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75期 2013年>> 地方观察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6/2
东莞统筹水乡地区发展战略研究
邓春玉
    统筹水乡发展是东莞实现高水平崛起的区域战略需要,该区域的成功统筹发展将成为东莞乃至珠江三角洲“湾区”(“环珠江口湾区”的简称,是大珠三角城镇群的核心空间)合作发展、转型发展、幸福导向化发展的典范。统筹水乡发展的关键在于明确自身统筹发展优势与瓶颈,深化统筹发展的战略意义,科学确立统筹发展的战略定位与目标,采取积极有效的发展策略与行动,深入分析莞穗毗邻区目标定位与产业导向,将水乡区域构建成为东莞区域统筹合作发展示范区、体验区、先行区。
   
    一、统筹水乡发展优势与瓶颈
    (一)水乡区位
    根据不同的界定标准,水乡区域有四方面含义:第一,地理、流域概念。指东江北支流与流经东莞市的南支流形成的三角洲、冲积扇区域。第二,行政空间概念。指沿东江北支流和南支流、从东北到西南包括石龙、石碣、中堂、高埗、麻涌、望牛墩、道滘、万江、洪梅、沙田9镇1街道的10个行政区划单位。第三,主体功能区概念。界定为优化发展、重点发展、生态发展三类主体功能的功能区。优化发展区主要指麻涌新沙港、中堂黄涌工业区和麻涌、中堂、道滘镇中心区;重点发展区主要指穗莞深城际铁路洪梅站到望洪枢纽站的走廊地带;生态发展区主要指倒运海、东莞水道及沿河两岸形成的冲积平原。第四,统筹发展政策区域概念。有两层含义:一是核心与协调区域概念。按照《统筹水乡发展概念规划》,水乡包括9镇1街,478平方公里。二是东莞三大统筹圈(东部山丘统筹圈、中部低丘统筹圈、西部东江三角洲统筹圈)框架下的西部统筹发展先行先试统筹圈。西部统筹发展先行先试统筹圈的构建,有利于将水乡整合、塑造成一个空间整体,应对湾区新一轮的发展机遇和挑战,以共同的愿景提升区域竞争力。
    (二)统筹发展优势
    水乡身处落实珠三角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及其“五个一体化”规划的政策中心地带;地处东江下游、珠江东岸穗莞深港发展轴、珠江三角洲优质生活圈的几何中心地带;主要被广州增城、萝岗、黄埔、广州经济技术发展区、番禺、南沙1市4区、1个发展区和东莞城市中心区(莞城、东城、南城)、厚街、虎门3街道2镇所环抱,相邻广州区域经济比较发达(表1所示);湾区各市积极向“湾”发展,深圳前海、珠海横琴、广州南沙等国家级战略发展与合作区的形成和发展,为水乡科学定位与统筹发展提供了借鉴和难得机遇;拥有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城际轨道交通(建成后)等多种便捷快速交通方式,河运、海运潜能巨大,路网密布、接驳有序;土地、水资源丰富;以人均衡量的多数主要经济发展指标以及人口密度指标处于东莞东、中、西部的中等发展水平(表2所示)。
    (三)统筹发展瓶颈
    人口、土地要素和GDP(亿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实际利用外资、进出口、税收、本级可支配财政收入、人民币存款余额、本级资产总额等经济要素以及用电、供水能源要素规模小,人口要素流动性不强,资产负债率高;基础设施相对薄弱,且受自然地质环境影响建设成本相对较高;通达性不足,即镇(街)际之间断头路依然存在、公共交通不能完全互通、水上公共性与旅游观光性交通等待建设、路网畅通度不高,多种交通方式接驳