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2期 2013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30
“嫉恶如仇”不如“从善如流”
入 化
思想者不是“造反派”,尽管“宣传有纪律”,大家又未尝不可同时做到“思想无禁区”!
读得李昌平先生早在今年2月就在《南方周末》上发表的“对‘以租代征’需建设性应对”一文,不禁感慨良多。由此想到三个问题,如骨鲠在喉、不得不发了。
一是发展方式转变,全靠触及利益的体制改革深化。
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完全系于人们对发展的态度是否科学。但如何才能达致科学?既非天上掉下、亦非地里冒出,只能从传统发展转型而来。但又为何自1995年起中央提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以来,十三年过去,仍然是“老方一帖”、盘桓不进呢?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涉及利益格局的体制改革愁肠百结、踌躇不决,结果是空洞的理念灌输面目苍白,平庸的道德说教无人喝彩。
回望改革开放30年,凡是对民富国强取得实效、为人称道的体制变迁,无不涉及人们反映最为敏感的权益高地。从80年代初的土地联产承包,到90年代中的企业产权改组,莫不如此。但近些年来,当改革要进入深水、触及要素资源的产权明晰之时,政府似乎跋前踬后、裹足不进了。土地制度作为最基本的产权制度,改革一无所成。倒是有关部门一直在追着“问题”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大汗淋漓而穷于应付。不但弊案丛生、防不胜防;更是出现了李先生所指摘的那些怪现象,诸如像“以租代征”、“小产权房”这样的于法于理于情都合、叫好又叫座的事情,偏偏就是让你办不成。不但办不成,还要“集中查处”,穷追猛打,必欲置于死地而后快!
二是触及利益的各项体制改革深化,全靠造就“引而不发,跃如也”的理想境界。
对于领导人要为子孙后代着想、死守18亿亩耕地“红线”的良苦用心,公众还是很能够理解的。眼看当下40来个国家和地区因粮食短缺而引发政治和社会动荡,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居然能够幸免于难、置之度外,也增进了大家对土地“高压政策”的理解。但显然的问题是,一个人管、十个人犯,你管得过来吗?即便再造一个“第二国土部”(土地监察中心,编制680余人,甚至超过国土部),你除了大幅度增加行政成本,造成更多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管理格局,究竟还能有助于解决什么实质性的问题呢!
儒家先哲孟子在《尽心上》写道:“君子引而不发,跃如也。”说的是能者援弓教人射箭,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但偏偏又戛然而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是时围观学习者众,于是一个个按捺不住、跃跃欲试。既如此,大家的管理者,为何不加以比照,想想其中的道理呢?
李先生一再强调“偷学”得来的那套土地管理制度,如他本人所言,“据说是全世界公认的好制度,特别适用于人多地少的发展中国家”。其好处多多,一是“可以轻松化解已经蔓延的‘以租代征’危机”;二是“财政收入一点儿也不会比过去少,或许更多”;三是“政府在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上比过去更有作为了(不错位、不当“运动员”的前提下)”;四是“简单明了,与土地相关的各方利益都得到了兼顾”。像这样名利双收、“摆平就是水平”的制度,我看就是“跃如”境界的制度,实在值得钻研和效法。
三是理想境界的造就,要靠新一轮的思想解放。
记得当年毛爷爷将农民作为民主革命的主力军,坚决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有人视为离经叛道,现在看来恰恰是解放思想。又记得当年列宁提出帝国主义“最薄弱链条”社会主义革命胜利论,率先在大城市举行工人武装暴动,有人视为异端邪说,现在看来恰恰又是解放思想。李先生的建议,属于“建设性应对”。在卫道者眼里,恐怕也是大逆不道的。但“嫉恶如仇”不如“从善如流”,又何妨拿来认真听听?思想者不是“造反派”,尽管“宣传有纪律”,大家又未尝不可同时做到“思想无禁区”!
产权制度的进一步改革和作为其前提的思想理论的进一步解放,是笔者在领教土地制度本身短长以外,获得的更大更多的收益。为此,要好好谢谢李昌平先生,以及把他的思想和读者联系起来的《南方周末》。
_
  上一篇:改革开放30年:浙江城市化奏响“三部曲”
下一篇:对土地“以租代征”需建设性应对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