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5期 2012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7
总量矛盾
刘福垣

  总量矛盾是所谓总需求与总供给的矛盾。这是所谓宏观调控的理论前提。实际上所谓总量矛盾不过是由统计误区造成的一个伪命题。人们的物质学问需求是无止境的,不断增长的欲望和生产不足的矛盾是人类与自然之间永恒的矛盾。在一定意义上需求永远是大于供给的,根本不可能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在基本上克服了生理性消费需求不足之后,人们不再议论这个永恒的矛盾,从西方经济学引进了总需求和总供给的矛盾,并称之为总量矛盾,又把这个矛盾当作发展或运行的主要矛盾来讨论,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所谓的宏观调控理论。从统计结果看问题,总需求和总供给的矛盾在表面上看来也是一个永恒的矛盾,不是总供给大于总需求,就是总需求大于总供给。其实,这个矛盾客观上是不存在的,对这个不存在的矛盾,政府却煞有介事地忙于所谓的宏观调控,不过是在那里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为了破除宏观调控的迷雾,大家必须重新认识这个所谓的总量矛盾。
  自1997年出现物价同比下降以来,许多人认为供大于求的总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治理通货紧缩、解决总量矛盾是当务之急。在这种思想引导下,政府的实际操作是不断降低利率放松银根,刺激消费、发行国债,加大投资和出口退税力度。2003年上半年,投资和进出口都是两位数甚至三字头的增长,担心经济过热,又采取紧缩银根的刹车动作。这前后的措施相反,理念是相同的。这一政策思路没有抓住我国经济中的主要矛盾,盲目照搬西方经济学对成熟市场经济的调控理论。在多年的经济调控实践中,冷热交替的物理疗法的效果始终不理想,对此大家应该认真反思。
  每当物价指数同比下降,存在大量市场剩余,人们认为总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总供给大于总需求。那么,1994年、1995年前后一个时期内,总需求大于总供给,物价指数两位数上升,说明总量矛盾比今天还严重,也应该说总量矛盾是主要矛盾,不过供求形势相反而已。物价上升,供不应求,物价下降,求不应供。试问何时没有总量矛盾?何时总量矛盾不是主要矛盾?供求平衡只存在于理想之中,存在于历史的平均数之中。在符号经济中,总量矛盾是绝对的、永恒的、惟一的,因而在实际工作中就不可能是主要矛盾,对于发展和运行而言实际上等于没有这个矛盾。
  在正常的市场经济条件下,短缺和剩余都是供方结构性矛盾的反映;在我国政府主导经济的条件下,需求过旺是各级政府盲目跃进的产物。所谓求大于供,是计划需求扩大了实际需求之后同实际供给形成结构性矛盾的反映,不是市场供给和市场需求的矛盾,因而也不能用调控市场的措施来解决。客观上只存在个别产品、要素的供求矛盾,不存在社会总产品的总的供求矛盾。可统计的总供给和总需求在实质经济中缺乏时间上的统一性,形不成一对矛盾。
  个别产品的市场价格公式P=W*D/S,其中W为价值,S为供给,D为需求。当D=S时,P=W,大家几乎找不到这一时点。一般情况下不是D>S,就是D<S,因而不是P>W,就是P<W。当P>W时,该产品价格大于价值,有价值转入,当P<W时,该产品价格小于价值,有价值转出。对社会总产品来说,这部分产品获得的转入价值总和等于那部分产品转出的未实现的价值总和,社会总产品的总价格等于总价值,所以总需求恒等于总供给,即∑D=∑S。也就是说总剩余∑(S-D)等于总短缺∑(D-S)。在统计期内,全社会投入的总劳动(物化劳动和活劳动)作为一个既定的总量,不因配置结构而改变,在一个地区投入多了,在其他地区必然投入少了,在某个产业或产品投多了,在其他产业或产品肯定投入少了。因为总剩余等于总短缺,有剩余必有短缺,所以总需求应该等于总供给。因此,客观上不存在总供给和总需求的矛盾。从实质经济看问题,从发展看运行,只存在结构矛盾,没有总量矛盾。所谓总量矛盾只存在于符号经济之中,不过是实质经济中结构性矛盾的统计性虚像。
  符号经济中的统计结果,不是总需求大于总供给,就是总供给大于总需求。关键是统计内容的时空不对称,剩余掩盖了短缺,或短缺掩盖了剩余。这是因为供给和需求的品格、性质不同,生产结构和消费结构不对称。生产结构一般都滞后于消费结构的变化。供给的内容和数量只能代表过去和现实,而需求的内容和数量却代表现实和未来。它们对称的等量的只是现实的部分,因而总是部分产品的价值得到实现,部分需求得到满足,过去的产品成为现实的剩余,未来的需求成为现实的短缺。总供给和总需求在时间上没有统一性,因为过去和未来不在一个时点上,所以总供给和总需求构不成一对矛盾,时间上缺少统一性,它们在时间上有统一性的部分,只是供给和现实需求相当的部分。总供给和总需求可以用下图来表示:


 


