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4期 2012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2/31
市场经济基本矛盾
刘福垣

     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是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矛盾。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之所以把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矛盾称为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这是因为没有私人占有就没有市场经济,没有生产社会化也不可能有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本身就是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矛盾统一体。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矛盾产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就是市场经济产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所以,大家既然选择了市场经济的道路,就不能回避这个基本矛盾,也不要指望过早地消除这个基本矛盾,更不能人为地扩大这个矛盾,而是要敬重这个矛盾、利用这个矛盾,把这个矛盾控制在它的同一性所允许的范围内。
      任何矛盾都有它自身的发展规律。私人占有必然要求按要素分配,大家必须严格遵循按要素分配这个规律、这个原则;生产社会化必然要求对劳动者的社会保障,大家也必须遵循社会保障这个原则、这个规律。按要素分配和社会保障,是市场经济基本矛盾两个方面保持同一性的基本条件。两者缺少一个,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就失去了同一性,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就不会存在,从而市场经济也不会存在。同时大家应该认识到,在我国二元结构三七开的条件下,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还没有上升为整个经济社会的主要矛盾,西方发达国家为了熨平经济周期而采取的总量调控措施在我国还不适用。


      一、必须全面认识基本矛盾两个方面的辨证关系
      生产出来的东西可以为越来越多的人消费,却被越来越少的人占有,这就是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矛盾。这个矛盾,在本质上是两种要素所有者之间的矛盾即劳资矛盾的具体表现,因而才被人们称为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要素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矛盾,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商品价值与使用价值的矛盾在这个阶段的发展形态。从第一个为了出售而生产的产品问世起,这个矛盾的萌芽就存在了。这个矛盾的运行机制就是价值规律,它使生产资料占有者的数量逐步减少,使生产资料集聚到可以更加社会化使用,更加社会化生产。为创造这个条件,必然使大多数人丧失分散在他们手中的生产资料,成为除了劳动力之外一无所有的劳动者,使生产资料向越来越少的人手中集聚。当商品化的发展、商品率的提高达到劳动力也普遍商品化之后,这个矛盾就成熟为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
      在这个意义上说,没有对资本的私人占有,就没有社会化生产,没有生产社会化,也没有对资本的私人占有。生产社会化的发展,是在社会财富向越来越少的人手中集聚过程中进行的,社会财富向越来越少的人手中集中,是在生产社会化过程中进行的,这就是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同一性。这种同一性,存在于它们的对立性之中,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两者相辅相成,互为条件。
      所谓市场经济,就是这个矛盾的统一体,没有这个矛盾,就没有市场经济。大家既然选择了市场经济,就必须正视和承认这个矛盾的后果,学会在社会再生产总过程中调控矛盾的对立性,把它控制在同一性相对稳定的范围内,而不是简单地、人为地消除对立性的正常表现,即收入分配上的两极分化。
