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4期 2009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1/7
“转型”作为“十二五”的主题词更好
入 化
“十二五”如不能对这种“物本发展模式”进行实质性的转型,可以想见,“十三五”的结构必将依然故我,甚至会更加恶化。
     读到王建先生把“调整”作为“十二五”主题词的文论,很是赞同。如果说还想做一点小小的修正,那就是我觉得把“转型”作为“十二五”的主题词,会来得更精准、更到位、更好。
      如今大家所遭遇的诸多麻烦和问题,都可以归咎为结构的不合理。这是对的。但若要再问一句,这糟糕的结构是怎么来的,那就要进一步探究发展模式的问题。经济结构的正向改变,大家把它叫做调整;而发展模式的正向转变,大家把它叫做转型。
      30年前,大家面对的是一个僵化的发展模式,大家为其戴上了一顶“计划经济”的帽子。如今尽管还有“尸骨未寒”、“阴魂不散”的意思,但平心而论,再把“屎盆子”都扣在计划经济的头上,也未免有失公允。现在的种种难题,更多地是来自于近十来年形成的一种“物本发展”的思维定势、运行惯性、路径依赖和体制束缚,或谓一种传统的发展模式。
      这种模式的主要弊端,王建在文论中早已逐项点明了:一是长期向国家和企业倾斜、而居民“囊中羞涩(收入占比不断下降)”的国民收入分配方式;二是和农村人口城市化相脱节的工业化模式;三是统分失当的中央和地方关系及相应的经济管理体制;四是存量资产调整中未曾彰显的市场化机制;五是资源环境不可持续的增长方式。无论是方式方法、路子路径,还是体制机制,概言之就是发展模式。“十二五”如不能对这种“物本发展模式”进行实质性的转型,可以想见,“十三五”的结构必将依然故我,甚至会更加恶化。到那时,大家的后人或许会说,“十二五”正是一个中国发展的历史拐点!
      1995年在“九五”中提出的“两个根本性转变”的要求,发出了中国传统发展模式转型的先声。但十来年下来,并无令人称道的进展。为什么总是停留在领导人的口号中而无切实的转变呢?我想这也得讲点历史唯物主义。可以引经据典作为理由的是马克思曾经说过的那么一句话:“无论哪一种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马恩选集》2卷83页)”。
       诚如大家所看到的,本来在本世纪初就要顶到发展“天花板”的中国经济,在接下来的五、六年中,结果是出奇的漂亮。不但GDP增幅年年高企,2007年达到了创纪录的13%,总量雄踞世界第三;还赚了个盆满钵溢,政府外汇储备达到了近两万亿美金的规模,排上了全球“首富”。
      这是不是意味着“两个根本性转变”的决策思路,都是不着边际的“杞人忧天”呢?不然,又如何来说明这些年来的高度繁荣呢?我想,当代国人还是幸运的。当国内有限的购买力需求,在总量上和中国产成品的供给大体均衡,因而将要迷失新的经济增长动力的时刻,大家加入了WTO,大家深度介入了经济全球化进程。大家的体制创新尽显活力,大家的人口红利充分释放。恰巧在这个当口,大洋彼岸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失管的金融创新,又给发达经济体凭空创造了如此耸人听闻的财富神话和匪夷所思的购买力。这下好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人要买,有人要卖。如此这般的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说是“苦肉计”都算委屈了,简直就是一曲高水平的“双簧戏”!
      在这莺歌燕舞、猛进如潮的“好日子”里,让谁去警钟长鸣、防微杜渐,我看都是不可想象的。别说刚刚“暴富”的中国,就连“几经风雨见彩虹”的老美,也似乎在“暖风熏得游人醉”的氛围里,同样“直把杭州作汴州”了!
      华尔街金融风暴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这才惊醒了梦中人。中国数三数四的经济总量、相应的数一数二的资源消耗和污染排放量,实在本来就应当让国人“瞌睡醒了”的,有党中央适时提出的科学发展观为证。但人们总还是要心存侥幸,总以为还有时来运转的机会,但这次的大危机,可以真正唤醒人们的反思精神了——“好日子”到头了,该得痛定思痛、改弦更张了;该得另辟蹊径、别开生面了!
      这就是我所说的后危机时代“十二五”规划的主题词:转型!转型!发展模式的“转型”!!!
 _
  上一篇:长江流域产业结构演进和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分析
下一篇:“十二五”主题词应是“调整”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