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5期 2009年>> 文史杂谈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1/14
史林散叶(六)
俞剑明

     孔子曰:“小人喻于利”(《论语·里仁》),意思说小人是在私利驱使下损人利己,凸显邪恶。君子一旦被小人缠上,便如同掉进黏糊糊的油沥池中,甩不掉、抹不去、擦不净……如《水浒》中的杨志被泼皮牛二黏上,怎么也无法摆脱,一怒之下杀了他。虽被公认是为民除害,结果自己还是丢官坐牢、落草为寇。
     而官场小人绝不等同于“牛二”之类的市井无赖,他们一般是通过阿谀奉承、行贿受贿、依亲附贵等攀升到很高的地位。手中权力越大,表现越是恶劣,对他希望越高,他就堕落越甚。
讲几个历史故事,以解读官场小人的低下道德、阴晦人格和卑劣行径。


      严嵩:翻云覆雨,惑乱群臣
       明弘治十八年(1505年),25岁的严嵩考中进士任翰林院编修。“锐意仕途”的他不满足做个抄写小吏,当打听到时任礼部尚书的夏言是他的同乡,便几次求见,但都被“纵横辩驳,人莫能屈”的夏言命人轰了出来。严嵩并不死心,又设宴请夏言作客,遭拒绝后严嵩竟跪在门前,展开请柬高声朗诵,情真意切,催人泪下。夏言在屋里听着听着终于感动了,开门将严嵩扶起,慨然赴宴。
       宴席上,严嵩使出浑身解数取悦,给夏言留下极好的印象。从此把严嵩视为知己,极力推荐他官任礼部左侍郎,有了直接为皇帝效劳的机会。严嵩也力展才华,颇得明世宗赏识。几年后,夏言出任内阁首辅,严嵩接任了礼部尚书,位达六卿之列。
       严嵩虽位高权重,但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取代夏言。可夏言才干非凡,正被皇上信任重用,自己一时是扳不倒他的,严嵩便采用潜移默化的渗透办法。夏言性情豪爽刚烈,在世宗面前不卑不亢,态度疏慢,严嵩反其道而行之,时时谄媚卑屈,使世宗看严嵩越看越顺眼,对夏言却越来越反感,而夏言却毫无察觉。
       一天,世宗召见严嵩,谈及夏言,似乎勾起严嵩的难言之隐,他全身颤抖,匍地饮泣,世宗见他哭得如此伤心,猜想一定是受了很大委屈,连连催问缘由。见世宗怜悯,严嵩不但收不住声,反而悲恸欲绝地嚎啕痛哭起来,弄得世宗既动情又义愤地安慰他:不要有顾虑,有朕做主,有话尽管说!
       严嵩这才装出深受鼓励而打消顾虑的样子,将平时收集到的所谓夏言的种种罪状,添枝加叶地一一哭诉。世宗听了,对夏言由不满变成恼怒,致使夏言后来一次又一次地被罢除官职,赶回老家。但严嵩还要来个赶尽杀绝,支使人在宫中散布流言,说夏言在离京时如何辱骂圣上,惹得世宗龙颜大怒,终杀夏言。
      被严嵩这个柔佞阴毒的官场小人死死缠住了,夏言这种既毫无戒备之心,又缺乏防御能力的正人君子,能不脑袋落地么?


