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1期 2008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5/11
心生钦敬的同时
入 化
在一个忧患意识日见衰微的“太平盛世”,吕的行为的确有些“另类”。但吕的精神,实在是难能可贵,令人“心向往之”。
  读完李红平、邓科两位记者对长治市委书记吕日周“为官生涯”的真实写照,心中几多感慨:在大家党内,这样心怀赤诚的党员的确不多;而大家的党,对这样“忠贞报国”的理解和支撑,实在又是太少太少了!
在我来看,吕日周的“悲剧”,在于他始终是一个“独行侠”,是一个“独行侠”的天马行空、单打独斗。他所做的事情,触及了官场通行的潜规则,也拷问了官员们的道德底线,他实际上是处于一个极其危险的政治处境。由于他是一位“飞鸽牌”的外来户,是一具行将“寿终正寝、淡出江湖”的政治生命,是一株没有参天大树庇荫的“小草”,再加之他独来独往的行事风格,他的“黯然销魂”也几乎是必然的。
  在中国,改革者往往没有好下场。改革者为理想和信念而生存,而奋斗,对于这些中国人的“脊梁”,我始终心存感激、心生钦敬。在大家这个照鲁迅先生说来,连“搬一张桌子都要闹到流血”的社会,这种敢为天下先的“斗士”,实在是民族的精英和希翼。没有他们的付出和牺牲,大国的苏醒和崛起,几乎没有可能。正由于此,我对他们用了钦敬的字眼——钦佩乃至敬仰。
  然而,正因为身处险境,这些改革者才更需要政治家的智慧。如果说经济学是关于成本和收益的权衡,那政治学难道不也是反对和拥护的博弈吗?在一个现实的世界里,大家固然钦敬三闾大夫的“举世皆浊、唯我独清;举世皆醉,唯我独醒”的高风亮节,但屈原终究无可避免“是以见放”的窘迫和困境。还是遇见他的渔夫说得在理:“何不随其流而扬其波?”
  在文中,大家很难看到吕作为一位泱泱300多万人地级市的一把手,所能调动的“有组织的力量”。毫无疑问,他所做出的对于“太平官”的无情鞭策,对于官员履职的严厉督查,本来都可以通过他所兼任的权利机关的首脑地位——人大常委会主任的作为,得到更好的贯彻和推行。既然代议制的民主制度,已经赋予了你及你所在的机构以合法的监督权和罢免权,那你为什么不让他“假戏真唱”,就是那么一回事呢?
  即便是动用类似的手段,譬如考核干部、舆论监督,也有一个政治运作的问题。什么叫政治?政治就是让更少的人反对自己而更多的人拥护自己。你如果是先去摸摸那些态度恶劣、民愤极大的少数“典型”的“头皮”,而不要动辄伤及“我本善良”的“秦来英们”,或许是一个更加明智的选择。你在果断动用组织手段、以明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用人导向,和给“干净干事”者以希翼的同时,你本可以不去撰写《给太平官画像歌》此类的文字,或者始终如一地保持它的匿名状态,因为“上山问路、入境随俗”,官场的潜规则就是“少说而多做”、至于敏感问题,更是“不说也要做”。
  也许是留给吕日周的时间不多,所以他才不能选择“四平八稳”和“按部就班”;也许是大家之类的看客,多半“站着说话不嫌乎腰疼”。譬如吕的身入基层、下到深井,“依然有人认为吕日周是在‘作秀’”。照吕本人的说法“那你们也一年骑自行车1000多里啊,也早晨6点去上党课啊。”是的,在一个忧患意识日见衰微的“太平盛世”,吕的行为的确有些“另类”。但吕的精神,实在是难能可贵,令人“心向往之”。在心生钦敬的同时,我写下了上面的这些话,希翼不致造成对“吕日周们”身上所体现的传世精神的亵渎。
 _
  上一篇:反思,从废墟开始
下一篇:揭开吕日周“为官生涯”的真相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