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4期 2012年>> 理论前沿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2/31
我国总供需变动走势对广东区域协调发展的影响研究
刘璟

       区域的差距已经是造成广东经济发展总体质量和效益不高的一个重要因素。除此之外,区域的差距还造成富裕地区和贫困地区的社会群体在心态、行为和理念等诸多方面比较大的落差,从而影响了社会的公平与和谐发展。因此关注区域的差距最终缩小,实现广东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是关乎民生的重大课题。通过探索未来5-10年我国总供需变化对广东省产业双转移带来的影响,从而进一步通过产业双转移对协调发展的效应分析,探讨我国总供需变动走势最终对广东省四大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影响,是一件显得十分迫切而有意义的事。
       从广东省双转移的层面,借鉴系统动力学的相关理论,构建我国总供需变化对广东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影响的SD(system dynamics)模型,通过分析其影响的内在机理及相关实证表明:我国总供需未来走势会通过市场、资金、人口等重要“流”的流转和循环对广东产业转移产生重大影响,从而进一步影响到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增加其协调发展的难度。


      一、广东四大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现状
     (一)区域差距现状及缩小势头
       1、广东四大区域经济发展差距现状
      目前,珠三角地区与东翼、西翼、山区区域的经济发展差距较大。据统计,广东这四个区域的生产总值2009年分别为32147.0亿元(占79.4%)、2722.2亿元(占6.7%)、2915.2亿元(占7.2%)、2709.6亿元(占6.7%)。珠三角人均GDP达到67407元,东、西两翼和北部山区分别是16665元、18816元、16726元,珠三角与东、西两翼和山区人均比达4:1,且在沪、京之后排名第三,而东西两翼和北部山区均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
      2、东西北地区经济增长加快
      广东经济较不发达各大区域对珠三角地区追赶步伐加快。2009年,东西北地区生产总值、出口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固定资产投资和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以及东翼和粤北山区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均高于珠三角(见表1)。
      3、各市经济差距过大问题有所缓解
      2009年,全省21个市GDP发展差异系数为0.6467,略低于上年的0.6497,各市人均GDP最高与最低之比是7.53:1,也比上年的7.69:1有所缩窄。
     (二)产业结构调整加快
      1、第三产业比重持续上升
      如表2所示,在四大区域中,珠三角和粤西的产业结构已进入“三、二、一”阶段,而粤东和粤北的产业结构依然处于“二、三、一”阶段。2009年,珠三角和粤西的第三产业的增速均快于第一、第二产业的增速,分别达到了10.5%和16.2%。粤东和粤北地区第三产业的增速虽然略低于第二产业的增速,但都超过了10%。
如表3所示,与2008年相比,珠三角、粤东、粤西、粤北四大区域的第三产业的比重均有所上升,增幅分别为2.2、1.1、5.1和4.8个百分点。
      2、珠三角产业结构调整加快
      珠三角产业结构加快调整,第一产业稳中有加,第二产业增幅明显回落,第三产业保持平稳较快增长。2009年,珠三角三次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3.9%、8.6%和10.5%。三次产业结构比例由上年的2.4:50.3:47.3调整为2.2:48.0:49.8,其中,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的比重分别下降了0.2和2.3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比重升2.5个百分点。
     (三)就业扩大及就业结构产生新变化
      1、就业扩大
      2008年,全省培训农村劳动力58.5万人,新增转移就业106.4万人,同比分别增长51.6%及18.2%。2009年1至4月,累计新增本省劳动力就业37.7万人,比重同比上升6.3%;新增外省劳动力就业19.1万人,同比下降25.7%。东西北地区新增就业人数20.8万人,数量同比上升5.1%;珠三角城镇新增就业36万人,同比下降19.3%,新增就业呈现两升两降。所谓两升两降,指的是本省农村劳动力上升,外省劳动力下降;东西北地区上升,珠三角地区下降。
      2、就业结构新变化
      实施双转移后,就业结构产生了新变化。2008年,中共广东省委省政府关于双转移的决定以及建立现代产业体系的重大决策的实施,广东的就业结构发生新的变化。三次产业从业人员结构进一步优化,第三产业从业人员比重上升。2008年末,第一二三产业从业人员占全社会从业人员的比重分别为28.8%、39.0%、32.2%;与2007年末相比,第一产业从业人员的比重下降0.6个百分点,第三产业从业人员的比重上升0.6个百分点,就业结构继续由“二三一”格局向“三二一”格局转变。


