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6期 2012年>> 探析浙江民营经济再发展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7
浙江民营经济如何再腾飞
傅白水

  一、民营经济“鲢鱼效应”激活市场
  如果要问以浙江为代表的民营经济对中国市场经济最大的贡献在那里?毫无疑问,首先就在于民营经济发挥了鲢鱼效应,最大程度激活了市场,民营企业作为市场经济纯粹主体,在中国经济领域的扩张和崛起,成为促进中国市场化最有力的推手。浙江作为民营经济发轫和壮大的腹地,这是浙江成为中国市场化程度最高地区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次,民营经济对资源小省浙江的崛起举足轻重。可以说,浙江改革开放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浙江民营经济的发展壮大史,民营经济日益成为浙江的主体经济和主导力量。浙商及民营经济的崛起使世人重新认识了浙江,提升了浙江人的影响力,也推动了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
  自改革开放以来,浙江民营经济不断发展壮大,成为了浙江由资源小省变为经济大省的主体力量。数据显示,浙江每一天都有2000多个老板诞生。截止到2011年底,全省个体工商户达到了230万户,民营企业总量达到了72万户,2011年全省民营经济总量约达到19872亿元,占全省地区生产总值的62.1%;限额以上投资8563亿元,占全省总量的59.9%;外贸出口1299亿美金,全省总量的60%。在全省的百强民营企业中,年销售额超100亿元有542家,超500亿元有4家。截至2011年底,www.yabovip11.com上市的民营企业达232家,占到全省283家上市企业的82%。可以说,在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下,民营企业始终是拉动浙江经济发展的主要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浙江民企不仅推进浙江经济30年的崛起,还成为中国经济加速市场化的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形成了跨区域流动浙江人经济这一奇特现象。随着民企的不断壮大,浙江大量民企不满足在省内的发展,纷纷到省外、境外开拓“疆土”。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出现了全国范围内的跨区域经济流动,大批浙商相继到全国各地经商务工创办企业,谋求异地发展,形成了30年中国经济发展史上波澜壮阔的浙江人经济现象,活跃了中国经济,推进了所在地经济快速发展。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0年12月,目前在外浙商有750多万人,www.yabovip11.com有超过640万人在省外投资创业,占全省总人口10%以上,投资近3万亿元;创办企业超过26万家,投资总额达3.89万亿元,其中从浙江输出的资本约1.3万亿元(2005年是800亿元),由当地经营收益转为投资的资金达8000亿余元,年产值几乎接近浙江全省的GDP。目前,约有150多万人分布在全球的130多个国家和地区。根据2009年7月调查的数据,2008年浙商在省外的销售规模达到17672亿元,相当于当年浙江GDP的八成以上,向当地缴纳税收1243亿元。2010年,浙江对外直接投资规模居全国大陆省市第一。


  二、浙江民营经济领先优势在消弱
  与过去相比,时下浙江民营经济的体量是大了,但加速度却慢了下来了,领先优势正在削弱。
  正是作为经济主体的民营经济外流和领先优势逐步消失,也导致了浙江经济发展与周边发达省份差距逐步扩大。当前,资源与能源的刚性约束不断出现新变化,浙江企业面临的土地、原材料、用工、融资、环保、能耗等多重成本上升的压力逐步加大。这导致浙江工业用地严重不足,使得许多企业想做大因没有用地指标而不得不外迁,导致浙江产业逐步呈现空心化趋势。
  尤其是在中国民企500强榜上,浙江民企上榜数量不断下滑。2011年10月,全国工商联发布的中国民企500强,浙商连续“十三连冠”。但上榜浙商144家,比上年骤减36家。而在2006年www.yabovip11.com上榜民营企业203家,一个省相当于广东、山东、江苏三个经济大省上榜中国民企500强的总和。
  2011年,www.yabovip11.com民间投资规模达到8963亿元,占全省投资比重为61.4%。但这样的民间投资规模仅为山东、江苏的一半。不少民营企业反映,看到政策,无法享受;看到空间,无法进入;看到机会,无法把握。可见,浙江民企领先优势正在消弱,发展动力逐步减弱。
  随着人无我有的体制机制优势丧失,浙江民营企业如何摆脱发展疲态,为经济创造新的动力,从而实现自身转型升级,不断壮大做强,推进浙江经济快速成长是摆在民营企业眼前的重大且亟需解决的课题。


