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4期 2009年>> 产业结构调整与经济增长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1/2
长江流域产业结构演进和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分析
岳晓燕 吴殿廷 方琳娜 张佳蕾

      长江自东向西穿越东、中、西三大地带,其干支流流经19个省,流域面积约180万平方千米,占国土总面积的18.8%,人口约占全国总人口的3/8,且整个流域GDP约占全国GDP总量的72%(2006年),可以说长江流域的经济发展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缩影。但随着流域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内部各地区竞争力的不断增强,流域内部发展呈现出显著的不平衡态势。为促进流域经济科学、合理、快速协调的可持续发展,文章通过分析研究流域产业结构演进对区域经济增长关系的影响,希翼为未来不同区域产业结构的发展以及转型提出相应的产业发展政策与思路。
      一、资料来源及研究方法
     (一)研究资料及数据来源
     根据长江流域的完整性和内部的地域差异性,按照区域的区位、自然、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文章把流域分成东部(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福建)、中部(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西部(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青海、西藏)三大部分对其进行研究。由于1997年重庆设为直辖市,考虑到研究结果的可比性,文章采用1997-2006年的《中国统计年鉴》数据组成评价指标数据。
     (二)研究方法
       偏离-份额分析方法作为一种产业和区域结构的分析方法,主要用来分析产业结构变动对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其基本原理是:在研究时段和背景区域内,把区域变化看成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以其所处的更大区域的经济发展为参照系,将区域自身经济总量在某时期的变动分解为份额分量   、转移分量   两部分。其中份额分量反映以背景区域平均增长速度增长所获得的增长量,转移分量反映因部门间、地区间资源转移而获得的增长量。其计算模型如下:
                                     (1)
总增长量=份额增长量+转移增长量
                                     (2)
份额增长量=本区域基数×背景区域增长比率-本区域基数                                         
                                     (3)
转移增长量=结构增长量+竞争力增长量
    (4)
结构增长量=本区各产业基数×(背景区该产业的超出速度)
                               (5)
竞争力增长量=各产业目标值-该产业按背景区域平均比率增长之间差额的总和
       其中:和分别表示区域在0时和时的总产值,和分别表示背景区域对应时段的总产值,和分别表示区域产业在0时和时的总产值,、、、、分别表示区域总产值增长量、份额增长量、转移增长量、结构增长量、竞争力增长量。


