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6期 2012年>> 文史杂谈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14
史林散叶(三十七)
俞剑明
  求神拜佛、算卦占卜、风水看相之类,在中国历史上绵延不绝;而清代的官场,更是将其运用到权力争斗、官运升迁、战争胜负上,并发挥得几近极致。
  传教士汤若望的“历法冤案”
  汤若望,德国人,天主教传教士。他出生于贵族之家,受过良好的教育,对天文、数学造诣尤深。受教会派遣,在中国生活了47年,曾在明代和清代的钦天监任职。
  顺治皇帝登基后,对汤若望极为器重,亲切地称他为“玛法”(满语:可亲可敬的爷爷)。这位“玛法”可随时晋见皇上,顺治帝也不时亲临他的居所,求教西方的历法等。仅顺治十三、十四两年,就亲自登门造访了24次。
  1661年,顺治驾崩,八岁的康熙登基,朝政掌握在辅政四大臣手中。这四人对顺治帝信奉西洋的“异端邪说”,早已心存芥蒂。康熙三年(公元1664),力推回回历的钦天监官员杨光先上疏,指斥汤若望“为职官谋造反,造传妖书惑众”,要求严加惩处。
  此道上疏,除贬责天主教教义和西方历法外,还揪住荣庆王葬期择日一事不放。原来,为了确定荣庆王下葬的日期,朝廷曾派员请教汤若望,结果汤选择的日期不符中国的传统习俗,被指责为不是“吉日”是“凶日”,以致荣庆王的母亲和顺治皇帝先后去世。这就变成一个祸及皇朝命运的“大案”了。
  大臣苏克萨哈和鳌拜对顺治生前的政策早有不满,便利用杨光先的上疏大做文章,下令吏部和礼部逮捕和会审早已中风瘫痪的汤若望,将其判处绞刑,一大批传教士也被打入狱中。
  不久,朝廷又搞了一次实验,由中国、回回和西洋三种历法来预测日食时间。结果,由传教士南怀仁按西洋历法预测的时间最为准确。按说此事应给汤若望带来好运,不料恼羞成怒的四大臣反而加重了他的刑罚,由绞刑升格为更为残忍的“凌迟”。
  但就在判决当天,北京突发地震,接着宫中一场大火,同时天上又出现了彗星。京城大臣、民众人心惶惶,都认为这是上苍发出了告戒。这下可救了汤若望的命。孝庄太后怒斥四大臣不该如此对待先帝的宠臣。于是鳌拜等匆匆将汤若望无罪释放,并将李祖白等五名钦天监官员处斩。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康熙历狱”。
  年逾古稀的汤若望本已气息奄奄,经这一番折腾,出狱不久便辞逝了。因其所赐墓地已被没收,传教士们只好临时找了个地方将他的棺木暂厝。
  此后不久,杨光先被四大臣任命为钦天监的监正,回回历取代了西洋历法。
  康熙六年(公元1667),14岁的康熙皇帝亲政。他对鳌拜等四大臣的专横跋扈早已不满,加之了解到汤若望最终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完全是受人诬陷所致,于是决定亲自查明此案。
  康熙七年十一月,内阁召来杨光先和南怀仁,让他们比试测算日影。一连三天,都是南怀仁使用的西洋历法准确。杨光先自知大事不妙,便上疏语带威胁地说“中国乃尧舜之历”,“若用西历必至短促国祚,不利子孙。”康熙看后勃然大怒,下令将杨光先革职查办。
  同年,康熙制伏了鳌拜等四大臣,控住了朝局。南怀仁连上三道折子,控告杨光先依附鳌拜等权贵,并呼吁为汤若望等平反昭雪。康熙帝接受了他的请求,当年历法冤案中所有的受害者都予以平反,汤若望官复原职,并赐银五百两为他举办了隆重的葬礼。
  曾国藩笃信“超自然力量”
  曾国藩留下的一些文字,似乎在证明他是“无神论者”。
  他说过:“余生平不信鬼神怪异之说。”
  他说过:“我平日最不信风水。”
  他还说过:“八字以理推之,当不可信。若果可信,则天下每年只生得四千三百二十人矣。”
……
  但根据更多的文字和记载,却证明曾国藩一生相当“迷信”,几乎实践过所有迷信种类:
  他精通相面之术,有过大量实践。
  他会算卦,经常自己占卜吉凶。
