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3期 2008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2/1
发展观
刘福垣
发展观是人们对发展本质、动力、标志和过程的基本看法。不管人类社会处于什么发展阶段,也无论是哪一个阶级或阶层,人们的行为都自觉不自觉地受到某一种发展观的支配。一个国家能否顺应历史的潮流长期稳定的发展,关键在于掌握全局的决策者是在什么发展观引导下制定发展战略、选择发展模式和处理各种矛盾。在发展观上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在人类历史发展的不同阶段上,不同利益群体可以产生和坚持不同的发展观,但符合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规律的发展观只有一个,这就是以人为本的发展观。在经济与社会实践中,大家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观也有一个不断提高认识的过程。在不同历史阶段上,由于遇到的问题不同,认识能力不同,对发展有不同的理解,实际上是按不同发展观来解决和处理问题的。由于对发展观的研究重视不够,在落后的压力下急于赶超,难免产生盲目性,甚至陷入实用主义的泥潭。虽然大家不是自觉地背离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观,但严重偏离的情况还是时常发生的。
中国改革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提出“发展才是硬道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著名论断,凝聚了党心民心,把国家引上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正确道路,排除一切干扰,集中精力发展国民经济,取得了举世注目的伟大成就。令人遗憾的是,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各级政府把发展是硬道理简单化为增长是硬道理;把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形而上学地推理为富裕就是社会主义,抽象了生产方式,通过人均GDP增长追求小康和现代化;长期坚持就地消化农民的错误方针,把城乡割裂为两个体系,在城市开展所谓率先现代化的达标运动,在农村企图维护小农经济长命百岁;重宏观运行的调控,轻经济体制的改革,把实质性改革不断向后推;在一些重大战略问题上不断失误,使运行的调控目标和发展的战略目标都以GDP增长率为核心,混淆颠倒了增长和发展的关系,使腾飞的国民经济越来越失衡,处于高增长低发展、有增长无发展甚至负发展状态。一些城市越来越像欧洲,看起来令人振奋,一些农村却越来越像非洲,实在令人沮丧。
20世纪末21世纪初,我国经济、社会、自然诸种矛盾交叉激化,产品、产业、区域、城乡四个层次的结构性矛盾全面逆转。人们的收入差距非正常扩大;社会保障不到位,义务教育被变相产业化,低收入阶层住宅严重短缺;广大人民群众不敢消费和无钱消费,造成银行存款超常增加,消费品超常积压,就业形势日益严峻,社会犯罪率不断提高;内需严重不足,片面依赖外销,租、税、费和利润几乎全部送给海外的经销商和消费者,靠压低或克扣农民工工资获得企业利润和贸易顺差;地方政府企业化倾向、诸侯意识愈演愈烈,行政区划和经济区划的矛盾日益尖锐,区域同构日益严重,只讲对外开放,不讲对内开放;城乡收入差距由1985年的1.9倍,扩大到目前的5倍以上,小生产方式凝固化,农业收入已经不能维持农户经济的简单再生产,新增就业岗位不如新生农业人口多。四个层次的结构性矛盾全面逆转的态势发展到2003年,疯狂的圈地运动已经达到赤裸裸剥夺农民的程度,大量无地农民上访告状、沿街乞讨,社会矛盾已经危及经济建设的正常秩序,再不转变发展观我国将要重蹈拉美覆辙,陷入现代化陷阱不能自拔。人们终于认识到把增长当发展的严重后果,认识到增长方式转变和生产方式转变不是一回事,重温马克思主义的ABC,思考究竟什么是发展。
早在1986年笔者就指出增长方式转变必须服从生产方式转变,在农业生产方式转变没有基本完成之前,片面强调增长方式转变必然造成严重的经济和社会后果;1997年笔者发表了《树立以人为本、以中为重、全方位开放发展观》的文章;在“十五规划”前期研究过程中,有关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也曾力主把以人为本作为引导思想,由于意见不统一,最终没有写入规划。但形势比人强,“十五”时期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主要目标不仅没有实现,几个层次结构性矛盾全面逆转,所谓战略性调整至今还没有破题。终于有更多的人认识到发展观转变的紧迫性,一个新的发展观呼之欲出。2003年8月14日温家宝总理代表中央第一次提出了“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尽管“以人为本”还在发展观外面,但转变发展观的号角已经吹响,人们已经开始反思旧发展观的危害;不久以后,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党校的讲话,明确地指出以人为本是发展观的核心。从此,以人为本发展观就成为大家党的引导思想。
大家应该认识到,所谓新发展观不过是大家对马克思主义发展观的新认识、新概括,它只是进一步矫正了大家自己不够全面的、不够完整的、不够明确的、不甚科学的发展理念,并不是全盘否定大家在各个历史阶段上对发展观的全部认识,更不是因为发展阶段不同而产生了不同的发展观,人们对发展观的认识是不断深化的。所谓新的发展观,在本质上是更加科学的发展观。所谓更加科学,就是更准确地把握发展的本质、发展的主体、发展的目的、发展的动力、发展的过程、发展的规律、发展的标志。树立以人为本、以中为重、全方位开放的发展观,是对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发展观在经济和社会发展问题上的具体概括,只要人类社会存在一天,它的以人为本的本体论、以中为重的方法论和全方位开放的条件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在讨论发展观的时候,有些人认为确定发展观要考虑国情,好像不同发展阶段应该有不同发展阶段的发展观。他们认为在现阶段的中国,增长就等于发展,而发达国家发展的内涵与我国不同,可以更注重人的享乐和社会的和谐等发展的内容。实际上,发展阶段论是正确的,阶段论发展观是错误的。这些人实际上讲的还是增长观,不过是全面增长、平衡增长、协调增长、持续增长,还停留在增长艺术、增长方式层面上。他们所主张的东西还没有上升到发展观的高度,把发展观和结构调整混为一谈。从解决当前的社会矛盾出发,把解决迫切问题的对策当作发展观,把他们想到的新的发展和调控思路当作发展观。人们提出了许多关于发展观的新说法,听起来都有些道理,按他们说的办,也能解决一些问题。但是,如果大家满足于这些议论,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发展观问题,不能树立真正科学的发展观,就会再一次错过发展观念根本转变的战略机遇期,走不出实用主义的泥潭。
2003年8月温家宝总理代表中央第一次提出转变发展观,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年多了。从各地政府编制的“十一五”规划纲要初稿来看,许多人的发展观并没有根本转变甚至根本没有转变,GDP指标挂帅、好大喜功、实用主义、短期行为等错误倾向都跃然纸上。这充分说明,许多领导干部在生产力发展规律、现代化的本质、增长和发展关系等重大理论问题上至今没有突破传统的认识误区,还没有摆脱GDP拜物教的迷雾,没有真正回到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发展观的正确轨道上来。他们对发展观内涵的理解和说明不过是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增长,远远没有上升到发展观的高度。因此,深入讨论发展观问题,廓清在发展观上的迷雾,必须深挖认识根源,从理论上全面准确地把握增长和发展的辩证关系,破除长期困扰发展中国家的增长观、生产力和现代化的迷雾,像马克思破除货币拜物教迷雾那样,从根本上破除GDP拜物教的迷雾。只有彻底破除了这些迷雾,人们才能真正从思想上树立起以人为本、以中为重、全方位开放的发展观。
_
  上一篇:北京奥运:中国崛起的新原点
下一篇:以人为本的发展观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