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5期 2009年>> 四海涟漪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1/14
长城:崛起与围困
杨树荫

     长城,巍巍峨峨,蜿蜒曲折,奔腾起伏于崇山峻岭之间。
     长城,是中国人的骄傲,是民族精神的象征。美国前总统尼克松,作为第一位登上长城的美国总统,面对雄伟壮丽、气势非凡的万里长城,由衷地说:“只有一个伟大的民族,才能造得出这样一座伟大的长城。”
      长城之崛起,已达2000多年。苍凉岁月,长城历尽了兵伐厮杀的战火烽烟,目睹了中华民族的盛衰兴亡,始终屹立在中华大地上。
      长城,挺起了中国的脊梁,铸就了国民的性格。
      长城的坚强之美。长城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尤如一条巨龙,翻越巍巍群山,雄踞悬崖绝壁,无论风雪严寒,无论沙尘暴雨,长城都以它的坚固坚实,傲然而立。长城,注入了中国人的坚强性格,又让后世中国人从中汲取永无穷尽的坚强之美,无论何时何地,决不自垮,永不言败。
长城的集聚之美。万里长城集中了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与创造,聚合了政治、经济、学问、军事、建筑等丰富的元素,是中国历史、中国学问的一幅不朽的画卷。这种集聚之美,征服了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学问、不同时代的各式人等,但凡为人,都无不为之震撼。这种集聚之美,也是中国国民性格的一个缩影。中华民族之所以生生不息,正在于这个民族有如长城一般,集聚了种种的美德。
      长城的悲壮之美。中国所有的建筑物都及不上长城之悲壮,更没有由这种悲壮而演绎出来的尊严与荣誉。“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大家的血肉,筑成大家新的长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高昂乐曲,奏出了长城的悲壮之美。长城的悲壮,实在是中国国民的悲壮。在血与火、存与亡的紧急关头,因长城的屹立,乃至中国精神的屹立,中国人往往于绝望中生出希翼,于危局中萌出变局,“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这种悲壮的国民性,爆发出的“最后的吼声”,惊天地,泣鬼神,让对手震惊、震撼,让民族绝处逢生。
      崛起的长城,给后世中国人留下了无价的精神和学问的遗产,伴随着中国历史穿越重重黑暗,造就中国国民性格中的坚强之魂与阳刚之气,成为中华民族万劫不倒的生命密码。
      崛起的长城,也有其悲辛的一面。其悲辛,恰恰在于为政者在以长城阻挡外敌的同时,竟也以长城的思维治理国家,镇治人民,长城已经远远超出了它自己特定的地域和作用,让古老的中国,千百年来安于“围”,惯于“困”:
      一座城市,便有东、南、西、北四面的城墙,坚固厚实,团团围住。一国之内,便有计算不尽的城墙,封闭了一个又一个空间,隔断了各种各样的交流与融合;
      广土众民的乡野,竟也设置了无形的墙垣,封建的宗法遗制,就充当了这样的作用。历朝历代的乡民以宗族血统世代团住于一个地方,聚族而居,村落之间鲜有交流,甚至“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对人民的管束,也有种种围墙,等级、身份乃至性别,都有严峻的隔离,明代皇帝朱元璋更是颁令要“人民互相知丁”:“农业者不出一里之间,朝出暮入,作息之道互知焉,”“一切臣民,朝出暮入,务必从容验丁”,违者必受惩罚。对人民的管制到如此地步,国家焉能进步,国民焉能开化?李斯所云“以天下为桎梏”,不幸成了把天下当作桎梏,牢牢地束缚了百姓的手脚。
      一项大战略,必有其战略之思维。秦皇朝的长城战略及其思维,竟被后代奉为圭臬,城墙越坚厚越好,城门越紧闭越好,国家乃至百姓的手脚都被紧紧地捆绑了起来。自隋唐至明代,长城都有大规模的整修与拓伸,长城思维也就一代接着一代地进入国民性格:
       长城的封闭思维。一个国家、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庄园、一个村落,都是团团围定,日出而出,日落而归,以封闭为正宗,以封闭为安全,在一个封闭的系统里,自给自足,自得其乐,而不在乎国家的闭塞、人际的隔阂,浑然不觉天地之大,世界之变。
       长城的困守思维。长城的万般坚硬与强大,其实都是立足于一个“守”字,画地为牢,困守以待。守,是国家战略,也是人际准则,守土、守成、守业,一个国家、一份家业,守住就好。中国人为守而守,以守而守。殊不知,一个国家也好,一个人也好,但凡取了守势,便再无进展了,万里长城常被异族小族攻破,以至于让经济学问处于强势的王朝崩溃,明代便是一例。
       长城的孤傲思维。中国人以长城为骄傲,自以为世界第一,世界之最,其实是孤独的骄傲。别国别族非是不能也,而是不为也。投入天文数字的人力、财力,滥耗国家力量,吸尽人民血汗,这样的工程,不仅是生态的大破坏,也是生产力的大破坏。后世人百般赞美长城时,却是当年修城人多少的血泪与生命。这种以第一为自豪的思维,又影响了多少的中国人。不计代价、不问效果的“第一”,其实是愚昧的“第一”。


       长城,作为中国古代国家战略的一个军事工程,早已完成自己的使命,留给大家的只是观赏和研究的价值。然而,由长城而传承的困守思维,尤如落日的余辉,仍然顽固地存在于国民性格的某一角落,当大家一旦举步前行的时候,还会受到它的影响和困扰。

 _
  上一篇:全球化时代如何培养与表达爱国主义情怀
下一篇:史林散叶(六)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