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5期 2012年>> 理论前沿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7
实现由消费品出口大国向资本品出口强国转变的思考
刘 云

  一、中国消费品出口为何受到欧美金融资本与产业资业“双重剥削”
  香港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在其新著《大家的日子为什么这么难》曾论述中国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出口的毛利率为什么低?“中国玩具业的出口毛利率低到接近零,而美国玩具企业美泰的毛利率,在2007年超过了40%。美泰不做制造,它掌控了除制造以外的其他所有产业链环节,包括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零售,因此美泰掌控了销售的定价权。美泰给中国制造商每个玩具1毛钱的利润,而它可以赚3.6美金。”
  再思考玩具工厂的生产成本,购买原材料的时候,定价权又被华尔街掌控,同时,生产出来的产品价格又被美泰这样的企业控制着。给美泰取了个名字,叫做“产业资本”;给华尔街也取了个名字,叫做“金融资本”。可以说,中国的制造业是前有狼后有虎;金融资本好比是狼,产业资本好比是虎。具体点说,购买原材料时,金融资本在控制着大家的价格;销售时,产业资本控制着大家的价格,它们一起把夹在中间的大家剥削得干干净净
  欧美国家为什么会把制造业放在中国?因为制造会破坏环境、浪费资源,它们不愿意要这种东西。所以,就把除制造环节之外其他产业链的环节全部控制在手上。这样,欧美各国就透过金融资本、产业资本控制原材料和销售的定价权,然后把制造环节放在中国。因此,中国越制造,欧美就越富裕。笔者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欧美金融资本与产业资业对中国制造业的“双重剥削”。但郎咸平教授忽略一点,并不是制造业所有的出口产品都会受到“双重剥削”,只有出口消费品才会受到“双重剥削”,这是消费品的特性造成的。
  在美国市场销售的一种“中国制造”玩具,商场零售价为100美金,这100美金价值的分配是,中国生产企业每件成本为12美金,其中包括工人工资、原材料、水电等各项支出,毛利仅为3美金;香港贸易商转口美国,每件毛利是28美金;美国进口商的毛利为每件32美金;美国批发商的毛利为7美金;美国零售商的毛利为18美金。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普遍现象。从中国进口价值1元人民币消费品,在美国零售商场卖1美金乃至更高是很正常的。大头利润被美国进口商、批发商、零售商、物流商等中间商拿走。以美国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为例,每从中国进口价值100亿美金的商品,沃尔玛的利润可达130亿美金左右,而中国生产厂的利润只有3至5亿美金。这种价值链的利益分配说明一个问题,出口消费类产品必须进入国外千家万户,可大家又不掌握流通渠道,就得把很大一部份利润分给流通渠道的中间商,实际是为香港转口商、国外进口商、批发商、零售商等中间商打工,遭受中间商的层层盘剥,中国厂商自然获利很少。
  在消费品的销售中品牌效应突出,大家出口的自有品牌消费品,哪怕价格只有国外名牌的几分之一、十几分之一,哪怕品质与国外名牌相当,销路也不一定好。典型的是在美国市场销售的由中国企业代工生产的耐克运动鞋,每双售价在100美金以上,而同样是由中国企业生产的中国品牌运动鞋,其品质与中国企业代工生产的耐克运动鞋应是大致相同的,但售价也就每双10多美金。名牌与非名牌消费品售价为何相差如此之大?这不仅是出于对消费者对名牌的高度信赖,也是出于一种炫耀等心理满足。同时,服装、玩具、鞋帽等日用消费品毕竟价值有限,耐克运动鞋售价尽管上百美金,但也是一种相对低价值商品,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较低,售价高一些也能承受。所以相当数量的美国消费者宁肯选择价格高出10倍的耐克运动鞋,也不肯选择低价的中国品牌运动鞋。只有那些实在买不起高价耐克鞋的低收入者,才会被迫去买低价的中国品牌运动鞋。消费品销售中强大的品牌效应造成低价中国鞋在美国市场上反而竞争不过高价的耐克鞋,中国企业生产的中国品牌运动鞋,出口只能被迫走低价路线,如此低的售价即使低价卖出也赚不了多少钱。如果自主品牌销售不好,被迫给耐克代工,使中国制造运动鞋贴上耐克名牌,售价差涨了10倍,但这种由品牌效应带来的高额涨价收益基本上落入耐克等品牌商手中。