、多式联运的交通组织体系正在建设中;港城联动发展虽已启动并初见成效,但是,港城全方位一体化发展的行政体制阻力重重,港口对城市、区域的引擎、带动和发动机作用发挥不够,港口的区域性开发地位亟待升级;相邻边界区域规划对接、发展合作没有实际启动;区域发展的战略地位亟待提高,国家、省级发展政策亟待争取;行政分割、各自为政导致镇(街)际竞争多于合作,非统筹性同质化发展问题较为严重,统筹治理与发展性规划、政策措施欠缺、滞后且难以落实;目前,虽然已成立统筹性领导机构,但是协同组织、机制没有真正建立和有效运行,统筹的集中度有待提高。
   
    二、统筹水乡发展战略意义、定位与目标、策略与行动
    (一)统筹发展战略意义
    1、积极承担珠三角一体化统筹发展使命的需要。珠三角一体化统筹发展正处进行时,广佛肇、深莞惠、珠中江合作发展不断深入推进,市域跨县市、跨镇街一体化合作统筹发展路径不断探索。积极承担起落实珠三角一体化统筹发展的历史使命成为当务之急,也是珠三角跨区域合作的重要突破口。《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年)》将珠江三角洲定位为“探索科学发展模式试验区”、“深化改革先行区”,赋予珠江三角洲地区更大的发展自主权,要求珠江三角洲地区继续承担全国改革“试验田”的历史使命。为此,东莞统筹水乡发展将承担起市域跨镇街一体化统筹发展这一历史重任。
    2、积极应对珠三角湾区竞合争雄发展趋势的需要。进入新世纪,湾区发展前所未有的火热,各市、特别是深广珠3市全力以赴,从广度、深度向海推进,形成深圳前海、珠海横琴、广州南沙争雄发展的格局。三区域成为国家“十二五”时期粤港澳三地合作的重要区域、广东海洋经济综合试验区建设的重要节点。为此,水乡及其虎门、长安抱团、协同、合作一体化发展,将成为东莞积极应对湾区竞合争雄发展趋势最重要而富有成效的战略举措。
    3、积极推进东莞陆域优化发展和海域优化发展主体功能对接的需要。在东莞海陆区域都被确定为优化发展区、承担优化发展功能的战略背景下,水乡担当起东莞优化发展、海陆优化功能有效对接的试验区责无旁贷。
    4、积极推进东莞市域统筹圈构建、一体化合作发展的需要。东莞特殊的过于扁平的行政架构,导致发展建设竞争多于合作,市域内统筹圈构建、一体化合作发展成为东莞亟待破解的难题,水乡承担起东莞市域内统筹圈构建、一体化合作发展“先行区”、“试验田”的重任,既具备条件又责无旁贷,更恰逢其时。构建三大统筹圈是东莞构建参与大珠三角合作平台的需要,有利于东莞镇街抱团参与穗莞合作、莞惠合作、莞深合作、“湾区”合作;是大珠三角区域一体化背景下小区域一体化发展的需要,是东莞以经济社会区域一体化推动行政区一体化的需要,有利于东莞城市治理从镇街小区域分治向“都市区”化大区域协治转型、提高城市化管理质量和水平。
    (二)统筹发展战略定位与目标
    水乡统筹发展战略定位与目标的确立要充分前瞻大珠三角一体化、全球化发展趋势,科学把握世界城市化发展模式的演化趋势,理性研判水乡发展现状、未来交通带动效应和应该发挥的区域主体功能。
    水乡未来5-10年统筹发展的总体目标是,以“产城一体、水城融合、人城和谐、快慢相济、绿色生态、幸福导向”为理念,以“加快转型升级、建设幸福水乡、实现高水平崛起”为核心任务,以发展幸福导向型产业为主线,以推进一体化协同发展为方向,努力把水乡建设成为“产业幸福度较高、生态绿色化凸显、生活节奏快慢和谐”的宜居、宜业、宜游、宜生态湾区幸福导向型产业示范区、慢生态精致水学问体验区和东莞区域一体化发展、边界深度合作先行区。
    (三)统筹发展策略与行动