       马吉翔:视死如归,大奸若忠
       马吉翔在南明历史上是个有名人物,虽然一无文韬,二无武略,但“拍马有术”,今天拍拍这个,明天拍拍那个,一个个被他拍得神魂颠倒,最后当上了永历皇帝的文安侯,执掌朝廷军政大权。
       永历后来被清军追得东奔西逃,无处存身,只好投靠张献忠余部大西军。张献忠死后,大西军由他的四名养子孙可望、李定国、艾奇能、刘文秀统率。马吉翔先是大拍孙可望,后来被李定国军捉住,决定将他凌迟处死。在狱中,他先用拍马术迷惑了李定国的心腹龚铭,对龚说:“下官平生有一憾事,没见过西府将军(指李定国),死难瞑目,可否令吾一见?”
       李定国同意了。马吉翔颈戴枷锁,给李定国叩了三个头,然后直直跪着,目不转睛地看着李定国,面上渐渐露出笑容。李定国深感奇怪:“汝有何言?允汝一诉。”
       马吉翔注视着李定国,良久才说:“下官听人说,西府将军英武绝伦,威风八面,下官未敢深信,今日一见果然果然!将军身上难道有神力吗?使人看了还想再看?啊,再造国家,千古无两,神州幸甚,黎庶幸甚!今日得见将军,下官死亦瞑目了!将军保重,下官告辞!”他又给李定国叩了个头,连声笑着,转身而去。
      李定国说:“汝难道有冤情吗?允汝诉来!”马吉翔摇摇头,从容地走了。
       一个将自己的生死置于度外,只关心国家黎庶的人,怎么可能是该死的奸臣呢?李定国指示龚铭暂缓执刑,案子重审。重审时,龚铭被马吉翔拍得迷迷糊糊。结果不但释放了他,而且将他引为知己,常邀到府上谈心,又把他拉进内阁,重新执掌军政大权。大西军以后的惨败,从此埋下了祸端。


      邓通:吮痈吸脓,寡廉鲜耻
      邓通是蜀郡南安人,由于善于划船摇桨当上了黄头郎。汉孝文帝做梦想上天,上不去,有一个黄头郎从身后推了他一把,上天梦得成。于是孝文帝就按梦中情景寻找这位黄头郎。最后寻到了邓通,又是封官又是赏钱。可邓通除了摇摇桨,别无技能,也没有哄皇上开心的本领,便只能尽献媚之能。文帝身上长了一个痈疽,是长在屁股上还是长在裤裆里,史书上没有说,反正,邓通常常为文帝吮痈吸脓。
       有一次,邓通吸完脓,文帝因感慨良多而闷闷不乐,问邓通:“天下谁是我最爱的人呢?”邓通回答:“是太子。”恰好这时太子进宫问病,文帝让太子用口给他吸脓,太子面露难色。于是文帝心中有数了,这邓通比亲儿子还亲!
       文帝对邓通疼爱有加,找了个相面的高手给邓通看相。相面的对邓通端详一番后,悄悄对文帝说:“此人当因贫穷饥饿而死。”文帝心中暗笑,这比儿子还亲的宝贝疙瘩,我怎么可能让他贫穷呢?于是文帝除了将邓通官位升至上大夫,十余次赏赐大量金钱外,干脆连蜀郡的铜山都赐给了他。文帝还允许邓通自行铸钱,不久“邓通钱”流通天下,邓通于是富贵无比。
       当初读这段历史的时候,我曾感慨,这“吮痈吸脓”的事,古今中外恐怕只有邓通一人干得了,因为这种事“技术含量”实在太高,心理障碍也实在太大。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事隔两千年之后,类似一幕竟然会在现实中上演。
       在中共重庆市委原常委、宣传部长张宗海“从草鞋公仆到受贿巨贪”的转变过程中,雷世明是个不能不提到的主要角色。张宗海正是笑纳了雷世明进奉的300万元人民币,才为自己换来了15年的有期徒刑。
媒体报道中有这样一个细节:有一次,雷去张家时,看到他大腿上生了一个毒疮,听他说在医院打了几天点滴都没好,二话不说便伏下身来,用嘴将那疮中毒水吸了出来。雷世明的“壮举”让张宗海深受感动,于是得到了高额回报:一个普普通通的黄鳝贩子,很快变成了日进斗金的企业老板。
        可惜,“既有极强工作能力,同时兼具文人气质”的张宗海却忽略了这样一个基本事实:汉文帝是皇帝,“朕即天下”,只要高兴,就是把整个江山拱让他人,别人也不敢说三道四;而张宗海是一介“公仆”,权力和资源都是公众的,把大家的当自家的随意送人,付出沉重代价,只能说是咎由自取了。

 _
  上一篇:全球化时代如何培养与表达爱国主义情怀
下一篇:国有企业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