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78期 2013年>> 学人专栏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1/12
苦苦坚守的哲学
杨树荫
    哲学,在当今中国,很孤独。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紧张地生活,紧张地工作,已经没有心思,去顾及那似乎虚而又虚、玄而又玄的哲学话题。
    哲学,作为一门学科,自然也是尴尬得很,年青人热衷于工程技术、经济、贸易一类的学科,好像都不愿走进森严、枯燥的哲学殿堂。教哲学的招不到学生,学哲学的找不到工作,哲学陷入了窘境。
    一个普遍追求实惠的社会,哲学自然被冷落。
    然而,哲学在中国,命运并非如现在这般,曾经也有很红火、很热闹的时候。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正逢“文革”,学问遭殃,哲学却一枝独秀,被惊人地得到重视,“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里和书本上解放出来”,这是号召,也是行动,哲学迎来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命运。
    学哲学,讲哲学,用哲学,形成了热潮。哲学的课堂更多的是在田间、地头、工厂、车间,一字不识的老农民、老工人,用锄头、用榔头捅开了哲学的神秘,也能成为学哲学的标兵。www.yabovip11.com江山县勤俭大队,男女老少一起学哲学,早上出工前要学,下午收工后要学,晚上点起油灯还要学,是全国学哲学的先进典型。
    思维和存在,精神和物质,这些构成哲学的本质关系,需要人们深邃地思考,永无穷尽地去感悟。哲学,自然非一般之学。然而在当时,哲学走向大众化,这自然是好事,但是连文盲也可问津,这恐怕让哲学自身都不会想到。
    在一个思想控制的时代,哲学作为思想武器,自上而下地武装了亿万人民,更加地统一了思想,让至少一、二代中国人的思想观念,甚至人的潜意识之中,牢牢具有当时哲学所灌输的思想基础。
    中国的普罗大众,总归贫困,没有基本的物质生活,也没有象样的精神生活。在那个时代,突然来临的哲学思想,且是大众型的哲学思想,自然欢迎,很有如饥似渴的模样,似乎只要占据了精神生活的高端,精神变物质,便会创造出巨大的物质财富。
    哲学来了,一个时代来了。
    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竟以极其通俗而又不容阻挡的方式,进入到敦厚朴素的工农大众之中,这恐怕足以让穷尽一辈子苦研苦学的哲学家瞠目结舌。
    对中国大众影响至深的是一分为二的哲学观。所谓一分为二,即是对对立统一规律所作的一种通俗表述。从学理上说,任何事物都包含着两个相互对立而又相互联系的对立面。对立面之间又统一又斗争,在一定条件下各向相反的方面转化。从通俗来说,就是要全面地看人、看事、看物,既要看到事物积极的方面,也要看到消极的方面,还要看到积极与消极相互转化的方面。
    中国人善于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大众意识中的一分为二,就是把复杂的哲学极其简单地理解为:事物有坏的一面,又有好的一面,好事能变成坏事,坏事也能变成好事。天下之事,尽在好坏演变之中,哲学竟是如此神奇。
    这一分为二的哲学观,让中国人在艰难、艰险、艰危的岁月中,照样坚韧地活下去,始终相信否极泰来,坏事都能变成好事。这样的精神观念,养成了中国人“熬”的本事,熬穷,熬难,熬危,坚信总有一天,会熬出头。
    当年常识青年上山下乡,全国达1600万之众,占城市人口的1/10,是人类现代史上罕见的从城市到乡村的人口大迁移。整整一代人,在正需要学校的时候,被失去了学校,痛苦地改写自己的青春与人生。即使在如此的境况下,人们照样地熬着,照样以一分为二的思想,说明自己的命运,从倒退中寻找进步,绝望中寻找希翼,把艰苦的生存环境,当作人生历练的机会。几十年之后,这一代常识青年,以没有常识著称,却还坚持认为,上山下乡,坏事变成了好事,吃苦是人生难得的财富。
    这种遇到了坏事就熬的处事方式,其实很多。一旦熬过去了,便又把坏事当作好事。这样的精神安慰与价值选择,自然无可非议。然而不幸的是,这种精神安慰与价值选择,竟让中国人忘却了反思与反省,忘却了历史付出的沉痛教训。
    十年“文革”,是被党中央全盘否定的十年“浩劫”。这场浩劫自然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中国人总算熬过了这黑白颠倒的岁月,却又有人拿出坏事中有好事、坏事变好事的信条,竟然怀念起文革时代:
    ——文革时代,官员清廉,没有腐败;
    ——文革时代,工人农民有政治地位;
    ——文革时代,举红旗,唱红歌,是激情燃烧的岁月。
    这都是普通百姓的眷恋,他们忘了文革时期的普遍贫穷、普遍混乱,无论任何人都失去了尊严和地位,国家和民族为此付出了永远无法偿还的代价。
    除了一分为二的哲学观,人们还把哲学理解为斗争哲学,把哲学范畴的斗争性,一概引入到自然和社会领域,提倡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争无所不在,斗争贯穿始终,人类社会的光明前景,是斗争出来的。
    这所谓的斗争哲学,让中国人极其的“好斗”:人定胜天,蔑视一切自然规律;敌我分明,始终坚持革命与斗争的手段。
    人定胜天,这是中国人向大自然斗争的宣战书,“喝令三山五岳低头”,天地山河,都是可以按照人的意志来改造的,充分显示中国人与大自然斗争的豪迈与激情。亿万年生成的大江大河、大山大脉,在如此豪迈的斗争中,改变了自己的原生态。
    敌我分明,开展全面、深入、持久的阶级斗争,是全社会行动的总纲。有敌人要斗,没有敌人,找出“敌人”也要斗。一旦开展人与人的“斗争”,便一定是严肃的,无情的,你死我活的。
    进入现代化建设的年代,阶级斗争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然而,斗争哲学终究铸在了灵魂深处,人们始终认为思想领域的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一方面,全方位地对外开放,引进西方的资本,学习西方的技术和管理,西方的思想和学问不绝而来;另一方面认定西方亡我之心不死,时时警戒西方敌对势力的各种破坏和渗透,充满疑惧地参与全球化的进程。
    斗争哲学同样也在社会成员中间展现,实施一项创新,推进一项改革,甚至发表一篇文章,阐述一个观点,都有姓资姓社、姓公姓私、爱国还是卖国的问题。“左”的错误、“右”的错误时时困扰在身边,人们高度紧张,如履薄冰,生怕滑入错误的深渊。
    哲学的本意,是让人更聪慧更明白地看世界,而中国人一知半解地学了一些哲学,又让一知半解的哲学深深地影响和控制了自己,让原本复杂的事情,简单了。又让原本简单的事情,复杂了。
    看来,苦苦坚守的哲学,还会苦苦地坚守下去。
_
  上一篇:“看得见的手”应放在哪里?
下一篇:今年发展规划工作的主要任务——黄勇副主任在市地发展规划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