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81期 2013年>> 学人专栏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1/13
现代浪潮下的鬼学问
杨树荫
    毛爷爷曾经颇为豪迈地说:“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鬼么?”
    这样的话,很让人提神、壮胆。天不怕,地不怕,鬼不怕,中国人还怕什么?
    其实,一般弱弱的中国人,在中国传统学问的浸润下,总归还是怕鬼。阴森狰狞的鬼,恐怖地笼罩在人们的灵魂深处。
    中国历来有鬼的学问。
    中国民间相传,人死归土后,灵魂无所依附而独存的,称为“鬼”。据说,有人见到过鬼,极其可怕,这样的传言,根本无法考证。更多的人,仅是听说而已,从未见到过。然而,见不到的东西更恐惧,人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恪守孔老夫子的戒言,“敬鬼神而远之”。
    老祖宗造字的时候,极富智慧。一个“鬼”字,竟把传说中的鬼的形象生动传神地刻画了出来。中文的“鬼”字,是象形字:“鬼”字的上半部,一个“由”,黑黑的几个窟窿,活像骷髅,见字如见物,让人心悸;下半部的“儿”,象人的肢体,却又飘逸轻飏,显示“鬼魂”有形无形的身段,在黑暗阴森中倏地而至,又倏然而逝。鬼,如此惊骇,敢不怕么?
    中国古代经典中,多有对鬼神的信仰。如《左传•僖公二十六年》:“鬼神不灵则不祀”,《墨子•明鬼下》:“古圣王治天下也,故必先鬼神而后人者。”《大戴礼记•曾子天圆》:“圣人为天地主,为山川主,为鬼神主,为宗庙主”。这些经典古籍中对鬼的著述,自然为大众百姓迷信鬼神提供了依据。
    在中国的传统学问和民间习俗中,鬼,自然地享有一席。农历七月,称为“鬼月”,相传鬼门关在此时开放,各种鬼魂便趁机幽幽地飘荡了出来。农历七月十五日,称为中元节,也即“鬼节”,旧俗有烧衣包、祭祀亡故的亲人等活动。每年的清明、冬至,中国人也必要祭扫祖坟、祭祀鬼神,祈求平安、福祉。
    中国古典小说中,似乎都有“鬼”的踪迹,从《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等四大名著,到《封神演义》、《拍案惊奇》、《今古奇观》等通俗类小说,但凡写到人间的生死祸福、因果报应,便都会浮现出阴间的鬼来,月黑风高之夜,便是鬼魂出没之时。最著名的鬼怪小说当推《聊斋志异》,被郭沫若先生誉为“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编辑蒲松龄笔下的鬼,或人或妖,或鬼或怪,出没无常,凶险难测。尽管也会惩恶济善,彰显正义,然终究是鬼。直到如今,夜读《聊斋》,仍会让人惊恐不已。
    千百年来,鬼在中国这块古老苍凉的土地上,肆意横行,从未遇到让其生畏的力量。无论封建专制的皇权体制,还是小农经济的农业社会,无论饱读经书的士大夫阶层,还是生活在底层的贫苦大众,都需要一个高悬头顶、飘荡四周的鬼,让所有的人都信它、怕它、敬它。鬼,是中国封建社会强大无比的恐怖力量。
    鬼,无可匹敌么?