  综上所述,中国出口消费品受欧美金融资本与产业“双重剥削”症结,就是受国外中间商的层层盘剥与国外名牌的制约、打压,这使中国消费品制造企业出口收益甚微,无力给工人大幅涨工资,农民工只能挣到微薄的血汗钱,成为“双重剥削”最大受害者。


  二、造出口船为何能有效避免“双重削削”
  中国出口消费品受欧美“双重剥削”症结找到了,中国制造摆脱“双重剥削”办法也就有了,那就是减少消费品出口,大力发展比消费品技术含量高得多,以机械装备为代表的资本品的出口。在经济学中,资本品是指企业或用户用于生产、运营的机器设备,即固定资本。大至船舶、客机,小至机床、卡车、起重机等就是资本品。在资本品出口上,中国船舶出口甚称典型。英国造船和海运动态分析机构克拉克森(Clarkson)称,连续7年稳坐世界第一宝座的韩国造船业,2010年被中国超越。造船业三大指标——手持订单数量、新增订单数量、完工量中国均居首位,而韩国退居第二。中国制造的船舶70%供出口,中国已成为船舶出口的超级大国。
  任何船舶都是焊工用无数的钢板一块块焊接起来,因此,造船厂中焊工要占技术工人总数的80%。在中国造船厂,又苦又累的焊工主要是农民工兄弟,虽说工作辛苦,但收入还不错,即使初级焊工,年薪也能达到4万左右,高级焊工年薪能达到6、7万。而沿海无数生产出口消费品的企业,如给耐克等名牌代工企业流水线上的农民工,月薪最多2千元,年薪仅2万元左右。同样是生产出口产品,为何造岀口船的农民工焊工收入会比给耐克等名牌代工或生产出口消费品的农民工收入高得多,原因何在?
一是出口船舶等资本品可摆脱国外中间商的层层盘剥。船舶是种高价值的资本品,单艘售价少则几千万美金,多则上亿美金,因此国外船东即航运企业是不会通过中间商来采购中国船舶的,因为即使中间商赚走5%的利润也意味着国外船东将损失数百万美金,没有任何一家国外船东愿意让中间商“白宰”一刀。国外船东均不通过中间商,直接到中国船厂来洽谈订购,这种没有中间商的交易模式可称之为“直接销售”(简称“直销”)。 “直销”模式可使中国船厂与外国客户摆脱中间商的盘剥,不仅可大量节约双方的流通、交易费用,还能使中方企业和外国客户进行面对面的直接沟通,提供直接服务,能及时和最大限度满足外国客户不同需求。
  二是船舶这类高价值的资本品虽也有品牌效应,但品牌效应远不如消费品那样突出。中国造船产量虽超过韩日,但在技术、质量上与韩日有一定差距,如果说韩日船舶是名牌,那么中国制造船舶还不是名牌,顶多是准名牌,但这种由品牌不同给同类型船舶带来的售价差距在10%至20%之间,绝不会像耐克鞋那样会相差10倍。也就是说,中国制造的船舶只要比韩日同类型船舶售价低15%左右就会产生明显的市场竞争优势。
  船舶等机械装备类资本品主要用于经营性质的运营或用于投资办厂,以谋求投资回报与赚钱。所以被称为资本品,资本是要追求投资回报的,是要追求最大限度利润的。客户购买资本品目的就是为了追求投资回报,追求多赚钱。
  国外船东买中国船舶,不是像消费者买耐克等名牌消费品那样追求一种炫耀、显罢之类心理满足,而是为了通过船舶载货运营来追求投资回报与赚钱。同时消费品属家庭或个人自用,不存在投资回报问题,单个消费品毕竟价值有限。但是对船舶这样的单价少则几千万美金,多则上亿美金高价投资品来说,售价别说高出10倍,哪怕只高出10%,用户也难以承受。反过来讲,只要一条船采购单价降低10个百分点,就意味着能为国外船东少则节约数百万美金,多则节约上千万美金,这是一个惊人的天文数字,采购成本的大幅降低能极大提高了国外船东的投资回报。
  金融危机后,国外船东普遍“差钱”,很多国外船东都是从国外银行贷款买船,还本付息的压力很大,所以国外船东对价格非常敏感,都会倾向采购售价较低、投资回报更高的中国船舶。所以在船舶等资本品销售与岀口中,投资回报为王,品牌作用相对淡化,投资回报不如中国船舶的日韩名牌船舶自然是叫好不叫座,其品牌对中国出口船舶的打压与制约作用很有限。在资本品领域,代工很少见,起码没有任何一家中国船厂去为日韩名牌船舶代工,中国品牌的船舶销售好,竞争力强就没有必要去代工。不仅船舶如此,其它资本品出口也是如此。