    区域空间结构是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基础,交通可达性是区域一体化的根本,优质环境是区域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因此,统筹水乡一体化发展应实施空间结构优化策略、交通可达性策略、生态环境修复策略、幸福导向型产业主导策略、毗邻区域深度合作策略。
    1、空间结构优化策略与行动。区域空间结构是决定区域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其优化意义在于,通过区域空间结构的优化,能够有效推动区域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城市增长极的加快培育、生态功能区的形成。结合《统筹水乡发展概念规划》,水乡空间布局应呈现“一核、一圈、三带”三角形空间发展结构。一核,为望牛墩、洪梅、道滘城镇中心区向“心(望洪枢纽站)”集聚形成的东莞西部发展极核、即望洪枢纽极核;一圈,为环“望牛墩、洪梅、道滘”形成的辐射镇(街)区;三带,由麻涌南部、洪梅南部、沙田、虎门港构成的沿海城镇带(延伸至虎门镇、长安镇),由石龙、石碣、高埗、中堂、麻涌北部构成的沿东江北支流城镇带,由石龙、石碣、万江、道滘、沙田、虎门港构成的东江南支流城镇带。三角形发展结构的核心为望洪枢纽极核,支撑点为虎门港沙田组团、麻涌中堂组团、石龙石碣组团。
    2、交通网络高可达性策略与行动。交通基础设施是保障经济、科技、人力等要素空间流动性的必要条件。实施交通高可达性策略是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基础。从水乡跨镇(街)整体交通网络化、镇(街)际交通基础设施衔接互通、水上观光旅游巴线的建设、道路升级等一体化发展需求出发,需要实施高可达性策略。在跨镇街交通组织体系建设上,一要打通断头路、提升路面等级,加快镇(街)际、港镇之间连接线建设;二要尽快全面开通镇(街)际公共交通,构筑“区域公交畅通网”、建设水上观光旅游巴士线、建设“水陆公交慢行优先区”;三要科学设计港口、航运、高铁、高速、城轨、国道、水路等各种交通方式无缝高效接驳模式,将水乡区域打造成为东莞、“湾区”便捷高效的“交通网络高可达性示范区”
    3、生态环境修复策略与行动。良好的生态环境是建设优质生活圈的前提条件。水乡水环境整治,要走海河并举、水陆同行、绿道绿地、蓝网蓝海协治、共建、同保之路。实施生态环境修复策略的关键:一要联合进行截污、治源、疏通河涌;二要按照海洋功能区的生态要求,加强对东江北支流与南支流等江河排放的化学需氧量、悬浮物、营养盐、重金属等污染物和由人类海岸活动与娱乐活动造成的90%以上的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片、塑料袋等海洋垃圾的监测和治理;三要坚持发展低碳、环保、生态、智慧等幸福导向型产业,走生态型工业化道路;三要提高旧城改造、新城发展、产业园区建设、各种综合体建设的低碳化程度,实施低碳园区、住区、综合体行动。
    4、幸福导向型产业主导策略与行动。水乡优化发展的主体功能定位、湾区幸福导向型产业示范区的战略定位和产业内涵外延,决定了该区域的产业选择、地位和导向。实施幸福导向型产业体系培育、集聚发展和主导策略与行动,一要整合现有幸福产业基础,走依托发展之路;二要发挥幸福导向型产业发展的湾区地缘优势,走合作发展之路;三要创建幸福导向型产业示范园区,走集聚发展之路;四要大力改造、提升、引进、培育、创新绿色环保、智慧生活、健康服务、休闲旅游、学问创意等重点产业。
