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88期 2014年>> 学人专栏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4/6/16
来它一场“权力革命”
年似水
    以简政放权为标志的政府自身改革,李总理总理称之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当头炮”和“马前卒”;还多次使用“壮士断腕”、“背水一战”之类的字眼,来表明自己的果决态度和坚强决心。
    当然,这场改革不是孤立进行的,而是放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展开的。记得去年8月我还曾经撰文《难抱希望的行政审批改革》,甚至还建议从务实角度缩小开口,以免眼高手低、难尽人意。但三中全会一把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锁定在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之上,我感到形势就不可同日而语了,这件事恐怕“有戏”。
    直至近日,我在《求是》杂志上读到www.yabovip11.com省长李强的一篇宏论:《权力清单制度:给行政权力打造一个制度的笼子》,我的信心似乎一下子大为增强,甚而至于有点“满满”的意思了。
    李省长的文论不长,但都是“干货”。无论是认识的精深到位,还是举措的缜密周详,我以为是我读到关于政府自身改革的文论中最实在的一篇。加之编辑就是自己所在省份的行政主官,在有些引以为自豪的同时,免不了还要多说上几句。
    三中全会《决定》中指出:“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及其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围绕着这一制度的建立健全和有效实行,李省长展开了他的论述。从认识上,他强调了三个观点:一是依法制权是根本理念;二是阳光行政是最大特点;三是权责一致是基本原则。从落实上,他强调了六条举措:一是清职(职责)清权,二是减权放权,三是标准配权;四是按图行权;五是公开晒权;六是配套(监)督权。全文一气呵成,有立意,又接地气。
    在我来看,货真价实的行政改革无非四个要害,紧紧抓住且实质性突破,大家的改革就大有希翼,而不像过往那般,没完没了地“翻烧饼”、“割韭菜”,“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第一个,就是政府行政管理机构、编制和职能的法定化。所有的政府和官员,都天然地趋向于自我膨胀。一定要把这种“冲动”套上“笼头”,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对此,不要迷信行政领导人个人的觉悟。他们作为行政权力的人格化,即便某一个体态度很淡定,也顶不住整个系统对自己形成的包围和压力,除非他不想在这个部门或机构“玩下去”。把行政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首先就是要做到“法定授权”,也即通过代议制的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对政府授权。当然,人大也不能成为“橡皮图章”,在这些神圣权力的运用上,纯粹是“认认真真走过场”。行政权力一旦法定,任何党政领导人擅自更改和突破,都应追究违法责任。
    第二个,就是大幅度减少包括严格监督行政经费的开支。俗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政府来钱太容易,往往就是“坏菜”的源头。近些年来,随着财政收入的快速增长,行政开支也大幅飙升。大手大脚、铺张浪费,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新一届党中央出台八项规定,狠刹奢靡之风,情况大有好转。但寻根究底,还是与行政经费太多太滥相关。钱多了,公务员不能私分了事,又有积极性想多干点事情,于是乎文山会海、考核评比、“戴帽”授牌,所有自拉自唱、自娱自乐且没完没了、扰民难民的事情,都冒了出来。那只“有形的手”,就再也闲不住了。想想很多的“庸人自扰”,其实都是让人民币给“烧出来的”,所以精兵简政就是要“釜底抽薪”。既定行政经费的使用,不但需要严格审计,而且要加强人大监督。“三公经费”要全部公开,接受全社会监督。
    第三个,就是制度安排上要全面体现权力和责任的有机统一。这本是法治理念的核心,岂有只管用权不必尽责的美事?你用权好像很“爽”,但后面一定还要有“责任追究”如影随形地跟着!但恰恰是在这一点上,大家过去做得相当不够。要权争相上手,追责无从下手;权力锱铢必较,责任无人问津。当然,政府的管理也不是越少越好。有些真正需要政府作为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的提供者“出手”的领域,有的官员觉得有困难、责任重而有意放弃,还真就不能迁就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
    第四个,全面实行基于电子政务网络平台的“阳光政务”。公开化是设租寻租的天敌。公共权力运用的通行规则,应当是“公开化”,不公开则是“例外”。大家的电子政务已经花钱不少,建立起来的网络平台也是不胜枚举,但是使用的情况怎么样呢?不是在那里“睡大觉”,利用率极低;就是停留在内部的局域网和“办公室自动化”,既不便民,也不公开。这里的关键,是有的机构和人员并不想把自己的权力运行,“晒”给利益相关者和广大的公众,以诚心诚意地接受大家的监督。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改革是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带领全国人民进行的新的伟大革命。既然如是,那就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要那样温良恭俭让,而是要掐住七寸、直捣黄龙,像浙江自己抓的富阳试点那样,来它一场“权力革命”!
    2014年3月24日成稿
 _
  上一篇:转型之路:任重道远
下一篇:关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的访谈录(七)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