  他相信风水。道光二十九年在致诸弟信中,认为三年前将祖母葬于“木兜冲”后,曾家接连添了三个男丁;自己升为礼部右侍郎;曾国荃进学补廪等等。遂认为木兜冲乃吉祥之地,“福人自葬福地,非可以人力参预其间。”
  他相信托梦。长子桢第夭折后,欧阳夫人梦见曾家九世祖孟学公的夫人屈氏,诉说坟墓多年无人打扫。曾国藩夫妇认定这就是儿子夭折的原因,于是赶快将屈氏之墓迁出另葬,重新立碑。其碑文至今犹存。
  他相信扶乩。咸丰八年四月,曾家请人扶了一次乩,预测一位赴任途中的城隍爷下降曾家,不久曾家将遭大难。几个月后,六弟曾国华果然死于乱军之中。曾国藩晚年常向人谈起此事,认为超自然力量确实存在。
  他相信关公。湘军攻下天京不久,曾国藩一边忙着为诸将请功,一边慎重其事地奏请皇上为关帝庙赐以匾额。原来,曾国荃率部攻城之际,酷暑难当,太平军乘势对攻城的湘军“屡掷火桶”,采用火攻。曾国荃祈求关公相助,而“关公”欣然出手,扫去暑热,帮助湘军成此大功。
  他还相信痘神。同治六年三月,他的幼子纪鸿得了痘症,病势凶险。曾国藩“乃打扫屋宇,择花园中厅净室敬奉痘神。傍夕沐浴,灯后拈香行礼。”纪鸿病愈后,曾国藩在日记中分析原因,将功劳一分为二,归之于大夫和痘神的共同努力。并于四月初八日亲作祭文送痘神,还给“痘娘娘”扎了状元坊一座,彩亭三个,纸伞、纸旗十把,燃爆竹十余万……
受曾国藩影响,他的几个弟弟也深信“超自然力量”,九弟曾国荃更是痴迷到了“玩命”的程度。据陈康祺《郎潜纪闻》记载,曾国荃就任山西巡抚时,正值山西大旱,赤地千里,饿殍遍野。曾国荃遂作了一个悲壮的决定,下令治下的官吏以及晋省自禀生以上的绅士,聚集于堆满柴薪的庙前祈雨。他发誓如明日仍不下雨,他就投火自焚以谢晋省父老。
  神奇的是,雨“果应时至,晋父老感涕讴歌”,山西大旱遂解。也许山西父老感念他的壮举,把这事传得神乎其神。
  慈禧、光绪的“白果树之争”
  戊戌政变后,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的关系跌到冰点。
  光绪皇帝的生父是醇亲王奕譞,光绪无子嗣。为防止帝王再出现在醇亲王府,慈禧不顾内外压力,将端王载漪之子溥儁立为大阿哥,作为光绪的继任者养于宫中。
  胡思敬《国闻备乘》记载,某日,慈禧在醇亲王的墓园游玩,让身边那位擅长“堪舆之术”的英年,相一下该园的风水如何。英年作出惊骇的样子,说这里地气极旺,“再世为帝者,当仍在王家。”
  慈禧听了英年的说法很是诧异,反问道:“天下已有所归,得毋言之妄乎。诚如卿说,当用何法破之?”英年指着墓园中那株高大的白果树,说白果树的“白”字,下面加一个“王”字,就成了“皇”字,“伐此则气泻,是或可破也。”
  慈禧回宫即命内务府中人前去砍树。此树坚硬如铁,“斧锯交施,终日不能入寸,而血从树中迸出。”在慈禧的亲自督工下,白果树终于被砍倒,“中毙一巨蛇,小蛇蠕蠕盘伏无数,急聚薪焚之,臭达数里”。
  另据王照《方家园杂咏纪事》载,光绪听说慈禧要砍掉生父墓园中那颗白果树后,曾对内务府人言:“尔等谁敢伐此树者,请先砍我头。”如此与慈禧相持月余。
  一日退朝,内侍告知光绪,太后一早已带人前去砍树,光绪赶紧出城奔赴生父墓园,但为时已晚。“奔至红山口,于舆中嚎啕大哭,因往时到此即遥见亭亭如盖之白果树,今已无之也。连哭二十里。”
  巨树轰然倒地那一刻,光绪与慈禧间的最后一点恩义情分,亦归于尘土。长眠于陵墓之中的醇亲王,生前亦曾风光无限,此时却连坟头上的一颗树都保不住,会不会无声啜泣?
  庚子变后,中西议和,端王载漪被当作“祸首”,发配戌边,其子溥儁不久也被废除大阿哥名号,逐出宫中。1908年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双双驾崩,入承大统的正是奕譞之孙溥仪,监国摄政王是溥仪的生父、光绪皇帝的亲弟弟载沣。
  机关算尽的慈禧,砍掉了那颗白果树,却没能砍断醇亲王的一脉“皇气”,历史便是如此“迷人”而吊诡。
 _
  上一篇:迈向现代化的新征程
下一篇:经济周期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