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4期 2009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1/7
合作经济
刘福垣

      合作经济是经济主体之间的生产要素功能互补的组织形式。合作经济是生产者之间的联合,股份经济是资产者之间的联合,集体经济是劳动者之间的联合。这三种社会生产的组织形式虽然都是当事人之间合作、联合的产物,但是它们在生产关系意义上具有本质区别,它们在社会生产力不同发展阶段的作用是不可互相替代的。由于人们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主义的微观基础,习惯于到企业和社会经济组织中去寻找社会主义的经济成分,而农业集体经济绝大部分都已经瓦解了不存在了,就自觉不自觉地把合作经济和股份制经济同集体经济混为一谈,当作社会主义在农村的经济基础。
      在国际上,合作经济的概念十分明确,很少有人把它当作一种经济成分和集体经济混为一谈。只有在我国,这个概念被人们搞得面目不清。我国真正把合作经济这个概念搞乱,是在改革初期。当时,由于理论不彻底、理论武器不够用,有些人为了推动改革进程,采取实用主义、指鹿为马的办法,借拨乱反正之名,行“正反乱拨”之实。他们把某些合作关系说成是合作经济,再把合作经济说成是集体经济。因为集体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这就同“四项基本原则”保持了形式上的统一。只要有利于提高生产能力的东西,就都是社会主义的东西了,那就“可以,可以,也可以”,怎么干都有理。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东西怎么干都有理,这话是没错的,但不等于怎么干都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关系。实用主义、指鹿为马的做法,虽然有利于取得短期的改革成效,由此引起的理论混乱,给后续的改革造成了巨大的障碍。这正是近十几年来农村改革滞后、农村经济发展缓慢的根本原因。
      合作经济不是劳动者的联合,而是生产者的联合。劳动者联合形成的集体经济是一种经济成分,一种生产关系所有制形式;生产者联合形成的合作经济,不是一种经济成分,而是一种经济组织,是若干经济实体的联盟。这是合作经济和集体经济的根本区别。
      集体经济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劳动者之间等量占有、等量扣除、按劳分配,因而它是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一种结合方式,是一种经济成分;而合编辑都有自己的经济,他们的合作是以私有者的身份为前提的,合作经济是生产单位之间的生产要素的组合方式,不是劳动力和生产资料的一种结合方式,所以合作经济不是一种经济成分,而是社会化生产的一种组织形式。
      人们可以组成生产合作社、消费合作社、销售合作社。这些合作社是以要素入股形式组成的,在占有上不是等量的,在分配上也没有不可分割的公共积累,只能按社员与合作社之间的交易量和股份多寡分配,不能按劳分配。在这个前提下,不管合作层次多高,其性质还是合作经济,不是集体经济。合作经济也有可能演变为集体经济,但它必须有不可分割的公共积累,合编辑必须放弃自己的经济,全体劳动者必须都成为具有同等产权的生产者,劳动力必须成为集体内部集合劳动力的组成部分,劳动力和生产资料必须是不通过市场直接结合的。在自发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合作经济演变为集体经济是极为特殊的经济现象。以色列的基布茨是典型的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已经存在近百年了。这是以色列极其特殊的政治历史环境和较高的社员学问素质所决定的。
      合作经济是由于各单位内部规模不经济,要素组合不合理,力图通过合作而达到外部经济,以外部经济的集合优势来弥补内部结构缺陷而形成的经济组织。在合编辑和合作组织整体之间,是以互助、合作自助、服务为宗旨的。合作经济组织把每一个合作单位都看作私有者,尽管某个单位内部可能是公有制经济。从这个意义上说,合作经济是以私有制为基础为特征的。合作经济强调要素的合作利用,而不强调共同占有,因而就其本质而言,既不是资本主义的,也不是社会主义的。它可以包容资本主义企业和社会主义集体企业,可以把它们当作合作社的社员。讨论合作经济姓“资”、姓“社”,或让它们姓“资”、姓“社”,都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合作经济作为社会化生产的组织形式,准确的名称应该是合作经济组织。西方有关合作经济组织的章程,在前言部分明确指出,合作经济既不姓“资”,也不姓“社”,而是姓“合”。这是为了回击那些把合作经济当作社会主义经济成分而予以政治歧视的观点。大家强调合作经济组织不是一种经济成分,不是集体经济,不仅是为了捍卫社会主义理论的纯洁性,纠正指鹿为马的做法,主要是为深化改革开路,防止政策左右摇摆,保护合作经济组织健康发展,防止以完善的名义人为地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尽管目前我国数以亿计的小农户大多与合作经济无缘,但当它们达到小康规模(2公顷以上)之后,就需要通过合作实现社会化经营,以提高市场竞争力。在我国农村工作中,目前大力推行的所谓农业产业化,从一定意义上说,是在推动一种新的合作形式。
       十分遗憾的是,我国广大的小农户是在人多地少的矛盾非常尖锐的条件下成为自耕农的,目前的经营规模几乎还不具备合作的条件,合作的成本很高。合作意识是一种学问、一种传统,我国农户的合作意识低,是由它们现实的存在条件决定的。人们为什么要合作?因为不合作就要破产,合作是市场竞争的压力,是大市场和小生产矛盾的必然产物。我国目前大市场已经形成,小生产和大市场的矛盾也十分尖锐,那么这个矛盾为什么没有成为小农户合作的动力呢?其源自于政府慈父般的保护,我国的小农户没有破产之忧。主要农产品粮食的市场从来没有真正放开过,保护价和敞开收购给农民吃了定心丸,一切靠国家。不管什么原因,农民收入降低了都要找国家。政府一再许愿,不能让农民破产,不能让农民失去土地,不能让农民沦为雇工。红头文件不断延长所谓承包期,一直到几十年不变。
      在法国等合作经济搞得成功的国家里,几户、十几户家庭农场,通过合作就可以形成相当于一个大农场的市场力量,在市场上就可以应对行情,少吃大亏。因为他们的小农场是相对100公顷以上的大农场而言的,法国农场的平均规模42公顷,小的农场规模也在20公顷左右。而我国的小农户,全国大平均规模也不到半公顷,在应对大市场的时候,必须有几十户上百户,才能形成抵御风险的能力。而这个组织成本就太高了,目前的小农户既没有这个组织能力,也承担不起这种组织成本。这就是中国的特殊国情。要想富裕农民必须减少农民,要想减少农民必须分化农民,要想分化农民必须放开市场,让价值规律去分化农民,使土地兼并集中,达到可以农场化、企业化经营的规模。这就是说,必须重新开始农业原始积累的历史过程。
      集体经济已经瓦解,不能普遍再生;合作经济由于合作要素细小分散,难于产生和维持。大家目前的唯一选择,只能是全面放开市场,敞开城门、降低门槛,让价值规律去分化农民,加快土地的流转、兼并,扩大经营规模,让大部分农民转化为市民。也可以用土地换社会保障,把举家进城的农民土地收归国有,使他们就业靠市场,社保靠政府。我国目前正处于国民经济快速发展和增长的时期,如果没有错误的政策干扰,农民分化的速度和城市化吸取的速度在这个时期是可以基本持平的。按我国的土地生产率,当户均经营规模达到30亩以上的时候,也就是20年后,合作经济组织就会在我国农村遍地开花,估计在那时的农业经济中,用生物技术武装的大企业,可能占据四分之一左右,中国农业生产方式的变革,将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城乡一体化的局面可以基本形成。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长江流域产业结构演进和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分析
下一篇:县域经济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