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3期 2008年>> 经天纬地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2/1
发展阶段和战略任务
刘 亭

一、关于发展阶段
我觉得浙江的发展,比全国恐怕要快上10年。国家是到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也就是人均GDP3000美金。国家发改委讲这个阶段,既是一个发展的“黄金机遇期”,又是一个发展的“矛盾凸显期”。发展有两种可能的前景,一种就是顺利地实现了增长和转型的双重任务,就像所谓的新兴工业化国家,跃上了七八千、上万美金的水平,实现了现代化;还有一种就是现代化的进程发生了逆转,到最后停滞了、夭折了。www.yabovip11.com处于什么阶段?从现实的发展而言,浙江确实已经到了这个阶段。全国还要进一步才能暴露的问题,大家提早就感觉到了。所以,大家对目标任务的提法,肯定要和全国有个阶段性的落差。
对于发展目标,我倾向于:2010年率先基本达到全面小康,然后为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奠定基础。为什么这么考虑,一个是考虑和历次党代会、全会的提法相衔接。2020年提前基本实现现代化,经过省第十次、十一次党代会,已经深入人心了。现在要去改,说什么水分太大、含金量不够,要推后实现,确实政治上比较敏感,也不太妥当;第二个,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不能只是一句口号。十六大以后贯彻大会精神,浙江开了二次全会也提到了这个目标,但什么时候去实现实际上是没有交代的。现在国家定了2020年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2050年基本实现现代化。相对应国家的这两步棋,实际上大家省里也需要有两步的安排。
从工作推进、发展引领的角度,明确全面建设小康的时段是比较现实的,也是相当紧迫的。小康比现代化来得更实在,现代化何时实现还可以再往后拖一拖。原来国家是提上个世纪实现“总体小康”,现在是提2020年“全面小康”。2050年的“基本现代化”,实际上也就是“高水平的小康”。然后现代化又有几个阶段,初步的现代化、全面的现代化、高水平的现代化,我相信未来还会提出来。
1974年全国四届人大提出的“实现四个现代化”,那时大家的理解还比较狭窄。我认为,“十六大”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体现了“求真务实”的态度。www.yabovip11.com比较稳妥的,还是把实现现代化的目标适当“虚化”一下,借“十一五”规划之机,明确大家比全国提早10年建成全面小康。这既贯彻了十六大精神,又跟全国的实际发展水平相衔接,还和我省历史上党代会的决议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
对传统的发展观要“纠偏”。要纠正以原来单一的GDP增长、或者是人均3000美金这个标尺,来衡量是否实现了现代化。由此来看,我省提前实现现代化的时间,应该是往后推的。不是像过去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即www.yabovip11.com2020年人均GDP达6000美金的时候,就实现现代化了。其实,这恐怕连“基本现代化”也不太够格。
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考虑,我是赞成把这么两个结论整合在一起加以表述的。离2020年还有15年,目前没有必要去修改、去设定实现现代化的具体时间,还是让后人去把握比较好。专家们的意见要全面反映,其基本精神大家也要充分理解。同时,大家作为政府部门,出的主意还要有政治上的考量。最后用这个办法,大家都没有意见,都可以接受,方方面面都可以说得通。

