只能是搞点低端的小打小闹。再这么干下去,等人口红利过去以后,未富先老,以后这个国家怎么办?这批年轻人,就是今后中国可持续发展的主体。现在大家搞了高等教育的扩招,提高了毛入学率,但大量的农民工第二代在城里受到歧视,永远是体制外的用工。活是他们干的,但收入差了一大截,“拼爹”又没本钱,逆反心理始终是存在着。
    我一开始说,城市化的重大偏差是“土地的城市化,大大快于人口的城市化”。当时的“三无人群”,全国大约是五千万左右。土地已经给不断扩张的城市建设用掉了,叫做“种田无地”;二三产业的就业技能不行,缺乏必要的竞争力,叫做“就业无岗”;又没有进入城市的社保,没有纳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范围,叫作“社保无份”。这批人,是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弄不好就“陈胜吴广——揭竿而起”了。www.yabovip11.com对这批人设法纳入了统一的社保,为此进行了一系列的制度安排,这在全国是领先的。当然,这个社保的水平高于乡但仍低于城,作为一种过渡,大家也都还接受了。
    总的来说,土地就是农民的“社保”,把农民的地给征了以后,城镇这边就应当为将要市民化的农民,提供和城镇居民同样的社保。适当有一个缓冲期不是不可以,但最终的目标是均等化地提供城镇居民同等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必须是实行整体性、根本性、制度性的“替代”,而不是一时“维稳性”的安抚。不然,这批人一定会是今后的“造反派”,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像这样类似的问题,还有农民工就业的不稳定性。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先后有2500万的农民工返乡。现在冒出来的新问题是所谓“新生代”农民工的稳定问题。第二代的农民工,很多是不肯回去的。他们对父辈生活过的农村毫无感情,也不会务农,但是他们在城市里的生活状态是边缘化的,是明显失衡的。这批人接下来还会有第三代,时间越久,代数越多,数量也会越来越大。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很难指望上这批人,素质跟不上,又有二心。越来越多的城市市民将会是他们,而原住民终究都要老去,他们的生育率又在不断下降。
    记者:前一阵子反日游行,他们中有的人拿着棍子抡日系车车主,包括烧车。
    刘亭:大家现在所有的行为,都不太讲规则。后来砸日系车的找到了原凶,已经依法处理了。这是对的,不能这么干!法律就是管理的底线,在法律的底线之外搞什么信访、接访,到时候是会有负面影响的。我不否认信访工作在现有的制度安排下还有其积极的作用,但一定要看到,像农村工业化和农民工等一样,它们都是具有过渡性质的事物。现在领导人,千万不要把终极目标和过渡性的阶段安排混为一谈。农民工不能千秋万代、万寿无疆。农村隐性失业的劳动力能到城市里二、三产业就业打工,这是一大进步。但是它还是过渡性的,最后总是要市民化才算是真正到位。
    记者:农民工明明离开农村了,已经在城市里工作生活了,就应当转为市民。
    刘亭:对!还有像乡镇企业,也都是过渡性的。长期这么搞下去,农村的污染、国土的污染不得了。工业生产一定要集聚发展、一定要规模经营,一定要依托城市里的科技、资金、管理、信息、人才等优势,才能提高自身的竞争力。在农村搞小作坊,短缺经济的时候搞什么东西什么来钱,这样过渡一下是可以的。现在有很多部门,说“我是搞‘三农’的”,是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凡是讲到农业,讲到农村工业化还是新农村建设,都是好的,农民工当然也是好的,不能批评,也不允许有不同声音,太强势了!
    记者:他站在他的部门利益这边,可以这么说,但是宏观决策者要有全面的考虑。
    刘亭:是啊,包括计划生育,城市里放开二胎,也是这样。在现有的户籍制度不变的前提下,城市的户口放开二胎是可以的。有50%的不愿意多生,有50%多生那么一点也没啥关系。欧洲现在就是一个典型的老龄化社会,人口红利没有了,创新动力也没有了,加上保障程度太高,吃老本,养懒汉,最后靠借债过日子。政府发债过多,负债率过高,就会导致国家信用的耗散,最后政府再发债券老百姓也不买账了,筹资就落了空。政府没钱怎么兑现曾经给老百姓的承诺啊?如果又赶上对外还债的高峰,内外一夹攻,本币就会出现大幅度的贬值,国家就完了。
_
  上一篇:转型之路:任重道远
下一篇:空白的人生画卷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