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81期 2013年>> 理论视野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1/13
广东城市化发展国际比较及分布态势研究
刘 璟
    随着世界各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特别是金融危机对世界经济的冲击和影响,城市化发展在经济复苏中的重要性日益显现出来。城市化发展的路径和战略选择,是摆在世界各国政府面前的难题。十八大后,中国也明确了城市化发展的战略地位,作为经济发展排头兵的广东省来说,其城市化发展的重担则更为明显。对于城市化的问题世界各国专家学者均有大量的研究成果。而本文尝试跳出城市化率这一单一指标来研究这一问题。借鉴国内外的一些方法,通过对广东省二、三产业产值占比、二、三产业从业人员占比等与城市化发展之间的比率匹配关系,以及对广东分区域态势等多方面的比较,并对未来广东分区域的城市化发展进行预测,来对广东省城市化发展的战略进行选择。
   
    一、广东与国外城市化发展比较
    (一)广东与各国城市化率比较
    如表1所示,根据世界银行的相关数据,目前,发达国家的平均城市化率达到82.3%,广东目前与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而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化率大约在30%左右,广东已远远地超过,但发展阶段与广东相似的国家的平均城市化率为78%,广东城市化率与其还存一些差距。
    (二)二三产业从业人员占比角度的比较
    以二三产业从业人员占就业总数比重(NP)作为分子,城市化率(U)作为分母,对广东、中国及世界各主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进行比较,可以看出就业结构与城市化发展的协调性的情况。
    世界主要国家的NP/U值数据如表2所示,发现发达国家的这一比值平均值为1.1849,而新兴发展中国家的这一数值则远离1.18。全国这一数值显示较差,而广东相对全国平均来说,情况较好,与墨西哥相近。但如果考虑真实的城市化率,城市化率按从业人员来计算,广东省2010年的从业人员总数为5752万人,其中二产从业人员数为2267万人,三产从业人员数为1954万人,除去外来务工人员数1600万人,再加回外来务工人员从事一产重复扣除的人数,进行计算后广东2010年真实城市化率为51.13%,NP/U值为1.49。如以户籍人口进行计算,如表3所示,NP/U值则为1.77,这一值显然偏离国际发达国家的水平,因此,广东省城市化整体水平显然有待进一步提升。
    (三)二三产业增加值占比角度的比较
    以二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NI)作为分子,以城市化率(U)作为分母,对其比值进行比较,可以看出产业结构与城市化率发展的协调情况。大家将各国NI/U值进行了整理,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NI/U值的数据如表4所示,发现发达国家的这一比值平均值为1.2026,而新兴发展中国家的这一数值则远离1.2。因此,大家可以这样认为,在这一比值上下浮动的国家或地区则表现为城市化与工业化发展较为协调,离这一比值越远,则说明越不协调,全国这一数值显示较差,而广东相对全国平均来说,情况好一些,但也有一定的差距,而与广东发展阶段相似的墨西哥为1.23,广东与其还有很大差距。这说明广东省的产业结构与城市化进程存在严重的不协调现象,城市化发展滞后于产业结构。
   
    综上,广东省总体来说,存在就业结构滞后于产业结构,而城市化发展滞后于产业结构的问题。其问题的实质,就是劳动生产率没有提升,使得大量劳动力滞留在一产,而同时,又使广东面临着“中等收入国家陷阱”的重大难题,因此,城市化问题实际上是与经济发展关联十分密切的综合问题,广东省各行业的劳动生产率有待进一步的提升。
   
