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3期 2008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2/1
平和的清醒之论
入 化
转型要靠自觉,要靠对传统模式不合时宜和穷途末路有着清醒的认识,对路径依赖改弦更张、别开生面有着紧迫的行动。
陈志武是穿上了洋装、为老外打工的中国人。毕竟是学贯中西、深谙国情,因此和提出“北京共识”的高盛企业高级顾问乔舒亚·库珀·雷默(Joshua Cooper Ramo)先生比起来,似乎对中国发展的成就、问题和前景的分析,来得更为切实一些。他坦言:对于“北京共识”,“我觉得还太早,太着急了,中国的经济发展还需要更长时间的检验。人各有志,有人对‘北京共识’欢欣鼓舞,我无话可说。”
中国在其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史中,居然连续30年保持年均9%以上的增长速度长盛不衰,绝对是创造了匪夷所思的另类奇迹。有理由相信,它对人们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力和诱惑力。一些国外的专门人士受此鼓舞,写出“北京共识”这样的轰动之文,大约也是在情理之中。但是,有识之士一定要心态平和、头脑清醒,首先要想明白,奇迹是因为什么发生的?
除了陈先生点到的、并被人们多次提及的发展市场经济、实行对外开放、享有人口红利等因素以外,他还在比较分析中指明了,“中国在这一时期的经济增长,是建立在成熟的现代工业技术和自由贸易体系之上的”。
然而,这些也不能充分地说明问题。通过进一步的比较分析,他告诉大家,是因为“中国和以上几国(在此以印度作比)在这轮全球化初期的国情和条件的不同,使它们各自选择了完全不同的发展路径。”中国文革的十年动乱,民生近于凋敝、经济濒临崩溃,于是痛定思痛,绝地反击,才有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根本性改革。然而由于印度早在1947年独立后就实行了民主制度,经济社会发展相对平稳,反而并“不利于大刀阔斧式改革的出现。”至于和俄罗斯的比较,则是说明内生型和外生型的增长动力源自不同的国情,并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必然会有不同的发展路径。
由于上述种种因素的天然巧合,和中国领导人的顺势而为,中国的发展奇迹就不再是一种偶然的现象。这种基于客观的平和分析,我想还是能够赢得读者信服的。
我所特别激赏的倒不在此,而是他对于这种高增长能否可持续的清醒之论:“可以持续,但这取决于能否进一步改革为国有经济服务的体制、取决于宪政法治的发展。”“中国的已有外贸主导型经济模式是已经走到了尽头,可持续性越来越差了。下一步必须靠内需带动了。”换句话说,模式转型,中国的发展就可持续,否则,奇迹到此为止,所谓的“北京共识”,真的就是“还太早,太着急了”。
然而,转型不会凭空发生,就像当年改革不会突然从天而降一样。转型要靠自觉,要靠对传统模式不合时宜和穷途末路有着清醒的认识,对路径依赖改弦更张、别开生面有着紧迫的行动。由此,当《南风窗》的记者问及陈先生,“对中国目前的发展最担忧的是什么?”之时,他的这番话就无疑具有警世钟的意味了:“‘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倾向。”因为“人的本性往往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虽然形势严峻,但在现有体制还可维持的情况下,根本性的自省和革新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小了。特别是今年以来,全民大众都加入到自我辩护、自我标榜的民族主义大潮中,听不进任何逆耳忠言。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要走什么样的路,旁人很难阻挡。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很多时候即使你知道会有悲剧发生,但你无能为力。”
到此,我几乎要拍案叫绝了。历史已经多次证明:需要战胜的往往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危机爆发往往不是在逆境,而是在开顺风船的时候。在一片赞扬声中的祖国,大家国人的心要热,但头脑可是一定要清醒哟!
_
  上一篇:北京奥运:中国崛起的新原点
下一篇:中国高增长能否持续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