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5期 2012年>> 四海涟漪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1/7
此生排队无尽期
杨树荫
  中国人造字真是神了。
  千百年前祖先造的字,到如今竟越来越管用了。譬如说,排队的“排”字,那右边的“非”,就如人一个挨一个地排队的模样。“排”字,其原意是用手向外挤推,这就又有排队时你推我挤、用力相争的味道了,这“排”字,还不神么?
   中国人多,到处都是人,一旦要购物或办事,排队是少不了的。出门坐公交车,排队;买早点、吃早餐,排队;超市购物结账,排队;银行存钱取钱,排队。潮水般来去的人群,在各种不同的场合,排成曲曲折折的队伍。
  中国人一生不知道有多少时间耗在排队上,这本账,谁都算不清。
大概也是缘数,中国人的排队,竟是从小训练出来的。小孩进幼儿园,第一桩事就是学习排队,在老师的指令下,按个子高低,老老实实地排成一队,这人生的第一次排队,毕竟还是新鲜、兴奋。
  殊不料,这一排队,竟让一生都在排队,年年排队,天天排队,排啊排,永无尽头地排。任你如何意气风发,精神抖擞,这排队,一步一步地挪动,挪一步便停一阵,停一阵再挪一步,让你全部的精气神,一点一滴地耗散殆尽。
  早先的时候,商品奇缺,商店门可罗雀。过年过节时,有点紧俏商品,便热闹起来,尽管凭票购买,蜂拥而至的人们,照例排起长队。商店、菜场、粮站的门口,都是一字长蛇阵,男女老少顺着队伍缓缓地蠕动,节日最好的时间,都耗在了排队上。
  这样的排队,总算捱过去了。然而,中国人注定是排队的命,这命,捱得过去么?时至今日,中国人还是照样地排队,哪里人多,哪里便得排队。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排队,医院。如今的医院,早已失去了宁静、温馨的气氛,城乡各地赶过来的如潮水一般的人,在医院里流来淌去:挂号、门诊、体检、付款、取药,任何一处,都要排上长长的队。排完一个队,又疯了似地赶到下一个队,接着排。整个医院里,都是乱哄哄的、没完没了的队伍。
  最让人莫名恐惧的排队,火车站。火车站售票处,真个是排队的汪洋大海,到了春运的时候,这售票大厅排得水泄不通,人贴人、人推人,人堵人、人挤人,都已经不是人了,还得挣扎着排下去。这恐怖的场面时刻会有更恐怖的一幕:队伍还没排到,票子却卖完了!
  最大规模的排队,上海世博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参馆人数达7000多万人,创下世界之最。这7000多万人,全都是排队排出来的,进场排队,安检排队,每一个场馆都密密实实地排满了队,少则排二、三小时,多则排八、九个小时,日晒雨淋,为的是一睹异国他乡的风貌。如此多的人,以如此的耐心,排起了如此规模的队伍,中国人的排队精神让诸多诸多的友邦惊诧。
  最无奈无助的排队,堵车。中国人刚一有车,就到了以车排队的地步。社区里停车排队,街道上开车排队,高速公路上开车也排队。汽车排队,又是一种景象,一旦排上了,进也难,退也难,任你哭爹骂娘,谁都帮不上。河北高速公路竟创下了汽车排队达9个小时,世界上有如此的排队么?中国人有了汽车,以为少了羁绊,任人奔驰,却不想,仍然开着车去排队。当然,开着车排队,毕竟风光了许多。
  排队,是全世界共有的现象,即使发达的文明国家也少不了排队。只是中国式的排队,饶有中国风味。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人从排队买白菜、买豆腐,到排队买足球门票、买3D影片票,从排队买自行车,到排队开汽车,内里的变化已经翻天覆地,但总归还是在排队。这看似自然不自然、情愿不情愿地排队,每个人都曾经有过的、必经的排队,自然影响了中国人的思想和行为。
  长龙似的队伍,竟能久久地一动不动,踮起脚,前不见首;回过头,后不见尾。又有后面的人急着往前挤,这前面的人却又走不动,嚷嚷声,吵骂声,此起彼伏,声声烦心。这排队,排到后来,一个个人都会变得急躁、浮躁和暴躁,一旦争执起来,往往张口就骂,拔拳就斗。这种急躁、暴躁,在医院里又最常见,吵架斗殴,甚至拔刀砍人,已经到了连医院也要设警务室的地步了。
  长龙似的队伍,排队的人只管一步挪一步地往前走,尽管有满腔的无名火,却只能无可奈何地排着走。中国人历来有亦步亦趋的做派,排队让这种做派发扬光大了起来。亦步亦趋,步步紧跟,让相当一些人见队就排,竟不知为何而排。这种心态,还从排队延伸到日常的做人做事,“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顺从别人,跟着人家走,竟成为一种行事法则。
  长龙似的队伍,谁都不愿排。有门路的人,便去找关系走后门,这边厢还是闹闹嚷嚷的长龙阵,这开后门的人,早已到手而溜之大吉。没有关系没有门路的人,便会使出“插队”这一手。排队是老实人的规则,开后门、插队,是投机取巧的“规则”,当然也是邪的不正的“规则”,而邪的不正的“规则”又往往得利,这社会上老老实实的人便自认倒霉,只管吃亏。
  长龙似的队伍,现如今还创新排到了电脑网络上,这又让排队有了科技的味道,进入了排队的新境界:成百上千的老人排队等候养老院腾空的床位;几百、几千个人争考一个公务员岗位;几万、几十万的年青人争候国有企业、中央企业的招聘。这稀之又稀、少之又少的供给,竟让成千上万的人趋之若鹜。网络上的排队,看似无形,一旦从无形化成有形,却是密密麻麻、让人惊骇无际的人群。
  市场上一般性的排队,官员是不会“与民争利”的,浩大的队伍中,当然找不到县长、市长的身影。其实,官员也在排队,却是在排另外一种队:从副职升正职得排上多少年,从这一个职位升到上一个职位又得排多少多少年,如此旷日持久地排队,当官殊属不易。然而,很有些时候,又不必排队,让许多官员千方百计找门路、托关系,不惜求官买官。当官要排队,又有这么多的人都想排上去,而官位总是有限,于是又想出了将官员的福利待遇拿出来分配,多少年享受什么待遇,一年一年地排,一级一级地排,直到临终,讣告上写一句“享受XX级医疗待遇”,已经不知道是荣誉还是荣耀了。
  这不分官民的排队,这永无尽头的排队,但凡中国人,都已心力交瘁,没有人愿意排下去。
  然而,这么多人,不排队,行么?
 _
  上一篇:新型城市化是实现基本现代化的主动力
下一篇:史林散叶(三十六)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