S2=D1代表实现了的供给和需求。S1代表剩余,不符合现实需求的供给,D2代表未实现的需求,但对需求而言是现实的,不是没有购买力,而是实现不了,相对现实供给而言未来才能实现。只要在剩余没有丧失使用价值之前,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消费,生产剩余的劳动量在再生产中投向短缺,去创造需求,实现未实现的需求,结构就逐步调整到合理的结构。从社会劳动总量看问题,圆S和圆D是两个面积相等的圆,不过由于投入结构不符合需求结构,两圆心不在一点上,而在图形上形成了供给和需求的矛盾状态。实际上S1逐步缩小,S2逐步扩大,D2也会逐步缩小,在某一个时点上两圆心重合,即S1为零,D2为零,统计将显示S=D。当然现实中这是不可能的,错位是常态。而在符号经济中,统计总供给时反映的S1+S2为总供给,统计总需求时,只统计D1,无法统计D2,甚至观念上根本没有D2这回事。所谓需求不足,在人们眼里,需求只是D1。其实在剩余和存款并存时期,D2转化为储蓄,等待短缺的供给,我国当前的供求关系正是如此。在我国的现实经济生活中,社会保障(包括医疗)、教育和中低收入阶层急需的住宅都严重短缺,正是这些短缺才造成大量的所谓剩余。而在统计上这三大需求并没有真实地反映出来,造成物价下降和有效需求不足的假象。实际上有效需求及其价格水平只统计了实现了的一部分D1,而D2没有统计出来。无效供给的剩余掩盖了有效供给的不足。供给和需求的有效性是相对的,是在一定的发展阶段上运行体制、机制、特定分配和交换关系前提下的有效性。离开了特定的交换前提无以判断有效无效。大家暂且不谈使用价值意义上的供给结构和新的需求结构的矛盾,仅就现存分配和交换关系而言,某些供给也是无效的,没有有效需求的供给就是无效供给。
一部分产品,从使用价值上看符合现阶段需求,但在现实市场上变成了剩余,在交换关系上成为无效供给。这部分产品对有购买力的人已不需要,需要的人又无购买力。因而对现实购买力它们是无效供给。排除使用价值问题,无效供给和无效需求是等量的。无效需求是社会保障不到位条件下收入两极分化过大的产物。目前我国相当多的剩余产品不是没有实际需求,也不是人们没有购买力,而是由于社会保障不到位,人们不敢消费。
目前,即使剔除违规、违法收入,在我国目前的按要素分配中,也必然会产生越来越大的个人收入差异,居民中出现最高、最低收入阶层,这是市场经济题中应有之义。从使用价值角度看,由于收入水平不同、消费结构不同,高收入者不需要的东西,低收入者还很需要,城里人已经不需要的东西,农村人还很需要;但从价值角度看,低收入者没有购买力,潜在的需求不能转化为现实的需求。这种制约于收入的有效需求,只有靠增加收入来解决,而不是刺激需求和鼓励消费所能办到的事。所谓假日经济不过是以有钱人没有时间消费为前提的,政策制定者忽视了更广大的人群就业不充分、收入低下的基本事实。目前要增加低收入者收入,不是运行调控所能做到的事,是必须通过调整国民经济发展战略和社会再分配政策,建立全社会统一的社会保障制度才能办到的事。
农民收入低于现存生产力可以达到的消费支出水平,是人多地少矛盾的必然结果。地不能再增,人必须减少。因而只有加速人口城市化进程,缩小城乡劳动者资源占有差距,才能提高农民的收入水平。对城市低收入者的收入问题,不能仅靠提高工资来解决,还必须靠社会再分配来解决。工资收入是按要素分配的结果,只要没有非经济强制,从市场经济原则来看,无论高低都是公平的;而从社会原则来看,如果个人支付能力低于社会生产力已经达到的劳动力再生产费用水平,则是不公平的。社会不公,要靠社会原则来解决,只有靠政府为居民提供社会保障这个公共品来解决。今天的税收收入不足以解决历史积累的公共品欠账问题,那么大家可以用历史上超额税收形成的国有资产来解决当前的社会保障问题。这就是时空转换,时间上的问题要靠空间来解决,空间上的问题要靠时间来解决。无论如何政府必须拿出社会保障资金来保障最低收入者劳动力再生产的正常进行。如果政府真正解决了社会保障问题,消费者吃了定心丸,银行中的大量存款就会转化为消费,这种消费客观上又是对短缺产品、对符合现阶段消费结构需要的一切使用价值的投资,就业问题将因此而大为缓解。一旦社会保障到位必然是四两拨千斤,一石激起千层浪,经济运行的景观将焕然一新。许多人可能又会从“通缩”论者一夜之间变成通胀论者了。
总而言之,在市场经济运行之中,只有结构矛盾,没有总量矛盾。政府的调控对象只是结构,而不是所谓的总量。总量调控不仅解决不了结构问题,反而冻结或扩大结构矛盾。而所谓宏观调控只能控制总量,所以不能轻言什么宏观调控,特别是不能把它日常化。这就像一般的发烧感冒吃降温药并不一定起好作用,发烧是身体抵抗力的反映,几天就自愈了,如果药量过大反而对人体有害;只有高温超过了人体抵抗力,才需要采取人为的降温措施。而结构调整的正常机制是市场,需要政府动手调整结构是市场失灵了。政府也不是直接去动结构,而是通过调整分配关系扫除行政障碍来达到调整结构的目的。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
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新型城市化是实现基本现代化的主动力
下一篇:实现由消费品出口大国向资本品出口强国转变的思考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