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7期 2009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2/19
民富国强的根本之途
入 化
大家虽然迅速地扩大了总量、积累了财富,但大家没有及时形成一个和市场经济基本制度相适应的财富分配体制,也没有构建一个体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利益博弈机制。
     一向以来,看的都是专家学者的文论。但今天读到信力健先生在其博客上写的“中国怎样才能走向富强”,感到只要有道德良心和深层思考,企业家照样能有过人的见地。于是,像我这样“说三道四”的看客,也有一些话如“骨鲠在喉”,要一吐为快了。
     信先生先从中国人历史上一律大行其道的“仇富”心理讲起。其实,这不过是封建社会的大众心理。至于为什么到了改革开放的当下,似乎还大有市场,我想多半也是因为中国没有经过比较彻底的资产阶级革命之缘故。60年前,中国共产党人领导民主革命成功,直接照搬的是斯大林模式,并没有一个市场经济的正常发育。30年前,中国共产党人又领导人民改革开放,一方面恶补市场经济的课程,一方面又“拿来主义”,努力借鉴西方成熟市场经济国家的制度和方法,结果还是有点囫囵吞枣、消化不良。当市场经济对于调动主体积极性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而财富的确像神话一样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时候,人们不假思索地认为,中国已然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框架。剩下的工程,就是如何在此基础上填平补齐、配套成龙,做好“完善”的工作了。
     其实,大家高估了体制机制变革的成绩,大家更高估了社会心理变迁的进展。大家虽然迅速地扩大了总量、积累了财富,但大家没有及时形成一个和市场经济基本制度相适应的财富分配体制,也没有构建一个体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利益博弈机制。结果,未经大浪淘沙的封建残余又卷土重来、沉渣泛起,仇富心理又开始恣肆汪洋起来。
     其发展的可能前景,是因为社会心理严重失衡造成的社会断裂。而最初的形态,则是愈来愈多的社会不稳定现象、愈来愈激烈的社会冲突——就像大家现在每一个人都可以确切感受到的那样。
     尽管党中央敏锐地觉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并鲜明地提出了“和谐社会论”,实施一系列改善民生的实际举措以期加以矫正,包括像信力健这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慷慨解囊,积极参与各类社会公益事业。但所有这些,如果不和健全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社会财富分配体制结合起来,我想事情终究是难以化解的。
     信先生提出的根治方法举其要点无非有二:一是靠富人道德良心的发现,二是靠市场经济体制的规范。虽然出于“正人先正己”的考量,他把向善之心摆在了前面。但他仍然正确地强调了“建立成熟、稳健、公平的市场经济体制,是解决贫富差距的关键”。“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政府应建立并完善能够充分体现社会公正原则的制度化体制”。
     对此,笔者举双手赞成。无论是初次分配还是二次分配,大家总要拿出一点像样的实地调研和政策建议,来提供给决策者们审定。但认识到问题的重大和紧迫,下决心将其摆上工作日程,限期推出实质性的举措,并纳入一个锲而不舍的推进过程,直至达成预期的目标,这倒是要靠决策者的睿智和胆略了。
     笔者过去多次兜售过“新三化归一”的发展道路论。即为了达成百年来无数志士仁人和全体国民百姓所梦寐以求的现代化,大家这个国家要坚定不移地推进新型的工业化、新型的城市化和新型的市场化。对于前两个“新型”,因为经过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以及相应的正式文献的采用,人们已经可以欣然接收了。但对于新型市场化,人们还是觉得有些怪异,或者是生搬硬套。但睁开眼睛看一看令人担忧的社会心理和社会生态,大约可以意识到继续深化市场化改革的紧迫性,而且这种改革一定要走“以产权、法制、信用为前提,以互利共赢、公平正义为导向,以政府发挥公共服务的作用、市场发挥配置资源基础性作用的新型市场化”道路。
市场化是改革开放的基本取向,顺应改革开放深化攻坚而推出的新型市场化,则是富民强国的根本之途。
 _
  上一篇: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 推动块状经济向产业集群转型
下一篇:中国怎样才能走向富强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