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78期 2013年>> 院之窗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1/12
娱乐与梦想
    “五四”青年节,习总书记的讲话再次激起青年们的“中国梦”。在各大媒体纷纷追逐“中国梦”的当下,浙江卫视隆重推出“中国三部曲”——继《中国梦想秀》、《中国好声音》之后,倾力打造励志综艺之《中国星跳跃》,期间,《人民日报》一篇评论文章“还有什么不可以娱乐”,引发争议。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的青年们也纷纷发表自己的感想。
   
    于  蕾: 以娱乐之名
    今年的夏天好像来的有些晚,但仍不妨碍那一池碧波因为《中国星跳跃》等明星跳水节目而翻腾起一阵一阵的热浪。节目原版引进风靡全球的综艺大片《celebrity splash》,邀请各界明星挑战专业跳水运动,意在针对明星特点,对其进行全封闭的魔鬼训练,完成最后的跳水动作,树立中国励志类节目的新标杆。我自己有一搭没一搭地看过几期节目,觉得单就跳水竞技这一主打主题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对于看惯了“梦之队”精彩绝伦比赛的跳水运动热爱者来说,节目中这些非专业的表演无疑太过小儿科,不过节目组显然更明白这一点,很聪明地通过邀请拥有不同粉丝群的各界明星参赛来打造收视热点,从参赛背景到训练实景,从肉体上的伤痛到心理上的突破,各种苦情、煽情、激情戏码轮番上演,成功地保证了收视率。
    不过“人红是非多”是个亘古不变的真理,《人民日报》上一篇“还有什么不可以娱乐”的评论对这种以博眼球来赚收视的行为嗤之以鼻;而哈文、徐立军等权威媒体人在力挺“由观众决定遥控器”的同时强烈呼吁媒体生态多元化;而微博上的一句调侃“据说跳水,已经成为了中戏北影学生们苦练的技能之一,仅次于练签名”更是说明了该节目的受追捧程度。
    在这一片池水与口水的混战中,我倒觉得在确保安全、不违反道德的前提下,多视角多形式的节目其实是为大家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平台,观众不妨自带手绢,追星的可以为自己的偶像摇摇手绢呐呐喊,从他们克服自身恐惧站在三米板、十米台上,通过艰苦专业训练完成超乎大家想象的动作中切实感受榜样的力量;吐槽的可以擦擦眼镜擦擦汗,实在不喜欢就换种消遣,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用闲时娱乐的态度来对待这本就属于娱乐的节目。
   
    马高明: 珍惜“中国梦”
    近代中国惨祸,自鸦片战争起始,到抗日战争高峰,为血性炎黄子孙所伤痛。其实何止近代,中国自秦皇专制迄今,治乱循环,民权之不得伸张已久矣。至武昌振臂,辛亥革命,开国会,兴言论,国事为之一新,民众为之欢呼。当时欧战正酣,日寇未强,若此时振奋,国家尚有吐气扬眉之时。然中国专制荼毒已久,共和鲜见振兴,至袁氏逞欲称帝,国是遂不可与闻。至欧战结束时,中国已陷入军阀割据混战,而后国民军北伐、蒋氏称雄,再到抗日八年、内战四年,民众苦共和之名也久矣。
    或谓中国之命数使然,盛衰交替,何怪之有?譬如读蔡东藩先生《民国演义》,才知日寇“南京大屠杀”前几年,张勋辫子军使手下也掠杀过南京;而早期太平天国灭亡之时,南京城更是被曾国荃兵匪践踏过。历史上南京那些普通民众,岂不是与我辈一样有血有肉,为何他们要屡遭杀掠?可见即使盛衰交替使然,后辈岂不是也要泯然而悲?
    21世纪的中国,许多人会认为和平与富裕如空气一般存在。观看着唱歌、相亲、跳水等娱乐节目的人们,不会时刻念着历史上次次惨祸。历史上专制王朝没有不盛极而衰的,国际上专制政府没有不土崩瓦解的。硝烟过后,大家才会真正感受到祖辈如草芥一样的生命,才会思考当初为何不把握转瞬即逝的变革机遇,才会知道民主、富强、文明、和谐的“中国梦”是多么需要精心呵护和努力建设!
   
