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5期 2009年>> 我与祖国共奋进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1/9
义务是被交换的权利——从理论角度谈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周肖靖
      在现代社会中,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不可分离,在法律上一方有权利,他方必有相应的义务,或者互为权利义务;任何公民不能只享有权利而不承担义务。但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中,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样的悖论不同,人是首先拥有了权利,然后在社会化活动中逐渐产生了义务。
      《社会契约论》中说:man is born free——人是生而自由的。人类的首要规则就是要维持自己的生存,因此他最关心的就是与自身相关的事物。一旦人拥有了判断力,他便可以决定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从而成为了自己的主人。
        平等自由的精神经过文艺复兴、法国大革命乃至两次世界大战近五百年的反复冲突与思考,已成为人类精神文明的核心。既然没有任何人拥有凌驾于其他人的自然权利,那么人类的所有合法权威都建立在协商而成的契约的基础之上。正如同一根筷子容易折断而三根筷子不容易折断,集体的力量往往大于个人简单相加所能产生的力量。个人如果想要参与和分享集体的力量,那么就要将自身的部分权利移交给集体,转化为对集体社会的义务,从而换取集体社会的收益和对个人权利的保障——这就是广泛意义上的社会契约,而法律的存在就是为了规定和说明这些权利义务的交换、界定和实行,并将社会定义为国家,将自然人定义为公民。
       从普遍意义上来说,公民的基本权利主要包括财产权,人身自由,选举权,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基本义务包括依法纳税、服兵役、受教育等。大家注意到以上这些权利义务大多关注公民自身,而与社会交换的主要是选举的权利和纳税的义务。
        先讨论投票权。在政治学上有一个命题,认为公众投票所得的结果总是中等偏下的,也就是说普选是一种缺乏效率的决策方式。但天赋人权,目前还没有比选举更好的方法能充分保障个体公民的经济权利和政治诉求。台湾地区的选举便是一例。2000年及2004年,陈水扁和民进党通过对族群意识的鼓吹赢得政权,从此台湾迎来经济衰退的八年;2008年,台湾民众关注的焦点终于从族群话题转向经济议题,新一届领导人的工作重心也定位于民生、教育和两岸。这个案例说明,公民对权利的认识可能会有偏差并导致错误的结果,但公众更需要行使权利的机会和经验的积累,并在行使权利中培育社会责任感,于是投票的权利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公民对社会决策的义务。
       纳税这项义务能更直观地说明权利和义务的关系:公民通过移交一部分财产权给国家,换取国家和政府对纳税人权利的保障。经济是维系社会运行的纽带,西方文明中的“利益交换论”认为,“税收是国家提供公共产品的成本费用,体现了国家与纳税人权利与义务的统一”。公共产品的内容包括国防、秩序、环保、科技、教育和学问,现代国家的使命就是维持社会系统的稳定,并确保每个纳税人都能合法使用这些公共产品。
       以上,我从理论的角度阐释了对权力和义务关系的看法:义务就是被交换出去的权利。公民通过履行义务,更好地与社会结合在一起,并获得对其余权利的保障。大家在一个国家成长、学习、工作、生活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不断适应和实践这种权利和义务的分配,再从中获得个人价值的最大化。
 _
  上一篇:全球化时代如何培养与表达爱国主义情怀
下一篇:“我”在长大——公民权利与公民意识的养成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