  三、民营经济如何实现再腾飞
  浙江人具有困难越大,生命力越坚韧,活力越强的特点。浙江发展本质上是挑战困难、解决困难的结果。针对近几年来浙江民营企业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应发扬创业创新的浙江精神,引导和推进浙江民营经济再创辉煌。
  (一)突破天花板和隐形门,促使支撑民企政策“落地生根”
  虽然信心是黄金,要不断给民企打气鼓劲,但在实践中更重要的是要给民企真正的政策措施并落地生根。目前民营企业的发展存在所谓的“天花板”、“玻璃门”、“弹簧门”。国家对民营企业出台了不少支撑和鼓励政策,越来越多的领域在向民营企业开放。如最近国家又发布了新三十六条等一系列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措施,可以说,民营企业的发展环境已经日益改善,但在实际中政策的落实却不尽人意。一些领域,民营企业想进进不去;一些领域,民营企业就算进去,可发展又面临着诸如融资难等困境,最后甚至又被挤出来。
  可见,推动我省民营经济大发展大提升,政策落实和制度环境更为重要。为此,要大力破除民营经济发展的各类政策障碍和准入壁垒,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努力创造健康良好的发展环境和充满活力的发展机制。进一步优化政务环境,深化审批制度改革,继续减少审批事项,优化审批流程,减少审批时间,建立健全服务企业的长效机制。优化商务环境,降低商务成本,建立健全社会化服务体系,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取消一切不合理收费,切实减轻企业负担。还要进一步优化法制环境,根据国家有关法规和政策,修订完善保护私人财产的地方性法规,切实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
  最为重要的是,要细化落实国务院出台的一系列鼓励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举措,让国家支撑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实实在在的“落地生根”,不要成为可望而不可及的“馅饼”。
  (二)依托三大国家战略,再创体制机制新优势
  针对浙江民企“投资难”、“创新难”、“盈利难”,面临领先机制丧失、发展动力减弱的状况,要依托三大战略,在资源等要素制约越来越紧张的情况下,推进新一轮的体制机制创新。同时,结合14个产业集聚区建设,集聚有限的资源要素,提高要素使用效率,打造项目和创新平台,解决民企“投资难”、“创新难”、“盈利难”。进一步启动浙江经济发展的内在活力,这是浙江民营经济再次超越和领先的路径。
  浙江民营企业大量外流,一方面是其寻求投资洼地、扩大生产的需要;另一方面也的确是浙江缺乏具有潜力的投资项目造成的。为此,积极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打造项目和创新平台,吸引民营企业加大投资,做大做强。如可以依托三大国家战略,集聚好的投资项目,打造项目平台,吸引民营企业加大省内投资,如引导民企参与海洋经济示范区建设。最近温州设置400个项目,投资规模达到4700亿,可以说为民营企业投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解决了民企“投资难”。有了好项目,企业和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得以提高,民营企业“盈利难”自然而然就破解了。
  针对民企转型无力、创新缺钱、科技缺人的情形,要在结构优化和产业升级上下功夫,推动民营经济转型发展;提高素质、增强内生动力,推动民营经济创新发展。政策上应更大力度地支撑民营企业的科技创新平台、支撑战略性新兴产业、培养和扶持成长型企业等。同时,加大民营企业创新科技投入和人才投入,设立更多的创新和风投基金,引导和刺激民营企业创新发展。如2011年,新光控股集团在没有增加一亩土地,没有增加员工的情况下,业绩增长50%以上。“靠的是科技和研发,靠的是品牌和销售渠道的建设,整体的附加值得到了很好的提升,转型已经初见成效。”周晓光认为,中小企业应该努力练好内功、加大科技投入,以此解决“创新难”。
  (三)顶层设计创新金融,解决民企“融资难”
  时下,“融资难”成为民营企业生死命门,以及发展壮大的最大门槛。目前,中小微企业要坚守实业做强主业,面临最大的难处是融资难。为此,政府、银行、企业必须加强联手创新突破、克难攻坚。加大对小微企业的信贷,创新金融产品,重点保障有发展前景、资金周转暂时困难的小微企业,确保小企业贷款增速不断提升。
