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4期 2008年>> 海外视野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2/1
给城市灵魂堪培拉城市规划的杰作
刘少才
堪培拉是个年轻的城市,总人口30多万,不足我国一些县的人口,而且多数居民都是国家公务员或其家属。澳大利亚在堪培拉建首都纯属无奈之举。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成立以后,为定都问题,悉尼和墨尔本两大城市争执不下,一直持续了八、九年,直到1911年,联邦政府通过决议,在两个城市之间,选一个风调雨顺、有山有水的地方建立新首都,于是选了这块距悉尼238公里,距墨尔本507公里的空地,这就是堪培拉的雏形。
其实,早在100多年前,这里还是澳大利亚阿尔卑斯山麓的一片不毛之地,1820年被人发现,此后有移民来建牧场,到1840年发展成一个小镇。大家从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悉尼乘车去堪培拉,一路上牧场连牧场,一月末正值澳大利亚东部干旱季节,大部分草场发黄,但过了这个季节,雨水调和,草又发绿,而且绿的季节很长,因为当地冬天最低温度是8℃,没有结冰。堪培拉位于澳大利亚山脉区的开阔谷地上,海拔760米,是一块盆地,四周被山脉怀抱,所以一天之内温差很大。
澳大利亚总的来说是一个地广人稀、干旱少雨沙漠化的国家,选这样一个地方建城,尤其是建首都当务之急不是高楼大厦平地起,而是找到它的“灵魂”,那就是水。一座城市,有水则有灵气。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就是借了水的光。这水源于城市中间的一个人工湖——“格里芬人工湖”。格里芬是湖的设计者,到堪培拉你可能记不住政府首脑是谁,但格里芬却是家喻户晓。在澳大利亚的词典上可能找不到“风水”这个词汇,但格里芬虽然不知道这两个字,但他精通水是人类的命脉,水是城市的灵魂,有水则有灵气,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样一个水与人类息息相关的定理。
1912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主持了一次世界范围内的城市设计比赛,一年之后,国会从送来的137个版本中,选中了美国著名风景设计师、36岁的芝加哥人沃尔特·伯里·格里芬(Walter Burley Griffin)的方案。这位设计师描绘的堪培拉街道图是他和他的妻子(也是一位建筑师)共同画在一块棉布上的,这份珍贵的原作至今仍保留在澳大利亚国家档案馆。澳大利亚是个多民族、多元学问的地方,要开放搞活,当数是澳大利亚的创新。世人皆知的悉尼歌剧院当初也是在世界范围内征图纸,结果来自丹麦的设计师耶尔恩•乌特松设计的贝壳风帆式歌剧院被采用。说澳大利亚开放搞活,是他们真正做到了不搞闭门造车,货比三家,古今澳外,谁的风格合适就采用谁的。在堪培拉,城市设计关键的一笔就是在城市中间建一个人工湖,将城市一分为二,使少水的地方画城添湖,这就是格里芬对堪培拉的贡献。格里芬的方案是把自然的山作为城市的坐标,以首都山为中心规划了3条主要的城市空间轴线。这个方案曾得到“把适宜于国家首都的尊严和花园城市生活的魅力调和在一起”的赞誉,是城市设计的著名范例。
堪培拉的城市建设,经历了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停顿,共用了14年,于1927年建成,并迁都于此。后来,又为确定新首都的名字商讨了好长时间,最终选择了当地居民的传统名称——堪培拉,意思是“汇合之地”,民众又叫做“聚会的地方”。堪培拉的建成,名副其实成了澳大利亚聚会的地方,是政治、学问中心。
格里芬湖是个长达20多公里的人工湖,湖岸周长35公里,面积704 公顷。环湖建有公路,路边遍植花木,湖的中心是一柱巨大的人工喷泉。该人工喷泉始建于1970年,并以澳洲大陆的发现者——库克船长的名字命名。据说喷泉从湖面向空中喷射的水柱高达140米,站在堪培拉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看到喷出的水柱。提到湖,人们往往与污染连在一起,因为湖不像江河水是流动。但是,这里的湖水清清,在阳光的映照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湖边绿草地上游人或坐或卧,悠闲地享受太阳浴,将满足写在脸上,将快乐写满全身。岸边高大粗壮的桉树、橡树和松柏因水而挺拔,各种花卉因水而美丽。原来这里的人工湖水是流动,因为在人工湖原址有一条小河,有发源地也有出口。
湖的北面以城市广场为中心,成网状向四周放射开,形成住宅区,教育区和商业区;而湖的南面则以首都山为中心,向四周形成政府的行政区域。湖的左右两侧各架一座大桥,左边联邦桥,右为国王桥,把城市南北连为一体。主要国家机关和公共建筑,如国会大厦、政府大厦、国立图书馆、国立大学、国立美术馆、联邦科学院等,都建在人工湖畔,壮美多姿,并倒映在碧波万顷的湖水中。从人工湖到国会山,这是从低处往高处的飞跃,也是让人游人更加了解城市设计艺术精华的路线。国会大厦就坐落在这座山上。站在国会大厦顶上抬眼眺望,堪培拉依山傍水,格里芬人工湖似条玉带环绕市中心,黑山和安士力山似两座守护神屹立于市中心两旁,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与国会大厦遥相呼应,大厦附近的公路以国会大厦为中心呈辐射状向外伸展,美不胜收。
堪培拉不靠海,但因为格里芬湖的所在,这里并不少游船。格里芬湖湖区辽阔,景色美丽,是乘船畅游的好地方。在碧波荡漾的湖上眺望堪培拉的街景,或者在船上享用午餐,不失为奇佳的选择。格里芬当初设计湖时可能并未想到,湖本身还能赚钱。湖里还有一种鳟鱼,是湖里的特产,每年的旅游旺季,来此乘船钓鳟鱼的人很多,这里也是堪培拉市民的主要休闲场所。
堪培拉没有高层建筑,没有拥挤的房屋,没有密如蛛网的街道,没有车水马龙的交通,没有灯红酒绿、昼夜不息的商业区、娱乐区,没有什么名胜古迹,或者战乱遗迹,也不能让人感觉那种威严逼视的帝王气势。有人形容,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首现代都市少有的田园交响曲。整座城市环绕着丘陵和丛林,紧紧地依偎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到处是葱茏的生命,到处弥漫着植物的气息,到处是幽静,静得肃穆,静得寂寞,静得凝固成一幅意境悠长的油画,偶尔有一两只小鸟飞过,让人倍觉天地间的空旷、辽远。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国家首都,也不知道当地人该怎样享用这些广阔而静美的空间。有人说堪培拉是花园城市,也并非是城市真正意义上的花园,而是家家户户房前屋后,各单位庭院都遍植花草树木。据说堪培拉人均绿地面积达70.5平方米,居世界第二位。因此,空气新鲜,绿荫蔽空,绝少尘埃。宽广的街道两旁,不是一排路边树,而是两三排并列的观赏林木,地毯似的草坪,把地面覆盖的严严密密。各式的花台,花圃,一年四季落英缤纷,清香沁人,五彩花卉,千姿百态,所到之处,无不让人赏心悦目。
堪培拉因湖而美丽,它给了这个城市灵魂,让堪培拉充满了生气。井然有序的建筑,宽广的马路,整洁的街道,高大多枝的树木,遍地奇花异草,让这个本来不适应建城的地方,成为 “大洋洲的花园城市 ”,的确让人钦佩。
  (编辑单位:辽宁省凌海市广播电视局)
_
  上一篇:学问创意:浙江经济的新引擎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