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75期 2013年>> 四海涟漪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6/2
文弱之躯与谦恭之礼
杨树荫
    在外国人眼里,中国人大抵文弱、谦恭。
    这恐怕有点道理。
    中国人一般总是怯与外国人打交道,见到蓝眼睛、黄头发、高头大马的外国人,能避则避,能离则离。这中间除了政治、学问的因素,也有自身的心理因素,终因怯弱,而对外国人更加地谦恭。
    中国人的这种心态,在国际性的体育赛事中,最能看得出来。一些中国运动员看到虎视眈眈、咄咄逼人的外国运动员,往往未战先怯,心理上先输了一筹。前乒乓球国手徐寅生,曾经写过《关于如何打乒乓球》的文章,通篇讲的是打球的哲学,得到毛爷爷的好评。徐寅生文章中说,“在外国人眼里,大家也是外国人”,这就转换了角度,“大家也是外国人”,言下之意就是不必惧怕,给心理怯弱的中国运动员打气鼓劲。
    现今的中国体育,自然已非徐寅生写文章那个年代可比,中国已然进入体育强国俱乐部,各种国际体育赛事上都有中国运动员拼搏的身影。但是,稍稍细心地观察,中国人即使逞强,内里还是有脱不掉的文弱之态。
    大家不妨看一个在球类比赛上常会出现的有趣现象。
    但凡两队须分开而战的比赛,比如排球、羽毛球、乒乓球,在赛场或赛桌中间树起网,比赛双方肢体绝无可能碰撞在一起。这一道网似乎成为隔离网、安全网,中国人便能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一来一往,颇有章法,屡屡获得世界冠军。
    倘若是两支队伍混在一起的比赛,比如篮球、足球,在一个场地上,你冲我撞,肢体相逼,既有体力的消耗,更有意志的对峙,近身勇猛地拼抢。中国人便似乎凶狠不起来,球场上竟是败多胜少。
    这种现象自然有中国人体质弱的因素,然而,更有心理怯弱的因素。同是亚洲人体质的日本人、韩国人,在球场上的死缠硬斗,又哪里是中国人能比的?
    中国人之文弱,大概也有历史的渊源。自宋代以来,中国人便逐步地重文轻武。宋代时,孩童启蒙所念的《神童诗》,开篇所言就是:“天子重英蒙,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背经诵典,以求仕进。坊间百姓,居上层的,闲暇时以棋琴书画自娱自乐,若有户外活动,如荡秋千、放风筝,也只是图个乐趣,于野蛮体魄,竟无关系;处下层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终日劳作,食不果腹,哪里还有运动肢体的闲心。
    中国古时虽说也有拳术、蹴踘一类较为激烈的运动,然而拳术流于江湖,蹴踘囿于豪门,平民百姓总是弱弱者居多。
    现代体育,其实是西方学问的概念,中国只是引进和推广普及。当现代足球、篮球流行西方诸国时,中国民间却还在盛行斗鸡、斗蟋蟀的活动,让雄壮血性的鸡与鸡、呲牙裂嘴的蟋蟀与蟋蟀,上场搏杀,一赌输赢。围观人群,或鼓掌叫好,或捶胸顿足,看似激奋,却大多纤纤四肢,宽衣长袖,远没有鸡的血气,蟋蟀的威猛。这般的矫揉、迂腐,又何来体质之刚健、精神之锐气?
    中国当然有体育强者,也有在竞技场上击败西方人的胜者。然而,在国民大体衰弱的颓势下,这可圈可点而又屈指可数的强者、胜者,总归掩饰不住民众整体下滑的体质和心理。即使时至二十一世纪,中国体育已然踏入世界前列,却仍然怯于篮球、足球那种激烈的人对人的近身拼斗。中国人的体质和心理,还是存在一个难于逾越的障碍。
    文弱之身,总归会行谦恭之礼。而由文弱而来的谦恭,却往往是自卑之下的谦恭。
    在中国人眼里,西方人似乎总是处在优越的地位,无论在教育、科技、经济、学问等方面,都具有比之不及的优势。甚至在体质方面,西方人敢于在烈日下曝晒,严寒中奔跑,大潮中冲浪,这般的体魄,远比中国人强壮和野蛮。低人一头的中国人,好象总得仰视,才能交往。
    中国特殊的社会学问背景,又经年累月地灌输中国人,必得善待友邦。从古代“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到如今“外事无小事”,中国人自己心甘情愿地把外国人抬到了贵宾、贵客的位置上,隆重地供奉。
    在中国,“外事活动”四个字,颇有权威性。所谓“外事活动”,就是对外宾、外商、外国友好人士的洽谈、接待活动。外事活动,既有政府部门的,也有学术界、经济界和社会组织等方面的,来一批外国人,就挨上了“外事活动”的边,便出手阔绰,尽可住高档宾馆,设豪华宴席,送昂贵礼品。现如今的中国,一直都禁绝吃喝宴请。然而对外国人,吃喝宴请便是正当的。不会有人说个“不”字,这就是“外宾”在中国的尊荣。
    中国人还把处理与外国人相关的事务称之为“涉外事务”,无论何种事务,只要涉及外国人的,都会慎之又慎。若有外国人在中国违规犯法,那怕有现成的法规,还是要请示上级,可见外国人在中国又是何等地被重视。若有外国人遭难,便非同小可,决不等闲视之。一日本游客在武汉丢失一辆自行车,便当作要案全城巡查,直让中国人羡慕。
    外国人在中国让人羡慕的事,其实很多,如,若外国人要参观考察,中国人总是竭尽全力选最好的地方,做最妥然的安排;若得到外国人的夸奖与称赞,中国人便当作喜事一般。车站、码头、商场、宾馆等公共场所,都有英文标注,唯恐外国人看不懂、弄不明。如此种种礼遇,中国人在外国能享受到么?
    对人谦恭,自然是好事。然而,过份地谦恭,其实透出的是自己的弱势。而这弱势之中,却又能嗅出隐含其中的奴性和奴气。说是大国之民,其形其状,却是蕞尔小国。
    中国人该是到了以强壮之躯、行平等之理的时候了。
_
  上一篇:自由迁徙在城乡之间
下一篇:你幸福吗?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