  出口中要完全摆脱“双重剥削”,在今后相当长时间内都不太可能,大家唯一的选择是最大限度的摆脱,即把“双重剥削”对中国制造业出口的负面影响降低到最低限度。这方面,中国船舶制造业是成功的典范。正是因为中国船舶制造业摆脱了国外中间商的层层盘剥与国外品牌的打压,使得中国船舶出口利润率即使在目前造船业不景气情况下也能达到10%至15%,如此高的利润率才能使中国船厂的农民工焊工挣上相对体面的工资。当然,不仅是船舶,凡出口机械装备类资本品的利润率均比出口消费品的利润率高得多。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出口的劳动密集型消费品受欧美金融资本与产业资业“双重剥削”,企业出口利润率通常不超过5%,低的仅2%、3%,如此低的利润率,企业想给农民工加工资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很难突破两千元月薪的上限,虽同是农民工,但何时能像船厂农民工焊工那样挣上相对体面的工资更成了一件遥遥无期的事。
  通过资本品出口典型代表的船舶出口与消费品出口的利弊比较,对制造业出口前景没有那样悲观,关键是选择什么样的出口产品,如继续按照某些主流经济学家所极力主张的所谓比较优势理论,继续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消费品生产与出口,那就会“中国越制造,欧美就越富裕”。唯有大力发展船舶等机械装备类投资品出口才能最大限度地摆脱“双重剥削”困境,才能强国富民,这也正是中国制造业的希翼与发展方向所在。


  三、船舶等资本品出口可有效规避6+1“阴谋”
  郎咸平教授在他的《产业链阴谋》一书中曾提出一个有名的“6+1”产业链模式:“1”就是纯粹的制造业,大家称自己为“制造业大国”,其实完全搞错了。真正的制造业大国不是中国,是美国。他们是把价值最低端的最浪费资源、能源,最破坏环境的生产制造环节都转移到中国。“6”是怎么回事呢?就是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零售。这六个环节都掌控在美国人的手里。在这样一种产业链定位下,中国就沦落成产业链的最低端即“1”的打工者,只能挣点血汗钱。笔者认为,“6+1”产业链模式虽有可取之处,但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即只适用于玩具、服装等劳动密集型消费品生产与出口,但不适用于资本品的生产与出口。以中国为尼日尼亚发射通信卫星为例,2007年5月14日,我国首颗以整星方式出口的“尼日利亚一号”通信卫星成功发射,这是中国人自己生产的卫星首次走出国门。表面上看,尼日尼亚买的仅是一颗中国通信卫星,但中国通信卫星得由中国长征火箭来运载,得由中国西星卫星发射中心来发射,卫星上天就得由中国卫星地面监控站进行监控……所以中国卫星出口带动的是从卫星、运载火箭到地面监控设备、国外技术人员培训等整个卫星产业链出口。航天产业是我国少有的具有完全自主常识产权,完全掌握核心技术的产业,中国出口卫星产业链与西方无任何联系,美国想对中国搞6+1“阴谋”都没门。
  在船舶出口中,中国造船厂负责的决不仅是“1”即生产制造环节,国外船东会在进口船舶的合同中对船舶各项技术指标、船用配套设备等提出各项要求,但船舶的技术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等环节,基本上由中国造船厂负责完成,所以中国出口船舶实际上是带来整个船舶产业链出口,这就能使中国造船厂获得较高的出口收益与利润率。所以在船舶产业链出口中,并不存在6+1“阴谋”与问题。
  在资本品出口中,“6+1”模式中“6个环节”可合并为“直接销售”一个环节,6个环节只剩下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直接销售4个环节,“6+1”模式变成了“4+1”模式。出口资本品“4+1”与出口消费品“6+1”模式所根本不同的,不仅是产业链通过合三为一的方式减少了2个环节,而且“4+1”模式中的“1”即生产制造环节重要性大大提升,成为资本品出口的龙头。因为中国企业只有具备了对卫星、船舶等资本品的强大生产制造能力,国外客户才会把“4+1”中除“1”外4个环节放心交给中国企业去做。所以,应把“4+1”模式颠倒成“1+4”模式,“1”是龙头与主角。中国企业要靠产业链出口获取最大出口收益,就得靠资本品出口“1+4”模式,以“1”这个龙头与主角来带动其余四个环节一起走出国门,通过“1+4”整个产业链出口获取最大出口收益,这是条强国富民之路,中国卫星与船舶出口是两个成功典型。