    5、毗邻区域深度合作策略与行动。“竞合”是珠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基本特征,是湾区各市共赢发展的基本策略,更是水乡快速崛起的必要条件。实施毗邻区域深度合作策略,一要增强合作的主动性和积极性,甘当特色配角、主动接受广州辐射,融入湾区发展;二要建立产业、科技、学问、生态等合作区,打造合作平台;三要借鉴和创新合作模式、体制和机制。
   
    三、构建统筹水乡发展示范区、体验区、先行区建议
    区域一体化管理的实质是资源配置的一体化,取决于市场机制和行政机制。水乡一体化管理、统筹发展已成共识,目前关键的推进措施是,在成立由市政府实际统一领导的镇街联盟性质的统筹机构实现体制统筹、市统筹编制发展规划纲实现规划统筹、市制定差异化主体功能绩效考核办法实现考核统筹、市统一制定实施政策实现政策统筹、市建立市镇(街、港)投融资风险利益共担和税收合理分成机制实现利益统筹的基础上,重点突破空间发展、产业布局、学问整合、莞穗合作四个方面的统筹。
    (一)统筹空间发展,构建紧凑和谐的规划发展示范区
    以交通枢纽为极核、以交通干线和水系为轴、路网为经纬,进行聚射圈层式、港城联动双核式、行政中心与交通枢纽双核式、区域组团式、快慢相济式发展,是现代区域、城市空间优化发展、结构优化的客观要求。
    1、以望洪枢纽站为极核,推进水乡聚射圈层式开发。望洪枢纽站是东莞境内最重要的多种交通方式接驳中心,多种接驳功能在望洪枢纽站的集聚决定其必须承担水乡“首位区”的功能,成为水乡的集聚中心、东莞西部城市次中心、穗莞深发展轴重要城市节点。聚射圈层式发展的科学理念在该区域开发方面,应体现在:以望洪枢纽站为极核,引导推进望牛墩、洪梅、道滘3镇向“极核”集聚发展,打造东莞西部城市中心区;以虎门港、沙田、洪梅南部、麻涌、中堂、高埗、石碣、石龙、万江西部、厚街西部1港8镇1街道为辐射区,打造东莞西部城市圈,形成东莞西部聚射圈层式发展格局。
    2、以望洪枢纽站、东莞市级行政中心和虎门港为支点,推进东莞城市双核联动式发展。双核联动式发展的科学理念在水乡发展方面,应体现在:以望洪枢纽站为交通商务休闲极核、以东莞市级行政中心为行政商务极核,构建东莞中西部双核发展格局,且两个极核集聚发展,逐步扩大东莞城市中心区,提高东莞城市中心区首位度;以虎门港及由其带动形成的省级、国家级发展区(未来)为航运物流极核与东莞行政商务极核构成东莞中部双核发展格局,与麻涌、洪梅、厚街、虎门、长安5镇形成港城联动式双核发展格局。
    3、以水系、交通干线为发展轴,推进水乡带状组团式发展。带状组团式发展的科学理念在水乡发展方面,应体现在:由麻涌镇南部、洪梅镇南部、沙田镇、虎门港、延伸至虎门镇和长安镇5镇1港构建滨海城镇带、形成沿海组团;由石龙镇、石碣镇、高埗镇、中堂镇、麻涌镇北部5镇构建沿东江北干流城镇带、形成沿边组团;由石龙镇、石碣镇、万江街道、道滘镇、沙田镇、虎门港4镇1街道1港构建东江南支流城镇带、形成沿江组团;由洪梅镇、望牛墩镇、道滘镇3镇向望洪枢纽站集聚发展构建水乡核心组团区。
    4、以建设“湾区”特色优质生活圈为导向,推进水乡快慢相济式开发。人类社会的生产生活模式,经历了一个由农业社会的“慢乡、慢市运动”模式,到工业信息化社会的“快城市运动”模式,再到“快慢相济紧凑和谐城市运动”模式。“快慢相济紧凑和谐”的生产生活模式是现代社会应积极倡导的区域、城市规划、发展、功能布局的科学理念。其科学理念在水乡的规划、发展、功能布局方面应体现在:交通方面表现为快速陆上交通与慢游水上交通相结合、快行干道与慢行绿道相结合;功能分区方面表现为快速城镇中心区、交通枢纽、商贸区与慢生活区、观光区、体验区相结合;产业方面表现为快速物流业、信息业、金融业、制造业等与慢生活服务业、慢传统手工技艺制作业、慢水生态和生产性观光旅游业相结合;空间方面表现为快核心区、慢辐射区、快外围环绕区圈层紧凑相结合。
