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5期 2012年>> 文史杂谈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7
史林散叶(三十六)
俞剑明

  追根溯源话“驸马”
  “驸马爷”三字在中国妇孺皆知,这与传统戏剧里那个负心汉陈世美有很大关系。然而追根溯源,“驸马”之名与“皇帝的女婿”之实的吻合,却是一个长达数百年的过程。
  既然是“皇帝的女婿”,自然要从第一位皇帝秦始皇算起。早在公元前224年,年仅29岁的嬴政就将女儿华阳公主嫁给了名将王翦。而“驸马”一词,则要到汉武帝初设“驸马都尉”一职时才出现。据《汉书·百官公卿表》记载,“奉车都尉掌御乘舆车,驸马都尉掌驸马”,唐代的训诂学家颜师古说明说,驸马就是“副马”。换言之,奉车都尉负责皇帝本人的出行,而驸马都尉负责给出行的皇帝故布疑阵打掩护。张良曾策划暗害秦始皇,结果误中副车,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奉车、驸马貌似职权不大,实乃关键岗位,非亲信不能担任,且年俸二千石,待遇相当于省部级。汉武帝托孤的四大臣中,霍光和金日磾分别担任过奉车和驸马。
  驸马都尉与皇帝女婿的首次重合,出现在东汉明帝年间。公元72年,明帝刘庄册封妹妹刘红夫为馆陶公主,下嫁的对象恰好是担任驸马都尉的韩光,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名副其实的驸马爷就这样在巧合中诞生了。可惜这位驸马爷并没有好下场,唯一记载下来的事迹是协助阜陵王刘延谋反,招兵买马、煽风点火,最后败露伏诛。
  到了三国时期,驸马依然不是皇帝女婿的代名词。比如曹操很赏识的郑浑,在曹丕称帝后被任命为侍御史,“加驸马都尉”,这个“加”字,说明此时的驸马都尉只是个荣誉头衔。最典型的是诸葛亮的两个儿子:亲子诸葛瞻娶了公主,被授驸马都尉;养子诸葛乔并未娶公主,同样被授驸马都尉。
  真正将皇帝的女婿称为“驸马”,是魏晋以后才有的事。曹魏时的何晏,因为与公主结婚,所以凭借皇帝女婿的身份加授了驸马都尉一职。此后,魏晋时代的皇帝便相沿成俗,给自己的女婿加封这个官职,如杜预(杜甫的远祖)与晋宣帝(司马懿)的女儿堂山公主结婚时,就加封为驸马都尉。
  魏晋以后,驸马已经不是实职,而只是成了一种荣誉称号,人们用“驸马”专门称呼公主的丈夫。如白居易《送兖州崔大夫驸马赴镇》诗:“戚里夸为贤驸马,儒家认作好诗人。”到了清代,驸马不再称驸马,而是按照满语的说法,改称为“额驸”了。


  公主择婿成悲剧
  明代有一条规定,公主择婿,不选文武大臣子弟,却要在低层官员或平民百姓中选取。这规定自有深意:生怕大官僚与内廷勾结,造成外戚之患。王世贞《阇山堂别集》说:“高帝(朱元璋)时,驸马尚主多以公侯子弟充之,而不甚拘年貌。易代以后,渐选之民间,而甚至驸马之父若属职官,则进级而俾令致仕(退休),此大不可晓也。”可见这种规定,连王世贞这位刑部尚书也不能理解。
  候选的驸马,照例要有人推荐,先初选三人,再由太后、皇后、皇帝及太监、妃嫔等评头品足,最后确定一人。在推荐过程中,自然会发生行贿受贿的丑事,因此入选者虽不是官二代,却都是富二代,这些驸马也并非都是令人满意的。万历十年(公元1582),永宁公主选婿,就因为太监头子冯保收了数万两白银贿赂,把一个肺痨病鬼选为驸马,这人叫梁邦瑞,是北京巨富之子,其父为了能与皇室结亲,化费金银无数。及至举行大礼,驸马爷已口吐鲜血,礼服染红一片,受贿的太监还说这是“挂红吉兆”。不到一个月,驸马爷撒手归西,好端端一个公主,伤痛懊悔,寡居数年,郁郁而终,堪称一出宫廷悲剧。
  还有一事也十分搞笑。嘉靖六年(公元1527),永淳公主择婿,初选三人之中,有两个是河南人,一个叫谢诏,一个叫高中元。高中元年方十六,容貌秀美,宫中太监妃嫔都认为他应入选;不料章圣太后偏偏看中了谢诏,选了他为驸马。那谢诏面貌还算可以,但头发特别稀疏,只因戴上帽子,得以遮丑。结婚以后,公主才发现丈夫头发少得连髻也扎不成,十分懊丧。夫妻之间毫无感情,而京师又流传“十好笑”的歌谣,说是“十好笑,驸马换个现世报”。嘲笑谢诏是个秃子,公主于是更加苦恼。
至于那个落选的高中元,回乡之后苦读经书,中了礼经考试的经魁,数年之间,中进士,入翰林,声名显赫。公主听闻,更加苦恼,常对丈夫大发雷霆。谢诏知道公主心事,有一回,借口中元节摆宴,邀请同乡,有意把高中元请到家中。公主暗暗欢喜,便隔窗偷窥她心目中的美男子是何模样。不料高中元近年发福得很,已变成个大胖头,一脸络腮胡子,面肉横生,同美男子丝毫沾不上边。公主看了,幻想顿时破灭,从此解开心结,不再口口声声骂丈夫为“秃子”了。知道此事的人都说,幸亏当年太后有眼光,谢诏虽是个秃子,他那机智却不是一般驸马爷所能企及。