  四、依靠资本品出口1+4模式来带动中国“大学生密集型产业”的发展
  与消费品“6+1”出口模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船舶等资本品出口“1+4”模式中,不仅“1”的生产制造环节,而且“4”均具有“境内”特征,基本分布在国内,这就能为国内大学生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带动中国“大学生密集型产业”的繁荣与发展,所以资本品出口“1+4”模式是典型的“大学生密集型产业”。
  体积庞大、结构复杂、技术含量高的船舶生产制造比消费品复杂上百倍都不止,因此船舶生产制造环节中“1”,是个技术密集型与劳动密集型相结合的环节,即需要焊工、农民工等大量体力劳动者,也需要大量的工程师进行技术引导、技术攻关、生产组织等技术工作。只要到船舶生产现场去参观,到处可见忙碌的工程师的身影,因此船舶生产制造环节对工程师需求很大,这就能为国内大量的工科毕业生创造就业机会。
  船舶出口“1+4”模式中除“1”外,“4”即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 储运输、直接销售4个环节,均能为中国大学生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一是船舶设计环节能为工科生创造大量就业机会。中国船舶出口比例之所以高达70%,是因为中国完全掌握了出口舶舶的设计技术,船舶设计非常复杂,需要大量工科毕业生来当设计师,从事船舶的设计工作,这是典型的脑力密集型环节。二是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这两个环节与物流专业密切相关,能为物流专业毕业生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三是直接销售环节需要大量营销专业、外贸专业及外语专业大学毕业生来从事相关对外售销工作。
  船舶出口“1+4”模式的分析表明,从“1”到“4”每个环节主要在国内完成,均能为国内大学生创造大量就业机会,是典型的“大学生密集型产业”。不仅是船舶,其它资本品的出口也是如此
  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出口消费品“6+1”产业链模式使得除生产制造的“1”留在国内,其余的“6”均延伸到“国外”(或境外),“软的生产环节”来带动美国等进口国的“大学生密集型产业”发展。
所以从带动国内“大学生密集型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资本品出口的“1+4”模式明显优于消费品出口的“6+1”模式。
  对技术含量不高的劳动密集型消费品出口来说,如果大家不重视研发,着力发挥劳动力与原材料低成本的优势,搞三来一补、搞代工,也能做到大批量出口。但大家耗费大量原材料与能源,严重污染了环境,却只能赚到微薄的血汗钱,必然陷入“产业链阴谋”与“双重剥削”的困境之中,这当然是违反科学发展观,也是不利于可持续发展的。笔者以为,转变我国外经贸增长方式、促进外贸结构优化升级关键是实现从消费品出口大国向资本品研发、出口强国的转变,以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的资本品出口,逐步取代低价消费品出口。当今世界所有的贸易强国均是资本品研发与出口强国,资本品研发与出口能力才是衡量贸易强国最重要标准。通过船舶等资本品出口不仅能有效破解“产业链阴谋”,最大限度减少“双重剥削”,而且还能有力带动中国“大学生密集型产业”的繁荣与发展,可谓一举多得、一箭三雕,这是我国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变的必由之路和唯一选择。

(编辑单位:成都益林管理咨询企业)

 _
  上一篇:新型城市化是实现基本现代化的主动力
下一篇:浅析提高和加强政府信息安全防护与管理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