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6期 2012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14
再谈市场化是个好东西
入 化
对于“市场化是个好东西”,大家还要承认自己孤陋寡闻、知之不多,而千万不能蜻蜓点水,浅尝辄止。
  今年初在拜读茅于轼老先生的文论后,我曾套用俞可平流传甚广的文章标题(“民主是个好东西”),写了一篇“市场化是个好东西”。4月29日,有幸在杭州见到了茅老先生本人,送上了自己三篇论及他思想的短评。他当场简单地浏览了一下,倒是相中了此文的题目,并对文中关于“市场化何以如此根本?”的那段话,即“只是因为它由此改变了人与物、物与人、人与人的基本关系”口述重复了一遍,还连连称之:“说得好、说得好”。
  这次读到张维迎先生的“中国改革过程中的两个错误思潮”一文,竟与茅老先生的彼文,大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许也是江郎才尽,鼓捣不出更好的题目,我便学着偷懒,在旧作之上加上“再谈”两字,便也罢了。
张先生的文论近万半字数,纵横捭阖、恣肆汪洋,绝非我等一篇短论能够加以研评的。但其中对于市场化的自觉和坚定,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很是令人感佩,接着我单就这一亮点,有所围观和言论。
  这篇文论,是从近现代200年以来的天下大势开始讲起的。一是大发展,生产力大解放,社会财富大增加;一是大分流,贫富之间、发达和不发达之间,差距越来越大。然而,这又是因为什么而造成的呢?既不是人更聪明了,也不是资源更丰裕了,可以接受的说明是技术进步了。但技术又为什么突然加速进步了呢?张给出的答案是市场。市场的需求以及市场经济逐利的天然动机,给技术进步注入了强大的原动力。
  市场说到底,也是由每一个活生生的市场主体构成的。就像马克思所说:“人就其本质而言,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市场究其本质而言,是人和人物质利益交换的总和。这些市场主体最原始的生存愿望,就是追求永恒的幸福。而“市场的逻辑”——“利他而后利己、双赢才能单赢”的法则,正好使得追求幸福的愿望得以转化为现实。所以,200年来的发展史就总体而言,“市场的逻辑”在与“强盗的逻辑(通过使别人不幸福,让自己变得幸福)”竞争的过程中,获得了越来越大的优势。就连中国这样坚定奉行马克思主义、由共产党人连续执政的国家,也最终接受了这种逻辑,以此为根本取向推进改革开放,并赢得了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国家的和平崛起。
  张先生洋洋洒洒,从人类史讲到科技史,从经济史讲到学问史,无非只是证明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市场深化分工,分工推动技术,技术创造财富,财富扩大市场,并且循环往复,乃至无穷。这当中,企业家发挥了极为关键的作用,他们发现市场,带动创新,提供剩余,积累财富,并通过责任担当提升了整个社会的组织化程度。
 和任何入世的知识家一样,张先生不可能不触及敏感的现实问题。从经济改革到政治改革,他都有所涉猎。但主攻的,还是关乎中国前途和命运的两大错误思潮:一是市场化改革的失败论,二是回到“政府管制、国企做大”的“中国模式”的成功论。念及中国的未来,他呼吁年轻人要有改革信念,社会要有领导力。
  其实,中国到今天为止,意识形态的清理还是不彻底的。改革开放之初的那次所谓的“思想解放”,现在回过头来看,更多地带有政治上平反、权力上更迭和生产力上突破的“功利性质”,而缺乏对传统的系统反思,更谈不到对决定中国命运的整个改革开放运动的思想奠基。因此,当改革进入到深水区时,大家就会看到,各种沉渣泛起,似是而非的奇谈怪论招摇过市,反市场化的言论甚嚣尘上,而实质性的改革举步维艰,甚至偃旗息鼓。
  当然,经济上的市场化动动摇摇,政治上的民主化也会走走停停。正如列宁同志的真知灼见——“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民主化无非是政治生活中的市场化:产权明晰+自主选择+等价交换+法制信用。
  对于“市场化是个好东西”,大家还要承认自己孤陋寡闻、知之不多,而千万不能蜻蜓点水,浅尝辄止。大家不需要简单的标签,也不欢迎浮华的喧嚣;大家需要体系的严谨,欢迎朴实的解读!
 _
  上一篇:迈向现代化的新征程
下一篇:中国改革过程中的两个错误思潮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