      二、总供需变动对广东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影响分析
      借鉴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古典西方经济学、现代经济学、现代区域经济学的相关理论及系统论的观点,运用系统动力学的核心思维,构建我国总供需变动走势对广东区域经济发展影响的系统模型。我国总供需未来变化趋势对广东省区域经济发展的影响主要通过市场、人口、资金三大“流”流转循环而产生的。这里,主要研究会产生影响的变量,忽略其它影响小或无影响的变量。图1中,正关系表明某变量增加会引起相关联的另一变量增加,负关系相反,分别用带“+”、“-”号的箭头表示。通过对这一系统运行的总体主导因果关系图分析(图1),结合实际数据得出如下分析:
     (一)产业双转移与广东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首先,明确产业与劳动力双转移与区域协调紧密的联系。广东省区域协调发展面临的宏观背景和困境表明,解决区域协调发展问题的出路之一就是推进产业及劳动力在各区域之间的转移。以产业及劳动力转移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的基本思路是:健全市场机制与合作机制,实现产业、人力资源政策与区域政策相结合、遵循空间均衡和生态效率的原则,充分发挥东、西、北部崛起在区域协调发展中的纽带作用等。目前,广东省区域经济发展的规律已经初步显现。东、西、北、中部互动发展的格局已经逐步形成,中部向东、西、北部进行产业转移,中部吸纳东西北部转移的劳动力的双赢局面。现在,珠三角已经产生了这种推力,而广大的东西北部地区经过十多年的准备,也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吸取能力。
     (二)基于“资金流”的机理分析
      1、我国投资放缓的变化趋势将加大广东省区域经济发展差距
     如图1所示,诸如投资审批手续的繁琐等障碍则会对系统构成负影响。与此同时,资产规模又控制着生产能力,这之间很明显有着闭环回路。在这一闭环中,投资控制着资产的形成,投资成本限制着投资欲望,除资金以外其它资源的短缺制约着生产能力,同时过高的负债率带来财务风险,影响着再投资。
      目前,珠三角与粤东、粤西、粤北相比,投资力度相差悬殊。如表4所示,2009年,珠三角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9603.55亿元,占全省比重达71.9%,为粤东、粤西、粤北投资总额的2.56倍。除珠三角以外,粤北的投资力度最为强劲,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1799.06亿元,占全省比重达13.55%,与粤东和粤西的投资总额大体相当。粤西是四大区域中投资力度最弱的,仅为812.73亿元,未突破千亿元大关,占全省比重仅为6.1%。粤东的投资力度较弱,仅为1137.80亿元,在全省所占比重为8.5%,约是珠三角全社会固定投资的1/9,相差甚远。
表4  2009年广东省四大区域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
区域 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
(亿元) 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
增速(%)
珠三角 9603.55 22.7
粤东 1137.80 28.7
粤西 812.73 31.7
粤北 1799.06 21.9
全省 13353.15 19.6



       在目前这种格局下,由于未来我国投资将放缓增长,如果没有优先保证欠发达地区的投资力度的话,在总投资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各地区的投资总量的增速也将会随之减少,这对本来就存在投资力度悬殊及迫切需要投资的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的经济发展会造成较大的影响,从而加大区域间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
     2、基础设施条件的巨大差异将影响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从“资金流”反馈回路中的政策变量的分析来看,优良的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是商品和生产要素顺畅流动的载体,是广东各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条件。而广东省各地区的这些条件相差较大。以四大区域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情况为例,差异明显,如表5所示。由于各地区的基础设施的差异,造成各地区对外来资金吸引力是不同的,这差距会造成广东欠发达地区在招商引资方面处于弱势,从而会造成各地区的经济发展差异加大。
表5  2009年广东省四大区域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情况
区域 通车里程
(千米) 桥梁
(座) 港口货物吞吐量
(万吨)
珠三角 54261 14707 82457
粤东 19350 4874 4654
粤西 43715 7765 14291
粤北 67634 12666 102761
全省 184960 40012 



