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3期 2008年>> 创新与变革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2/1
结束语
刘 亭
轮到我作论坛的小结了,但这次我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局促。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这一次论坛的水平,是大家有史以来最高的。由于内容的丰富、观点的精粹,使我连消化都来不及,再想作出些什么到位的点评,就显得有点“局促”了。但是按照惯例,我总还得说上几句。
我想说三点。
第一点,是对这次论坛的感言。这一次论坛跟以往相比,主题更为鲜明,组织更为严密,内容更为丰富,形式更为生动,应当说,确实是一次思想火花的碰撞、理性思维的激活、个人风格的展示、人文精神的盛宴。本次论坛主要围绕三个专题:价值取向、持续创新和核心竞争力。实际上,不管是对大家的人文创新,还是业务创新,都进行了从理论到实践全方位的积极探索。尤为可喜的是,大家这一次演讲风格日趋多样化,消除了大家很多的“审美疲劳”。新职工“小荷才露尖尖角”,但一点儿也不怯场,落落大方、娓娓道来,只让人觉得后生可畏。几位领导的点评也言简意赅、蔚为精彩。记得最早我在发改委分管政策法规处的时候,在卢文舸副省长(时任发改委主任)的支撑下,推出了务虚会,鼓励全委所有的干部自选题目,主动发言。一段实践以后,又分出专题请委里的领导逐个现场点评。这样有助于实现领导和职工的良性互动,人人进入角色、个个达致状态,效果确实非常好。现在看来,院里的领导们也都很适应了。
院里之前的论坛主持,好像更多地是我一个人在唱“独角戏”。但现在一看,可以称得上是“江山待有才人出”了。第四次论坛隆重推出杨副院长,已然一番精彩的表现。今天由于他的另有重任,大家又推出了一位新人董嘉明主任。实际上,我看傅文钢也很有点主持人的潜质了。你看他上场后不徐不疾的,之前恐怕也没有经过什么彩排,但他胸有成竹地一举一动,由不得后面三位也按部就班,都整齐划一地毕恭毕敬向大家行礼。他这一拨结束演讲时,有人要急于下台,但他还在那里不慌不忙地站着。这都是“总统的风度”,了不得的事情。所以我也有一种“岌岌可危”的感觉,看来江山有点坐不住了! 
在论坛准备和进行的过程中,大家投入了这么多的精力,结果获得了极大的成功,确实很有成就感。记得当初取“创新论坛”这个名字,现在想来,还是很有远见的。徐总主持时曾讲到,北大和清华在高校无可争议的数一数二地位,是因为清华代表着科学精神,北大代表着人文精神。加上大家的《诚信宣示》,我后来一想,大家质量方针的八个字,“科学、人文、诚信、创新”,简直就是“字字珠玑”了:多一字则画蛇添足,减一个字则点金成石。这也正是对大家组织学问和团队精神的一个总的概括。
第二点,我想讲一讲,大家现在正身处一个大变革的时代。应对变革的挑战,最重要的、最根本的就是靠创新,靠人的升华。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创业富民、创新强省”的总战略,大家怎么来理解这个创业和创新的关系?我觉得,有着明确的主体定位和价值取向的创新,就是创业;而创业没有创新的引领或支撑,很有可能连基业都守不住,更遑论创业!对于大家院来说,23年“弹指一挥间”,大家始终处在一个创业的历程当中,始终在书写着一本活生生的《创业史》。
刚才,有很多演讲者提供了大量的数据和实例,见证了大家一路走来经历的风风雨雨。在这个过程中,大家要感谢老一辈的创业者。今天我听了杨代丽同志的演讲,似乎找到了一点做人的价值和底气。她讲到价值取向有恒值,也有变值。恒值就是始终不渝、坚定不移。我过去曾“演义”过我和杨副院长的名字。一个叫杨树荫,一个叫刘亭,两个名字都想体现一点奉献精神。他是“自然”的,我是“人工”的,但目的是同一个,都是为了给人们遮阳避日、遮风避雨。如果大家都能够以这样的恒值,来作为大家个人追求的目标,那我倒觉得大家起的名字很受用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理解大家这一个组织学问和团队精神的过程中,很有必要借鉴一下大家“闪光的思想”、“经典的表述”。朱磊说了“四个第一”,;傅文钢说了“四型团队”。王红雨说的“人生三用论”,我也觉得所言极是。过去我总是说,活计都不是给别人干的,想明白了,其实最后都是给自己干的。先是利用自己,多多积累;然后是被人利用,“士为知己者死”;最后是充当领导人,号令三军,纵横海内。我这里是文学夸张,也不好说是什么“利用别人”,不过是多挑点担子吧!
