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88期 2014年>> 聚焦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4/6/16
长三角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统筹协调发展研究
戴玉其 田 苗

    战略性新兴产业是引导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已成为世界主要国家抢占新一轮经济和科技发展制高点的重大战略。根据战略性新兴产业特征,我国将重点培育和发展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产业。
    长三角地区是我国经济实力最强劲的地区之一。本文所指的长三角地区概念侧重于经济地理的范畴,主要指上海、江苏、浙江、安徽“三省一市”。
    长三角地区是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最为集聚的地区之一,承担着实现战略性新兴产业率先发展的重要责任。目前,沪苏浙皖“三省一市”都提出了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目标和重点领域,但是在统筹协调机制方面仍存在亟需解决的问题。本文就长三角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协调发展的客观必然性、长三角地区产业协调发展取得的成果、协调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以及统筹协调发展对策进行了探讨。
   
    一、长三角战略性新兴产业统筹协调发展的客观必然性
    (一)贯彻落实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长三角区域规划等国家战略的需要
    《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要求,“加强对各地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引导,优化区域布局、发挥比较优势,形成各具特色、优势互补、结构合理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协调发展格局”。《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中也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新兴产业。长三角地区是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最为集聚的地区之一,承担着实现战略性新兴产业率先发展的重要责任,统筹协调对带动西部经济的跨越式发展、推进全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二)推动形成长三角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良性发展格局的需要
    国际经验表明,世界各国以及区域体之间竞争的主要参与者是城市群(或都市圈)。区域内城市之间的密切合作和优势互补,形成有机联系、合理分工和互动发展的都市圈或城市群,才能实现区域产业协调发展。构建长三角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协调发展机制,促进生产要素与资源自由流动和配置,减少重复建设和投资,使各地战略性新兴产业能够充分发挥各自的区域优势,区域战略性新兴产业链才能有效整合,实现在产业分工基础上的互补与合作,促进长三角区域内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良性协调发展。
    (三)突破制约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体制性障碍的需要
    长三角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协调发展,形成有利于长三角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组织化制度安排,促进和发挥政府在区域战略性新兴产业合作与协调中的作用,构建充满活力、富有效率、更加开放的区域产业发展环境,充分发挥政府力量在配置资源中的基础性作用,进一步提升长三角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合作的能级,是突破制约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体制性障碍的需要。
   
    二、长三角地区产业协调发展取得的成果
    (一)区域合作意识加强,协调机制逐渐形成
    在2008年《长三角区域创新体系建设联席会议》上,上海、浙江、江苏、安徽“三省一市”联合发布了《长三角科技合作三年行动计划(2008~2010)》,明确提出了“十一五”后期长三角区域科技合作的“四大基本任务”、“五大科技行动”和“14个优先主题”,联席会议制度的建立和运作标志着长三角区域合作开始步入制度性层面,合作的协调机制初步形成。
    (二)产业联合攻关增多,产业协作逐步扩大
    从2004年起,沪苏浙科技部门紧密合作,设立了长三角区域联合科技攻关计划,围绕国家战略和长三角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需求,在组织开展重大科技联合攻关、完善科学资源共享服务系统建设、推进技术转移和技术服务、拓展国际科技合作渠道、加强区域发展战略研究、建设长三角区域创新体系等方面成效显著。2010年,沪苏浙皖科技部门在新能源与节能减排技术、生物医药、海洋工程装备和公共安全四大领域共支撑立项84个项目,投入财政资金3500万元。
    产业协作方面,长三角区域内一批内部优势互补的产业集群已经基本形成。江苏盐城市设有大丰纺织业生产基地,但其总部、研发中心和国内外贸易业务却设在上海。上海的上汽集团除了与南汽合并后设有江苏仪征生产基地外,在江苏江宁经济开发区还有桑塔纳3000的生产线;在浙江有万向集团等著名企业为上汽配套零部件;整车车体的汽车板也大多来自区域内宝钢等大钢铁企业。同时“三省一市”积极推动相关产业有序转移与科学承接,努力实现区域产业有效分工合作。沪苏浙皖“三省一市”政府共同签订《共同推进皖江示范区建设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2011年1~8月,沪苏浙“两省一市”在皖投资1亿元以上项目3384个,实际到位资金2199.2亿元,同比增长73%,占全省实际到位省外资金的55%。www.yabovip11.com、江苏省和上海市实际对皖投资分别居第一、第二和第四位。
    (三)产学研合作进一步深化,合作方式不断创新
    长三角地区产学研合作模式近些年有了较大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一是长三角地区许多高校进入高新园区开设办事机构,了解企业最新技术需求;二是建设了一大批联合研究院所、名校、企业的国家工程中心作为科技创新载体;三是建立了跨区域产业创新联盟,如“长三角嵌入式系统与App产业联盟”、“长三角纺织产业协同创新联盟”等。
   