     3、我国内外需的变化将扩大广东省区域经济发展差距
      国际国内市场需求也会对广东省投资会产生影响。2009年,除粤东在出口、进口和实际外商直接投资方面均呈增长趋势外,其他三大区域的对外经济增速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如表6所示,在出口方面,珠三角的出口降幅最大,较上年下降11.7%;粤西较上年下降3.9%;粤东和粤北地区的出口增速分别从2008年的8.5%和20.6%下降到1.3%和4.6%。在进口方面,除粤东继续保持12.9%的较快增长外,其余三个区域均出现10%左右的降幅,粤北的进口降幅最高,达16.4%。在实际外商直接投资方面,粤西增速较上年大幅下降,降幅为37.6%,粤北地区出现8.1%的降幅,珠三角和粤东地区的增速从2008年的两位数分别下降至3.5%和6.6%。这种趋势在整个国际需求疲软的大背景下,未来是不会有大的变化。
      另外,广东省欠发达地的对外经济增长下降相对较大。以粤西为例,如表7所示,2009年,粤西的外贸出口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和挑战。粤西全年进出口总额49.03亿美金,比上年减少7.8%。其中,出口总值达31.27亿美金,比2008年下降了3.9%;进口值17.76亿美金,比上年减少13.9%。湛江全年进出口总额在粤西居首位,达28.18亿美金,为位居第二位的阳江的1.99倍。湛江、阳江的外贸进出口总额占粤西地区外贸进出口总额86.4%,阳江的外贸出口与进口增长率基本持平。茂名全年外贸进出口总额较小,只有6.73亿美金,但其出口额为5.32亿美金,较2008年增长7.5%。从进出口结构来看,湛江、茂名与粤西的整体状况一致,大体表现为进出口贸易需求略减,阳江的出口、进口则逆势增长。
      如表8所示,2009年,粤西合同利用外资5.73亿美金,比2008年减少9.4%;实际利用外资总额2.34亿美金,较2008年减少37.6%,占全省实际利用外资总额的1.20%;新签外资合同74宗,比上年减少58.4%。在粤西各市中,湛江全年只签订利用外资项目8个,比上年减少26个,同比下降76.5%;实际利用外资金额0.29亿美金,较2008年下降52.8%;实际利用外资金额仅0.31亿美金,较2008年下降44.2%。阳江全年实际利用外资、合同利用外资及平均每个合同协议利用外资金额均呈增长态势,但新签外资合同数量下降,较2008年下降43.6%。
在未来外需疲软的状况下,国际市场的不景气对本来就处于对外经济增长下降的欠发达地区经济发展无疑是雪上加霜,影响更大。加之国内需求提升速度不可能很快,因而会加大广东省各区域间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
     4、投资结构逐步优化将弥补广东省四大区域的经济发展差距
     投资结构调整对增加投资边际效应有很大的作用,在投资总量下降的情况下,投资边际效应显得十分的重要。目前,如表9所示,从产业投向看,2009年广东省四大区域的投资结构逐步优化,投资主要集中在第二、三产业,第二产业投资达30%以上,第三产业投资达50%以上。其中,珠三角的第三产业完成投资6610.22亿元,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68.83%,是唯一第三产业所占比重超过全省平均水平的区域;第二产业完成投资2955.78亿元,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30.78%;第一产业完成投资37.54亿元,仅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0.39%,也是唯一第一、第二产业的投资比重低于全省平均水平的区域。粤西的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分别完成投资301.71亿元和493.86亿元,两者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将近98%。粤东的第二产业完成投资454.01亿元,第三产业完成投资656.96亿元,第三产业所占比重低于全省平均水平。粤北三次产业投资额的比例为2.71:41.50:55.79,第三产业所占比重低于全省平均水平近10个百分点。 