      我国目前正处于两极分化逐步扩大的过程中,在当前抑制这种分化必然影响市场经济的正常发展。在同一性大于对立性阶段,政府没有必要人为缩小两极分化的发展趋势,而是对两极分化的后果,即对劳动力不能正常再生产的劳动者提供必要的社会保障。在分化刚刚开始就企图抑制分化,人为地缩小两极,这反映人们对市场经济基本矛盾和对市场经济本身缺乏正确的认识,把两极分化只看作纯消极的东西。其实,当前两极分化,对生产的社会化和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其消极后果是矛盾的次要方面。通过两极分化,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不仅有利于积累和扩大再生产,而且有利于解决分化的后果。所以政府不应该干预直接生产过程中的按要素分配,而应该通过社会生产总过程中的再分配控制基本矛盾的后果,以维持基本矛盾的同一性,防止按要素分配走向反面。


     二、必须正视失业是基本矛盾的必然产物
      市场经济不但不可能消除失业问题,而且市场经济发展本身需要有一部分失业者作为产业后备军,失业问题是市场经济基本矛盾的必然产物。剩余价值不能完全实现,是失业产生的主要根源。市场经济的主体生产方式是以扩大再生产为基本特征的,扩大再生产必须以市场的扩大为条件,而市场的扩大,不能不受剩余价值分配结果的制约。按要素分配必然使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其结果必然使市场在时间上的扩大即既定空间内消费量的增加、消费结构的升级受到抑制。一旦市场在时、空两个方面都不能扩大,必然造成产品积压,从而企业因亏损缩小生产规模、辞退工人甚至破产,于是就产生失业问题。所以,在既定的市场条件下,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矛盾必然产生失业,按要素分配必然产生失业,产品剩余和劳动者失业是并存的。这样的结果使劳资双方都受到损失,一部分劳动力价值得不到实现,一部分剩余价值不能转化为利润。
       在一些发展中国家里,由于内外腐朽势力的勾结,处理不好市场经济基本矛盾的情况是经常发生的,经济危机、社会瓦解,按要素分配走向反面,社会生产力遭到巨大破坏,在世界近代史上是司空见惯的。但只要生产社会化水平还没有达到生产资料可以归社会占有的程度,即使爆发革命,经过天翻地覆的变化,也必然重新走上市场经济的道路,把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矛盾运动的生命周期演化完毕。
       总而言之,只要存在雇佣劳动关系,存在劳动力市场,只要剩余价值生产还是社会生产的目的,失业是不可避免的。政府的社会再分配功能无论如何完善,也只能缓和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不能解决这个基本矛盾,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失业率,不能从根本上消灭失业现象。
       劳动力扩大再生产的特点,也是失业问题产生的重要根源。劳动力的扩大再生产分为质和量两个方面:在质的方面,主要是由消费结构升级引起的;在量的方面,主要是由劳动者子女成长到劳动年龄引起的。劳动力这种量的扩大再生产特点,在于它是简单再生产的直接结果,劳动力在简单再生产过程中产生了量的扩张。劳动者的子女昨天还是被赡养的人口,今天就进入了劳动力市场,成为必须统计的劳动力。劳动力自然再生产的这个特点,在自然经济和共产主义经济中,都不会引起社会矛盾,因为劳动力不是商品。而在市场经济中,由于劳动力普遍商品化,这部分新增加的劳动者如果不能顺利进入社会再生产体系之中,必然引起新的社会矛盾。
       所以,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必然产生失业,劳动者阶级在创造剩余价值的同时,也在创造自己失业的条件,这是一条规律。大家把它称为市场经济的必然失业律。如果政府不能采取再分配措施调整分配结构,那么,等待资本巨头们的命运,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就算定了。


      三、我国的市场经济基本矛盾过早激化
      在我国,市场经济基本矛盾才刚刚形成,而整个世界的市场经济基本矛盾却早已开始全球化了。经济全球化的浪潮和国内的主要矛盾交叉激化,使我国的市场经济基本矛盾过早尖锐化。资本家为了追逐利润,不断扩大商品销售的市场范围,于是产生了对外贸易,商品输出、资本输出极大地缓和了国内的基本矛盾。贸易缓和了国内基本矛盾,也把分配不平衡带到全世界。因此,市场全球化之日,也就是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矛盾全球化之时。一旦真正实现了全球市场一体化,全球性的按要素分配,全球性的失业和剩余也是不可避免的了。