  恨不生于平民家
  清代的话本、传奇中,常能读到贵族女人感叹:“恨不生于平民家”。这不是她们身在福中不知福,而是心中确有难言的烦恼。
  在清代,乾隆皇帝够强势了,但他依然无法阻止女儿的感情悲剧。固伦和孝公主是乾隆的第十个女儿,其母为妃子汪氏。按惯例,本来只能封为“和硕公主”,因乾隆特别疼爱她,给了她一个只有皇后所生女儿才能享受的“固伦公主”封号。乾隆45年5月,乾隆帝将只有5岁的十公主指配和珅之子丰绅殷德,9年后成婚。起初,丰绅殷德待十公主还不错,两人还生了个儿子。不料几年后孩子夭折,此后十公主不再能生育。为了承接香火,丰绅殷德接连讨了几房小妾,对十公主也就越来越冷落了。和珅被嘉庆皇帝处决后,丰绅殷德更是“饮醇酒,近女色”,对十公主冷若冰霜。固伦和孝公主长年心情抑郁,终于在道光3年9月去世,年仅49岁。
  皇帝的女儿尚且结局如此,何况那些臣子们的女儿了。大名鼎鼎的曾国藩,生了五个女儿,除小女纪芬外,没有一个婚姻美满。长女纪静的丈夫袁秉桢吃喝嫖赌,游手好闲,且对丈人很是不敬,气得曾国藩与之决裂。纪静回父家后受尽精神折磨,29岁就离开了人世。二女纪耀的老公陈远济幼时聪颖过人,长大后却变得平平庸庸,毫无志向,纪耀一辈子郁郁寡欢。三女纪琛的丈夫罗允吉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其母刀悍刻薄,纪琛陷在这种婚姻里痛苦不堪。四女纪纯本来运气不错,夫婿郭刚基人品知识俱佳,可惜体弱多病,21岁即撒手人世,扔下纪纯拖着两个儿子苦苦度日……
  婚姻不幸不能离婚吗?自己家权势那么大,想离婚岂不易如反掌?这些女子的不幸还真的在于不可能选择离婚。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强调妇女“从一而终”的封建礼教;另一方面是改嫁会遭遇重重阻力。虽说清政府没有完全禁止妇女改嫁,但这种不禁止只是针对官员们看不起的下层妇女,上层妇女不能享受这一“待遇”。清律规定:“再嫁之妇不得受封,所以重名器也。命妇受封,义当守志,不容再嫁以辱名器。”所谓命妇,就是丈夫或儿子有官职,朝廷给予封号的妇女。命妇即使丈夫去世都不允许再嫁,与丈夫离婚后改嫁,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了。
  “恨不生于平民家”,并非无病呻吟,它道出了封建时代许多上层女子的悲辛和无奈。

 _
  上一篇:新型城市化是实现基本现代化的主动力
下一篇:总量矛盾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