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19期 2008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4/1
“骇客”三问论“解放”
入 化
解放思想要有问题导向,要有解决实际问题的针对性,要落实在践行科学发展观的努力上。
  “骇客赵少康”,是香港凤凰电视台的一档很有名的评论节目,专门针对台湾的时政有感而发。而本文的“骇客”,则是境内中央党校的知名教授周天勇。因其的言论大胆出格、惊世骇俗,又因其能够“出身名门”而“离经叛道”,于是在一个假话盛行的社会氛围里,实在成了一个“另类骇客”。
  至于“解放”,在此不是指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导致的政权更替、江山易主,而是当下执政党正在力主和力推的“解放思想”。从十七大报告党的总书记胡锦涛的慎重宣言,到“封疆大吏”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遥相呼应,再加上学界、传媒的推波助澜,一时间,“解放思想”成了热门话题。
  但在灌盈于耳的言论中,周先生的“三问”,我以为是振聋发聩之声、袅袅不绝之音。一问,触及了中国今后面临的最大挑战——发展的可持续性;二问,触及了现行发展模式的种种弊端;三问,触及了政府和市场、政府和公众基本关系的种种失衡。每一问话,声惊四座,又不免让人沉吟良久。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的发展不可谓不快。连续9%以上的年均增长,创造了一个发展中大国匪夷所思的奇迹。但无可否认,大家现在的发展,越来越感受到“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拷问,并且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社会发展。
  就经济发展而言,笔者曾经将其体现的可持续性归结为“三力”,也即资源的支撑能力、环境的承载能力和产品(服务)的竞争能力。就社会发展而言,笔者又将其体现的可持续性归结为“三性”,也即就业的充分性、分配的公正性和社保的普遍性。这种概括,虽然工整对仗、易记好懂,但也不免流于拘谨、八股气甚重。倒是周先生如此的浑然天成、娓娓道来,更能入耳入心。
  如果说改革开放30年可以分为前后两段,那么周先生看来是把更多的赞许,留给了前半段;同时把更多的批评,留给了后半段。前半段,是在旧体制“山崩地裂般的倒塌声中”前行,从大包干“释放的活力”,到开放“形成的动力”;从“涌动的创业潮”,到城市化的“结构转型力量”,总之,“这种民间的充满活力的创造力和动力,强劲地推动着中国经济的成长”。
  但是,进入“90年代后期以来”的后半段,发展的动力机制悄然发生了转变:一是由小企业、小项目、小资本推动,变成了大企业、大项目、大资本推动;二是由劳动要素占较大比重,变成了资本要素占更大比重;三是由充分利用人力资源,变成了过度消耗物质资源;四是由生态农业,变成了“石油农业”;五是由实体经济,更多地变成了虚拟经济。  “从资源的可供给能力和生态环境的支撑能力看”,现在这种发展模式,虽然维持了至今为止中国经济的强劲增长,但这却是“一种充满危机和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
  这种模式的最大弊端,是难以“解决中国未来以亿而计劳动力的转移、就业和居民收入的增长”,将导致中国进入“无就业的增长”困境。周先生大声疾呼,这种发展模式“再也不能持续下去了”,“否则,将造成民生方面严重的社会问题,积累社会动荡的风险。”
  这种发展模式的形成,同大家在政府和市场、政府和公众基本关系的失衡密不可分。前半段,尽管“政府管的国有企业生不如死,对个体和乡镇企业多有责难”,但“实事求是地讲,只有那些政府不会管、管不住和管不到的地方才生机勃勃”,“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充满着一种强劲的活力”。但是,“由部门为主出台”的“这样那样的法律”和“各种各样的条例”一多,各级政府部门推行的“行政管制”力度一大,其效用,便从最初的打击假冒伪劣、规范竞争秩序,不幸地蜕变成了新时期的“关卡压”,演变成了对创业活力的扼杀。加之由此导致的“寻租和腐败蔓延”,以至于周先生愤然发出“天问”:“大家管理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管,还是为了社会有活力?这个社会没有创业的活力了,政府的各种所谓的规范,又有什么意义呢?”
  周先生以“为什么重提解放思想”作题,痛斥了现行发展模式的种种弊端。由于是使用了连续的发问,更凸显了论辩的力度。对此,笔者是非常赞成的。科学发展,是对传统发展模式的扬弃和创新。践行科学发展,需要新一轮的解放思想作为先导。不是说以往的发展就没有科学的成分,有,但还远远不够,尤其是世界发展的情势已经如此巨变的景况下。科学发展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也不可能从地里长出来,只能是从传统的发展模式中转型提升而来。只要是还没有发生类似当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讨论那样的思想大解放,我想,发展模式的转型提升是万难到位的,因此所谓的科学发展,也不过是流于“口号”和宣传而已。
  将30年分为前后两段,并鲜明加以对比,是本文的特点。对此,笔者虽然同意其基本的思路和结论,但仍有所保留。规模经济和依法治国毕竟都是发展的必须,亦是规律使然。但因政治体制改革滞后,致使好经也被歪嘴和尚念歪,那才真是国人之莫大的悲哀。由此进一步令人担忧的是,如果再如此堂而皇之地来把科学发展观标签化、空心化,那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又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前景呢?
  解放思想要有问题导向,要有解决实际问题的针对性,要落实在践行科学发展观的努力上。这,大约就是周先生“骇客之论”的良苦用心吧?
 _
  上一篇: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在全国循环经济试点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下一篇:为什么重提解放思想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