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5期 2009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1/14
国有企业
刘福垣

      国有企业是人们对占用了国有资产的企业的通俗概括。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把使用国有资产的企业都视为国有企业,把国有企业当作全民所有制经济、国有经济成分和公有经济的最高形式。由于国有资产在社会资产中占绝对优势,公有制经济或国有经济自然也就占优势。对我国现存的经济制度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基本经济制度,从来就没有人怀疑过。那些主张放弃试图改变公有制的人也都把国有企业当作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实际上,目前绝大多数所谓国有企业都不是公有制经济,也不可能形成国有经济。
        国有企业使用的生产资料归全民所有,就财产关系而言似乎是天下最“公”的了。但是就决定企业生产关系性质的劳动力和生产资料的结合方式而言,我国现存的国有企业实际上归谁有,是否具有“公”的因素在整体上是说不清楚的,必须具体分析,逐一诊断。在法律上的财产关系确定之后,分配就是决定因素,判断任何企业真实的经济成分都必须具体分析剩余价值的分配关系。大家把剩余价值基本上归国家所有的国有企业称为规范性国有企业,把剩余价值基本上归私人或集团占有的所谓国有企业称为非规范性国有企业。
        在规范性国有企业从业的劳动者,对全民资产具有理论上的等量占有或占用的权利,但对本企业占用的全民资产,却没有等量占有和占用的权利,他不能以企业资产的主人自居。企业外的中国公民对企业占用的资产都有所有权。这样一种经济关系,客观上决定了企业的从业人员都是全民的雇员。五十多年国有企业运营的实际证明,绝大多数企业从业人员在企业中没有决策权,也从来没有承担过企业的盈亏责任,没有也不可能实行真正的按劳分配,而只能按工龄、级别、资历对个人消费品实行差别不大的分配方式。这实际上是按内部市场价格包含义务劳动因素或者超经济剥夺的不完全的按要素分配。企业职工既然没有等量占用的身份,没有等量扣除的责任,也就没有按劳分配剩余价值的权利。不能分配剩余价值的所谓按劳分配,实际上就是一种不规范的特殊形态的按要素分配。这种企业的性质只能是政府代表国家和全民直接经营的资本主义经济成分。总而言之,规范性国有企业是国家的企业,企业从业人员是国家的雇员,国家除税收之外能够得到企业主收入,因而企业的性质是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成分。一个所谓国有企业只要利润确实没有落入私人或集团手中,即使有亏损也是国家资本主义企业。尽管规范的国有企业利润归国家所有,也可以理解为归全民所有,但只要劳动力是商品,劳动者没有获得剩余价值,不负盈亏责任,企业盈亏都由国家负责,它的经济性质就不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所以,越规范的国有企业越不可能是公有制企业,只能是国家资本主义企业。
       在规范性国有企业中,不以赢利为目的的企业是政府企业,以赢利为目的企业是非政府企业。政府企业作为政府经济职能在经济领域的延伸,是由政府对自然垄断行业和基础结构行业投资形成的,是政府直接经营的企业。政府企业如果有了赢利,其性质就会发生异化,向非政府企业转变。非政府企业由某个机构或个人以国家的名义代表全民经营,在正常赢利的条件下,企业主收入归全民或国家所有。根据剩余价值归谁所有来判断企业性质,规范性国有企业中的非政府企业在改制之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有企业。
        我国现存的大多数所谓国有企业都不是规范性国有企业。它们之中还具有生产性的即还能创造剩余价值的企业,大体上可分为打着国有企业招牌的私人资本主义企业和不规范的集体所有制企业两种经济成分。
       我国目前有相当多的所谓国有企业,工资分配侵吞的利润超过了实际利润的50%,有些企业账面上经常是零利润,有时甚至是负利润。这些企业的大部分利润实际上落到企业领导人及其保护者手中,他们成了真正的企业主。从实际的生产关系来看,这种企业是少数人租用全民生产资料采取雇工经营方式组建的私人资本主义企业。在社会监督面前这些企业领导人及其保护者纷纷落马,近年来几乎是“前腐后继”,但不管他们的下场如何,企业的性质并没有改变,只要国家没有拿到企业主收入,企业主收入落入私人手中,企业就仍然是私人资本主义企业,不是国家资本主义企业。
       如果从实际分配关系来看,进入企业的劳动者,客观上是租用、借用全民资产或资金,以共同占用者的平等身份成为集体的生产者,企业内部实行按劳分配、等量扣除的分配原则,那么,这个企业就是集体公有制企业。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制并不能决定这个企业的性质,这个企业虽然是公有制企业,但不是全民所有制企业,也不是所谓的国有企业,只能是集体所有制企业。因为中国的全体公民不可能都到一个企业里去充当生产者又充当劳动者,不可能全国的劳动力被这一个企业都当作集合劳动力统一支配,只可能一部分劳动者进入某一个具体企业。所谓全民所有制企业只不过是大家的一种幻觉,在现实社会生活中是不存在的。
       我国有相当数量的企业,虽然企业从业人员没有正式同国家签订租赁合同,内部分配也不甚规范,但基本属于占用国有资产的集体所有制企业。这种企业有相当数量的剩余没有上交国家,而是以按劳分配的形式分给了个人。如果是国家直接经营的国家资本主义企业,企业内部不能实行按劳分配原则,工资是劳动力价格,全部剩余都应作为利润上交国家。这种变相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尽管它们还挂着国有企业的牌子,但企业主收入政府没有得到,全民也没有得到,实际上落到集体企业主手中。
