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78期 2013年>> 学人专栏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1/12
关于发展轨道交通的几点意见
刘亭
    前不久,我已在《浙江经济》上发了篇文章:《发展轨道交通是我省可持续发展的必然战略抉择》,里面有一些具体的分析。但是在今天,大家只能对一些焦点问题,进行择要式的研讨。讲这么几个问题。
    第一个是研究的对象。
    “高铁时代”的提法具有象征意义,但我个人觉得,还是提轨道交通为妥。为什么?因为轨道交通和其他交通方式的最大区别,在于其“依轨运行”的特性。而轨道有多种,并非“高铁”一种。大家为什么要把公路分为普通公路和高速公路呢?因为把混合交通和单一交通区别开来,单独运行,会产生类似近代工业化深化分工那样的效率和效益。把一定速度的汽车交通单拉出来,全封闭运行,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大大提高车辆通过的效率。轨道交通以轨道为基准,更是一种“单一性”的交通。
    以轨道交通替代高速铁路,有以下三层用意:
    第一,轨道交通是高、中、低速“兼容”的,并非单指高速轮轨的每小时两三百公里。轨道交通中的轻轨是低速交通,但磁悬浮则是每小时500公里以上。当然,磁悬浮有很强的适应性,好比在城市里,发展时速100公里的低速磁悬浮也是可以的。那几乎没有什么噪声,就像武侠剧里会轻功的人一样,好像能蜻蜓点水、飞檐走壁。
    第二,高铁就是指高速铁路,既没有时速高、中、低的“兼容”,也没有普铁、高铁、城际、地铁、轻轨、磁悬浮等多种轨道交通的“并蓄”。和高铁相比,轨道交通的概念含义更宽泛,包容性更强。
    第三,轨道交通既包括轮轨技术,又包括磁悬浮技术。轮轨相对而言是一种传统的轨道交通技术,或者叫“硬碰硬”,轮箍和轨道“硬碰硬”。磁悬浮是一种新型的轨道交通技术,或者叫“空对空”,这种技术通过对磁力线的切割,实际上列车在运行的时候,它和轨道之间是有十公分左右的间隙的,车厢是处于悬浮状态的。我不是学工的,也没有什么专业的基础,但是大家以老百姓的“笨寻思”,也会想到“空对空”肯定比“硬碰硬”摩擦系数要小,能耗和噪声要低,这也是磁悬浮轻而易举达到时速500公里的主要原因所在。汽车是贴地跑的,飞机是穿空行的,毫无疑问,飞机要比汽车来得快。
    第二个是发展轨道交通对于浙江的意义。
    可不可以概括为这么几个“化”?
    首先是立体化。就是它把传统和现代的交通运输方式,把线路和枢纽连结在一起,整合成了一个立体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丰富了传统意义上的铁路交通,这对于交通运输行业本身具有意义。但同时,也是增加了老百姓出行的选择。
    其次是产业化。轨道交通本身,是一个由重大技术支撑的产业体系。磁悬浮包括高铁,都应当说是一项新兴产业。这种交通运输方式今后在国内布满了,饱和了,还可以到发展中国家、新兴工业化国家甚至是发达国家去发展。这恐怕真的是中国的一个能够走向世界的民用产业。当然,浙江的企业可以从中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
    再次就是城市化。轨道交通对于都市经济圈的形成,对提高城镇体系之间的组织化程度,具有特殊的意义。大家都认可城市群是未来城市化的主体形态,以首位和核心城市为龙头,带动形成的经济联系密切的城市集合,都要以城市间的快速交通为基础。轨道交通网络非常胜任这一使命,这也恰恰是抓住了下一阶段浙江推进城市化的主旨。
    第四就是低碳化。轨道交通相对于其他的交通运输方式,更节能、更环保。和汽车、民航相比一目了然,但水运很难说,但水运的效率太低,缺乏可比性。相对于轨道交通的效能而言,从它对资源的占用角度,实际上它是更低碳的,单位运输距离和运输重量所排放的碳,或者是所耗费的能源,肯定是最低的。一辆小汽车,少则一个人,最多四、五个人,但它占用的道路面积有多大!你看高速公路,八车道得占多大的一个条带的土地,但轨道交通不过是窄窄的一条,还可以架空运行。
    最后一个就是集约化。大家分析了轨道交通的外部溢出效益,会有助于提高全社会的经济社会活动的总效能。总效能一提高,相对于一定资源的消耗来说,就是一种集约和节约。
    第三个是全面把握发展轨道交通的影响。
    我赞成发展轨道交通,因为它将会对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对浙江未来实现全面小康和基本现代化,都有个全方位、深层次、长时期的影响。这些影响当中有正面的,恐怕也有些是负面的;有很多是长期的,但短期的也会有一些不良影响。但综合起来看,我还是认为正面的、向好的影响,是主要的,是基本面,但是大家也不忽视短期的或者是一定的负面影响。大家在做分析的时候,也可以有所涉及,这可以体现大家视角和眼光的全面性。但是再“两点论”,还是要有一个“重点论”。重点论我认为是好的,所以大家要拥抱、欢呼轨道交通时代的到来。
    第四个是相关的建议和意见。