    二、广东省城市化发展分布态势及问题
    (一)分区域的城市化发展与经济发展的比较
    以城市化率为横轴,人均GDP为纵轴,对广东省分区域人均GDP和城市化率发展分布进行探求。如图1所示,可以把广东省四个区域大致分成二个层次,两项指标均高的为珠三角地区,而粤东、西、北地区此两项指标均不高,共同划分为第二层次。在这一层次中,粤东的人均GDP最低,但其城市化率较其它两个地区高。这种差距代表了这些地区间经济与城市化发展的差距。
    再进一步具体以各城市为目标,进行分类。广东21个城市人均GDP和城市化率发展分布如图2所示。
    可以把广东省21个城市大致分成四个层次,两项指标均高的为深圳、广州、珠海、佛山(包括顺德);第二层次为中山、东莞;第三层次为惠州和江门;第四层次为肇庆、阳江、韶关、茂名等13个市。这种分布代表这21个城市经济与城市化发展的差距。 
    (二)分区域NP/U及NI/U值比较
    以发达国家的NP/U平均值1.18为分界标准,大家发现,粤东、西、北地区的这项指标比较理想(如表5所示)。这说明,就业结构与城市化发展基本协调。但事实是否就如此呢?不是。
    以发达国家的NI/U平均值1.20为分界标准,大家发现,粤西和粤北地区的这一指标十分不理想,而粤东的这一指标靠近全省平均水平。这说明,粤西和粤北的产业结构超前城市化,但仍有大量的人口滞留在农村。大量人口留在农村,农业规模经营难以发展,农业现代化进程难以加快,也在一定程度上迟滞了城市化进程。
    综合起来看,只能说明,粤东、西、北地区的就业结构滞后于产业结构,城市化水平滞后于产业发展水平。特别是梅州、惠州、阳江、茂名、揭阳等市情况更为严重。随着广东进入工业化中后期阶段,广东资本密集度由2007年的30.46万元/人上升到2010年的46.04万元/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本利润率由2007年的7.75%上升到2010年的8.72%,资本化趋势越来越明显。重工业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也由2007年的58.88%提高至2010年的60.34%。随着工业结构的重型化,工业资本密集程度快速提高,单位资本带动就业的能力快速下降。快速推进的工业化将会对我国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产生不利影响。传统城市化发展模式遇到瓶颈。传统城市化模式是以经济发展为目标,以工业化为主线,以地方政府为主导,以土地为主要内容,以外延扩张为特点,以外部需求为牵引,以物质资本大量消耗作驱动力,是高成本、低收益的城市化。这种城市化带来很大的问题,集中表现在:土地城市化快于人口城市化、人口的“半城市化”、城市布局和形态不合理等。而粤东、西、北这种情况则更为明显。
   
    三、城市化率突破50%和70%的国际现象观察及预测
    (一)城市化率突破50%和70%的国际现象观察
    根据世界城市化发展的历史经验来判断,城市化过程中,50%和70%分别是城市化展的两个主要阶段。2011年我国城市化率达到51.3%,而广东2012年已达到67%,这均说明大家正处于这两个关键时期,而在这一历史阶段,城市化究竟会带来什么变化?美日韩的历史经验应会有些借鉴之处。
    1、美国
    1880~1950年为加速阶段,美国的工业化推进城市化加速,并向纵深推进,1950年美国的城市化率达到64%;1950年以后为成熟阶段,制造业的衰落、第三产业的发展导致经济活动和人口持续向城市扩散,1998年美国城市化率达到76%。
    2、日本
    1950~1977年为加速阶段,日本城市化率从37%上升到76%,年均增长1.5个百分点;1977年至今为成熟阶段,日本进入后工业化时代,城市化水平持续上升。根据中金企业的研究报告,日本基建投资的增速在城市化快速发展阶段的后半程,继续呈现上升趋势,在城市化率突破70%后,日本的基建投资增速才开始趋稳,并在高位维持几年后逐步下滑。观察日本1955~1970年的基建子板块占比发现,其铁路和港口的投资占比在城市化“后半程”中持续下滑,传统基建业务中只有公路维持了占比增长。(具体来看,日本地铁行业1955-1970年间复合年均增长19%、保障房年均增长14%、航空年均增长25%、废弃物处理年均增长30%、国有林业年均增长14%、工业用水管道年均增长35%,这些子板块的投资增速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10%的复合年均增长水平。)  
    3、韩国
    20世纪60年代初~80年代末为快速发展时期,韩国大搞工业化,并成功实现了经济追赶,城市化水平从1960年的28.3%发展到1985年的74%;20世纪90年代以后为人口高度城市化时期,到20世纪80年代末,韩国已经实现人口高度城市化,目前80%以上的韩国人都居住在城市。
    (二)广东分区域城市化预测
    珠三角、粤东和粤北的城市化率的发展趋势如表6所示,可以看出,2013年,全省将超过70%,珠三角将于2018年突破90%,粤东将于2027年突破70%,粤北将于2018年突破50%,这些预测值虽然只能作为参考,但可以说明,广东省各区域的城市化均将在未来不长的时间实行跨越,其相关的问题研究显得十分必要。
    其中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城市化率提升与产业结构的调整应协调发展,这对粤东、西、北三个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市化发展将是一个相对严峻的考验,如果不注重结构上的调整,势必会造成一产的劳动生产率上不去,农村人员出不来,城市化发展也上不去;因此,注重提升劳动生产率的产业结构调整将成这三个区域城镇发展的战略或路径选择,这也是一种前瞻性的判断,其紧迫性比珠三角地区还要强。
   