    (二)统筹产业布局,构建发展幸福导向型产业示范区
    幸福导向型产业,是指以满足人由生存到发展的多元幸福诉求为导向,以健康、绿色、时尚、智慧、便捷为特征的新兴产业。“加快培育发展新兴产业和新型业态,大力发展健康服务、节能环保、休闲旅游、学问创意等幸福导向型产业”,是统筹水乡发展、转型发展的目标和责任。该区域幸福导向型产业的选择和体系培育,重在打造产业发展集聚载体、平台,依托该区域专业镇产业集聚优势、滨海河网港口优势、亲水海洋学问风情优势、“湾区”特别是莞穗毗邻区幸福产业地缘优势,走依托升级发展、引进创新发展之路。
    第一,依托石龙互联网应用专业镇、石碣电子元器件专业镇,发展高端电子信息产业、移动互联网、智能交通与家居、智慧化管理、数字与网络服务等数字化幸福导向型产业。
    第二,依托中堂造纸专业镇,提高能源再利用、资源再生再造能力,发展以纸制品为内容的健康服务、节能环保、印刷出版、包装、废旧纸制品回收再生等产业。
    第三,依托虎门港、保税区、沙田港口物流专业镇,建设为幸福导向型产业发展服务的专业化市场集群,建设游艇码头、海洋特色地标建筑、海洋主题学问公园综合体,发展港口服务业和旅游业。
    第四,依托麻涌、洪梅、沙田以及虎门、长安滨海优势和沙田镇齐沙“广东狮子洋游艇俱乐部海洋学问园区”项目,打造海洋学问旅游综合体,发展海洋学问产业、滨海旅游业和水上旅游设备制造业。
    第五,依托道滘特色食品专业镇、健康产业城,升级发展饮食业、休闲旅游业、学问创意产业,引进发展健康服务业(东莞国际健康产业城)、台湾名优产品商贸业(大麦客)、职业教育业(东莞市光明职业技术学院)、电动汽车(主动力马达、驱动器控制系统、电池管理系统)相关部件制造业。
    第六,依托望牛墩七夕风情节和沙田疍民水乡婚俗,打造滨海、水乡特色婚庆旅游综合体,发展水乡特色的婚庆学问、旅游产业。
    第七,依托望洪枢纽站,打造商业、金融业、酒店业、学问创意、会展等为主题的幸福导向型城市综合体,发展商贸旅游业。
    第八,依托水乡龙舟学问月、麻涌香飘四季等节日活动和非物质学问遗产的传承,发展休闲旅游业、学问创意产业。
    第九,依托万江龙湾湿地、洪梅钱公洲、道滘蒲鱼沙、望牛墩芙蓉故里、中堂马沥等水乡特色的生态湿地和现有镇、村、社区、亲水岸线生态资源,加强规划、修复、再造,打造宜业、宜居、宜游水乡风情综合体,发展学问创意产业、旅游业。
    (三)统筹学问资源,构建“慢”生态精致水学问体验区
    “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国际化”的快速发展,使得珠三角都市区的生活轨迹、学问节奏呈现不断加“快”的特征,慢生活成为都市居民的“豪侈品”。快慢相济才能使都市生活富有韵律。“慢”生态精致水学问区的构建对于水乡是难得的机遇。该区域水学问资源丰富、内涵深厚、历史悠久、影响深远。构建“慢”生态精致水学问体验区应以“综合体、主题园、观光带、亲水线”为载体,融入数字技术、生态技术,将学问与旅游融为一体,从以下六个方面入手:
    一要挖掘、梳理、修复海洋学问,兴建海洋主题学问园,打造海洋学问旅游品牌。主要包括:建筑学问、民俗学问、宗教信仰学问、景观学问、商贸学问、渔业学问、饮食学问、港口学问、科教学问、体育学问、文物古迹、名人学问、文学艺术等。