    三、长三角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协调发展面临的问题
    (一)缺乏产业统筹国家层面行政推动主体
    战略性新兴产业行政推动方面,“政策贯通、管理协调、利益兼顾”的区域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主体仍然需要明确提出。目前,“三省一市”合作基本框架已经达成,但缺乏强有力的国家层面行政主体作为保障,推动力度仍然不强,实质性的合作主要还是反映在企业和民间层面上,带有相当的自发性,合作成功率低。由于行政区牵引、市场分割和地方保护,跨地区之间的协调难度较大,亟需从国家层面对统筹协调合作部署手段、方法、模式,创新突破。
    (二)缺乏统一区域产业规划和产业链协作体系
    长三角区域各城市政府部门更多关注辖区自身经济增长指标,而对区域整体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布局关注度不高,缺乏对整个区域总体产业规划,造成区域战略性新兴产业布局交错重迭。产业链分工和专业化协作脆弱,使得各自比较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同时,在竞争领域开展合作项目多局限于单一技术和产品的研发,缺乏整体协同创新,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区域内产业整体竞争力的提高。
    (三)缺乏高效市场化产业统筹运行机制
    目前,长三角地区缺乏一个“多方参与、开放共享、联合攻关、互动发展”的协调运行机制。“三省一市”虽然创新资源丰富,但大多自成体系,相互之间缺乏联系和互动,在规则制定、体系建设、制度完善、平台构建、监管措施等方面开放性不够,常识、技术和人才等要素跨地区的自由流动仍然存在不少障碍。
    (四)缺乏产业合作的财政投入和配套措施
    虽然“三省一市”都编制了相关“十二五”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但并未涉及相应的项目合作方面财政预算支出,也未涉及专门的计划支撑合作发展。其次,科技合作计划缺少可操作的实施办法,在鼓励消化引进技术再创新、支撑跨区域产学研创新网络建设、支撑中小型科技企业参与联合攻关、常识产权共享与技术扩散等方面都没有相应的规定和政策导向。
    综上所述,“三省一市”虽都有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目标和重点领域,但是统筹协调机制方面仍存在亟需解决的问题,加快建立长三角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统筹协调机制,对于落实国家战略、突破体制瓶颈、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四、长三角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统筹协调发展对策建议
    (一)加强国家层面政策引导
    建立委(部)区会商制度。建立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长三角区域会商制度,并逐步充实科技、工业信息化、财政、税务、海关、人事等国家委(部)参与,强化国家委(部)对长三角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引导和支撑,协调解决长三角产业政策、重大科技专项实施、重点产业发展中的关键问题。
    建立长三角战略性新兴产业综合试点示范区。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重点领域改革,在国家有关部委的大力支撑下,积极开展云计算、新能源汽车、三网融合、电子商务等试点示范,探索建立政府支撑示范应用与促进产业发展的联动机制,同时争取在股权激励、科技金融、人才吸引、政府管理等方面有所突破,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提供前瞻性的政策和实践经验。支撑长三角承担更多战略性新兴产业重大项目。支撑长三角相关单位承担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的重大科技专项、重大应用示范工程重大产业科技攻关项目等,支撑长三角建设一批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工程实验室)、企业技术中心等,通过项目核准、规划布局等引导战略性新兴产业重大项目落入国家高技术产业基地。
    (二)完善区域产业统筹布局
    联合制定产业和产品目录。建议制定产业链相关布局规划及产品目录,引导“三省一市”基于自身比较优势制定重点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目录。对于列入目录的,在项目核准、土地供应、信贷支撑、资金供给等方面优先考虑。
    创新高新园区联动发展机制。打破传统地域界限,支撑国家级高新区跨区域建立“飞地式”分布;鼓励实行园区和园区的结对挂钩,通过并购、参股控股等方式,共享品牌、管理和先进理念,共同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例如,作为国务院批准的全国首批14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之一的上海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以合作交流、品牌引领联动为抓手,稳步实施“走出去”战略,先后建立了漕河泾开发区海宁分区,漕河泾开发区盐城分区。通过紧密合作,与兄弟开发区共建园区,实现品牌、管理、人才输出。
