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2期 2013年>> 历史视角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30
www.yabovip11.com国民经济“三五”计划编制、实施过程及结果的回顾(二)
www.yabovip11.com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课题组

三、“三五”计划的实施过程
“三五”计划的实施很不顺利,主要受学问大革命、“极左”路线和国际形势变化的影响。特别是学问大革命,导致国内“天下大乱”,机关全面瘫痪,全国计划会议不能正常召开,全国国民经济年度计划不能正常编制和下达,1968年竟成为我国建立计划经济体制以来没有年度计划的一年。在这五年中,全国国民经济发展呈现了“起(1966年)——落(1967、1968年)——起(1969、1970年)”的跌宕起伏状态。1966年,虽然学问大革命突然爆发,但到下半年才开始影响工农业生产,全年则由于刚刚经过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方针对国民经济进行了近5年调整而带来的好势头,工农业生产仍呈现了较大增长。据此国家计委有关领导曾乐观地预计可以提前两年完成“三五”计划。1967、1968两年,由于学问大革命造成的“天下大乱”,给国民经济造成了严重破坏,工农业生产连续倒退,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1969年,由于在黑龙江珍宝岛发生了中苏边界武装冲突,形势骤然紧张,使全国进入战备高潮,以临战的非正常状态取代了前三年无政府主义的非正常状态,加上1970年的高投入,使原定指标较低、本可提前两年完成的“三五”计划,得到了勉强完成。
浙江的情况和全国基本相同。1966年是“三五”计划的第一年,上半年计划经济工作照常进行,全省计划、基建两个工作会议在1965年12月19日同时召开,会议讨论了国民经济计划发展的引导思想,议定了1966年国民经济计划指标;加上前几年贯彻“八字方针”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而形成的好势头,全年经济仍得到较大发展。全省1966年工农业总产值达到78.51亿元(见附表一),创历史最高水平,比1965年增长9.9%;其中农业总产值32.78亿元,增长2.9%;工业总产值45.73亿元,增长15.6%。社会商品零售总额31.75亿元,比1965年增长10.3%。地方财政预算内收入14.04亿元,比1965年增长6.4%。但是由于“学问大革命”的爆发,1966年下半年开始影响国民经济正常发展。
1967、1968两年是“天下大乱”、经济倒退的两年。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了毛爷爷主席在杭州主持制定的全面发动学问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简称《五·一六通知》),8月8日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布了《无产阶级学问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8月18日开始,毛爷爷主席在北京先后分批接见了1300多万红卫兵,随即掀起了全国“大串连”、“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炮打司令部”、“打倒当权派”、“全面夺权”等一浪高一浪的群众运动狂潮。仅半年多时间,全国全省均陷入“打倒一切、全面内战”的大动乱中,各级党政机关全面瘫痪,生产建设处于混乱状态,武斗和停工停产普遍发生。因此,毛爷爷主席不得不令军队介入地方文革,派大批军人进驻地方各单位,实行“三支两军”(支左、支工、支农、军训、军管)。1967年3月,中央决定成立以省军区领导为主的浙江军事管制委员会作为www.yabovip11.com临时最高权力机关。1967年8月,又在林彪、江青直接策划下,以空5军、20军领导为主改组了省军管会,并在1968年3月宣布成立www.yabovip11.com革命委员会。由于“天下大乱”的局势始终“欲收不能”,生产、工作无人领导,1968年的国民经济计划直到当年9月20日才由省革委会生产指挥组草草下达,整个国民经济活动处于无政府状态,工农业生产连续下降。工农业总产值1967年比1966年下降4.2%,1968年又比1967年下降2.4%。其中工业总产值两年分别下降7.1%和5.2%,绝对值已接近退回到1965年的水平(见附表一)。