     二、长江流域产业发展的总体特征
    (一)长江流域经济发展的时空总体特征
      从时间来看,1997-2006年十年间长江流域生产总值占全国生产总值的比重由65.10%增长到71.62%;从空间来看,流域东部各地区的产值无论在1997年还是2006年都远远高于中、西部地区,而且十年间东部各地区产值的增长量也远高于中、西部的增长量,其中十年间增长量变化最大的广东大约是变化最小的西藏的88倍。可见,长江流域各地区的产值在总量和变量上都存在着显著的地域差异性。
     (二)长江流域各经济区产业发展的总体特征
       从流域东、中、西部各经济区产值占流域总产值的比重来看,十年来,流域东部总产值基本占整个流域总产值的一半,而整个中、西部地区的总产值约占流域总产值的一半;十年间,流域中西部产值所占的比重在下降,而东部所占的比重却在不断的增加,说明整个长江流域的产业发展呈现显著的不协调,其中东部的产业经济在整个流域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而流域中西部地区则明显滞后。
     (三)长江流域各经济区三次产业发展的总体特征
       从长江流域东、中、西部各产业产值占流域总产值的比重来看,1997-2006年十年间整个长江流域东、中、西部的三次产业都遵循二、三、一的产业结构演进规律。但三次产业结构在不断优化的演进过程中呈现出显著的地域差异性,其中流域东部的产业结构明显优于中西部。就十年间三次产业所占比重的变化来看,流域东、中、西部的第一产业产值一直处于不断下降的态势,第二、三产业一直处于稳中有升的态势,尤其第二产业在流域的东、中、西部都占有极其重要的比重,几乎都占到各大经济区总产值的一半左右,表明第一产业在长江流域的产业发展中并不占优势;第二产业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第三产业的发展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三、产业结构演进对区域经济增长影响的偏离—份额评价
      产业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平是相互促进的,因此常用三次产业的比例结构来衡量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而且产业结构作为经济结构的核心与基础,其结构的演进在很大程度上推动着区域经济的增长,因此在不同时期和不同地区,产业结构由于地域差异性常导致对经济增长的绩效呈现出不同的态势。文章从产业结构的角度对长江流域经济增长的空间差异性进行研究,以期为区域协调发展提供准确的评价依据。
     (一)长江流域产业结构在全国的总体发展水平
       长江流域作为全国经济发展的缩影,在全国的产业结构演进和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此基础上将长江流域和全国的产业发展水平进行比较如表3所示:
      由表3可以看出,长江流域除了第一产业的产值增长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之外,其GDP、第二、三产业产值的增长率都明显的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说明长江流域整体的经济发展速度快于全国经济发展速度。从三次产业结构比重来看,2006年长江流域三次产业结构比重为1∶4.54∶3.61,而同期全国的比重为1∶4.17∶3.35,说明长江流域的产业结构在遵循二、三、一产业结构演进规律的基础上,又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且其产业结构整体水平在全国具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第二、三产业发展速度快于全国同类产业的平均发展速度。
      (二)产业结构演进对区域经济增长影响的总体评价
       考虑到长江流域经济发展的地域差异性,以及其经济发展在全国举足轻重的地位,根据偏离-份额分析方法,利用长江流域各省市1997-2006年GDP和第一、二、三产业产出的截面数据和时间序列数据,对长江流域各省市区总产值增长量、份额增长分量、产业结构增长分量、竞争力分量以及总转移分量进行计算如表4所示:从总产值增长量来看,十年间居前列的省份主要集中在流域东部的广东、江苏、浙江和上海。其次,中部的河南和西部的四川总量增长也处在长江流域的前列,整个流域的西部地区总增长量都偏低。
       从分量来看,(1)份额分量:总体上,整个流域的份额分量都大于零,说明长江流域所有地区的经济发展从全国的经济发展中获得了较大的份额。从各省市区来看,除中部的河南、湖北和西部的四川份额增长量较高外,其他地区的份额分量存在着显著的地域差异,呈东中西逐渐递减的趋势;说明在全国经济快速增长的过程中,除中、西部的河南、湖北和四川个别省份获得较高的增长分量外,长江流域东、中、西部从中获得增长量存在着地域差异性,东部最多,西部最少,中部介于二者之间。(2)转移分量:总体上,东部和西部的转移分量比中部的转移分量大,因为转移增长是由资源不均衡引起的,这说明东西部存在更多的资源转移,经济流动活跃。在转移分量的结构增长量中,东部都为正值,而中西部(青海除外)全为负值,说明东部的产业结构较中西部优化,且区域的专业化部门是全国经济发展中的高速增长部门。在竞争力增长量中,除安徽、福建、湖北、湖南、广西、重庆、云南为负值外,其余地区都为正值,说明长江流域大部分地区的产业在竞争力方面相对较强。针对产业结构分量和竞争力分量的正负组合,对其进行分类如表5所示:
      (三)产业结构演进对行政区经济增长影响的差异分析
       在分析各省市区三次产业整体发展水平的基础上,文章又运用偏离-份额分析方法进一步计算了第一、二、三产业的产业结构和竞争力变化对各行政区经济发展的影响如表6所示: 
       通过对长江流域各省市区三次产业的结构增长分量和竞争力分量的分析,由上表可以看出:
       从第一产业来看,长江流域该产业的结构增长分量都处于亏损状态,竞争力分量除个别的省区(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外,其余省区也都处于亏损状态,说明第一产业在长江流域无论是产业结构还是竞争力基本不具有优势。
       从第二产业来看,长江流域该产业的结构增长分量和竞争分量都呈现出明显的东高西低的地域差异性。从结构分量来看,流域的结构增长量均为正值,说明长江流域各地区的产业结构在全国都有明显的优势,其中,广东最高(283.33),西藏最低(1.32);从竞争力分量来看,流域的东、西部产业的竞争优势较中部明显,其中,广东最高(3408.21),湖北最低(-1050.64)。
        从第三产业来看,长江流域该产业的结构增长分量明显高于第一、二产业,且东、中部第三产业的结构增长分量远远高于西部,说明流域第三产业的结构优势主要集中在东、中部地区,从竞争力分量来看,东部的竞争力优势明显的高于中、西部地区,其中,广东最高(2953.48),湖北最低(-230.19)。