    四、国际借鉴与相关启示
    (一)日本采取“打造经济、社会综合工程”的战略
    这实际整合了产城融合发展的内涵。他们认为:中等收入国家要想继续发展,成为发达经济体,必须要采取相关政策,比如技术开发、培养人才和完善基础设施等。让国民收入达到发达国家程度并非易事。这需要在国内持续进行技术创新;不是过度依赖出口,而是通过持续扩大国内需求,带动生产;收入增加能够扩大国内需求,而需求扩大又刺激生产,这种循环对于维持增长是必要的。在日本,无论多么偏僻的农村,都通了柏油路和自来水。完善的基础设施,使日本国内任何一个角落,甚至偏远的岛屿,都如同在市内乘公共汽车一样快捷、便利。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城市的综合能力,并以此带动广东农业和农村实现现代化,也是摆在大家面前急需认真对待的问题。
    日本中央政府和各地方政府都通过银行贷款及税费优惠,积极扶持中小企业,拥有一技之长而又数量众多的中小企业是日本制造业,也可以说是日本经济的一大特色,这些中小企业为日本创造了70%的工作岗位。通过实施“收入倍增计划”,在税制、金融、公共投资补贴率等方面,政府要采取特别措施,并研究采取立法手段,促进实现适合该地区情况的工业化,从而提高当地居民的福利,摆脱落后状态。在这种政策下,缩小了地区的差距,使得日本无论是北部的北海道,还是南部的九州,各地面貌没有什么差别,农民也成了“住在农村的市民”。
    (二)韩国重视普及义务教育
    韩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与韩国政府重视并普及义务教育、加强对人力资本、人才培养的投资密不可分。韩国政府从很早就开始坚持“教育先行”的人力资源开发战略。韩国认为,人力是最宝贵、最富饶的资源,具有良好教育程度的人力资源是经济开发最重要的基础。为了发展教育,韩国政府不断增加政府公共教育经费投入。1950年,公共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为2%。1965年到2001年间,韩国中央政府的教育预算一直保持很高的比例,特别在上世纪90年代,基本上在20%以上,最高达24%。
    以上国际案例提醒大家,基础设施的建设特别是粤东、西、北的基础设施的建设在广东城市化发展过程显得十分重要。而随着广东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在城市就业,使得他们子女的教育问题日益凸现出来。而另一方面,学问程度较低,又是贫困家庭难以摆脱贫困的根本原因。以上事实又进一步说明,教育瓶颈问题在广东特别是粤东、西、北城市化发展中将日益凸显。
   
    (编辑单位: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广东省产业发展研究院)
 _
  上一篇:构建都市圈的经济空间
下一篇:刍议推动浙江经济转型升级的若干问题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