1969、1970两年国民经济有所回升。一是1969年4月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要求全国将学问大革命推进到“斗、批、改”阶段,同时要求掀起“抓革命、促生产”的高潮;二是珍宝岛的中苏边界武装冲突,使全国掀起大规模战备高潮,以战备为主要任务的“三五”计划建设迅速得到恢复和扩大;三是广大群众更是盼望社会回归稳定,恢复正常生产和生活。这些因素从总体上有利推动工农业生产的复苏。全省工农业总产值1969年达86.71亿元、1970年达96.92亿元,均创历史最高水平,分别比上年增长18.2%和11.8%。其中农业总产值1969年达34.65亿元、1970年达36.42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4.6%和5.1%;工业总产值1969年达52.06亿元、1970年达60.5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29.3%和16.2%(见附表一)。随着工农业生产的复苏,财政状况也有较大好转,地方财政预算内收入1969年达12.48亿元、1970年达15.42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32.2%和23.6%。

四、“三五”计划实行结果
由于没有正式“三五”计划,只有少数几个计划指标,增速要求不高,实行结果是基本完成了计划,但是增长速度缓慢,出现的问题严重,影响发展后劲。主要情况和问题如下:
(一)工农业总产值指标基本完成,增长速度较慢。工农业总产值计划1970年达到96亿元,比1965年实绩71.42亿元增长34.4%,平均年递增6.1%;1970年实际达到96.92亿元,为计划的100.96%,比1965年实绩增长35.7%,实际平均年递增达到6.3%;但比“一五”时期的9.5%和三年调整时期的11.4%要低。其中农业总产值1970年达到36.42亿元,(见附表二)为计划的101.17%,比1965年增长14.3%,平均年递增2.7%;工业总产值达到60.50亿元,为计划的100.83%,比1965年增长53.0%,平均年递增8.9%。
(二)主要农产品产量有增有降,计划完成情况不一。列为“三五”计划建议的8种农产品产量,有粮食、蚕茧、茶叶、猪饲养量、牛年终存栏量5种完成了计划,尚有棉花、络麻、水产品总产量3种未完成计划。粮食,计划1970年达到200亿斤,实际完成224.72亿斤,为计划的112.4%,比1965年增长22%。棉花,计划1970年达到160万担,实际完成152.4万担,为计划的95.25%,没有完成计划,并比1965年的200.8万担下降了24.1%,原因是为保粮而减少棉花播种面积40多万亩(其余指标详见附表二)。
(三)围绕支援农业和解决人民“吃穿用”的工业得到一定发展。1970年与1965年实绩相比,化学肥料增长15.69%,化学农药增长77.68%,农用水泵增长54.62%,手扶拖拉机由4台发展到3300台,化学纤维增长1.04倍,棉纱增长55.46%,棉布增长50.89%,缝纫机增长2.19倍,罐头增长26.13%,火柴增长21.06%,肥皂增长47.19%(详见附表二)。但是多数企业是“小土群”企业,生产技术和设备落后,产品大都属满足基本需要的初级产品。
(四)“小三线”军工建设全面展开。浙西北、浙西南、丽水地区成为我省的“小三线”地区。军工企业分布从浙西北的昌化、淳安开始到浙西南的遂昌、龙泉、云和等山区县连成一线。其中:云和县有新华机械厂生产半自动步枪及手枪,由原丽水大港头军工厂迁入;龙泉县有红旗机械厂生产各种子弹,东风机械厂专业生产军品工模具,浙江木材厂专业生产各种军品包装箱;遂昌县有永新化工厂生产炸药、导火索,利民化工厂生产硝酸铵(炸药原料),解放机械厂生产手榴弹及地雷;淳安县有东方机械厂生产迫击炮弹,红星机械厂生产各种炮弹用引信,红卫化工厂生产发射药及子弹底火,先锋机械厂生产轻重两用机枪和单兵火箭;昌化有天目机器厂生产师团用无线电台,杭州无线电二厂分厂配套生产军品用晶体管。此外,昌化有南京军区大三线企业协作机械厂生产反坦克枪榴弹;江山县有四机部属电子研究所生产营连用无线电台;衢州有二机部属771矿生产铀矿。还有民用企业动员线,杭州重型机械厂、杭州轴承厂等为主组织生产防空用高射炮和高射机枪;杭州、宁波、舟山、温州、椒江及象山浙江船厂等生产小型登陆艇。以上企业在“三五”期间实施边设计、边施工、边生产的办法,因陋就简,快速上马,多数开始试生产,少数在建或筹建中。军工企业当时的选址和建设方针,开始是“靠山、分散、隐蔽”,后来进一步要求“靠山、分散、进洞”,如先锋机械厂的大部分车间都进了山洞;对地面厂房建设则要求“远看象村庄、近看象民房”。同时还动员杭州、宁波、温州三市一批民用产品骨干企业,采取搬迁或办分厂等方式进入“小三线”地区,如丽水的制药厂,油咀油泵厂,武义、缙云、仙居等棉纺厂。1970年“小三线”地区基本建设投资占全省总投资高达50%左右。“小三线”建设虽为当时战备需要,但使全省轻纺等优势行业和整个经济建设受到严重影响。