    第一条建议,就是对轨道交通在整个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需要再认识,对它要有一个正确的摆布。也就是在现有的多种交通运输方式中,轨道交通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因为这种地位和作用,现在在建设的时序、投资的强度、土地的供给、要素的保障等方面,给予它怎样的一个发展空间?这一条非常重要。实际上在一定意义上,就是高速公路可以“休息”了,不能再搞了。这种大范围的、长距离的交通运输,今后主要应由轨道交通来承担。一条轨道交通的运量,可以胜过多少条高速车道!轨道交通可以人货分开,单列客运专线和货运专线。但是无论如何,其对土地和能源的占用,还是要比高速公路小得多,效率也高得多!线位和廊道都是重要的空间资源,需要有效整合、高效利用。这需要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在获得基于轨道交通战略地位和深远影响的正确认识以后,有个统筹的安排。高速公路现在已经是四通八达,结果还把收费的空间都留给它;而轨道交通“两手攥空拳”,只好靠高负债来解决问题。你要根据发展的需要来优化收费的空间,如果当年也给轨道交通“以路养路”的政策,它也早已发展起来了。当初地方新建铁路的收费“叫停”之后,那就只能等铁道部“出山”了。但作为国家而言,也只有等到危机来临、内需不足的时候,国家刺激经济的政策出台“钱没处撒”的时候,才会想着给你来一个发展,像“过山车”、“抽风”一样的大发展。不是科学有序地来把握轨道交通的发展,而是“运动式”的,“应急性”的,这对轨道交通的发展很不利。
    第二条建议,就是要顺势而为放大轨道交通对我省产业发展的带动作用。大家浙江的制造业,怎么样能够跟进国家产业发展的大趋势,借船出海、借梯登高,并以此来培育、整合大家浙江的机械、电子、轻工、纺织等传统产业。过往大家有个核电关联产业的概念,轨道交通也应有类似的考虑。
    第三条建议,就是要积极探索轨道交通投融资、建设和运营体制的创新。基本的取向,还是应该坚定不移地走市场化的路子。虽然不排除跟央企、跟铁道部的合作,但是这种合作也跑不出“公平交易、互利共赢”的市场化范畴。长期的、可持续的运营,还是要靠市场化运作。当然,市场化也有个纯度和精度的考量,混合经济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政府没有补贴不行,但全靠补贴也不行。中央和地方在发展轨道交通问题上,应有不同的责任分工。像那种跨区域、长距离的“大通道”和干线,就应有国家来组织建设。但在一个省的行政区划里面,那些城际和地铁项目,只要你这个地方的经济实力和可用财力特别是交通运输需求达到了这个水平,地方上就可以发行地方政府基础设施债券筹资。追溯起来,满清政府建铁路时就已经发行债券了。
    第四条建议,就是要抓紧编制一个全省域的轨道交通发展规划。以思路带规划,以规划带项目。要建设轨道交通项目,首先要有一个系统的发展规划,一个把轨道交通放入浙江整个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当中来考量的规划。不但要琢磨轨道交通自身的发展,还要研究轨道交通对于其他运输方式的分流和替代,以及轨道交通和其他运输方式的沟通和衔接。好比说你推进城市化,但最后搞了半天,轨道交通线都在城市的外围,没有进入到城市的心脏,或者说没有和地铁和公交做到“零换乘”,这就很不划算。
    第五条建议,就是要积极培育大家地方上的、自己的轨道交通投融资、建设和运营甚至是制造产业化的主体。现在省里有一家铁路投资企业,是纯国有的。今后能不能吸取一些民资介入,改组成一个混合经济体?省以下比如说杭、宁、温,都可以成立轨道交通企业。地铁应当是超前引导大城市空间布局调整的有力杠杆,但大家的地铁建设是严重滞后的。不是什么主动的“车等人”,而只能是被动的“人等车”。不是先以轻轨和地铁拉开城市框架,拉出站点通道,然后带动城市群空间结构的整体优化,而不是倒过来,当城市已经拥堵得寸步难行了,汽车尾气排出的气溶胶,已经把PM2.5以下的细颗粒物,若即若离地粘合在一起,并形成一个经久不散的灰霾天气以后,这时候想起再来建设地铁,已经是太晚了。再加上建设期的“堵上加堵”,那就更糟糕了。地铁就应一开始由政府掏钱“透支”来干,过去大家没有算开这本账,没有把地铁对整个城市运行效能提高、交易成本降低的溢出效益,进行必要的考虑。人们算的是一笔经济上的死账,按多少人计算流量啊,票价定多高呀,财政要补多少啊,然后贴得起就干、贴不起就拉倒。
    现在很多事情需要你算大帐、算活账。好比说大家现在发展新能源,但它的成本根本不是火电的对手。为什么火电的竞争力最强,除了技术成熟的因素以外,因为火电对于环境的负面影响很多都是不计价的,都可以稀松平常地外部化。从长远来说,浙江可以多发展一些核电,但核电价格贵多了。核电是要带基荷运行的,为此它必须要配套建设和运行抽水蓄能电站。而抽蓄电站的运行,总体上是减少电量的,四度换三度,实际上就等于损耗掉了四分之一。乏燃料、核废料的处置,都要考虑核安全、核污染的代价。分摊到每一个千瓦的投资中,当然是高昂的。但是从长远来看,大家这个国家早在2007年就已成为了全球第一大碳排放国,且人均碳排放也已经超过了全球平均水平,是印度人均的3.7倍。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你说煤炭再便宜,燃煤机组单位千瓦造价再低,大家也不敢多干了。如果大家是把发展火电和对环境的影响,对我国国际地位的影响都考虑进去,就有一个得不偿失的问题了。所以说钱正英副主席来研究浙江的海洋经济发展,一个重要的结论是浙江要发展核电,浙江应成为清洁能源发展的示范地。浙江建设核电有很好的沿海和海岛场址、有岙口、有基岩、有海水可以冷循环,再加上浙江遍地都是抽水蓄能的优质厂址,发展核电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浙江已有海盐和三门两个成掎角之势的核电基地,核电的技术和装备“八国联军”,又有相当的人才储备,核电关联也已经成为我省选择的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本文系编辑2010年6月12日晚在第九次“十日谈”研讨会上的小结发言)
_
  上一篇:“看得见的手”应放在哪里?
下一篇:苦苦坚守的哲学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