由此我想到,大家每一个规划院人,都应该成为“三位一体“的职工。首先,要成为悟道者。“道”,就是你所从事工作的客观规律。实际上,再纷繁复杂的世界万象,背后和内里都有“道”,并且“大道至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农村包围城市”,就是毛爷爷归纳的中国民主革命之道。“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邓小平总结的中国现代化发展之道。大家作为咨询工编辑,一定要“悟”透咨询业的门道。
其次,要成为担当者。大家每一个人,生活在这个组织、这个国家、这个历史时代,都要有一份担当,一份责任的担当,一份使命的担当。不是说“位卑未敢忘忧国”吗,“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不用说很远,就拿眼前杨代丽同志的演讲说事,可谓是“真诚倾吐、感性演绎”。这么些年来,她确实关心、呵护着大家院里的不少年轻人,叫她“杨阿姨”,恐怕也是当之无愧的。
第三,要成为感恩者。其实有很多人生的烦恼,都是因为没有懂得感恩。形容大变革的时代,我比较熟悉的是列宁的一句充满激情的话:“当旧的如同山崩地裂般倒塌下来,而新的又在难以形容的痛苦中产生的时候”。读到这句话时,我还年轻,极具冲击力,乃至四十年后的今天还能烂熟于心、脱口而出。在这个大转型的时代,人的心理是最容易失衡的。现在全社会遇到的一个天大的问题,就是转型社会中的群体心理失衡。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可以开出很多济世良方。但就个人而言,最切合实际的就是要学会感恩。从一个人出生的第一天开始,就要感谢父母;从接受教育的第一天开始,就要感谢师长;从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开始,就要感谢同事、感谢组织、感谢社会。说老实话,没有这么一个好的时代,没有这么一个好的国家,大家今天也不可能享受到这么好的一个生活,既可以衣食无忧,又可以有所成就。我经常收看阳光卫视或凤凰卫视,每次看完那些“亲历”、“口述历史”、“冷暖人生”的节目,我就增添一份感恩的心情。
总之,我觉得在所有的价值取向塑造的过程中,大家还是要靠人,靠人的升华,靠把自己培养成为悟道者、担当者和感恩者。
第三点,谈谈对大家整个组织学问建设的希望。大家核心竞争力的打造,包括规划院的发展壮大,还要更多地着眼于可持续发展,更多地着眼于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两者合二为一,就是着眼于“以人为本的可持续发展”。
站在即将“淡出江湖”的立场上,我也想谈一个感受。就是大家有朝一日年龄到点了,要办退休的那一天,大家会不会对曾经工作过的规划院,生出一份眷恋?我一生工作的单位不多,经历很简单,基本上都是十年为期。东北十年、国防科工办十年、计委(发改委)两个十年。考虑到交叉兼职的因素,现在我又很可能在规划院也要待上个十年。我希翼最后到走的时候,能存有一份眷恋。这份眷恋,主要是因为大家有一份自豪,或者说有一份温馨。自豪是指大家在事业上有一份成功;温馨是说大家在家庭中有一份情感。社会的基本单元是家庭,到单位上班是去大家庭,回到家里又是一个小家庭。如果大家都能在事业上获得一定的成功,同时又能得到作为一个家庭的温馨,我想,人的一生又夫复何求?最后到退休的那一天,一定会存有一份眷恋,觉得这一段日子过得很“值”。每个人总有一天会走完自己的人生历程,让大家能在离开或者退休时,为在规划院的这一段生活留下一份眷恋而共同努力奋斗!
_
  上一篇:北京奥运:中国崛起的新原点
下一篇:平和的清醒之论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