  更为重要的是,作为中国民间金融最为发达的地区,浙江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要有前瞻思维和顶层设计,绝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为此,应建立一个多元化的中小企业服务体系,如不仅具有完善的融资担保功能、财政贴息等风险补偿机制和税收优惠政策,还应在设立中小企业银行、制定中小企业信用标准、规范管理拓宽民间融资渠道以及发展中小企业直接融资等方面做出全方位规划和顶层设计。在此基础上,依托浙江民间资本丰厚、民间金融活跃的优势,规范民间金融,以温州国家金融改革试验区为核心打造中国民间金融中心,成为中国乃至全球解决中小企业融资困境的先验区和先行区,一劳永逸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这个世界性难题。
  (四)积极引导民企投资实体,强筋壮骨做强主业
  由于近十年来,浙江大量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纷纷进入房地产领域,导致企业资金都陷入地产领域,严重削弱了浙江制造业等实体产业的发展。这酷似亚洲金融危机之前日本和东盟各国的情形。当“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受到美国等西方严厉压制之后,日本、东盟各国经济都一步步地掉入了“三明治陷阱”,而这个“陷阱”是诱发泡沫经济的关键所在。所谓“三明治陷阱”,反映的是一个国家“实体经济”恶化的生存环境,即在成本大幅提高和销售价格不断下跌的双向挤压下,实体企业利润(中间层)迅速变薄。落入“三明治陷阱”的国家,其经济一般都会极速泡沫化,因为企业为了维系生存、维系收益,被迫将大量资本投向房地产、投向股市,以至整个经济迅速泡沫化。
  对此,应积极出台政策举措,大力引导民营企业投资实体经济,避免落入“三明治陷阱”。如利用新36条,积极完善市场公平准入机制,拓宽民营经济准入领域,积极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海洋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领域。针对民间投资、尤其是制造业民间投资增速低的局面,制定具体政策,适当限制民间资本在虚拟资本上的过度投机,鼓励民营资本投资实体经济和创新发展。如前期,浙江出台了《www.yabovip11.com企业债权转股权登记管理暂行办法》、《www.yabovip11.com股权投资企业、股权投资管理企业登记办法》,集中解决了目前非常流行的创业投资、产业投资等各种股权投资基金在工商登记中遇到的政策性问题。允许债权转股权、设立“股权投资”企业两项新政,将深度发掘债权和股权两项重要资源,为浙江雄厚的民间资金开辟了投资实体产业的新渠道。一直坚守实体经济、并且迅速强大的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认为,“民营经济应该要回归实体经济,当然现在做实体经济,税费比较高一点,难度比较大一点,但是我觉得大家可以靠科技创新,提高产品的附加值,仍旧能把实体经济搞上去。”
  (五)加大尊商、亲商、兴商力度,形成大发展合力
  目前,省外投资创业的浙江人超过640万人,2008年销售规模1.767万亿元,相当于当年浙江GDP的八成以上,几乎在省外“再造一个浙江”,这一格局显示,浙商的投资脚步紧随国家相继实施的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等区域发展战略。但现在回过头来看,企业走出去并非都是积极、正面的,走出去虽然增强了企业的竞争力,推动了企业所在地的经济发展。但浙江企求的高新技术等企业却没有大量发展起来,这导致了时下浙江企业和产业青黄不接。更为严重的是,在温州等地甚至出现了产业空洞化的迹象,这对浙江经济来说是非常不利的。这也导致了近十年来浙江经济增速相对于江苏、山东等地不断放缓的态势,使得浙江经济总量差距与他们拉大。
  面对浙江企业走出去的浪潮,现在是积极引导浙江人在外企业走回来的关键时候了,加大尊商、亲商、兴商力度。把坚持服务浙商,作为感召浙商的重中之重,急企业之急,想企业之想,努力让民营企业经济上有效益、社会上有地位、政治上有荣誉。着力在“走出去”、“引进来”互动融合上下功夫。推进浙江人经济向浙江经济转化。努力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充足的阳光、空气、土壤、雨露和水分,坚定不移推进民营企业大提升,毫不动摇支撑民营经济大发展,加快集聚天下浙商巨大能量,合力共推浙江继续走在前列。比如,创建良好的发展空间和政策环境,吸引浙江人企业回归,尤其是总部经济发展。在金融、财政、税务、土地等政策上积极支撑浙江企业走回来。为回归的浙江企业进行投融资补贴和担保,在财政和税收上给予一定的支撑和优惠,对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企业给予用地指标的倾斜等等。为回归企业打造一个发展和政策优于其他地方的成长环境。

(编辑系区域经济研究青年学者) 

 _
  上一篇:迈向现代化的新征程
下一篇:破解民间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的制度性障碍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