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7期 2012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21
醒世恒言“过剩论”
入 化
这种就金融论金融的假说,无论如何的缜密周全和先知先觉,但它总是回避不了一个最大的逻辑关系,那就是所有的虚拟经济,最终不过是实体经济的“如影随形”。
  2012上半年我国的经济运行情况业已发布,共完成国内生产总值22709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8%。其中,一季度增长8.1%,二季度增长7.6%。这和此前最高的2007年第2季度当季GDP 14.9%的增幅相比,已整整回落了7.3个百分点,跌去几近一半!
  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王建先生一直就看淡唱空中国的经济增长。因为在他来看,主要应对危机的举措都未有效触及扩大消费的根本。尽管也把钱砸下去了,并创造了天量的投资需求,但那不过是转化为现实供给的一种过渡状态。其终极结果,只能是加重产能的进一步过剩。只要是最终的消费需求没有撬动,对经济增长的拉力都是有限的。尤其是当出口需求因金融衍生品泡沫破裂而趋于萎缩之际,中国经济的一路下滑就成了必然。如果说一定要给他的分析工具“戴顶帽子”的话,那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生产过剩的危机理论了。
  马克思揭示了剩余价值的秘密。当生产资料的私有制决定了它的归属,并在疯狂逐利的动机下转化为机器大工业和社会化生产的不断扩张,而工人阶级只能依靠出卖劳动力获得微薄的工资收入时,就整个劳动者大军而言的相对贫困化和绝对贫困化就成为了常态。一头是基于科技进步和管理创新创造的极高劳动生产率和巨量的工业制成品供给,另一头是因为贫困导致的极度萎缩的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这种社会总供求的巨大失衡,是资本主义爆发周期性生产过剩危机的总根源。它也从理论抽象的层面上,科学地揭示了危机爆发的机理。
  因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幸地”造就了自身的掘墓人——工人阶级,因为它无情地将资本主义陷于生产过剩的危机而不能自拔,所以,马克思乐观地断言资本主义必定要灭亡,社会主义一定会兴起:“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将得到的是整个世界……(《共产党宣言》)!”
  本次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之前,西方经济学界也有所谓的“明斯基金融不稳定假说”,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不经意地预告了危机的必然发生。当然,这种就金融论金融的假说,无论如何的缜密周全和先知先觉,但它总是回避不了一个最大的逻辑关系,那就是所有的虚拟经济,最终不过是实体经济的“如影随形”。貌似繁荣的金融扩张,可以掩盖停滞的经济增长于一时,但终究不可能无限地脱离本体而孤立地放大。金融泡沫的“灰飞烟灭”,恰有如鲁迅先生所言的“喜剧”,不过是“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
  究其实,马克思的天才思维和“钢铁般的逻辑力量”,不只是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规律。在我来看,生产过剩的危机理论,对于凡是有着商品货币关系的经济体而言,都是普遍适用的。早在上世纪80年代我刚刚接触财政金融这一块管理工作时就曾说过:“实体经济的总量、结构和比例,一定会在虚拟经济的形态上,表现为一定货币资金的流量、流向和流速”。这个道理,就像日光和灯光下的人体,总会有或短或长、或正或邪、或明或暗的影子一样。也正如马克思看待资本主义的细胞形态——商品,推而广之任何一个事物也总会有不同表达的“两重性”。
  搞清楚这一点很重要,就像20年前大家被小平同志南方谈话中的一句“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资本主义也有计划,计划和市场都是手段”醍醐灌顶、顿开茅塞,从而将发展市场经济从“姓社姓资”的无谓纷争中摆脱出来一样。如果大家能就此将生产过剩的危机理论,不仅仅看作是剖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秘笈,真不妨拿来以我为主、为我所用,从而揭示我国长期以来宏观经济重大失衡的总根源,下决心贯彻落实扩大内需特别是扩大国内消费的长期方针,下决心调整优化多年偏颇的国民收入分配结构,下决心改弦更张物本主义的发展观和粗放的经济增长方式。
  说了那么多关于生产过剩的危机理论的话,用意是想引起所有阅读王建文论的读者注意,大家该怎样来理解他多年来始终坚持的观点。他在此文中有一句结论性的话:“什么是决定中国经济增长大趋势的内部因素呢?还是我在以前文章中已经多次分析过的原因,那就是城市化严重滞后与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拉大,导致国内储蓄和投资过度而消费严重不足,形成了典型的生产过剩。这种过剩在新全球化急剧推进时代,由于外需巨大可以全部吸纳,但是次债危机爆发导致外需显著萎缩,过剩就成为决定增长趋势的主要因素了。”
  可以说,将过往中国传统政治经济学中的对马克思危机理论的“姓资”解读,成功地运用于对社会主义中国宏观经济循环的“姓社”分析,这是王建先生的独到之处。至于是否恰当和正确,时间和实践自然都会作出回答。我不期然在网上读到王先生2005年为《中国证券报》写就的一篇财经时评——“全面生产过剩危机难以避免”。或许这并非是他由来已久观点的最初表达,但这些年来他锲而不舍的努力,也由此可见一斑了。
醒世恒言“过剩论”,这对马克思分析资本主义而言是如此;但无独有偶,对王建先生分析中国经济而言,也是如此啊!
  _
  上一篇:发展山区经济的智慧
下一篇:明年底前中国经济下行趋势不会改变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