    共建区域重大产业技术联盟。在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等长三角具有比较优势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采用政府引导、共同投入、风险共担、成果共享的方式,共建一批产业技术联盟,突破制约产业发展的重大技术瓶颈。例如,上海拥有TFT-LCD关键材料和技术、抗体药物、新能源汽车、组织工程、生物芯片等多个与战略性新兴产业有关的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相比而言,浙江、江苏和安徽拥有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数量较少,“三省一市”可采用共同投入,以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为产业共性技术研发平台,研究开发产业技术进步和结构调整急需的关键共性技术,共担风险,共享成果,通过市场机制实现技术转移和扩散,持续不断地为规模化生产提供成熟的先进技术、工艺及其技术产品和装备。
    (三)优化区域产业发展环境
    设立长三角战略性新兴产业链联动专项资金。争取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支撑,实施长三角战略性新兴产业优势产业链联动专项,由国家安排资金予以支撑,“三省一市”进行配套,由“三省一市”处于产业链不同位置的企业共同申请,统筹分配使用。以集成电路产业为例,上海集成电路产业已基本形成了开发、设计、芯片制造、封装测试以及相关支撑产业和服务业在内的完整产业链。浙江杭州一直将集成电路设计业作为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重中之重,目前已经培育出士兰微电子、杭州国芯、威睿电通等一批优秀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江苏省的无锡和苏州是江苏省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两大基地,其中无锡以集成电路制造业为重心,苏州以半导体封装测试业为产业重点。而安徽省则拥有一批如GREE、海尔、美的、荣事达、三洋、美菱、长虹、日立家电、威灵电机、欧宝机电、康佳、西门子等智能家电制造企业,其对成品集成电路需求量大,处于集成电路产业链末端。建议相关部门可制定优惠政策,引导集成电路企业按自身所处产业链位置进入相应长三角城市发展,并可设立专项资金用于支撑鼓励上海的研发、设计企业与江苏、浙江的芯片代工企业以及安徽的集成电路应用企业之间进行合作。
    设立战略性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基金。由“三省一市”政府共同出资成立长三角战略性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基金,并纳入国家新兴产业创投计划支撑,适当吸纳金融、保险等社会资本参与,重点扶持符合长三角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方向的中小创新型企业发展,支撑跨省市开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创业投资活动,调动和吸引国内外投资机构向长三角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
    推进重大自主创新科技成果产业化。充分发挥长三角的科技、教育等优势,建立重大自主创新科技成果定期发布制度,吸引海内外高端人才创新创业,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科技成果产业化相关的常识产权保护、交易、担保、技术推广等服务业,建立科技成果的发现、评估、筛选、转移机制。
    研究制订长三角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统一认定办法。在“三省一市”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的基础之上,结合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新特点,研究探索对长三角区域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统一认定的相关办法,明确标准、流程以及财税支撑政策等。
    共建长三角战略性新兴产业信息服务平台。产业信息主要包括产业成果、产业数据、产业文献、产业科研机构、产业人才、产业政策等方面的信息。该信息平台可为整个区域共享,提高资源利用率,帮助产业发展。

    (编辑单位:上海投资咨询企业)

_
  上一篇:转型之路:任重道远
下一篇:浙江与兄弟省工业经济发展的比较分析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