       广东省上述四大区域投资结构的优化趋势是非常有利的,如果能继续不断地进行优化投资结构,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我国投资增速放缓所产生的不利影响,从而缓解广东四大区域经济发展差距。
      综上所述,在广东各地区经济发展中,存在基础设施、投资总量、投资结构、内外需求等方面的影响,如果不解决这些影响产生的障碍,技术进步水平及结构调整因子均无法发挥应有的效力,也直接影响广东省各地区的资产规模的边际效应,同时抑制资本产出率和生产能力发挥,进而会加大广东省各地区经济发展差异缩小的难度。
       另外,因为招商引资和外汇顺差很难买来先进的技术,造成核心技术的“空壳化”,这也会对珠三角地区的产业升级带来诸多困难,同时还严重影响向北部山区及粤东、西转移产业的技术水平,这将不同程度的地影响各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及转移后产业的升级,产生转移后的“恶性循环”,进而影响产业生产能力,从而加大区域间经济发展的差距。
     (三)基于“人口流”的机理分析
      1、人口流的运行机理
      配第—克拉克定理指出:随着三次产业的变动,会引发产业间、工种间、区域间劳动力转移,特别是导致人口城市化。罗默尔、卢卡斯为代表的新经济增长理论,他们强调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的核心。而技术进步取决于创新能力,创新能力又同时受高素质人才数量及人才流动政策的约束。高素质人才是整个人力资源的一部分,它受到教育、培训渠道、高校研究机构数量、政府科技投入的影响;同时经济发展所造成的人力资源的需求是推动它们发展的最终动力,其机理如图1所示。
      2、珠三角地区的极化效应大于扩散效应
      在劳动力转移的方面,珠三角的极化效应大于扩散效应。如表10所示,通过2005年与2009年的时间对比,可见常住人口比例从2005年的49.5%上升到2009年的49.7%,户籍人口比例从2000年的55.0%上升到2005年的60.7%,最终上升到2009年的63.4%,就业人口比例从2000年47.7%上升到2005年的56.2%最终上升到2009年的57.7%,明显可得出劳动人口向珠江三角洲地区转移的倾向,珠江三角洲对周围地区的极化效应大于扩散效应,对周围地区人才、劳动力吸引大于输出。
      3、我国劳动力供给形势趋紧使得区域差距进一步扩大
      随着我国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劳动力供给形势趋紧,劳动者工资水平将不断上升,虽然当前劳动力总量还比较充足,但已出现劳动用工结构性紧张的现象。就广东省而言,低薪酬的劳动力曾为广东低附加值的加工业的生存提供了条件。未来十年,随着经济的发展,劳动力收入水平逐步提高,这使得低要素成本的条件不复存在。依靠低成本要素发展起来的、 以加工贸易为特色的广东制造业,已经走到了极限。
      由于珠三角地区大量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转移至广东省欠发达地,而面对全国的劳动力紧缩的大背景,一方面,珠三角地区的劳动力的吸取效应会减弱,这将会对珠三角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有一定的影响,但随着珠三角地区的产业调整升级,这种影响会弱化;而另一方面,广东省欠发达地区本土高层次人才培育的瓶颈及外来高素质人才存在流入障碍,转移后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在欠发达地区很难实现正常运行及产业升级,便有形成产业转移后的“恶性循环”的可能:即珠三角进一步完成产业升级而经济发展,而转移后的落后产业在未来5-10年无法在落后地区进行升级,从而制约当地的发展,使得区域差距进一步扩大。