        虽然从内部看,这类企业是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但从全社会来看,即使它们交足了租、税、息,没有侵犯全民有形资产的产权,但它们以国有企业的名义侵犯了全民无形资产的产权,以不正常手段占用了超过其他劳动者平均占用水平的国有资产。少数所谓经济效益好的企业,占用全民的生产资料人均数量多、质量高,企业职工的高收入并不是全靠自身的劳动能力和实际提供的劳动数量,而有相当成分是因多占用、占用好的生产资料和垄断优势产业位置而获得的。由于上交的利息、税收和部分利润实际上不足以补偿国有生产资料的占用费,从业人员在所谓的按劳分配中分掉了大量剩余和超额利润。在其他企业中,付出相同劳动量的同等素质的劳动者,却没有获得相同的收入。少数人因占用了超过他人平均水平的优质多量国有生产资料而多得收入,这是当前最大的分配不公。
       分配首先是生产资料的分配。我国广大农民没有机会占用国有生产资料,他们的年收入大大低于从事工商业的劳动者,主要不是因为他们的劳动生产率低,目前也不是农产品价格低,而是因为他们占用的生产资料少,就业不充分。全民的生产资料被一部分人占用了,客观上剥夺了另一部分人占用的机会和权利。从而占用国有生产资料的人如果没有交足租金,就没有权利把企业视为仅仅是本企业从业人员集体的企业,更不能以企业的主人自居,必须把全部利润上缴国家。如果某些人还想继续获得企业主收入,在多占用多支付占用费的前提下,必须更换企业的招牌,不能再打着别人的旗帜,这样才是公平的。否则,就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变相剥夺。长此以往,生产资料公有制在再生产过程中也要变质,成为少数人的私有财产。所以,打着国有企业旗号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在改制正名之前是非法的、不道德的社会主义经济成分,企业从业人员实际上是中国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利益集团。
       凡是存在了多年的东西,必然有它存在的客观理由。生产力要素的社会化水平,决定劳动力和生产资料的结合方式,决定生产力本身的实现形式。在一个生产力总体水平低,层次差别大的国度里,客观上需要劳动力和生产资料多种结合方式,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大家应该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正视生产力发展的多层次要求,在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为之正名,承认各种经济成分的合法地位。
        规范性国有企业极其不稳定,非规范性国有企业都在侵犯国家的有形和无形资产,使剩余价值落到少数个人和集团手中,还有相当数量的国有企业不仅企业不是国有的,甚至生产资料也不是国家的了。面对这种局面,大家不能仅仅在管理体制上对现存国有企业修修补补,必须重新考虑国有企业的历史命运,从根本上解决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问题。
       上述国家资本主义、私人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三种经济成分基本上还都没有公然侵犯国家的终极所有权,还保留了国有生产资料的生产性,对社会还有一定积极意义。而另外一些企业,不仅使工资侵蚀了利润、侵蚀了国有资产的租金和利息,甚至还侵蚀了政府的税收和国家的资本金。这些所谓长期亏损企业,不仅没有上交生产资料占用费,而且经常靠国家追加投入维持其生存,职工实际上成了企业向政府要钱的人质。在这些企业里,或者沉淀大量的剩余劳动力,或者办社会办得很齐全,什么托儿所、中小学等等应有尽有。较大型的这类企业实际上已经形成一个社区,非生产因素比重很大。这种企业客观上是为企业从业人员生存而存在,对国家来说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包袱。企业职工长期占用国有生产资料,不为国家提供利、税,还要国家不断补贴。试问这种企业的所有制是什么性质?生产资料名义上是国家的,但是无偿使用不支付任何代价,客观上这些生产资料已经成为这些企业、这些社区内部共有的财产,这是对全民财产的一种剥夺。所谓劳动力和生产资料的结合,已经不是一种生产方式,而是一种糟蹋社会财富的方式。这些企业生产资料、劳动力再生产所需要的生活资料,都是其他企业劳动者剩余劳动创造的价值。不管这些企业从业人员自觉不自觉、愿意不愿意,也不管造成这种局面是谁的责任,客观上这类企业已经不成其为企业,企业劳动者的劳动是无效劳动,他们的收入来源是别人劳动的成果。
       还有一些企业,利用无偿占用的国有生产资料,为本企业职工谋利益。如有些建筑企业出卖建筑合同,职工不上班或者上班不劳动,工资奖金照拿。还有的企业把无偿占用的国有土地卖出去,把店铺租出去,职工放假回家,工资奖金照拿,或变成高额年终奖金。有些企业甚至演化为集体资本主义企业,雇用大量民工从事生产劳动,使原有职工演变为食利者阶层。这些情况已经延续十几年了,这些企业还能说是公有制企业吗?连生产资料公有制也很难说了。如果说是不合法的,但十多年没人管,已经习以为常了。甚至一些机关、事业、部队以至整个城市都在利用自己占用的国有土地、国有房产谋求集团私利。个别城市依靠几倍于本市居民的外来农民工创造剩余价值,获得了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几倍的GDP和个人收入,把国家给予的特殊政策变成了对少数人的优惠政策,把政策效益转化为本地居民的特殊利益。这不能不使人担忧,长此以往国有生产资料还能剩下多少?这是大家必须面对的严酷现实。改革的本质是调整利益关系,大家必须从现实分配体制、机制上反过来判断企业所有制性质、生产资料所有制性质,从理顺分配关系入手来理顺产权关系,重新考虑国有资产的运营体制。
       总而言之,相当多的国有企业,从来就不是大家想象的公有制企业了,相当多的国有资产已经成为事实上的个人和集团财产。如不改变现状,而侈谈坚持公有制为主,坚持按劳分配为主,岂不自欺欺人。大家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分配是所有制的实现,所谓公有、私有,不在其名,而在其实,关键看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就是谁的所有制,归什么范围所有就是什么范围的所有制。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全球化时代如何培养与表达爱国主义情怀
下一篇:浙江上半年经济运行回顾、前瞻与对策建议(上)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