    中国的鬼,终于遇到了竟然让鬼也骇怕的力量。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刮起了破除封建迷信的疾风暴雨,并无多少科学常识的革命群众,被从未有过的气势发动了起来,平祖坟、砸祠堂、烧牌位、毁祖庙,平日谈鬼色变的人们,意想不到地敢于打鬼、驱鬼。凡与鬼有关的行业,如巫术、巫师、星象师等,都被清除;凡与鬼沾边的戏剧、影片、书刊,都被禁绝。中国的鬼学问,在如此凌厉的攻势下,终于土崩瓦解,销声匿迹。
    迷信群众运动可以剿灭鬼学问,自然落入了以新迷信去破除旧迷信的境地,只能加剧迷信。而一旦新迷信的幻影破灭,旧的迷信便又卷土重来。宗教意义上的鬼,是无法用暴力铲除的。
    在中国现代化浪潮风起云涌的年代,中国的鬼学问竟然死灰复燃,只是这种鬼学问,充分地借用了市场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平台,鬼学问居然有了新面目。当然,也有了新尴尬。
    中国人逢年过节,还是照样地拜鬼、祭鬼,哪怕学富五车的学问人,也是磕头不已。倘若办丧事,更要祭鬼。只是如今的祭鬼,已经有了市场的模式和专业的水平,殡葬业成了新兴的产业。
    如今的中国人,倘要进鬼门关,还得花大把的钱。一旦咽下最后一口气,殡葬企业便闻风而来。从灵堂设置、祭品祭礼、花圈冥纸到上香的、念经的、嚎啕大哭的,一应俱全。只要付钱,死者的灵堂,便会站满悲痛的“孝子贤孙”,哀伤的后事,都可以企业化运作,于死者而言,这是一种体面;于市场而言,竟也构成了新的需求。鬼学问搭着市场经济的载体,兴旺了起来。
    中国人总是有疑鬼、惧鬼的心结。现代社会灾难频发,人们的心理更脆弱,惧鬼之心更甚。避鬼镇邪的产品便大有市场,这自然算是鬼学问的“创新”。
    如今,避鬼镇邪的产品出奇地多:有镇宅的,如石狮、铜牛、宝剑等;有助风水的,如神像、神座、玉石等;有护身的,如玉佩、挂件、手链等。更有一些周易命理类的店铺,专门按人的生辰八字和阴阳五行,定身制作避鬼的器物,价格畸高,而买者心甘,无所谓产品的质量标准,但求得自身的福佑平安。
    人性有时候也怪异,既怕鬼,却又想寻找见鬼的刺激。影视制作企业便会满足人们的这种心理,巨资拍摄惊悚影片。现代的影音设备和拍摄制作技术,派上了用场。青面獠牙的鬼,在电闪雷鸣的惊骇时刻,在荒郊野外的坟茔之地,在古宅危楼的夜半时分,突然地显现在银幕上,观众便掩面尖叫,惊恐无比,花钱买了恐怖的刺激。千年的鬼学问有了崭新的视觉效果,竟不知是科学的尴尬,还是鬼学问的幸运?
    中国的鬼学问进入现代,似乎有了不受约束的发展。许多“创新”,竟把鬼学问推波助澜了起来。如今中国人惯用的腐败手段,竟然也用到了鬼上面,开发出了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冥制品:鬼也寂寞,于是开发出纸糊的二奶、洋妞;鬼也爱财,于是印出了冥间的美金、银行卡;鬼也该有房地产,于是扎起了纸质的洋房、别墅。至于给鬼送上电脑、手机,其实让鬼尴尬,地下的世界能用么?
    鬼学问还给现代社会制造了不少麻烦:中国传统习俗,死人出殡逢单(日)不逢双(日),若双日出殡,死人也要成双,便大不吉利,这就让殡仪馆在单日忙得不可开交,而双日却又门可罗雀;中国人怕鬼怕死,数字中的“4”是死的谐音,电话号码、汽车牌照尾数是4的,没人敢领;清明节、中元节、冬至日是鬼节、鬼日,子孙都得上山扫墓,祭烧纸钱,烟火缭绕,常常酿成山林火灾。尽管如此,人们还是笃信鬼学问,将鬼神高高地供奉了起来,让平素无所畏惧的人,有了心灵的约束。
    有鬼么?有鬼学问么?
    其实,只要有未知的世界,只要科学尚不足于普及世界,便会有鬼,便会有鬼学问。崇尚科学的无神论者,自然还肩负着繁重的任务。
    狰狞无比的鬼,盘踞的其实是愚昧孱弱人的心灵。
_
  上一篇:构建都市圈的经济空间
下一篇:青春,激扬梦想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