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3期 2008年>> 四海涟漪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2/1
黄河边上的回望
杨树荫

若把黄河比作中国,实在是非常的贴切。
我每次站在黄河边上,望着浑浊的河水滔滔东去,总会浮想联翩,生出种种的感慨。
黄河,中国的母亲河,见证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兴衰荣辱,风雨沧桑。
从公元前21世纪夏朝开始,历代王朝在黄河流域建都的时间绵延达3000多年。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造纸、活字印刷、指南针、火药,都产生在黄河流域。黄河流域还孕育了中国灿烂的学问,从诗经到唐诗、宋词,中国学问史上大量文学经典、学问典籍等,都产生在这里,让黄河流域放了流传千古的异彩。
眺望黄河,总要为之震撼。它承载了太多的荣耀与不幸、古老与悲壮。它有清澈的源头,之后却挟裹着千年的黄土,成了浑浊之水;它滋润着流域的田野、林木,是生命之水,却也放浪形骸,成了夺命的“悬河”。总之,它波澜壮阔,却时常危机四伏;它辉煌瑰丽,却暗藏百孔千疮。
黄河,是中国历史与学问的基因,顺着黄河,可以解密中国。
其一,黄河原本是清澈的,就如中国原本是强大的一样。它从青藏高原的崇山峻岭之间奔腾而来,激流飞溅,意气风发。然而不幸的是,它的流经地——黄土高原,早在上古时期,茂密的树林被流域的先民滥伐滥砍,成了荒漠之地,水土流失,泥沙俱下,从此改变了黄河命运。
与黄河一样,中国历朝历代都有强盛时期。然而,强盛与专制联婚,笼子关不住专制权力,却牢牢关住了民间思想,千年政局,一概如是。而且,越是强势帝皇,越是要剥夺民众最核心最基本的思想权。从秦始皇、汉武帝,到明太祖、清代康熙、乾隆,但凡帝国强盛之时,恰是国民思想荒芜之日,之后的国衰民弱,相当程度上来源于经年累月的思想砍伐。一个民族思想的流失,就象大自然赖以为本的水土流失一样,中国的命运由此改变。
由黄河看中国,命运竟是如此惊人地相似。欲改变中国之命运,后来为政者,统筹全局之际,当思如何让笼子关住权力,让思想冲破牢笼。诚如美国总统布什所说:
“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

权力关进笼子之时,即是思想冲破牢笼之日!
其二,黄河自有极为激荡壮观的景象,就如中国历史也有激荡风云的变革。万里黄河,浩浩荡荡,壶口瀑布当是黄河景观之最:一路奔腾的黄河,突遇河谷骤然缩窄。顿时,流水竞逐,急浪迭起,排山倒海般地冲向落差近20米的壶口,发出撼人心魄的怒吼,以雷霆万钧之力,飞流直下;似千军万马之势,咆哮而去。这种惊天动地的气势,是黄河之绝,天下之绝。
由黄河回望中国,自秦始皇建立统一的封建专制体制,至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清皇朝,中国二千多年的历史,看似蔚为壮观,却从未有来自民间的思想革命。一部历史就如一条大河,总要激荡创新,迎滔逐浪,才会显示生命之活力,发生于1917—1923年的新学问运动,就是承担了这样的使命。
新学问运动发生在封建皇朝专制体制崩溃之后,就如壶口瀑布,民间自由思想蓄势而发,对民主与科学的追求、对独立与进步的渴望,在常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中,汇聚成波澜壮阔的思想革命,中国积弊千年的旧学问、旧传统、旧礼教,受到致命的一击。中国人开始思考,学习选择,尽管还有艰难漫长的奋斗历程,但以五四为标志的新学问运动,毫无疑义地成为中国发展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转折点。
如果说,壶口瀑布让大家看到了激情四射的黄河,那么,新学问运动则让大家看到思想解放的无穷魅力,它所提供的思想力量,使古老的中国焕发了青春。后来为政者当谨记,全民族自由活跃的思想,是社会进步生生不息的动力。只要给民众一分思想自由之权力,便会向社会回报十倍之活力。
其三,黄河也有险境,恰如中国旧的专制体制,险象环生。当黄河奔突于黄土高原之间,泥沙随流而下,每年输沙竟达三、四十亿吨,黄河负重流淌,早已丧了元气,水流渐缓渐慢,泥沙渐淤渐积,日积月累,河床竟高出地面4—5米,是为“悬河”。若遇洪汛而决堤,则是灭顶之灾。
中国的封建专制体制象黄河一样,长途跋涉,凡事统于一尊,社会矛盾和问题愈积愈重,而国力和民气则愈损愈弱。统治者穷无良策,只能以威权和震慑维护专制,形成政治“悬河”。此种现象,及至民国时代,也并无改观。从国民政府的1928—1937年间,尽管在金融、交通、邮政、电讯、关税自主、工业发展和教育等领域取得了种种成就,经济领域不少指标甚至成倍数增长。然而对社会和政治的体制不作根本性的改革(当然,国民政府的地位和性质也不可能具有改革的视野和决心),民间的怨愤,特别是农民以及城市平民因贫困和权力不公而产生的怨愤越积越大,内忧外患之下,经济发展的良好势头,反而成为国民政府的回光返照。之后的中国,更是跌入苦难的深渊。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才走上独立自主的发展之路。
黄河之险与中国之险,某种意义上说,竟是如出一辙。后来为政者,欲让中国走上持续、平稳而又公正的发展历程,当切记:经济的发展必以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而巩固,若以简单的经济发展来化解深重的社会矛盾与问题,不过是日益加高危机四伏的“悬河”,而灭顶之灾的来临,则不过是迟早的事。

黄河依旧滔滔,历史终究向前,恰如李白的名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今日的中国,也已艰难曲折地“奔流到海”,与世界文明溶为一体。黄河、中国,都已开始自己崭新的一页。

_
  上一篇:北京奥运:中国崛起的新原点
下一篇:官廨联杂谈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