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75期 2013年>> 卷首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6/3
自由迁徙在城乡之间
庞亚君
    阳春三月,万象复苏,草木更新,一年一度的“两会”隆重开幕。政府工作报告除了一个个数字、一项项举措的惯例之外,还提出了“自由迁徙”这一概念,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众所周知,自由迁徙是现代社会公民所应享有的一项基本权利,已被许多国家以宪法的形式加以确认。我国1954年制定的《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居住和迁徙的自由”,但1958年颁布实施的《户口登记条例》,将人口划分成“农业人口”和“非农业人口”,严格限制农村人口迁居城市,并以户籍制度为核心,逐渐形成包括教育、就业、医疗、社会保障、劳动保护、兵役、婚姻、生育等在内的城乡二元体制。1975年修改宪法,有关自由迁徙的规定,从宪法文本中删去,至今没有恢复。
    改革开放30多年,有关自由迁徙的限制有所松动,特别是80年代的“农转非”政策、90年代的小城镇户口开放、及新世纪以来的户籍制度改革,都有力地促进了城乡人口的大规模流动,大量农村人口进入城镇务工经商,在物理空间层面实现了“自由迁徙”。但是,由于城乡二元体制根深蒂固,这些人尽管长年工作生活在城镇,并已成为产业工人的主体部分,却不能与城镇居民一样,享受城镇的住房、医疗、教育、养老、就业及相关福利政策,在制度层面仍然没有融入城市,需要“候鸟”般地在城乡之间不断迁徙,貌似“自由”,却是一种无根式的漂泊。
    从法律意义上讲,自由迁徙包含三层意思:其一,自由迁徙属于人身自由的范畴,是人身自由的一种空间延伸;其二,自由迁徙是依法行使;其三,自由迁徙是一项包容性、综合性权利。这意味着自由迁徙的内容,不仅包括自由迁徙的本身权利,还包括为实现自由迁徙而必须具有的一些附属权利。从某种意义上说,自由迁徙本身并不具有太大的意义,而与自由迁徙紧密相连的择居、择业、受教育等权利才具有实质性意义。因此,在权利体系中,自由迁徙与居住权、就业权、受教育权、社会保障权等共同构成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其中,自由迁徙是其他权利得以实现的前提和基础,而其他权利则是自由迁徙得以实现的应有之义。
    也正基于此,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户籍制度、社会管理体制和相关制度改革,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逐步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覆盖常住人口,为人们自由迁徙、安居乐业创造公平的制度环境。”有了制度的保驾护航,“自由迁徙”也就可期可待了!
;_
 
下一篇:浙江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与布局研究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