二、关于战略任务
我曾参加过省发展规划研究院的“十一五”发展规划《思路》研究,对于它的标题,我还是相当赞赏的,叫做“全面加速转型,率先实现小康”。目标是全面小康,途径是加速转型,即通过转型来提高发展的质量,来增强发展的可持续性。具体的转型我曾提出过修改的意见,我也说过“三个转型”,虽然字面不同,但内涵是相通的。今天一沟通,大家的看法高度一致。尤其是朱家良老师讲的不转型就谈不上“十一五”期间经济的健康发展,转型是深化贯彻“八八战略”的必然要求,等等。
“没有转型就没有发展”。“九五”的时候,中央提出来要实现两个根本性转变,一个是经济增长方式,一个是经济体制。“十五”的时候,中央又提出主线是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再结合现在www.yabovip11.com发展当中面临的三大问题,我觉得确实可以归结为这么“三大转型”。
那么,大家现实发展当中有哪三大问题呢?一是要素支撑与环境承载能力。也就是说,原来的经济增长路子已经走到尽头了,一定要改弦更张,实质性地转变;二是大家原有的产业结构低下,到最后大家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前景很不乐观,也必须得优化升级,实质性地提升;三是人均收入到了现在这个水平以后,社会矛盾确实是越来越突出、越来越集中了。你想回避也回避不了,这是规律使然,它一定要冒出来。你再像过去那样只有经济的增长而没有社会的进步,发展也是不可持续的。
当然,朱家良老师另外也总结了几大问题。一个是科技创新要素供应短缺,这实际上是跟市场竞争能力、市场拓展能力密切相关的。另外一个是制度供给短缺,这实际上是加快市场化取向改革的问题。这些方面都凑拢来,我觉得“十一五”规划期确实是到了一个战略性调整的阶段,也就是大家发展规划提出的任务,不应当再停留在“抓住机遇、加快发展(增长)”上,而应该是“用好机遇,加速转型”了。所以,大家“十一五”规划提的发展主线,应当是这个“加速转型”。这里面既包括了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又包括了改革深化以后大家体制机制的转变,同时也包括了一系列发展和改革互动以后,整个结构的战略性调整。
这实际上也不是什么新东西,是朱老师他们在“十五”思路当中就提出来了。无非是“九五”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的挑战,没有这么大的资源环境约束,可以说朱老师那时候是“先知先觉”。现在拿过来作为“十一五”的主线,我看是顺势应时,恰到好处。就像打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射击比赛,最后一枪拿个金牌牌。
有专家研究的基础,作为政府部门,我觉得是时候了。据我对决策层的了解,从省委、省政府的角度考虑,也到时候了。所以,我建议把这个东西报上去。要是能够被接受,我看“十一五”最出彩的东西也就有了。因为这确实很好地贯彻了科学发展观,而且又能跟“八八战略”有机结合起来。“发挥八个优势”、“推进八项举措”,体现了继承和创新的结合。过去是“八个优势”,但是到了这么一个转折的关头,你如果不提升一下,很可能优势就退化了,甚至有可能还会转为劣势。正是在这种当口,推出“八项举措”,而且比较好地衔接了科学发展观的要求(虽然当时科学发展观党中央还未正式提出)。
搞规划思路,定位上总要有这么几条要求:第一,要讲浙江要办的事情。不要都去搞全国的规划,都去说“北京话”;要有浙江发展的针对性,要多说“地方话”。第二,要讲2006—2010年的事情。2020年只是一个粗线条的展望,就类似于十六大全面建设小康的“六个更加”,作出那种文字性的描述也就可以了。第三,要讲政府要办的事情。大家搞的这个规划,主要是体现政府对发展的导向以及在政府职权和职责范围内要抓的事情。这三个定位很重要。
关系也肯定要衔接好。从纵向上看,要衔接好和历届省委、省政府决策的关系,和党中央、国务院决策,甚至是国家发改委工作要求的关系。从协调发展现状的关系上看,现在口号太多太滥,一些口号未经仔细推敲就“冒叫一声”喊出去了,最后是“水中月、镜中花”,兑现不了。看看全中国,十三亿人口还有九亿农民搞饭吃,成天在那里喊这个那个现代化,我觉得都是空的。

三、关于若干专题
对“十一五”规划里面的专题性问题,我再点几个。
首先,产业问题肯定要讲到。特别要回答一个有选择、有重点地发展重化工业的问题,还要坚持清洁生产和全面节约。
其次,“三农”问题,肯定要讲统筹城乡发展、城乡一体化的发展,以及纠正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些偏差。城乡一体化的这个“体”,我理解是体制的“体”。
第三,是内外资的关系,内源性发展和外向型发展的关系。大家利用外资最后要达到什么目的?是“以我为主、为我所用”。我觉得并不是外贸出口越多越好,大家老是耗费大量的资源来搞这种低端的加工工业,还“乐在其中”,这是一种危险。作为大国模式,尤其危险。大国还是应当靠内需,想办法去统筹城乡发展,去增加农民收入和城乡居民有支付能力的购买力。
第四,是区域发展这一块。我看四个都市经济圈、三大产业带,都站住脚了。再讲那两个区,山地是绿色的,海洋是蓝色的。这里有一个“十一五”回避不了的问题,就是生态补偿和转移支付。既要求欠发达地区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服从整个全局的要求发展生态经济,当好生态屏障,同时省政府在这方面一定要有一些动作、一些举措,来解决发展的不平衡问题。这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第五,是政府的改革。
第六,是社会发展。这里面分两大块,按照传统格局,一个是科技教育,一个是就业社保。
最后归纳成几个问题还可以再考虑,我想顶多在六个到八个之间,最好是少一点。只要拎出了有针对性的矛盾和问题,拎出了主题词、关键词,“十一五”发展的思路就会越来越明晰了。

(本文系编辑2004年8月15日在“十一五”规划基本思路委托课题成果交流会上的小结讲话)

_
  上一篇:北京奥运:中国崛起的新原点
下一篇:黄河边上的回望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