    二要挖掘、梳理、修复东江学问,兴建东江主题学问园,打造东江学问旅游品牌。主要包括:桥学问、龙舟学问、岸线水生态景观学问、红色学问等。
    三要弘扬传承非遗制作技艺,兴建非物质学问遗产演艺、制作技艺体验园,打造非物质学问旅游品牌。主要包括:民间美术、民间音乐、民间舞蹈、民间文学、曲艺、传统手工技艺、民俗等。
    四要借鉴上海南汇区(现浦东新区)鲜花港等都市观光体验农业发展经验,建设都市农业休闲、观光、体验园,发展现代都市生态农业。主要包括:岭南特色水果、蔬菜、花卉、水族等。
    五要实施一镇一品牌、一月一节日工程,打造水乡学问旅游链。主要包括:正月——洪梅花灯学问节;三月——石碣清明祭英雄学问节;五月——沙田水韵学问节、水乡9镇1街龙舟学问节、道滘美食学问节;七月——望牛墩七夕风情学问节;八月——石龙敬老学问节等。
    六要借鉴中国第一个国际慢城——江苏南京高淳桠溪镇、广东梅州雁洋桥溪村的慢城(slow city)、慢生活、慢学问建设经验,开展“慢城市运动(slow city move-ment)”,建设水上绿道、驿站和亲水商铺、作坊、酒店、游乐与休闲、体验设施等慢观光旅游设施,将水乡打造成为具有岭南水乡特色的珠江“湾区”优质“慢”生态精致水学问示范、体验区。
    (四)统筹对接莞穗毗邻区,构建莞穗深度合作先行区
    穗莞地缘毗邻、学问相通、交通便捷、往来密切、深度合作条件优越。构建莞穗深度合作先行区是统筹水乡发展的重大战略举措。东莞要以水乡整体为平台,在强化规划、交通运输、环保生态、社会管理等方面深度合作基础上,要特别在海洋、产业、水乡新城建设等方面加强深度合作。
    1、海洋。海洋是东莞未来30年实现高水平崛起的重要支撑。统筹水乡对接海洋已成为东莞加强区域合作、统筹海陆发展的重要内容。统筹的重点是依托交椅湾集中集约用海区,与广州南沙、深圳湾、珠海情侣路等珠江湾区滨海观光长廊相对接,差异化发展滨海观光旅游业;与广州南沙、萝岗、黄埔合作,壮大海洋交通运输业、海洋船舶工业和滨海旅游业三大优势海洋产业,培育海洋生物医药、现代港口物流和海洋信息服务三大海洋新兴产业;积极利用东莞黄唇鱼自然保护区建设契机,加强狮子洋至伶仃洋海域海洋生态保护合作。
    2、产业。与莞穗毗邻区广州的五大汽车产业基地合作,发展配套需求旺盛的汽车零部件产业;与广州增城北部山区的特色生态旅游业差异化合作,发展山海相融的水生态学问旅游业;依托道滘健康产业城与广州增城合作,重点发展医疗服务、医学研发、康复养生、医疗器械制造业等健康服务产业,打造比较完整的医疗健康产业链,形成产业集群;与广州开发区合作,重点发展下一代通信网络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康复医疗等生物产业、精细化工材料等新材料产业;与黄浦港、南沙港合作,发展临港生产性服务、港口型旅游业、精细化工新型材料等产业;与番禺合作,发展船舶制造业、数字家庭和数字电视产业、生物医药健康产业、动漫游戏产业、珠宝首饰产业。
    3、新城建设。借鉴《广州南沙新区概念规划成果汇报》关于南沙国家战略新区发展导向和规划理念及佛山、中山、番禺等岭南精致水乡新城建设理念与经验,与南沙一体化规划,将水乡打造成为东莞的“小南沙”、湾区“新枢纽”、莞穗合作“先行区”。重点在水乡新城建设上与南沙差异化发展,建设东莞特色的精致水乡。
    (编辑单位:东莞市社会科学院)
_
  上一篇:自由迁徙在城乡之间
下一篇:海岛地区美丽乡村建设路径探究——以玉环县为例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