   
    胡思琪: 慢一点,再慢一点
    近段时间,我越来越喜欢慢节奏的生活方式:静静地坐在窗前,观察一盆植物哪里长高了,哪里又发了新芽;泡一杯花茶,窝在躺椅上,晒着太阳,翻着闲书;尽量选择步行+公交的方式出行,选一个后排靠窗的位置,一边欣赏沿路的风景,一边任由公车慢悠悠地把我载到目的地。“慢”是一种生活态度,它并不意味着拖沓和懒惰,相反的,与时下快节奏的都市生活相比,慢生活更精致,更能发现生活中的美。
    从1986年意大利人Carlo Petrini 推动“慢食运动”开始,慢生活已成为一项世界关注的话题,席卷全球,各地以“慢生活”、“慢行”为主题的城市、街区屡见不鲜。杭州西溪湿地国家公园就有以“慢生活”为主题的步行街区,选择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点上一杯咖啡,或是喝着一杯热茶,一星期的疲惫顿时一扫而空,你又可以精力充沛地迎来新的一周。面对当今高强度的工作节奏,设计院业务骨干一夜暴毙的事件层出不穷,体验并习惯这种劳逸结合的慢生活方式,不仅有利于保持健康的体魄,还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
    个人发展如此,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同样需要慢节奏。中国古代就有“欲速则不达”的说法,他告诉大家万事都有客观规律,一味地求急图快,违背事物发展的基本规律,只能以失败告终。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梦,习总书记把整个中华民族的梦想定位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但是,中华民族的崛起,绝不是简单的几个经济数据、增长率就能证明的。令人欣慰的是,大家的政府已经意识到,中国在经历了改革开放高速发展30年后,是应该从数字的魔咒中解放出来,开始关注一些深层次的东西。国家“十二五”规划中就要求“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把GDP年均增长率降为7%,并把关注重点转向“两型社会”、民生幸福等方面。种种迹象都表明,中国这辆高速行驶的列车,已经开始放慢发展的脚步。我认为这是好现象。毕竟在前往共产主义的道路上,大家都没有经验,“摸着石头过河”就要求大家谨慎再谨慎,前进的速度也要慢一点,再慢一点。相信慢下来的中国,在前往共产主义的道路上,更能欣赏到沿途美丽的风景。
   
   
    陈达祎: 非制度性梦想平台,亦或制度性圆梦路径?
    “中国梦”,这个宏大而振奋人心的梦想,伴随着2012至2013的冬去春来蓬勃生长。与以往任何时代的中国式政治口号相比,中国梦无疑是最为浪漫而色彩斑斓的: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中国梦是唤醒国民内心使命感的共同体之梦;对于一个民族来说,中国梦是新一轮发展背景下的复兴之梦;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中国梦是描画未来、追逐未来的幸福之梦。
    第一次在资讯里看到“中国梦”,不禁让我联想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魔咒般的“美国梦”。尽管,无论是孕育的土壤还是所含的意义都大相径庭;但在我看来这两个“梦”仍有其异曲同工之妙:相通之处即在于,大时代对个体的关注和包容。美国梦的核心价值观“平等、自由、民主”,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个体都相信,只要不懈地努力奋斗就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中国梦,似乎也让习惯于集体记忆陷于意识形态和政治建构的中国人,开始思考与审视自己的小梦想、小生活。
    “中国梦”开始频频出现在各类传播媒介之中。从官方资讯到高考作文,若将当下中国社会的这股风潮称作“梦想热”,我想是再合适不过了。何谓中国梦?如何树立梦想?又如何追逐梦想?这些问题已成为时代的命题。
    最快给出答案、做出行动的,却是各大电视台的娱乐节目。中国梦想秀、中国梦之声、中国星跳跃、舞出我人生、越战越勇……五花八门的舞台,均以“梦想”正名,赚足了电视机前观众的欢笑与泪水。而在中国梦的热潮下,这些五光十色的舞台更是褪去了原本那遥不可及的距离感,转瞬成了每个个体的梦想平台。似乎只要你敢于站上去,便能梦想成真。想要成为耀眼的明日之星,需要的只是符合条件遵守赛制;想要治疗病痛,需要的只是讲述自己的故事获得感动和捐助;大家的视觉、听觉中充斥了各式各样包装后的平凡“正能量”,甚至于,明星改行跳水也成为了推动梦想之旅的原动力。
    娱乐平台成为梦想的“快速通道”,这不是一件坏事。大家不得不承认,那些被央视和各大卫视捧着的“幸运儿”,确实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实现了自己的梦想。然而,如果将对“中国梦”的诠释和实现止步于这样的舞台、包装,那未免自欺欺人。通过娱乐平台追逐梦想的过程,是平面化的,亦是非制度性的——每一个故事,都被精挑细选;每一个动作、表情,都被无限放大。说到底,并不是每一个个体都有相等的机会通过这个平台圆梦。与其说,电视台是助梦者,不如说是彩票的开奖者。
    在“梦想热”让中国社会急遽升温的同时,大家更应该沉着下来反思:究竟该如何建立常态化的制度来替代这些“吃饱了这顿没下顿”、秀完一季拿钱走人的非制度性娱乐平台。对于个体来说,需要的并不是平面化的梦想秀,而是一个社会成熟的梦想机制;对于阶层来说,需要的并不是娱乐节目的机会主义,而是整个社会结构的松动。
    在我看来,与其着力于励志故事的渲染,不如撬动制度的改革:以更加公平的教育资源分布满足孩子的读书梦,以更加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满足老人的晚年梦,以更加活力的市场经济满足年轻人的创业梦,以更加包容的社会控制制度满足农民工的城市梦……当然,这并不是对娱乐平台的全面否定,大家也无须对梦想的娱乐化太过悲观;相反的,它还大有可为:作为非制度性的圆梦途径,娱乐平台起到了很好的“社会缓冲器”的作用,它至少以幸运的小部分向电视机前的大部分展示了梦想的可能性。但是,中国梦是国家之梦、民族之梦,也是每一个个体的梦,只有建立制度性的路径和常态化的机制,才能真正使自致性的纵向社会流动成为可能,使社会结构变动成为可能,使更好的国家、更好的生活成为可能!
_
  上一篇:“看得见的手”应放在哪里?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