       目前,我国劳动力几乎是无限供给,国内产品和消费市场扩大的潜力非常巨大。从严格意义上说,我国的市场经济还处于发育阶段,经济要素的商品化和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都没有完成,生产资料向少数人手中集聚的水平还很低。按要素分配的结果还主要表现为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同一性,处于促进市场经济发展的良性阶段上。从整体上来说,大家还处在苦于按要素分配不发展、不规范的历史时期。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矛盾,还仅仅是市场经济内部的基本矛盾,还没有上升为整个国民经济的基本矛盾、主要矛盾。我国70%以上的人口还生产、生活在小农生产方式之中,没有进入市场经济体系。工农两种生产方式、城乡二元社会结构的矛盾是我国国民经济的基本矛盾和目前的主要矛盾。在正常的情况下,至少要经过几十年,二元结构的矛盾才能基本解决,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才能上升为我国国民经济的基本矛盾,我国的市场经济才可能发展成熟。大家面临的问题,恰恰是非按要素分配、非经济的外力催熟了市场经济的这个基本矛盾,使之过早地尖锐化。
       我国工农两种生产方式的矛盾是国民经济的主要矛盾,改造农业落后的生产方式是现阶段经济发展的主要任务。而我国农业生产方式变革的关键,是相对土地过剩的2亿多农村劳动者的就业问题。这2亿多劳动者的学问素质都比较低,他们的就业岗位只有劳动密集型行业才能提供。而大家不重视生产方式变革,却急于增长方式转换,早在十几年前就提出用内涵型扩大再生产代替外延型扩大再生产。这对企业来说,任何时候都是正确的,而对一个国家来说,时机的选择必须服从国民经济主要矛盾转化的需要。一个企业走内涵型扩大再生产的道路,可以把剩余劳动力排放到劳动力市场,一个国家把剩余劳动力排放到哪里去?由于政府多年来一再强调增长方式转换,没有把就业问题当作解决主要矛盾的头等大事来抓,各级政府大都超阶段地、过分集中地上高资本密度、高资本构成的工业项目,使第二产业在工业化还远没有完成的条件下,就开始大量排放、排斥普通劳动力,使城市劳动力市场需求大大萎缩。这对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十分不利,是农业人多地少的矛盾难以解决的重要原因。许多决策者在理论上、观念上都有一个误区,认为只有发展高科技才是现代化,而补工业化、城市化和市场化的课,改变小农生产方式,不是现代化。这种本末倒置的现代化思路,在美国国际战略的刺激下,产生了难以抑制的浮躁情绪。这是政府经济一再出现虚热的重要原因。多年来对“三农”问题被动应对,以主要精力在城市堆积现代化盆景,充分说明相当多的决策者至今没有完成发展观的转变。
      目前,占城市人口20%的低消费阶层和绝大多数农村人口的低消费需求,与他们的低就业、低收入是正相关的。如果他们的消费水平达到目前城市居民平均消费水平,当前以过剩状态存在的所谓低附加值的传统产品恐怕还供不应求。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大家整个国民经济选择了跨阶段的、高资本构成的内涵型扩大再生产的发展战略,他们充分就业、提高收入的历史机遇就永远丧失了。大家将人为地丢失一块潜力最大的国内市场,占人口70%左右的相对低素质的人口将变为国民经济发展的死负荷。这实际上是用最短缺的资金,代替最富余的劳动力。这种战略性的失误,使增长的经济成本、社会成本、政治成本都很高,为国家的后续发展埋下巨大的隐患。
      与此相反,我国经济相对发达地区之所以发达,恰恰不是采取了政府经济所倡导的资本密集型、内涵式扩大再生产的发展战略,而是依靠民营经济、低有机构成、劳动密集型的传统产业发展起来的。江苏、浙江、广东、福建的经济繁荣地区,正是因为走了一条从家庭作坊、工厂手工业到机器大工业生产方式逐步转变的正确道路,正是因为选择了一条满足人们基本消费需求、消费结构升级要求的务实的产品供应路线,才获得了发展的机遇。
      大多数人的不断提高的基本消费,任何时候都是一个社会生产的主要目标。大多数人的正常消费、消费的正常升级,任何时候都是一个国家市场基本稳定、剩余价值转化为利润、就业形势稳定和就业岗位增加的必要条件。而当一个国家国民收入的大多数,都集中到少数人手中,消费市场主要依靠少数人豪侈性消费,就业问题就会日益严重。因为少数人的消费扩大主要不是量的扩张,而是质的提高。所以,市场在空间上的扩大能力微弱,有时甚至会收缩。脱离广大消费者购买力的产品在国内市场上造成越来越多的积压,经济增长越来越依赖外需,劳动力的剩余和产品的积压比翼齐飞,失业问题将成为社会癌症。面对这种局面,如果不在再分配关系上做大的调整,政府的任何宏观调控措施都将无济于事。
      目前,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和国民经济的主要矛盾正在交叉激化,如果大家不能正视和缓和这些矛盾,不仅会错过战略机遇期,而且很可能出现大的经济政治危机。如果大家能够在发展战略和日常调控两个方面采取有力措施,这些矛盾不是不可以解决的。这些矛盾的焦点就在社会保障问题上。只要大家解决了社会保障问题,就强化了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同一性,把矛盾控制在有利于生产社会化发展的阶段上;只要大家解决了社会保障问题,就给大家转化国民经济的主要矛盾赢得时间,就会大大降低人口城市化的门槛,内需市场长盛不衰的局面就会迅速形成。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加快推进城市化的模式转变
下一篇:我国总供需变动走势对广东区域协调发展的影响研究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