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5期 2009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1/13
“三大战役”大转型
入 化
“新三化归一”,其实也就是以“转变发展方式”,促成中国实现全面小康和基本现代化,也即“大转型”。
      读得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院长白和金先生的宏论:《打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三大战役”》,已是8月底的事情了。无独有偶,其时我刚刚校完自己的一本新书:《大转型:“新三化归一”》,于是发现两者的思想脉络和关注重点,竟然出奇地近似。
      白先生是我的前辈,也是多年的上级领导。与其相提并论,大约可以归入狂妄。但作知识的人,往往不比官场的繁文缛礼。只要遇到观点一致,便如觅得知音,不免心中窃喜。
      作为“十二五”规划的前期研究成果,白先生从历史纵深和现实横广的大综合,提出下一步中国的可持续发展要打好“三大战役”:一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大决战,二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大决战,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深层次改革攻坚大决战。
      而我喋喋不休地说了五年的“三化归一”以及“新三化归一”论,正是以“高、好、低、少、优”为表征的新型工业化(党的十六大报告语),去促进增长方式的转变;以农民转移转化为核心的新型城市化,去促进社会结构的转换;以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市场发挥资源配置基础性作用的新型市场化,去促进体制机制的转轨。“新三化“的各自推进和之间的良性互动,最终九九归一,在2020年中国将建成全面小康社会;在2050年将基本实现现代化。
       在我来看,最为宏观和综合的命题,就是党的十七大提出的“转变发展方式”。因为是“发展”,它不仅仅等于增长,但一定涵盖了发展的基础即增长;因为是“发展”,它不仅仅等于经济发展,但一定涵盖了包括社会发展在内的总体发展;因为是“发展”,它不仅仅等于生产力的变革,但一定涵盖了包括生产关系变革在内的人类社会的全部变革。“新三化归一”,其实也就是以“转变发展方式”,促成中国实现全面小康和基本现代化,也即“大转型”。
       白先生强调,要“在‘十二五 ’期间使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取得重大的实质性进展”。这句关于目标任务的表述,其用语实在是“意味深长”的:既认可了既往的成绩,也坦承并未取得“实质性”的突破。何谓“实质性”?一来要力戒国民收入分配结构的长期失衡,切实“提高居民所得和劳动报酬‘两个比重’”。二来要力戒发展需求结构的全面失衡,“使总消费率回升到65%左右,居民消费率回升到50%以上,总投资率降到35%以下,净出口率控制在正负1%以内”。三来要力戒增长方式结构的严重失衡,“促使经济增长的能源、资源弹性系数明显下降,全要素生产率不断提高,就业弹性系数稳定回升”。
       对于解决“三农”问题的决战内容,白先生是从通常的农业、农村和农民三个层次去展开的。但我总觉得,其中的“农民”才是最要害的:农民这个最活跃的生产力不转移转化,大多关于改变农业和农村面貌的努力,都可能是扬汤止沸、无补于事。城市化不但吸纳了农村富余的农业劳动力及其赡养人口,还必将促成工商理念和资本对传统农业的产业化和现代化改造,并真正促成城乡有机结合的新农村建设。我在上世纪末就曾玩笑地说过,离开了农村人口的城市化,所谓的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只能是舍本逐末、缘木求鱼,“墙上挂帘子——没门!”
      至于深层次改革攻坚的大决战,白先生首先也强调的是市场化取向下政府和市场的精准定位;接着是说如何提供科学和谐发展的体制机制保障,包括一整套的“基本制度安排和激励约束机制”。当然,“能否取得实质性(又一个‘实质性’!)的重大突破,关键在于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
这倒让我想起自去年以来,我在兜售“新三化归一”论时常说过的几句话。针对过于长远的“新三化”进程而言,当下紧要的重点任务究竟为何?我罗列了三条:新型工业化是以服务业发展为核心的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新型城市化是以农民转移转化为核心的城乡产业改组、空间优化和体制创新;新型市场化是以上层建筑改革为核心的新一轮改革攻坚。
      毛主席当年亲自指挥辽沈、平津和淮海“三大战役”,一举奠定了新中国成立的坚实基础。如今在党中央及其旗帜性理论——科学发展观的指引下,中国人民一定能赢得“新三化”的大转型,并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多少代人为之前赴后继的现代化奋斗目标,展现更为广阔的美好前景!
 _
  上一篇:全球化时代如何培养与表达爱国主义情怀
下一篇:打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三大战役”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