“小三线”军工企业中的骨干力量都从各民用骨干企业的优秀分子中抽调,有的从外省老军工企业调入。改革开放后,“小三线”军工企业虽全部进行了调整重组,如有的从山区迁出改产民品,有的进行了改制或在以后的市场竞争中淘汰。
(五)财政收入略有增加,基建投资大幅减少。1970年地方财政预算内收入实绩15.42亿元,比1965年的13.2亿元增长16.82%,平均年递增3.1%,低于工农业总产值增长速度。“三五”期五年合计全民基建投资为12.23亿元,比“二五”期五年合计26.91亿元减少了54.55%,加上投资大量用于“小三线”建设和“第二次大跃进”的消耗,使国民经济积累大为减少。“三五”期新增固定资产为7.08亿元,仅为“二五”期18.76亿元的37.7%,这就严重影响了我省国民经济发展的后劲。
(六)教育事业停滞不前,高等和中专教育出现大倒退。我省高等学校1965年有13所,1970年减为7所;招生人数1965年为3731人,1966至1968三年没有招生,1969年才招103人,1970年才恢复到3014人,仍比1965年减少近20%;在校学生人数1970年仅3117人,比1965年的16567人减少81.2%,还不到1960年的10%。中等学校1965年有2547所、招生19.22万人,1967年减到869所、招生1万人;1968年开始恢复,1970年恢复到2814所、招生40.68万人。中等专业学校则5年没有招生。与此同时,全省组织了22万多常识青年上山下乡。
(七)人民生活得不到改善。全民职工平均年工资1965年为601元,1973年退到572元(1968至1972年缺统计),下降了4.8%。在农村由于“大批资本主义”和“割资本主义尾巴”,广大农民也减少了收入。城乡居民总消费水平,1965年为115元,1970年为119元,五年只增加了4元钱;其中农业人口由1965年的100元增加到1970年的105元,非农业人口由194元增加到197元。同时,全省人口由1965年的2957.35万人增加到1970年的3315.84万人,年均自然增长率达2.3%。增产的粮食主要被增长的人口抵消。
综上所述,“三五计划”编制和实施情况,由于推行“极左”路线和政策,对国民经济发展造成极大损失。我省国民经济经过文革前长达5年的调整,已经初步走上健康发展道路。但是由于“左倾”错误思想发动的学问大革命,经过“打倒一切”、“全面夺权”,在1968年3月成立革委会之后,又在国民经济发展上推行“大跃进”时代的“极左”政策,掀起第二次“大跃进”。在农业上,以农业学大寨为中心,开展了“大批资本主义,大干社会主义”、“大割资本主义尾巴”的群众运动,在所有制、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的整个过程中,再次掀起“一大二公”和“穷过渡”,又一次极大地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生产热情越来越低,生活越过越贫困。在商业上,对小商小贩和合作商店实行“社会主义改造”,裁并了大量商业网点,实行“不许农民经商、不许社队办商业、不许手工业者走街串巷、不许农副产品进入集市贸易”的四不政策,使市场商品十分匮乏。在工业上,1969年提出“奋战五年基本实现我省‘小而全’的地方工业体系”的口号。先发动了“夺煤大会战”运动,省、地(市)、县三级成立夺煤指挥部,抽调几十万农民开展人海大会战,大搞“小土群”的小煤窑达1500多处,历经三年,花去资金1.3亿元,钢材4万多吨、木材26万多立方米,生产的大都是3000大卡以下的石煤和混煤,每吨只能卖3~5元,需要国家补贴6~7元才勉强使用。不仅消耗了大量人、财、物力,更严重的是安全事故屡屡发生,山林和植被大片被破坏,水土严重流失,仅长广煤矿1970年一年就发生事故467起。1970年省革委会又提出“大办小钢铁”的第二个群众运动,要求在浙江“形成中小结合,以小为主的钢铁工业新局面”,全省建起小高炉51座、电炉58座,最终因原料、电力、技术等不行而停产报废,又一次造成人、财、物力大浪费。同时,在意识形态宣传上,开展了大批“唯生产力论”、“修正主义管、卡、压”、“物质刺激”、“奖金挂帅”等,严重挫伤了工人的生产积极性,使劳动生产率低下,全民所有制职工劳动生产率由1965年的12162元降为1970年的10810元,降低了11.1%。“极左”路线和政策使“三五”经济发展损失巨大,并继续危害“四五”经济发展。

课题组长: 金兴盛
课题组成员: 吴孝林 周  丹 舒国珍 郑黎明  朱家良 魏芳勋 黄元彪 谢一明  路全胜 任庆胜
撰 稿 人:  谢一明

_
  上一篇:改革开放30年:浙江城市化奏响“三部曲”
下一篇:五种精神和学术诚信——在城市化发展研究中心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