      三、推进广东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几点对策和建议
     (一)制度层面的创新
      1、填补地区协调发展的立法空白
      从美国、日本及德国区域协调发展的经验来看,完善的法律保障体系对促进区域协调工作的有序进行有重要影响。目前,广东省在地区发展立法上仍处于空白状态。因此,广东省政府应该加强地区发展的立法工作,尽快将控制地区发展差距的计划、政策、措施等转变为法律规范,使区域协调发展工作有法可依,走上法制化轨道,从而确保预期的效果。
      2、适度降低区域之间的开放度
      要实现区域协调发展,则必须打破不断扩大区域发展差距的循环累积因果聚集机制,而要打破这种机制,则必须适度降低区域之间的开放度。只有在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之间设立一定的“政策梯度”,在欠发达地区实行有别于发达地区的政策,才是实现区域协调发展的核心选项。这种差别化政策,包括粤中、东、西、北有别的产业政策、人力资源政策、土地政策、资源政策、财政政策等等。
      3、建立综合性区域协调管理权威机构
      美国、日本和德国在解决区域经济不平衡的问题时,都建立了专门的区域发展管理机构,如美国的田纳西河流域管理局、阿巴拉契亚区域委员会,日本的北海道开发厅,德国的区域经济政策部际委员会等,这些专门的区域管理机构促进了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政策的落实。在广东省,由于机构改革的速度大大滞后于区域经济的发展,到目前为止还未建立起综合的专门的区域协调管理机构。广东省要建立起一个区域协调管理机构,统筹全省区域经济合作工作,引导和规范地区区域合作机构组织的运作,并监督和约束其行为。
     (二)经济层面的建议
      1、加强落后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
      基础设施是生产力建立和发展的基础。交通、通讯和电力是经济发展的先行部门,它们的落后也是阻碍广东省落后地区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美国、日本和德国对落后地区的开发都是以建设交通、通讯、电力等基础设施为突破口的。广东省东、西及北部地区受经济、地理、环境等因素的制约,各种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服务成本过高。但加快这些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是广东省实现区域协调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在应对我国总供需变动影响的情况下,要打破投资主体过于单一的现状,广东省政府就应该鼓励企业参与到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中,实现投资主体的多元化以缓解总供需的影响。
       2、构建纵向和横向转移支付制度
      财政转移支付是美国、日本和德国在协调区域发展过程中最基础、最重要的手段之一。首先要保证广东省财政在初次分配中占有较大的比重,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财政转移支付制度的有效落实;其次,应根据特定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税负高低、人口数量、教育状况等因素确定转移支付额;再次,广东省应该将财政转移支付资金重点用于公共产品的投资上,通过公共服务的建设和发展来提高地区自身的吸引力。
      3、深化投资结构的优化
      对于较发达的珠三角地区,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土地、劳动力、环境等要素成本越来越高,原有的劳动密集型加工出口制造业面临着升级改造或淘汰转移的压力。这时,把失去比较优势的传统产业和衰退产业转移出去,有利于珠三角为高附加值的产业腾出空间,集中力量投资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从而实现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另一方面,对于欠发达的东西两翼及粤北山区,其产业结构正处于从以轻纺工业为中心发展到以重化工业为中心,电力、钢铁、化学、机械制造业等资金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开始起主导作用的阶段,此时因地制宜地承接珠三角的产业转移,集中发挥本地的劳动力、资源等优势,推进整个地区产业结构的演替及工业化的进程。广东省各地区只有不断地进行投资结构的优化,才能从根本上提高投资的质量,减少我国投资变化趋势对广东省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影响。
     (三)教育层面的启示  
      1、严行历法,加强全民素质教育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其道理不言而喻。尽管近几年广东的高等教育事业有了很大的发展,但目前适龄人口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很低,不但远低于北京、上海等领先地区,还低于辽宁、吉林、江苏、浙江等兄弟省市。针对目前教育机会均等化的大趋势,还有不少民众,特别是东西两翼和粤北山区的人们在教育上有着种种落后观念,他们对教育的重视普遍不如发达地区。针对童工问题屡禁不止的现象,广东省应加强教育立法及实行力度,仿效日本、新加坡的经验,严格核定童工法定年龄,强制性地杜绝青少年不接受义务教育,从教育这一根本而实质性的问题上下大功夫、花大力气。
      2、结合企业需求,培育好新接班人
      近年来,随着转移产业的不断推进,未来对各类专业技术人才的需求量会进一步增加。为了解决企业对人力资源的迫切需求,从目前转移的企业类型看,涉及到各个领域,其主要以劳动技能技术人员为主,人员分布主要以第二产业包括生产、运输设备操作人员、电子信息、电气机械制造、金属制品、研发、物流的专业人员,也包括第三产业里的商业、服务业人员、环保专业人才及各类企业管理人才。欠发达地区的人力资源发展战略要解放思想转变原有的人才观念,还应该主要从短期供给和长期供给方面对现有的人力资源在学历教育、岗前培训、在岗培训等多方面做文章,使人力资源供给在数量、结构和质量上符合企业的要求。

(编辑单位:暨南大学经济学院)


 

 _
  上一篇:加快推进城市化的模式转变
下一篇:打造五色旅游品牌 在发展中彰显美丽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