      四、建议
       长江流域作为全国经济发展的缩影,由于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流域内部经济发展存在着显著的地域差异性,作为新世纪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地域,未来流域要实现区域经济的快速腾飞,应不断整合东、中、西部的各种资源,扬长避短地发挥各大经济区自身的优势,优化产业结构水平,提高产业竞争力,从而实现社会经济和谐平稳的高速发展。
     (一)建设流域内部的中心区,带动周边地域的发展
       由于长江流域具有明显的地域差异性,运用中心——外围理论,建立流域内部的中心区,可以带动周边地域的发展。通过文章的分析研究,在东部应以广东和上海为中心,利用两地区拥有全国尖端的高新技术和人才优势,通过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高附加值的第二、三产业来延伸产业链,进一步带动周边地域的发展;中部地区应以河南和湖北为中心,加快产业结构重构和转移,促进地区间的交流,在优化产业结构,展示地区产业特色的过程中大力提升产业的竞争力;西部地区应以重庆和陕西为中心,在发挥资源优势和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的同时应加强产业结构的优化,拓展新兴产业的发展空间,从而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流域可以利用上述三个中心性的地区,通过中心——外围的发展模式,逐步缩小流域内部经济发展的地域差异性,实现整个长江流域内部的协调发展。
     (二)建设流域内部优质的农产品基地,发展特色农业
        长江流域内部的第一产业无论在产业结构和竞争力方面在全国均处于劣势。随着近年来先进科学技术在农业领域的不断应用,农业结构和生产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农业产业化经营使流域内先后涌现出一批优质的农产品基地,如广东的甘蔗生产区、云南烟草生产区等。因此,流域可以借鉴先进的做法,利用科学技术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建立一批国内著名的农产品生产基地,发展农产品的特色化经营,在优化农业内部产业结构的同时,提高流域内第一产业的竞争优势。
     (三)建设高新技术产业基地,发展高附加值的第二产业
       高新技术产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战略主导产业,对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已成为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竞争的制高点。长江流域尤其是东部长江三角洲地区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沿阵地,大都以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高附加值的产业为主,因此,在未来的产业发展中应避免流域内部产业结构的雷同;西部地区虽然有资源优势,但由于区域脆弱的生态环境,因此,在承接东部产业转移时应有选择的进行吸取和引进,用高新技术产业来提升传统产业,以保证生态环境的良性循环。
    (四)强化服务性产业,发展特色鲜明的第三产业
      长江流域由于横贯我国东、中、西部,因此,其自然资源禀赋、社会经济发展条件具有鲜明的地域差异性。目前,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已成为产业结构优化的主要趋势,因此,未来区域应在第三产业的发展过程中根据区域的发展条件,选择符合区域发展的产业类型。流域东部的社会经济发达,应加快发展以现代商贸、现代物流、金融保险、休闲娱乐、商务会展、等产业为主体的现代服务业,中、西部地区由于受到社会经济发展条件的限制,因此,应在整合资源优势,发展房地产、旅游等传统第三产业的过程中,按照区域自身发展条件打造特色鲜明的新兴产业。

(编辑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地理与遥感科学学院、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_
 
下一篇:区域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基于广东省数据实证研究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